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酒吧闹事

    app2;</script>

    对于霍竞深这位霍家长孙,虽然是表兄弟,邢遇云却一直接触甚少。

    只知道他早年跟着二舅父和二舅母移居去了y国,后来父母相继去世了,三个月前当霍家老爷子突然被诊断出肠道癌晚期的时候,霍竞深就回国了。

    霍家是南城“四大世家”之首,霍家老祖宗更是为国家开辟江山的将相人才,积累下来的底蕴无人可以撼动。

    霍老爷子早年下海,起先只做房地产生意,随着业务的发展飞速,霍元集团现在已经成为南城商界的第一龙头,旗下不仅囊括地产,建筑,还涉猎科技,金融,投资……等。

    可以说,只要是赚钱的产业,霍家都有涉猎,霍老爷子这几年更是稳居福布斯的富豪榜列。

    而如今,霍家有三个孙子,霍元集团却由老爷子独掌大权整整几十年,所以霍竞深突然回国的目的,几乎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邢遇云自然对这个表哥多有忌惮。

    他眉头紧锁,“大哥,婠婠的手机怎么会在你那里?”

    “婠婠?”属于成熟男人的嗓音低沉而又醇厚,当他念出这两个叠音字的时候,无端有种很亲昵的感觉。

    邢遇云听着很不是滋味,“是的,婠婠她……她……”

    他有些欲言又止。

    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跟一个并不算熟悉的表哥,介绍自己跟苏婠婠的这一段复杂的关系。

    “没其他事就挂了,我这忙。”

    邢遇云一愣神的工夫,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

    *

    深夜10点多,酒吧。

    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响起,灯光下,年轻男女疯狂摇摆着身姿,在舞池里醉生梦死。

    角落的卡座里,苏婠婠拿起一瓶啤酒,猛地就灌了下去。

    很快,桌上就摆满了空酒瓶。

    当她又拿起一瓶新的啤酒……

    “苏婠婠!”

    苏婠婠抬头,眯着一双漂亮的凤眼,像是在认人。

    “苏婠婠,怎么,不认识我了吗?”霍折析笑着坐在她的对面,“我是霍折析啊,前两年的时候,我和遇云去给苏爷爷拜过年,当时我们见过面的,不记得了?”

    相较于他的热切,苏婠婠依然反应冷漠,听完这话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拿起酒瓶继续猛灌。

    霍折析也拿起了一瓶啤酒,还想和她碰杯,“我听说你后来去洛杉矶留学了,两年没见了吧,怎么现在突然回国也不说一声……”

    “滚!”

    苏婠婠这话一出,霍折析瞬间笑容僵住。

    卧槽。

    南城有多少女人想方设法想跟他认识他都不乐意,他主动跟她说话,她竟然还敢让他滚?

    他可是南城首富霍远山的小孙子!

    堂堂霍家的三公子!

    今天他身边还跟着两个朋友,也都是南城显赫的公子哥们,这要被传出去了,让他以后还怎么在这个圈子里混?

    霍折析一怒,“啪”地将酒瓶放下,“有种你特么的再说一遍!”

    “滚!”

    霍折析:“……”

    卧槽,她居然还真敢再说一遍?

    “我没听错吧折析,她让你滚啊哈哈哈。”

    “折析你还能不能行?”

    “竟然有霍公子都搞不定的妹吗?”

    “今天真是让我开眼界了哈哈哈。”

    “……”

    两个损友一唱一和,让霍折析的面子怎么也下不来。

    他猛地攥住了苏婠婠的手腕,“臭丫头,给我道歉!”

    苏婠婠放下酒瓶,斜着一双眼看他。

    她本来就长得漂亮,酒吧光怪陆离的灯光下,那张脸愈加显得精致如画,一双眼更是波光潋滟,搭配着眼角那一颗桃花痣,竞有种勾人魂魄的娇媚。

    手中的触感更是细腻如凝脂,让霍折析不禁心驰摇曳,语气也软化下来,“苏婠婠,其实我知道你在这喝酒是因为什么,不就是被邢遇云甩了吗?这样吧,既然如此,你不如就跟了我吧,我保证以后苏家人不敢再轻视你,苏妍妍也不会……”

    他不说还好,一说出“苏妍妍”这三个字,苏婠婠就像被按下了什么开关,突然抡起手中的酒瓶,直直的朝着他脑门砸了过去。

    “哐当”一声后,酒吧里彻底乱了套。

    **

    深夜,刺耳的电话铃声在霍家的别墅响起。

    没多久,楼下响起了“叮哩哐啷”的响声,动静还越来越大,没有停歇的意思。

    霍竞深从二楼下来,一路上都能听到那中气十足的咆哮声。

    说实话,完全不像是一个罹患癌症的老人。

    “行了远山,你看你,把阿深都吵醒了!”见霍竞深下楼了,霍老太太忙拉住老伴。

    “当!”

    霍老爷子将白玉茶壶重重的放回茶几,深深的呼了一口浊气。

    佣人和司机们都站在客厅的一旁,各个面色忐忑,至于地板上是四分五裂的茶杯碎片,还有水渍和茶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