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白番外82,大结局 1

    南宫医院。

    VIP病房的浴室里面。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机械女声,阮琦扬的眉眼间瞬间闪过一抹恨意。

    她的手机号,早已经在昨天就被墨唯一拉黑了。

    现在用方可盈的手机拨打,一开始还是能打通的,刚才被拒听后,再打过去,就一直提示打不通。

    很显然,这个号码也被拉黑了。

    这说明什么?

    墨唯一分明就是做贼心虚!

    方可盈的手机里居然有她的手机号,想必这阵子两人没少联系吧?说不定可盈被绑架的事情,跟她和萧夜白也脱不了关系……

    “妈妈!”

    “妈妈救我!”

    “妈妈……”

    听到外面突然传来的凄厉声音,阮琦扬回过神,忙拉开浴室的房门冲了出去,“可盈!”

    病床上,方可盈闭着眼睛,眉头紧皱,脸上满是冷汗,拼命摇头,嘴里还在不停的喊着……

    在阮琦扬的猛烈摇晃下,她睁开眼睛,终于从梦魇中醒了过来。

    等看清楚眼前的人,方可盈“哇”的一声,扑倒在她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阮琦扬忙抱着她柔声安抚,“没事了,别怕,妈妈在这里,妈妈会一直陪着你的。”

    方可盈边哭边说道,“妈,我刚才做噩梦了……”

    “我知道。”阮琦扬心疼的不行,“梦都是假的,你别怕,现在都没事了。”

    方可盈摇头,“不是,不是假的……”

    阮琦扬只能抱着她,不停安抚。

    听着女儿的哭声,心里像是刀割一般的难受。

    好不容易等她情绪安定下来,“可盈,你肚子饿不饿,想不想吃点东西?”

    从早上醒来到现在,方可盈的情绪一直不稳定,除了输液,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她很担心女儿的身体。

    方可盈摇摇头,“妈妈,我……我想……”

    她欲言又止。

    阮琦扬忙问道,“你想做什么?你说,妈妈肯定会帮你的。”

    “真的吗?”方可盈伸出小手,拉住了阮琦扬的衣袖,眼神希冀,“妈妈,我想要见夜白……”

    一听到这两个字,阮琦扬脸色骤变,“你说什么?”

    “我想要见夜白。”方可盈又说了一遍,“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是不是不知道?不然为什么不来医院看我?妈妈,你赶紧给他的助理打电话,就跟他说我出事了,让他来医院看看我好不好……”

    “可盈。”阮琦扬深吸口气,“妈跟你说过了,萧夜白他不适合你,他比你整整大了10岁,而且他已经有妻子和孩子了……”

    “没有!”方可盈猛的摇头,“我已经查过了,他和那个墨唯一早在三年前就已经离婚了,到现在还没有复婚呢。夜白说了,我跟那个墨唯一长得很像,所以他才会接近我的,所以你看,我现在把头发都染黑了,我是不是比墨唯一还要漂亮?既然这样,夜白他一定会选择我的!”

    阮琦扬有些惊讶的看着女儿。

    昨天凌晨来到医院,第一眼看到方可盈染黑了头发,她还以为只是因为下一部剧的关系。

    毕竟作为女演员,为了剧中角色要做出外形的改变,这很正常。

    可现在听到居然是因为萧夜白的关系……

    遇到那么可怕的事情,居然还想着那个男人……

    “可盈。”阮琦扬尽量语气放缓,“你老老实实跟妈妈说,昨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警察跟我说的是,你当时是坐萧夜白的车出事的,对吗?”

