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霍总现身

    app2;</script>

    深夜。

    丽水湾某别墅的二楼卧室里,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墨唯一拿起看了一眼,迅速挂断。

    “怎么不接?”男人低沉冷漠的嗓音里,隐约有着不悦。

    “卖保险的……”

    话没说完,手机又响了。

    墨唯一骂了句“不要脸”,再次挂断。

    当铃声第三次不依不挠地响起,手机直接被某人抢走。

    看着屏幕上“邢遇云”三个字,萧夜白冷着脸,又将手机丢了回去,“一分钟搞定。”

    墨唯一只好接听,态度是相当的不客气,“喂,渣男,你有没有素质啊大半夜的?”

    邢遇云也不生气,“你好墨小姐,我是邢遇云,有些事想找墨小姐打听一下。”

    “如果是婠婠的事呢,你放心,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墨小姐。”邢遇云打断,“我只想知道,婠婠她是什么时候认识我表哥的?”

    “谁?”墨唯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霍竞深。”

    霍竞深?

    墨唯一长长的“哦”了一声,脑子开始迅速转动。

    “妍妍说昨晚婠婠跟墨小姐在一起,但是据我所知,昨晚和婠婠在一起的,应该是另有其人。我知道墨小姐跟婠婠是最好的闺蜜,她的事情你应该都很清楚,我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想知道现在婠婠和霍竞深到底是什么关系。”

    邢遇云离开苏家后,一路上都没想通苏婠婠的态度转变究竟是为何,唯一的可能就是……

    “对啊,怎么了,看到婠婠有新的追求对象就后悔了是不是?”

    邢遇云:“……”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当看到苏婠婠这么快就和别的男人产生关系,邢遇云心底多少有些复杂。

    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霍竞深……

    不等他说话,墨唯一噼里啪啦展开了一顿大骂,“我告诉你渣男,自从你劈腿,跟苏妍妍搞在一起,婠婠就和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婠婠现在跟谁在一起你管不着!你也没资格管!

    我还就纳闷了,你邢遇云算是个什么东西?谁给你那么大的脸,敢玩弄婠婠的感情?

    你现在的地位从哪儿来的,你们邢家的背后靠山到底是谁,整个南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怎么,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皇亲国戚?我呸!离开了霍家,你们邢家算什么东西!

    而你,充其量不过就是霍家的外孙而已,你拿什么跟霍竞深比?

    霍竞深人家可是霍家的长孙,霍爷爷很看重他,听说现在已经让他接手霍元地产了,整个霍元集团将来也迟早都会落在他的手里。

    所以我劝你,好好的照一照镜子,心里有一点b数,你到底哪一点能比得上霍竞深?

    再敢对婠婠胡搅蛮缠的,小心我把你跟黎娜那些不要脸的照片曝光,让苏家人都看到你的真面目!让你跟苏妍妍都订不了婚!”

    说完,不等邢遇云做出反应,她迅速挂断。

    终于找到机会虐了渣男,替婠婠出了一口恶气,好!爽!啊!

    **

    翌日,苏婠婠一早就来到了医院。

    陪苏学勤用完了早餐,蒋怡和苏妍妍才姗姗来迟。

    苏妍妍懊恼又被苏婠婠抢了先,忙走过去娇滴滴的喊爷爷。

    苏学勤却始终低头看着报纸,连脸都没有抬一下,像是根本没听到似的。

    “爷爷,今天上午爸有重要会议,走不开,他特地让我跟妈来接您出院的……”

    苏学勤还是头也不抬。

    苏妍妍恼羞不已,刚要再说话……

    “妍妍。”蒋怡拉住了女儿,“去,帮爷爷把沙发上的东西都收拾一下。”

    “可是妈……”

    “快去!”蒋怡眼神示意,言语加重。

    苏妍妍只能乖乖去收拾东西。

    苏婠婠懒得看那对母女献殷勤,起身说道,“爷爷,我先去办出院手续。”

    苏老爷子立刻抬头,“急什么,让她俩去办,你在这好好坐着!”

    蒋怡眼底一跳,苏妍妍也瞬间表情变得很难看。

    苏老爷子这前后南辕北辙的态度,实在是太明显了。

    苏婠婠微笑,“没事,我刚好出去透透气,就让她们帮你收拾吧。”

    苏老爷子也看出孙女的不耐烦,只能点头,“好,你去吧。”

    **

    苏婠婠到了办公室却发现没有人。

    “苏小姐请稍等,我去催一下副院长。”护士说完就离开了。

    苏婠婠站在那,扫了一眼整间办公室。

    极具现代感的装潢,还配有单独的休息室和阳台,阳台上还有个躺椅,旁边有各种绿植……

    挺会享受的,就是……怎么好像有一股烟味?

    “叩叩叩。”

    一阵敲门声响起。

    苏婠婠转过身,没想到进来的是邢遇云。

    “婠婠。”

    “邢先生叫错称呼了吧?”

    邢遇云忍住脾气,“我有话要问你。”

    “问我?”苏婠婠一脸的夸张,“你的未婚妻和丈母娘都在楼下呢,你是不是找错人了,妹夫?”

    她将“妹夫”两个字的尾音拉的特别的长,极尽讽刺。

    “苏婠婠。”因为她的挑衅,邢遇云的语气也变得强硬,“我问你,回国的那一天晚上,你是不是跟霍竞深在一起过的夜?”

    “你tm的是傻逼吧?”

    脏话脱口而出。

    什么霍竞深?

    她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

    跟个苍蝇似的纠缠不休,还这么莫名其妙!

    “我打你的手机,为什么是他接听?你的手机为什么会在他的手里?”邢遇云继续逼问。

    苏婠婠像看白痴一样的看他,“然后呢?”

    见她“默认”,邢遇云瞬间有些失了控。

    如果说墨唯一那番话对他的男性自尊打击太大,那么此刻苏婠婠的态度,无疑是在雪上加霜。

    他气到几乎是脱口而出,“我只是想要提醒你,霍竞深并不是什么好人,他在国外待了快二十年,父母早逝,为人孤僻,这次突然回国,连霍家人都觉得他性格古怪,很难相处。这种渡过洋金的老男人,观念太过开放,最擅长的不过就是迷惑小姑娘,玩弄男女感情。我听说他在y国有过很多女人,私底下的生活非常混乱,你年纪还小,涉世未深,我觉得他根本就不适合你,他…年纪太大了…”

    “原来我霍竞深,是一个专门玩弄男女感情的老男人。”

    突如其来的低沉男声,不只是邢遇云被惊到,让苏婠婠也是吓了一大跳。

    转过身,才发现原来还有个人影立在阳台的外面。

    他穿着白色衬衫,下身是黑色的西装裤,袖子半挽,一只手插在西装裤的口袋,另一只手则垂在身侧,修长指间夹着一根半燃的香烟。

    明明是很随意的样子,却因为眼底渗出的那一股冷意,让人无端发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