第274章 避难所中的生机(大结局)

    柳安回家的时候,苏鸣正在厨房里做着饭菜。

    何秀英进门看着装修精致的大房子有点像做梦,开口第一句就是:“这么大的房子,得多生两个。”

    苏鸣笑呵呵地说:“奶奶,又催啊?”

    “我都这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你们两个怎么想的。”何秀英无奈地说道。

    柳安搀着她说:“奶奶,您就住在一楼,不用爬楼梯。走,去看看您的房间。”

    “我住哪都行……”何秀英真像是做梦一般,没想到到了这把年纪孤家寡人一看,忽然什么事都不用做了,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

    “到这边咱们就有院子了,到时候我跟您一起种种菜,您就不那么无聊了。”

    她带着何秀英到了一楼她的卧室里,房间里还有个专门的电视机。

    “阿鸣说这里面存了很多以前的老电视和老电影,我教您怎么找。”

    何秀英看着电视里那么多原来年代的电影电视,怔怔说道:“你们是有心了。”

    然后又继续嘀咕:“要是怕我没事做,赶紧生个娃啊,那就有事做了。”

    “哎呀,有计划的。”柳安只能这么说道。

    属于两人自己的房子已经买好住进来了,地下的避难所也建好了,苏鸣应该会提出来了吧?

    柳安心里有着属于两人的一份默契。

    何秀英只能摇着头,学会怎么从这个电视里找老电视之后,就溜达到院子里了,琢磨着哪些位置种些什么菜。

    柳安一直陪着她兴冲冲地同样琢磨着。

    她是知道地下还有个避难所的,新鲜的蔬菜,如果院子里平常就种着一些,到时候可以很快地收下去吃。

    因此这件事她就也很认真。

    何秀英还真不知道以前她还在阳台种过菜,见她这么上心,只以为她仍旧是怕自己闲着无聊。

    其实何秀英挺习惯的,一个人在山里住过那么久。

    三个人一起吃完了饭,何秀英说活动活动筋骨,要去洗碗。

    苏鸣就直接展示了一下洗碗机,何秀英无话可说:“这以后,人还能做点什么事?”

    “又要说生孩子的事啦?”苏鸣笑道,“我们一起到小区里转转,认认路。”

    他已经来过了很多回,就带着柳安和何秀英在这个小区中转悠起来。

    天上繁星点点,苏鸣也享受着这份放松。

    三年来一直忙的事,算是告一段落。

    公司那边,也已经有了比较稳定的架构。他作为大老板,只用负责做一些战略和资源上的事。

    现在最新一轮的融资谈妥,后续程序也有专人负责在稳步推进。

    接下来到游戏正式上线前,大概有一个半月比较轻松的时间吧。

    再之后,就是有着足够底气的未来了。

    苏鸣时不时地看看柳安,嘴角露出笑容。

    他觉得不用他多说,柳安也懂得的。

    回到房里之后,他就牵着柳安说:“去下面看看?”

    “那你等我一下!”说完柳安先跑回了卧室里,过了一会才出来说道,“走吧!”

    何秀英已经关上了门,房里传出电视机的声音。

    苏鸣带着柳安从楼梯间后打开了一道暗门,沿着楼梯继续往下走。

    柳安不禁问道:“有多深啊?”

    “土层只有3米的,不过土层底下还垫了一层隔层,防护能力很好。”苏鸣走到底,推开厚重的门就到了地下避难所,打开了灯。

    柳安松开他的手,缓缓地走在屋子里。

    生活所需要的东西,一应俱全。

    一个储物间里,还有很多她不知道是什么用途的机器和工具。

    物资间那边,两旁的架子上已经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除了各种各样的食物、药品,也有日常生活的消耗品。

    苏鸣随着她的脚步,一个个地介绍着这里面的布置,还有很多东西的用途。

    在黑土生活了那么多年的柳安,很快就判断出这样一个避难所,如果在黑土意味着什么。

    就算在王城,只怕也没有这么舒适的地方。

    “这边规模还是小了。”苏鸣说道,“只能作为一个临时据点。万一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还是要想办法去老家那边。最需要担心的,还是这一路的危险。除了我们自己的身体素质和搏斗能力,必要的武器还是得有的。这个只能从长计议,希望未来有好的解决办法。”

