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白番外84,大结局【3】

    半路上,手机突然响了。

    墨唯一接通电话,“爸。”

    电话是墨耀雄打过来的,他看到了新闻,上面说了关于那件绑架案的事情,但因为方可盈的身份特殊,阮琦扬又给警方施压,所以具体的遇害者是谁并没有透露姓名。

    墨唯一立刻说道,“我没事,他们绑错了人。”

    “那就好。”墨耀雄松了口气,“这事都怪我,凌之洲也是因为没有搞清楚当年的情况,三年前他姐姐突然抢救不回来,在医院去世了,他一时冲动才酿下了大错,现在他的人生变成这样,我心里也有点自责。”

    “都已经过去了,爸你就别多想了。”墨唯一只能这样劝。

    “你也是。”墨耀雄说,“既然已经回来了,就和夜白好好生活,珍惜眼下才是最重要的,明白吗?”

    墨唯一抿了抿唇瓣,转移话题,“爸,你什么回来?”

    “本来这周就可以回去的,但是这几天,我一想到要离开庙里,心里就感觉空荡荡的。”墨耀雄悠悠的说道,“在这里住了两年,我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山中清净,整个人也安心了许多……”

    “爸。”墨唯一打断他,“前阵子我回了一趟老宅,石伯和那些保镖佣人都在,他们一直希望你能回去,还有你的孙子,诺诺他还不到三岁,可现在我和小白每天都要上班,容安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家里除了周婶都没有人可以陪他,他也很需要你这个爷爷。”

    “……”

    电话里是一阵持久的沉默。

    最终,墨耀雄深深的叹了口气,“我再考虑下吧。”

    挂断电话后,墨唯一转过脸看着窗外。

    午后的南城大街依然热络繁华,车辆来来往往,行人熙熙攘攘,高楼店铺到处张灯结彩,一副浓郁喜庆的节日景象。

    “容安。”墨唯一突然说话,“去南宫医院。”

    容安看了眼后视镜,“公主,你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墨唯一语气冷静,“我想去看一个人。”

    **

    半小时后。

    南宫医院。

    住院部一楼的大厅角落,穿着一身白色大褂的南宫辞俊脸略显为难,“小公主,我们跟患者签了保密协议,患者家属说过不准任何人进去探望,所以你别难为我了行吗?”

    南宫医院作为全国最著名的私立医院,除去背靠南宫医药世家,拥有来自全球各地各科室最优秀的医生,同时也因为这里的隐私性极强,病人住进来后完全可以放心……

    方可盈是眼下国内顶流女艺人,在阮琦扬的吩咐下,所在病房的整层走廊都被封禁,除了事先安排好的主治医生和几个护士,其他任何人都不准进去。

    事实上,因为在事发当晚就封锁了消息,根本没人知道在这里住院的是方可盈,怎么小公主却……

    南宫辞忍不住想八卦,“小公主,你跟那个方可盈……”

    “我跟她没什么关系。”墨唯一直接打断他,“既然你不肯帮,我自己想办法。”

    “什么意思?”南宫辞有些慌,“你该不会又要找你的老公帮忙吧?”

    “没有。”墨唯一说着,便抬脚离开。

    看着她就这样进入电梯,南宫辞忙问旁边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的保镖,“你不跟上去吗?”

    容安面无表情,“公主让我在这里等。”

    “这么说,你也不知道她跟方可盈的关系?”

    居然连保镖都不让跟着去……

    容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南宫辞:“……”

    怎么小公主身边的男人都是这幅德行?少言寡语,还总是一副狗眼看人低的眼神……

    **

    墨唯一从手机通讯录里,将之前那两个拉黑的号码都拉了出来。

    本来想着来探望下方可盈,没想到这里的护士根本不让进,找了副院长居然也不松口。

    她迅速拨通了阮琦扬的手机号码,两声后,电话就被接通了。

    果然,阮琦扬的语气很不好,“你打我电话做什么?”

    墨唯一说,“我听说方小姐在这里住院……”

    “你很开心是不是?”阮琦扬打断她,“是,可盈被你们墨家的仇人糟蹋了,你和萧夜白的目的达到了!这样告诉你满意了吗?”

    墨唯一面无表情,“她还好吗?”

    “关你什么事?还有你到底想干什么?”阮琦扬就像是一个刺猬,“我告诉你,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尤其是那个萧夜白!”