    “没有。”方可盈摇头,“他说要送我去机场,让我坐飞机回京都,都怪我,我不想回去,所以才半路偷偷下车,没想到就被那些坏人绑架了……他们把我带去了一个房间,那个人……好可怕……他好可怕……”

    说着说着,方可盈的脸再度变的惨白,整个人仿佛沉浸在了极致的害怕之中……

    昨天上午,她下车后就不知道被谁用棍子在后脑勺打了一下,然后就彻底没有了意识。

    等再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阴暗的屋子里面,身边还躺着一个不认识的年轻男人……

    有一个女人进来,好像给那个男人吃了什么药,等他们离开后,那个男人就开始拉着她,脱她的衣服,嘴里还不停的喊着“学姐”、“学姐”……

    方可盈吓坏了,一边挣扎一边喊自己不是他的学姐,可是那个人就像是疯了一样……

    “啊啊啊啊啊——”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方可盈捂着耳朵,拼命尖叫。

    阮琦扬忙抱着她,嘴里还不停的问,“可盈,当时你下车后,萧夜白是不是跟踪你了,所以是不是他找人把你弄晕倒的?你告诉妈妈,不要怕,妈妈会替你做主的……”

    “不!不可能!不是夜白!怎么可能是他?”方可盈拼命摇头,“不是……不是的……”

    阮琦扬:“……”

    **

    而这时的墨唯一,刚走出咖啡馆,身后就响起了何博文的声音。

    “墨律师,请稍等一下。”

    墨唯一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他,“何律师,中午了,我得回去吃午饭了。”

    “不介意的话,我有这个荣幸请何律师共进午餐吗?”何博文托了托眼镜,一副斯文儒雅的架势。

    墨唯一扯了下红唇,“我刚才和吴小姐达成共识,所以除了吃午饭,还想尽快回去,将有些条款得修改一下。”

    听到这话,何博文笑了笑,“我们都是双方的代理律师,当事人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墨小姐,你真的不用把我当成洪水猛兽。现在已经快12点了,磨刀不误砍柴工,而且大家都是同行,没必要对我这么大的敌意吧?”

    “何律师才是对我有敌意吧?”墨唯一歪着脸蛋,漂亮的眉眼间些许疑惑,“我只是不想当着我老公的面,答应别的男人的午餐邀请,怎么就是对你有敌意了?”

    听到这话,何博文眉眼微微一动,“你老公……”

    墨唯一已经转身,指了指路边停靠的那一辆黑色慕尚,“哪,刚才是我老公送我过来的,他已经等了快一个小时了。”

    何博文立刻抬眼看去。

    下一秒。

    “再见何律师。”墨唯一说着,迅速踩着高跟鞋离开。

    直到女人高挑纤细的身影坐进那辆豪车,然后再缓缓开走……

    站在咖啡厅门口的斯文男人挑了下眉,然后笑着摇摇头,抬脚离开。

    **

    车厢内。

    墨唯一上车后就拿出手机开始发消息。

    直到车子突然停下。

    她抬眼一看,眉心蹙起,“怎么来这了?”

    外面是一家装潢华丽精致的西餐厅。

    萧夜白解开安全带,“吃饭。”

    墨唯一眉心没有松开,“诺诺还在家等我呢。”

    今天还是国庆假期,但是作为律师,尤其最近这个案子很棘手,双方当事人都不肯让步。

    没办法,她才主动联系的王润发的情人,跟她做交涉谈判。

    但是何博文刚才那么快的就赶了过来,她几乎可以预感,最迟今天晚上,何博文就会跟王润发做好沟通,然后再联系她谈协议条款的问题。

    而且因为方可盈的事情,她根本没心情再跟萧夜白进行这样所谓的“二人约会”……

    萧夜白已经下车,并很快来到副驾驶座这边,伸手将车门拉开。

    墨唯一坐在那儿没动弹。

    直到萧夜白弯下腰,伸手要帮她解开安全带……

    “你什么时候能别总是这样擅作主张?”墨唯一说完,直接将他的手拨开,自己解开安全带,然后下车。

    冷着小脸,动作很快,刚迈出一脚,胳膊已经被男人的手拉住了。

    “你怎么了?”萧夜白低声问道,“不高兴吗?”

    “对!”墨唯一也没否认,“我之前是不是跟你说过?夫妻之间,有事情要一起商量,不要总是擅自行动,什么事情都瞒着我,不告诉我。”

    “你是说过。”

    “但是你根本做不到。”墨唯一抬眼望着他,“就说中午吃饭这事,你根本不问我的意见,也不顾家里的孩子,直接就开车载我过来。”

    萧夜白微微拧眉,“就因为吃饭这事,你要跟我闹别扭?”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在介意什么?”墨唯一有些无奈,“我介意的是,为什么每次遇到不管什么事情,你总是什么都不告诉我?方可盈这件事,如果不是我主动问你的话,你是不是打算永远瞒着我?”

