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白番外83,大结局【2】

    而墨唯一就这样面色平淡抱起电脑要离开。

    胳膊很快被拉住,萧夜白说,“我们谈谈。”

    “谈什么?”墨唯一不冷不热。

    萧夜白说,“你要跟我离婚吗?”

    墨唯一:“……”

    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笑还是……

    最后,她说道,“我们先各自冷静一下吧,你好好想想我说过的话。”

    暌违三年,除了多了一个儿子,她整个人也多了一份成熟稳重。

    再说了,现在孩子都有了,离婚……说实话,墨唯一还真没想过。

    她反而好奇,他是怎么想到这两个字的?

    不过眼下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墨唯一也没有再说话,抱着电脑,再拿起自己的包,“我去楼下书房忙会工作。”

    **

    楼下书房,墨唯一平时很少占用,这里都是萧夜白的工作范围,就算是三年前,她也是偶尔才会进来。

    此时,她搬了把椅子放在书桌对面,很快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只是没几分钟,突然,房门被打开,男人的脚步声走了进来。

    墨唯一没有回身。

    直到男人走到跟前,似乎看了一眼对面的电脑,低沉的声音问道,“我让周婶做了些吃的,给你端进来?”

    墨唯一不停的打着字,声音更是淡的不能再淡,“好。”

    萧夜白:“……”

    一秒钟后,他转身离开。

    没多久,周婶端着托盘走了进来,“公主,先吃点东西吧。”

    墨唯一确实饿了,中午因为跟萧夜白闹不愉快,午饭也没吃,又一直忙着写条款。

    周婶看了看,只能将托盘放在对面的空位上。

    墨唯一起身过去,坐下安静的吃着。

    周婶咳咳两声,开口说道,“公主,这些都是萧少爷让我准备的。”

    墨唯一不说话。

    “其实萧少爷虽然话不多,但是他真的很疼你,公主啊,现在你们孩子都有了……”

    “周婶。”墨唯一无奈的放下碗筷,“你是他派来做说客的吗?”

    “没有啊。”周婶忙否认,“我就是看萧少爷闷闷不乐的,所以才……”

    后面的话,在墨唯一面无表情的反应下,被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公主,我先出去了,吃完后我再来收拾。”说完,周婶迅速离开。

    墨唯一抿了下红唇,继续吃饭。

    完事后,她起身,谁知没注意,托盘移动,碰到了旁边的鼠标垫。

    电脑屏幕瞬间就亮了。

    墨唯一抽了纸巾,擦了擦嘴,随手就握住鼠标,然后输入密码。

    她点开上次看过的那个监控视频文件夹。

    果然,里面有着这几天的监控录像。

    点开后,她快速拖动视频开始看。

    上一次萧夜白说过,他晚上还没有好,后来有一次夜里,她醒来后确实也看到萧夜白突然跑去隔壁的次卧大床上睡觉了。

    可是现在……

    墨唯一皱眉,很快将其他几天的录像全部点完。

    都是卧室的监控录像,从晚上睡觉开始,除了那天晚上,其他时间萧夜白都没有再起来的迹象。

    皱了皱眉,刚要再细想,突然手机响了。

    她起身,过去拿起手机。

    电话是徐美丽打过来的,问她能否和男朋友下午一起参加谈判协商。

    墨唯一自然是不答应的,“徐女士,王先生已经做出最大的让步了,我也可以保证,会让你的权益得到最大的实现!如果你到现在还不信任我,要让你的男朋友过来一起帮你争取,到时万一王先生的情绪受到刺激,突然反悔……”

    “好好好,那我就不让他来了,本来我也不想让的,是他不放心我,怕我吃亏。”

    墨唯一无语。

    找了一个比自己小10岁的年轻男朋友,确定,这不是踏进下一个火坑?

    不过这是当事人的私事,墨唯一也不好评判。

    挂断电话后,墨唯一迅速坐下,将剩余的协议条款完善。

    **

    10分钟后,她提着装电脑的公文包出来。

    “嗨小公主。”

    听到这个声音,墨唯一眼皮子一跳。

    果然。

    是许久未见的战尧。

    可能因为方可盈那个案子结案了吧,现在又放假,买了一大包的玩具过来了。

    此时小诺诺兴奋的翘着小屁股趴在地毯上,玩具也丢的到处都是。

    旁边的沙发上,萧夜白安静的坐在那里,脸上没什么表情。

    墨唯一很快收回视线,将公文包放在茶几上。

    “麻麻!”小诺诺喊她,“麻麻,玩具哦。”

    墨唯一冲他笑了笑,迅速过去敲响客房的门。

    战尧不爽了,“怎么回事?我这么一个大活人来了,都没有人欢迎我吗?”

    从他进门后,某人就一张冷脸,现在小公主更是……

    房门打开了,墨唯一说,“容安,我们走吧。”

    容安点头,迅速拿起车钥匙和外套,跟着她往外走。

    战尧惊讶的看着这两人的背影。

    等他们离开……

    “怎么回事?”战尧立刻凑了过去,“你跟小公主吵架了?”

