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喝到断片

    app2;</script>

    苏婠婠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当看到自己穿着一件陌生的白色蓬蓬衫睡衣……

    “啊啊啊啊啊啊!”

    该死的!

    她该不会是酒后被那什么了吧?

    房门很快被推开,墨唯一冲了进来,“怎么了怎么了?”

    苏绾娩闭上嘴,先是嫌恶的看了一眼她身上的粉色围裙,还有她手中愚蠢的锅铲……

    “我怎么在你家?”

    她记得昨晚离开苏家后跑去喝酒,结果遇到了一个罗里吧嗦的花蝴蝶,她好像把他给揍了,还砸了很多的东西,再然后……

    苏婠婠揉着太阳穴,头疼的要命,却怎么都记不起来。

    “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喝那么多酒,现在知道宿醉难受了吧,等着,我去拿醒酒茶。”墨唯一念叨着,很快端了醒酒茶过来。

    苏婠婠看着她贤惠的模样,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墨小色,你什么时候转性了?”

    墨唯一是谁?

    垄断了南城几乎所有的餐饮,娱乐行业,拥有数个品牌的国际连锁酒店,通吃黑白两道的墨氏集团独生女,真正的名媛!白富美!天之骄女!

    显赫的出身,娇艳的美貌,从小被叫着“公主”长大的。

    她们从幼儿园认识,因为脾性相投,成为了彼此最好的朋友。

    相处十几年,墨大小姐什么性格她会不了解?

    怎么结个婚就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主变成“甘愿洗手做羹汤”的小女人了?

    “小白煮的。”

    墨唯一这话一出,苏婠婠果断一个白眼,“……谢谢啊!”

    劳烦堂堂墨氏集团的萧总为她这个小蝼蚁煮醒酒茶。

    ……

    吃完午饭,苏婠婠说道,“我下午去看爷爷。”

    “好啊,我陪你一起。”墨唯一说完,又想起一事,“对了,你手机没电了吗?昨晚一直打不通。”

    “丢了。”

    她在酒吧就发现手机不见了,不知道丢哪了,或许被人偷了。

    “那你怎么会和霍折析一起喝酒?”墨唯一开始八卦。

    “霍折析?”苏婠婠对这个名字毫无印象,“谁啊?”

    “霍家的三少爷霍折析,南城有名的纨绔子弟,出了名的玩咖,派出所的说你把他脑袋给开瓢了,差点毁容,结果霍竞深不但没找你算账,还把酒吧你砸的那些损失全都给结了。”

    “霍竞深?”苏婠婠眨巴眨巴眼,继续一脸茫然,“他又是谁?”

    墨唯一:“……”

    喝酒喝到断片的女人真是可怕!

    *

    *

    苏学勤住的是南城最豪华的私立南宫医院。

    背靠着医学世家南宫家族,这里的病人非富即贵,医院管理也非常私密严格,没有专用家属通行vip卡,一般外来者都无法入内。

    好在有墨唯一这张南城通用的漂亮小脸蛋。

    接待人员毕恭毕敬:“墨小姐,苏老先生的病房号是2019,请乘坐电梯到20层,左转就是。”

    “谢啦。”墨唯一打了个响指,司机,保镖立刻拎着大大小小的礼盒鱼贯进入电梯。

    公主派头十足!

    到了20层,电梯门一开,走廊上却遇见了两个熟人。

    苏婠婠迅速眯了下眼。

    苏妍妍阴阳怪气的嘲讽声已然响起,“呦,苏家大小姐终于舍得来医院看爷爷啦?”

    她今天穿着淡雅的碎花洋装,踩着高跟鞋,搭配黑长直与齐刘海,颇为符合长辈眼中的“乖乖女”形象。

    蒋怡则笑容温婉,“婠婠,原来昨晚你去找墨小姐了,怎么也不打电话说一声,害得你爸爸担心了一整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