    “已经很好了!”柳安拉着他的手,“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把这件事办到了。”

    “快吗?”苏鸣笑了起来,“我觉得已经等很久了。”

    “很快啊。”柳安偎到了他怀里,“这个时代毕竟不一样,不能由我们随意去改造。我知道,你是想给我最好的。要不然,也可以只在家里多储存一些东西。”

    “我还是希望,永远都用不上这些东西。”苏鸣的眼睛看着这个储备丰富的地下室,轻声地说,“不过,这是当初我对你的承诺。”

    “阿鸣……”柳安抬起头望着他,“我早就已经很安心了。”

    “我知道。”苏鸣笑眯眯的,“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啊?”

    苏鸣的眼睛里只有她的脸,伸手撩了撩她的头发:“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头发都长这么长了。想想一开始你头发那么短的样子,那时候老盼着你头发长长了会是什么样。”

    “头发短怎么了!不好看吗?”

    “好看啊,就是那样显得凶悍一些。最开始的时候,我有点怕你的。”

    “那什么时候开始不怕的?”

    “从你……会没力气开始。”苏鸣调皮地笑了笑。

    “后来我不会了啊!”柳安想起两人最开始时候的那种感觉,不禁心中泛起甜蜜和回味。

    “现在我的力气也不小了啊。”苏鸣忽然手上用力抱紧了一些,“你怕不怕我?”

    “不怕!”柳安呼吸急促了一些,“我……喜欢!”

    苏鸣就听不得这样的话,立刻先香了一顿再说。

    等柳安晕晕乎乎要越来越热烈之后,苏鸣反倒松开了说道:“等一下。”

    “……啊?”柳安的眼神都迷离了。

    苏鸣就从口袋里拿出了早揣进去的戒指,笑着看她。

    柳安的头脑渐渐清醒,呆呆地看着这个黝黑的戒指。

    “不嫌弃吧?”苏鸣问道。

    柳安摇了摇头,才缓缓地把手伸到了裤子口袋里,拿出了一支箭矢。

    苏鸣愣了:“你刚才,是去拿着个?”

    “嗯。”柳安心里甜滋滋的,觉得两人确实是有默契。

    她猜到苏鸣的计划是这样。

    苏鸣呆呆地看着她掌心的箭:“……什么时候,还磨成这样了?”

    只见这支箭矢的箭杆处,还被削细了一截。

    端点处,被镂空打磨出了一个心形。

    柳安笑呵呵地说:“准备了两年的!我等了好久!”

    苏鸣心里甜得不行:“那这个就不用融了,回头把箭矢包起来,我可以戴在脖子上。”

    说完,他捏着戒指说:“安安,我们……结婚吧?”

    柳安一点都不讲究,直接就抓了过来抱住他,轻轻说道:“等会……不用那个了!”

    一点仪式都没有,就在这地下暗无天日的地方,两人终于订下最牢固的誓约。

    苏鸣目光闪动,一把将她横抱了起来。

    “这里刚好没有,随便咱们怎么折腾,没人听得到!!!”

    “我怕你吗?”

    “行,等会别求饶!”

    “……那你也不能累坏了……”

    “不会啊,我现在力气多大。这次回去我还安排好了的,回头在婚礼上我准备表演射箭和举重!”

    “你疯啦?”

    “没有啊……”苏鸣的声音温柔下来,“就是想让你知道,就算明天灾难突然降临,我也能保护你!”

    “阿鸣……”柳安声音飘忽不已,“要我,我想……做妈妈!”

    “好嘞!”

    任凭这里地动山摇,外面也不会有丝毫察觉。

    有些压抑的地下避难所,发挥的第一个作用是见证两人这场奇妙的爱情。

    生机就从这里被点燃……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