    萧夜白冷着俊脸否认,“没有。”

    “还没有?”战尧不厚道的哈哈大笑,“小公主刚才都不理你了,你说你是不是死鸭子嘴硬?”

    萧夜白直接下逐客令,“我儿子你看过了,没事可以滚了。”

    “就因为没事我才不滚呢!”战尧说着,啪啪拍了两下手,“诺诺,认识我是谁吗?”

    小诺诺睁着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似乎是思考了下,然后张开小嘴,奶声奶气的喊人,“蜀黍!”

    “哎哟!”战尧眼睛一亮,“你儿子这么乖呢,真不像你!”

    萧夜白:“……”

    “诺诺,想不想玩什么玩具?叔叔陪你好不好?”战尧又说道。

    一听到可以玩玩具,小诺诺当然开心啦,伸出小手指着玩具房,“蜀黍,滑滑梯!”

    “你想玩滑滑梯是吗?”这个,战尧很有经验,“跟我小外甥一样,就喜欢玩滑滑梯,来吧,我带你玩!”

    萧夜白阴森森的说话,“诺诺该睡午觉了。”

    “这才几点就睡午觉?”战尧不屑一顾,“再说了,既然他想玩,我就带他玩会,你说你这个做爸爸的到底会不会带孩子啊?他是你的儿子,不是你公司的员工,难道你还想把他培养的像你一样的机器人吗?”

    萧夜白继续,“你先有儿子再跟我讨论这个问题。”

    “虽然我没儿子,我是单身,但是论起带孩子,我可比你有经验多了,别忘了,我有个四岁的小外甥,以前我经常带他玩呢。行了,你去忙你的事情,我带我小侄子去玩了。”说完,战尧就抱起小家伙去玩具房了。

    没多久,里面就传来了小孩子咯咯的笑声。

    萧夜白:“……”

    为什么这个儿子跟他的性格完全不一样?

    非但不怕生,还很活泼开朗,看到谁都是笑眯眯的……

    基因突变?

    至于车上。

    “公主。”

    一路上都很沉默,直到容安突然说话。

    后车座上,墨唯一抬起脸,“怎么了容安?”

    容安问,“你是不是跟萧少爷吵架了?”

    “……”墨唯一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

    事实上,虽然容安从小时候就开始跟着她,但是关于她和萧夜白之间的这些私事,他向来不会过问。

    眼下,想了想,墨唯一说道,“也不算吵架吧,就是有些沟通问题。”

    和以前一样,反正她只要发脾气,萧夜白都是默默承受的那一方。

    除了三年前有一次,因为她突然发现他早在私底下收购了墨氏集团的许多股份,当时她真的很生气,而他也突然发疯,握着她的手,用玻璃碎片自残,最后还送进了医院……

    往事不堪回首。

    墨唯一心底默默的叹息。

    而这次回来后,萧夜白的表现和以前一样,每次就算她情绪再大,他的反应也很平静。

    就像是一拳打进了棉花……

    而这,可能就是这个男人的性格。

    其实墨唯一也没有想说跟他吵架,她只是心里憋得慌,一想到方可盈遭遇那么可怕的事情,而这些都是她和萧夜白间接造成的,她心里就很不舒服,所以有些话根本控制不住,就那样说出来了。

    虽然她也知道,就算她说了,其实萧夜白也不会有多大的内疚。

    以前还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男人总是可以那么的漠,好像怎么事情都无所谓似的。

    直到三年前她明白了,那是因为他是墨家的亲生骨肉。

    萧夜白的性格,真的和年轻时候的墨老爷子很像,生性冷血,对其他人没有任何的共情能力,骨子里就是极度自负,自我,自私的存在。

    而因为萧夜白年少时经历的那些漂泊和寄人篱下……他的冷血深入骨髓,甚至,可能比墨老爷子还要更加的深刻残酷。

    墨唯一突然觉得,以后绝不能让小诺诺跟他一样,她的儿子,要做一个小暖男,而不是像他爸爸那样的冷血动物。

    “萧少爷都是为了你好。”

    听到这句话,墨唯一忍不住笑了,“容安,我发现……你好像特别喜欢替他说话。”

    “没有。”容安否认。

    墨唯一哼了一声,“还没有,以前每次遇到事情,你都会说他是为了我好。”

    “我说的是实话。”

    “是不是你们男人都喜欢这样?”墨唯一微微蹙起眉,“总觉得自己什么事情都能掌控,所以不喜欢跟自己的另一半讨论,甚至是擅自做决定?或者是隐瞒?到最后还说是为了你好?”