    和她的激动愤怒相比,墨唯一始终语气平淡。

    直到她发泄完毕,才淡淡说道,“我就在20层走廊的外面,你过来开下门吧。”

    说完这句,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然后她站在那里,就这么安静的等待着。

    大约过了10几分钟,走廊旁边被封闭的房门打开,女人踩着高跟鞋的声音走了出来。

    可能因为昨天连夜坐飞机,下飞机后又匆匆忙忙的赶来医院,然后一直到现在都忙着照顾受伤的女儿……

    眼前的阮琦扬,向来精致美艳的巨星风范完全不见,此刻她发丝凌乱,身上的裙装也有着明显的褶皱,可能是怕在这里会被人认出来,脸上还戴了一副墨镜。

    可饶是如此,墨唯一也能瞬间就看到她脸上透露出来的疲惫倦意。

    虽然很快她就开始指责,“我问你,你究竟怎么知道可盈在这里住院的?是萧夜白告诉你的?还是医院里的谁?”

    她和方可盈都是公众人物,跟医院签了保密协议,警方也已经答应,不会把这件事情暴露出去。

    她没有萧夜白的手机号码,只给墨唯一打过几次电话,但一直拒听,可盈的手机也一直在她手里,实在不知道这个消息到底是被谁泄露出去的。

    “你不用担心,除了我,不会有人知道方小姐在这里住院。”

    听到这句话,阮琦扬整个人似乎放松了些,“所以你来做什么?”

    “我只是想来看看她……”

    “不用你假好心!”阮琦扬语气很冲,“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都不肯接,现在直到我女儿出事就马上过来了,哼,想看可盈被那个萧夜白害成什么样子吗?我告诉你,这件事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是萧夜白,都是他害的我女儿遭遇了不幸,这件事全部是他的错!是他害的!”

    墨唯一看着她,眉眼间很冷淡,“害她的人现在已经被抓起来了……”

    “还要装蒜是不是?”阮琦扬近乎咬牙切齿的打断,“我已经问过可盈了,是你老公,是萧夜白,他开车载着可盈去机场,但是半路上可盈就被人打晕过去了。我现在合理怀疑,打晕可盈的那些人就是萧夜白安排的!否则为什么可盈下车后他不马上去找?也不报警?直到可盈消失了那么长时间,他为什么都不主动跟警方联系?不说清楚事情的真相?反而是出事后才站出来说自己是无辜的?我看他分明就是跟警察串通好的!”

    墨唯一说,“那你告诉我,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这么做,难道你不清楚吗?”阮琦扬冷笑,“还不是为了你!萧夜白他故意计划的这一切,就是为了给你报当年被抛弃的仇!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狠心,可盈今年才十九岁,她还是一个孩子啊,从小到大,她从来没受过什么委屈,她到现在连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但是现在却……”

    阮琦扬说着说着,声音就开始哽咽,“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你,还有萧夜白,你们这样伤害我的女儿,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尖锐高亢的声音过后,走廊恢复安静。

    几秒钟后。

    墨唯一清冷的声音慢慢响起,“为什么每次发生事情,你总是第一时间追究别人的责任?为什么你不能先反省下自己?难道你自己就真的一点错没有吗?”

    听到这话,阮琦扬立刻反问,“我有什么错?”

    “其实真正害你女儿的人,是你。”

    “胡说!”阮琦扬脸上一阵疯狂的扭曲,“我是可盈的妈妈,我怎么可能会害她?”

    “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墨唯一语气加重,“今天发生的这一切,源头都在于你。”

    她一字一句的说道,“当初你怀孕生女,却为了自己的面子和事业,把我这个亲生女儿丢在了孤儿院里,这么多年不闻不问,哪怕你已经事业发达,明明可以回去找我,你也不愿意。”

    “你选择了改名换姓,你以为这样就不会有人知道你那段糟糕的过去,但是你错了,因为在这天底下,只要是发生过的事情就会一直存在,就算你不去面对,那些事情也不会成为过去,它会一直留在你的记忆深处,在午夜梦回的时候纠缠着你……”

    “这么多年,因为不敢面对当年那些事情,所以你一直害怕回到南城,以至于当你女儿独自一个人来到这里,你还是不敢过来找她……”

    “是你的懦弱害了她!如果你能早点过来,找到她,让她不要对萧夜白痴心妄想,甚至如果你能把当年的事情真相全都告诉她,你觉得她还会不顾一切的去找萧夜白吗?”