    “没有。”萧夜白很快否认,“解决完了,我会告诉你的。”

    听到这话,墨唯一无声的笑了一下。

    她想走,可是胳膊被男人的手指紧紧握住,根本挣脱不开。

    “你放开我。”墨唯一加重语气。

    “你要做什么?”男人的脸色阴沉的似乎能滴出水来,“方可盈的事情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

    墨唯一小脸冷艳。

    一秒钟后。

    “我错了。”萧夜白很快道歉。

    而墨唯一这次直接笑出了声,“你总是这样,你就是仗着我会心软,所以每次,总是什么事情都自己擅作主张,因为你吃准了只要你道歉我就会原谅你,然后继续跟你在一起对吧?”

    萧夜白握着她手臂的手指猛然一紧,“你什么意思?”

    “三年前你就是这样,三年后,你还是这样。”墨唯一的声音里有着明显的疲惫,“萧夜白,我发现你这个人,真的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这性格永远也改不了的。我敢说,下一次如果再遇到类似这样的事情,你还是会自己先做判断,然后就去计划并执行,你从来没有想过要告诉过我,然后跟我一起商量对吧?”

    “这次的事情很危险。”萧夜白像是在解释,“我也是担心,你知道了会害怕,会影响到你……”

    “你担心的是我破坏掉你的复仇计划吧?”墨唯一说着,抬起眼看着他,“可是你怎么狠得下心的?方可盈并没有怎么着我,她也不知道我和她妈妈的关系,她真的是无辜的,她今年才十九岁啊……你有没有想过,被一个陌生男人强暴……会给一个十九岁的女孩留下多大的心理阴影?她的事业,甚至是她的整个人生,很可能都会因此而被毁了……”

    “她的人生,我根本不在乎。”

    听着这……冷血的话,墨唯一垂下眼皮,然后深吸口气,“但是我跟你不一样,知道这件事情后,我心里很不舒服,我过不去这个坎,我总觉得,她是因为我才会遭遇不测的,本来应该遭遇这些的可能是我……”

    “跟你没关系。”萧夜白迅速打断,“事情是我做的,也不会有人来伤害你。”

    墨唯一摇头,“我发现我跟你无法沟通了。”

    直到现在,他还不明白她因为什么而过不去……

    她转身,想走,可是萧夜白直接一用力,就从后面将她抱住了。

    “萧夜白,你放开我!”

    这里还在闹市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尤其西餐厅的门口,还站着两个身穿制服的服务生,此时正朝着他们两人看着……

    萧夜白却没有松开,力道更是紧的不行,“唯一,你在生我的气。”

    尽管她并没有大喊大叫,但是她始终神色紧绷,很明显看得出来在生气。

    而萧夜白已经许久没见她这么的生气了。

    因为自从和好后,墨唯一似乎已经回到多年前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公主形象,除此之外,还因为做了孩子的母亲,身上更多了些母性的温和柔软气息。

    这阵子的她太过美好温柔,以至于他都快忘了当她生气时有多么的不可控……

    下意识的,萧夜白的手劲越来越紧,喉结不停的滚动着,“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保护你。”

    墨唯一闭了闭眼,“你先放开我……”

    “你要去哪?”

    “我哪都不去……”墨唯一忍了又忍,终于加重语气低吼,“萧夜白你弄疼我了!”

    萧夜白身子一僵,然后瞬间手劲放松,“抱歉。”

    对面走来几个路人,目光好奇的看了过来……

    墨唯一转身,“回家。”

    她踩着高跟鞋往路边快步走去。

    萧夜白只愣了一秒,便迅速迈着长腿过去。

    等到了车边,先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让她进去坐好。

    然后才绕过车身,上了驾驶座,发动引擎。

    接下来,一路上,墨唯一都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假寐,一言不发。

    萧夜白安静的开着车,车厢内的氛围,安静的有些过分。

    等到了丽水湾,车停好后,墨唯一便迅速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

    萧夜白坐在车上,就这么静默了好几秒,然后才跟着下车。

    **

    时间已经是十二点半。

    午餐时间已过,周婶正在客厅陪着小诺诺看奥特曼的动画片。

    听到声音,小家伙抬头一看,立刻甜甜的喊人,“麻麻!”

