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四章 我不想别人惦记你

    苏绾绾站在门口,五月闷热的天,她穿一条银红色百迭裙,点缀飘摇颤晃的步摇,衬得她纤细轻盈,宛如一株挺立的花枝。

    她是刑母姑母的孙女,家中只剩下她一个人,寄居在邢家。

    刑阎瞧见她,眉眼间浮现不耐。

    “表哥?”苏绾绾看他神色不对,猜想柳瑶的情况不太好。满脸担忧,愧疚地说道:“表哥,表嫂还没有醒吗?都怪我,不该阻止她离开,害得她摔伤头。”

    柳瑶听了这话,心里直犯嘀咕。

    她是摔破头,可没有摔坏脑袋,得脑疾忘了事。

    分明是她偷听到刑母和元宝的话,浑浑噩噩地摔了头,还惹得刑母对她怒骂一通。

    苏绾绾居然瞎编胡造上眼药,暗指她嫌弃邢家穷,想要跑回娘家去。

    柳瑶眼珠子一转,看出苏绾绾对刑阎的心思,一口黑锅直接给苏绾绾扣上去:“表妹,你在说什么呀?我嫁进邢家就是邢家的人,能跑到哪里去?”

    “明明是你说我不帮邢家,不如腾出位置来,好让你嫁进邢家,帮邢家度过难关。相公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不屑于靠女人成就事业,我怎么可能答应,折损他的男儿气概?”柳瑶神色幽怨,委屈道:“你见我不答应,推了我一把。”

    苏绾绾脸色唰的惨白,立即辩解道:“表哥,我没有!”

    以前的柳瑶沉默寡言,好坏她都不争辩。

    昨日柳瑶去镇上,苏绾绾跟上去奚落一番,然后让柳瑶别拖累邢家,主动与刑阎和离,她会将爹娘留给她的遗产,帮助邢家起死回生。

    柳瑶不识好歹,她一时气愤,将人推下山坡。

    苏绾绾害怕柳瑶把这件事说出来,又想着她的性格不会说,惴惴不安的打探情况。没想到她试探的话一出口,倒叫柳瑶说了出来。

    肠子都悔青了。

    “表哥,我真的没有推大嫂,是两个人起争执,推搡间失了手。”苏绾绾拉高一点裙裾,露出一截红肿的脚踝,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表嫂拽着我一起摔下去,若是我推的她,又怎么会一起摔下去?伤了自己的脚?”

    柳瑶看苏绾绾不顺眼,就算刑阎是伪君子,她即将要踹掉的男人,但是现在还是她的相公,这么明目张胆的觊觎,当她是死的吗?

    她想要讨好刑阎,让刑阎上钩,可没打算对不相干的人委曲求全。

    “相公,看样子我跟表妹八字不合,命里相克。昨日是摔着她的脚,摔破我的头,明日说不定就把命给摔没了。”柳瑶抱着刑阎的手臂,眼睛雾蒙蒙的,娇娇软软的撒娇道:“我不想跟她住在一起,你让她搬走好不好?”

    苏绾绾气炸了,泪水掉下来:“表哥,你看她……”刑阎冷厉的眼神望来,苏绾绾心底一寒,瞬间噤声。

    刑阎低声道:“她没有父母亲人。”

    “表妹十六了,可以嫁人,帮她说亲好不好?”柳瑶伸出一根食指,抠着刑阎的手臂,委屈巴巴的说道:“我不想别人惦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