    “她在南城有一周的时间,但是你这个母亲,却因为害怕这座城市,害怕自己以前在这里的丑闻被爆出来,所以懦弱的不敢过来劝她。说到底,所有的事情,有因必有果,如果不是你当初那么懦弱,对所有的事情只选择隐瞒和逃避,今天的悲剧根本就不会发生!”

    终于说完,阮琦扬墨镜下的脸孔不停的扭曲,却没有说话。

    墨唯一抬起手,拢了拢垂在身前的发梢,“其实我今天过来,除了想看看方小姐之外,还有句话想当面跟你说,那就是……”

    她抿了下红唇,“其实你一直都错了,三年前是,现在也是,因为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认你!”

    看着她淡然的模样,阮琦扬墨镜下的眼睛猛地动了一下。

    墨唯一继续说道,“三年前我是因为突然知道自己的身世,我无法接受,也不相信真的会有父母会不要自己的骨肉,所以想去找你问清楚真相。当时所有人都劝我,但我不肯听,我怀着身孕,不远千里的去京都见你……谢谢你,你当时的态度让我彻底死了心。”

    “至于现在,我也根本没有想要你认我这个女儿,因为我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骨肉,我在这个世界上有了亲人,他身上流着我的骨血。”

    “而且我跟你不一样,我会让我儿子知道他妈妈不但给了他生命,他妈妈还很爱他,会倾尽所有去对他好,陪伴着他长大成人。当然,我也不想让我儿子知道他有一个像你这样自私又懦弱的外婆。”

    说完这些,墨唯一转身,“就这样吧,再见。”

    她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离开。

    阮琦扬站在那里,突然。

    “你为什么当初不在我的肚子里死掉!”

    听到这句话,墨唯一停下脚步,脊背挺得笔直,却不由自主的手指一紧。

    因为角度关系,阮琦扬没有看到旁边已经有人过来,她近乎疯狂的说道,“我当初就应该一生下来就把你掐死的,不然今天……我女儿也不会遭受这样的罪!”

    说完,伸出手使劲一推。

    墨唯一的身子猛地往前。

    直接落在了一个熟悉宽厚的怀抱里面。

    同时一只属于男人的胳膊伸了过来,攥住阮琦扬的胳膊再狠狠一甩。

    阮琦扬只觉得脚下一个踉跄,身子往后,重重的撞在了旁边的墙壁上。

    “咚”的一声,额头生疼,甚至眼前一阵头晕眼花。

    好不容易回过神,看清楚眼前突然冒出来的男人,阮琦扬气不打一处来,“萧夜白!你终于现身了!”

    萧夜白一手揽着墨唯一的后腰,俊美的脸冷漠至极,声音也是,“我一直都在,是她不让我现身。”

    墨唯一:“……”

    萧夜白继续说道,“作为公众人物,阮女士在医院走廊推搡欺负我的妻子,女儿更因被绑架强暴在医院接受秘密治疗,相关新闻或者视频如果爆到网上……”

    “你敢!”阮琦扬的额头上已经有血流了下来,她不得不用手捂着伤口,却还是因为这话,迅速前后左右看了看,声音忌惮,“萧夜白,我女儿都告诉我了,那天她是坐你的车出的事,只要我跟警方反应,你以为你能逃得了关系吗?”

    萧夜白眉眼不变,“建议你还是先向方先生反应比较好。”

    阮琦扬一愣。

    下一秒,当看到一身西装,脸色冷沉可怖的方宇良就这样从旁边走出来……

    阮琦扬整个人瞬间都慌了,“宇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方宇良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愤怒,“刚才墨小姐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吗?”

    “宇良,没有……你听我解释啊……”

    **

    电梯门关上。

    那对夫妻俩的吵嚷声也被隔在了外面。

    萧夜白按下电梯,然后低头看着她。

    仔细检查一番,才问道,“没事吧?”

    墨唯一摇摇头。

    “下次不要再一个人过来……”

    “是容安告诉你的吗?”墨唯一打断他。

    萧夜白顿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了,“不是。”

    墨唯一抬眼望着他,“那你怎么知道我过来了?”