    墨唯一走到跟前,微笑的摸摸儿子的小脑袋。

    “公主,吃午饭了没有?”周婶起身,“萧少爷。”

    小诺诺立刻扭过小脑袋,雨露均沾,“拔拔!”

    萧夜白迈着长腿走了过来。

    刚到跟前,墨唯一已经转身,“周婶,午饭我不吃了,没什么胃口。”

    周婶惊讶的看着她。

    直到墨唯一走上楼梯,她收回视线,“萧少爷,公主她怎么了?”

    萧夜白沉默的看着小女人的背影,没有说话。

    直到裤腿被小孩子的手拉了拉。

    小诺诺仰着小脑袋,小手指着儿童房,奶声奶气的要求,“拔拔!滑滑梯!”

    **

    二楼卧室。

    墨唯一进入主卧后,就找出自己的电脑,开始起草离婚协议的内容。

    但是刚写了几个字,她就开始走神。

    眼睛看着电脑屏幕,思绪却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连萧夜白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

    直到男人低低的声音突然响起,“你在做什么?”

    墨唯一回过神,然后伸手将笔记本电脑的屏幕盖上。

    但是某人已经将屏幕上那份文件看的清清楚楚,尤其是最上面一行加黑的宋体——“离婚协议书”

    因为背对着,以至于墨唯一并没看到他脸上瞬间划过的情绪。

    她将电脑放进旁边的包里,“诺诺呢?”

    萧夜白不答反问,“你是不是后悔跟我在一起了?”

    墨唯一:“……”

    最近萧夜白也不是没问过类似这样的问题。

    可能是因为刚和好吧,和三年前相比,萧夜白对她特别的温柔体贴,时不时的就表个白,不然就是问她是不是不喜欢他了,或者类似后悔这样的话。

    一次两次的,墨唯一的确很吃这一套,但次数多了……

    她就有种……这个男人一定又在博取她的同情心的微妙心理。

    尤其在当下的这种情境下。

    墨唯一起身,语气平静,“下午可能还要出去谈事情,到时我让容安送我,你在家陪诺诺吧。”

    男人紧紧的锁着眉,面色紧绷,略显阴郁,声音更是低沉的有些沙哑,“现在连出去见客户都不让我送了?”

    墨唯一有点无语,“今天放假,不能总是我们两个人都不能陪儿子吧?”

    对孩子最好的爱就是陪伴。

    小诺诺现在还不到三岁,这个年龄也是小孩子对这个世界产生强烈好奇心的阶段,父母的耐心陪伴是很重要的。

    萧夜白喉结滚动了好几下,才说道,“我可以带着诺诺一起陪你过去。”

    墨唯一:“……”

    现在这是什么意思?

    知道自己做错事情,所以这么低声下气的,又想要让她心软吗?

    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墨唯一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迅速接通,“何律师?”

    电话是何博文打来的。

    不愧是南城最擅长打离婚官司的资深律师,上午墨唯一刚和吴佳丽谈完,现在显然何博文也已经和王润发通过气了。

    吴佳丽已经怀孕三个多月了,虽然现在因为王润发和徐美丽还没有离婚,只能暂时隐瞒怀孕的消息,但这种事情根本拖不了多久,肚子很快就要显怀,在电视台工作又人多嘴杂的,一旦拖久了东窗事发,坐实了小三的名号,影响非常不好……

    所以在她的软磨硬泡下,王润发还是做出了让步,无条件答应徐美丽提出的所有条件。

    现在要做的就是双方律师和当事人一起坐下来敲定离婚协议的条款,这个案子就可以做个了结了。

    墨唯一心里满意后,面上还是滴水不露,“既然如此,希望等会我们的沟通能顺利进行,毕竟吴小姐的时间有些不太够了。”

    “……”

    挂断电话,墨唯一立刻给徐美丽打电话。

    敲定了下午见面时间后,大功告成!

    放下手机,表情立刻变回平淡。

    全程看完了她所有表情变化的萧夜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