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破鞋而已

    app2;</script>

    “苏夫人这话不对吧?”墨唯一挑高精致的黛眉,“婠婠被气到离家出走,一整夜都住在我家,没有回去,怎么也不见你们打电话过来问问?”

    蒋怡笑容不变,“父女俩哪儿有隔夜仇?况且我们都知道婠婠在南城有墨小姐你这样的好闺蜜,云堂还特意嘱咐我今天带妍妍来看爸,说婠婠肯定也会在今天过来看爷爷的。现在看到婠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这番话“四两拨千斤”,轻松将苏婠婠的出走原因归于父女矛盾,既撇清了自己,还夸赞了墨唯一,决口不提邢遇云……

    真是厉害。

    墨唯一没话说,气到鼓起了腮帮子。

    “婠婠,等会看完了爷爷就回家住吧,总是打扰墨小姐也不太好,我已经让杨婶准备午饭了,都是你爱吃的菜。”蒋怡一副慈母的口吻。

    “不用了。”苏婠婠却不领情,“那些菜,留给你的入赘女婿吃吧。”

    苏妍妍一听这话就怒了,“苏婠婠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云哥哥他什么时候成入赘女婿了?”

    “他没有入赘吗?”苏婠婠歪着脸蛋,语气天真又无邪,“现在你们还没结婚呢,他就天天往家里跑,还睡在你卧室的大床上,搞得我以为……昨天我回去的是邢家呢。”

    “苏婠婠你……”

    “妍妍。”蒋怡一把拉住了女儿。

    因为病房门开了,有人走了出来。

    苏婠婠也顾不上撕逼,忙走上前,“周叔叔。”

    “大小姐?”周腾惊讶,“您什么时候回国的?”

    “昨晚。”苏婠婠不愿意多说,“周叔叔,我爷爷他身体还好吗?”

    “哦,之前的手术做的很成功,老爷子的身子也调理得差不多了,今天的精神很不错。如果知道您还特地回国探望,他一定会很开心,说不定很快就能痊愈出院了!”

    说完,他笑容一收,看向蒋怡,“老爷子说身子不适,谁也不想见,让太太先回去,改天有空再过来探望。”

    前后截然两个态度。

    饶是蒋怡的情商再高,听完这话,脸色也有一些挂不住了。

    苏妍妍更是气到跺脚,“妈,爷爷他怎么总是这样啊?我们都来这里多少次了就是不让见,我看他分明就是故意的!存心折腾人!”

    墨唯一“噗”一声笑了,“苏爷爷就是被你们气到生病住院的,不见你们不是很正常吗?倒是你们,明明自己做了缺德事,还好意思过来探望?还怪不见你们?脸皮可真是厚。”

    “我做什么了,什么叫缺德事你说……”

    “没关系。”蒋怡猛地拽住女儿,语气却依然轻柔体贴,“既然爸不愿意见我们,我跟妍妍回去就是了。”

    说完,她拉着苏妍妍就离开了。

    **

    进入电梯,蒋怡才开始说教,“妍妍,你是苏家的女儿,在外人面前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份,说话、做事都要掂量再三,不要那么冲动。”

    “不就是墨唯一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妈你到底在害怕她什么?”苏妍妍很不服气。

    这些年来仗着苏学勤的宠爱,苏婠婠这个贱人简直就是嚣张跋扈,谁都不放在眼里!

    明明只是一个母不详的私生女,却比她这个苏家的正牌千金还要风光。

    还有那个墨唯一,每次圈子里有什么party、聚会,总是对她爱理不理的,一副高高在上的公主派头,不管她曾经多么的讨好,奉承。

    苏妍妍觉得,这些全都是苏婠婠在背后捣的鬼!

    只恨自己,没有提早防着这个私生女……

    “不是怕不怕的事。”蒋怡头疼。

    不管怎么说,苏婠婠的血液里,流的是苏家的血脉。

    哪怕她再不甘心,再厌恶,甚至当年还亲自去医院找人做了亲子鉴定,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

    她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苏学勤会对一个风月女子生下来的孩子那么的维护?

    还一再的勒令她将当年的事情保密。

    “以为傍上墨家的千金就了不起吗?还不是被云哥哥给甩了,不过就是一个破鞋而已,她得意什么?”提到邢遇云,苏妍妍心情突然变好,“妈,既然爷爷不见我们,我们就再去婚纱店看看吧,我想多挑两件礼服。”

    就算邢遇云昨晚生气,也改变不了任何的事情。

    订婚宴上,她会让整个南城的人都知道,只有她苏妍妍才是苏家真正的千金!

    而邢遇云,是她苏妍妍的男人!

    她要在订婚宴那天艳冠群芳,让苏婠婠自惭形秽!知难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