    “不是。”

    墨唯一才不信。

    下一秒。

    “因为公主喜欢他。”容安低沉冷静的声音响起,“所以我才会帮他说话。”

    听到这话,墨唯一微微一愣。

    **

    下午的协商地址,因为考虑要现场修改协议并打印签字,便约在了何博文的个人律师事务所。

    位于市中心的一处写字楼里,占据了一整层楼房的空间。

    跟禹锐的规模自然是不能比的,但一眼看去,也是个大律师所了。

    因为国庆期间放假,律师所里除了两三个值班的工作人员,其他工位都是空荡荡的。

    墨唯一在门口等了一会,才和前来的徐女士一起进去。

    在会议室又等了几分钟,何博文带着王润发姗姗来迟。

    很明显,因为要再做出进一步的让步,还是被情人各种逼迫才同意的,王润发面上客套,心底肯定还是有些不爽的。

    墨唯一也无所谓,端着公式化的姿态和他们正式进行谈判。

    一个小时后,离婚协议条款终于达成了。

    一式两份打印好后,王润发一边签上自己的大名,一边忍不住的说道,“墨律师,我说你可真厉害啊,知不知道你这张嘴值多少钱?”

    这话说的多少有些讽刺。

    墨唯一微微一笑,“过去已经成为过去式了,祝王先生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王润发扯了一下嘴唇,很快签好字起身,“何律师,回头有事再打我电话吧,今天我还有事,得先走了。”

    “我送您。”何博文起身。

    等那两人离开,徐美丽立刻热情的握住墨唯一的小手,不停感谢,“墨律师,今天真的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可得亏损好几百万哪!”

    “这是我应该做的。”

    “还是多亏了你啊!”徐美丽真的很开心,“其实我老实跟你说吧,两年前我就跟他提过离婚了,就因为他死活不肯答应,我找了好多律师都说我不占理,分不到几个钱,我想着既然如此,才一直忍着没有离婚。”

    墨唯一有些无语,“所以你还有其他的事情瞒着我吗?”

    “没了,真的没了!”徐美丽表情真挚,“我这不是怕又离不了嘛,还好你找到了那个女人,劝说她给王润发施加压力,这才同意了和解。所以这一次我真的得感谢你啊,等再过阵子我就跟男朋友结婚了,到时你可一定要过来参加啊。”

    墨唯一点头,“有空的话一定过去。”

    “对了,我男朋友比我小10岁,岁数跟你差不多,他身边的朋友好多都是单身,跟你挺合适的,到时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介绍!虽然你离过婚,但是你长得这么漂亮,还这么聪明,有能力,职业也很好,说不定就能立刻找到新的男朋友了。”

    “其实……”墨唯一坦诚说道,“我现在跟我老公已经和好了。”

    徐美丽惊讶的看着她,“你不是说你离婚了吗?这意思是,你们又复婚了?”

    墨唯一点头,“算是吧。”

    其实是根本就没有离婚。

    但是在她看来,和离婚也没什么区别吧?

    “那好吧。”徐美丽语气有些遗憾,“你长得这么漂亮,算你老公有眼光,还知道把你给找回去!”

    墨唯一继续点头。

    就是!

    她长得这么漂亮,萧夜白如果这一次还不知道反省自己的错误,那就是真的太没有眼光了!

    **

    10分钟后,走出电梯,何博文伸手示意,“那边地上有水,走这边吧。”

    他长相斯文,加上客套有礼,还很细心。

    哪怕之前背地里做过那么多的小动作,可能因为离婚协议终于达成,徐美丽似乎好了伤疤忘了痛,对这位何律师态度瞬间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笑眯眯的道谢,“何律师真细心啊。”

    反而墨唯一表情淡淡的,始终没什么情绪。

    等到了门口。

    “好了,不用再送了何律师,我车就在路边了。”徐美丽笑着说道。

    何博文微笑点头,“那好,徐女士请慢走。”

    “再见。”

    “再见。”

    等徐女士离开后,墨唯一适时开口,“何律师再见。”

    “墨律师请留步。”

    墨唯一挑眉看向他,“何律师还有事吗?”

    何博文笑着说道,“不要这么紧张吧?我只是想跟墨律师聊两句话。”

    “哦。”墨唯一抬手,看了看腕表,“可已经三点了,我得回家了。”

    何博文挑眉,“难道又是你老公等着你回家吃饭。”

    “不是。”墨唯一微笑,“是我儿子睡午觉醒了,如果看不到我,他估计会哭的很惨,实在没办法。”

    何博文再次:“…………”

    **

    墨唯一很快回到车上,将手里重重的电脑包一丢,揉揉胳膊,“容安,回家吧。”

    “好。”

    黑色奥迪缓缓启动,然后行驶在假日的南城大街上。

    墨唯一拿出手机。

    看看通话记录,再看看微信。

    居然没有人找她?

    尤其是萧夜白,居然一个消息都没有过来?

    墨唯一抿抿红唇,放下手机,闭眼开始休息。

    ------题外话------

    **

    本来想今天就一更的……

    因为二更字数有点少,算了还是发了吧ε=))唉

    晚安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