    刚才说完那些话,一转身就看到旁边两人站在那里。

    估计前后把她们的对话全都听完了……

    阮琦扬因为太激动了,导致放松警惕,根本没有注意到……

    萧夜白盯着她黑白分明的眼睛,嗓音略显暗哑,“自从发现一周前,有人会偷偷跟踪你后,我就让战尧找了几个人一直暗中跟着保护你。”

    墨唯一:“…………”

    她闭了闭眼,“方宇良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萧夜白只能继续解释,“阮琦扬来了南城后,方宇良就给顾总打了电话,顾总对当年的事情略知一二,所以……”

    墨唯一点点头。

    老婆和女儿突然都来到南城,而且还一前一后,神神秘秘,方宇良也不傻,自然会找这边的熟人打听最近娱乐圈内的活动情况。

    方氏传媒和顾氏传媒是多年合作的伙伴公司,而顾氏传媒的顾淮安跟萧夜白因为以前也有过一次合作,算得上是圈子里的朋友。

    萧夜白又说道,“方宇良现在京都的身份和地位,这件事情肯定不会闹大,阮琦扬也不会拿女儿的名誉去赌,其实你今天大可不必过来。”

    墨唯一没有说话。

    是啊。

    她是不必过来。

    但是她还是过来了,因为心底实在觉得过意不去,总觉得方可盈是因为她才会遭遇如此不幸,愧疚心理作祟,她不能不过来。

    而萧夜白呢,他太了解她了……

    或者说,他太了解人性,所以这件事情才会安排得如此完美。

    其实在方可盈被绑架后,他大可以很快就让警方将那群人抓捕归案,这样方可盈也不会遇害。

    但是他没有……

    他知道阮琦扬就算再愤怒,既然当初能选择用钱来摆平被抛弃的亲生女儿,自然也会在这种时候忍气吞声,不敢声张。

    更何况他手里还握有方可盈的视频……

    这些全都可以让阮琦扬心甘情愿吃下这个哑巴亏。

    而如果再让方宇良知道这些事,知道自己完美的妻子,当年居然有过一个孩子,还抛弃骨肉,改名换姓,隐瞒了他整整二十年……

    墨唯一突然想笑。

    事实上,她也真的笑了,“所以这都是你预谋好的对吧?”

    电梯里一阵安静。

    墨唯一轻轻的吐了口气,“这一次,你也是为了保护我吗?”

    萧夜白脸色微变,低声说道,“总之,以后阮琦扬永远都不会再来烦你……”

    “萧夜白。”墨唯一突然打断他。

    听到这三个字,男人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下,脸色已经有了明显的僵硬,只是声音依然保持温和的低沉,“怎么了?”

    墨唯一张了张嘴。

    但最终,她说道,“我真的累了。”

    萧夜白假装没听懂,“我带你回家休息,诺诺刚才醒来没看到你,都哭了。”

    ……

    就如萧夜白所说的那样,方宇良对于这种事情非常生气。

    一个事业成功的男人,最无法接受的,恐怕就是枕边人的隐瞒和欺骗。

    但因为彼此都是公众人物,而且夫妻俩还是京都娱乐圈内的模范夫妻,平日里没少在微博或者各种公开活动里做噱头宣传,所以就算这件事情让他再难接受,为了整个公司和方家的形象,还是只能选择隐瞒。

    第二天,方可盈出院,被父母带回京都。

    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对她的打击太大,回京都后,她许久都没有出现在公众的眼里,慢慢就这样淡出了所有人的视线。

    娱乐圈里本来就是日新月异,前一秒还是顶流女艺人,突然这般销声匿迹,除了一些死忠粉丝还在私下里讨论,倒也没有引起多大的轩然大波。

    很快的,她的位置就有公司的其他女艺人顶了上来。

    再后来,有知情人士在微博爆料说阮琦扬和方宇良可能早已经同床异梦,还信誓旦旦说亲眼看到两人在参加完活动后各自坐车去了不同的地方。

    但因为当事人双方一直没有现身官宣,这件事终究也只能是猜测,没有石锤,很快也淹没在了其他的热点新闻里面。

    直到一个月后,一次方氏传媒的公开活动里,集团总裁方宇良携一年轻貌美女子共同出席,在记者采访中直接透露和阮琦扬早已经在多年前就已经友好的解除婚约了。

    但这件事也就在网上热闹了两天,至此之后,阮琦扬这个名字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娱乐圈里,有人说离婚后她退居幕后了,也有人说她和方可盈一起被雪藏了,还有人说她被方宇良利用关系送去了国外,从此不得入境。

    总之,这个人名就好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进入过墨唯一的耳里。

    而彼时,远在南城的墨家老宅。

    这一天是周末。

    厨房里,周婶正在给小诺诺烤饼干,导致整个客厅里都充满了淡淡的香味。

    看着正窝在茶几前疯狂打字的小女人,墨耀雄忍不住问,“唯一,你和夜白最近吵架了吗?”

    墨唯一否认,“没有啊。”

    “怎么自从我回来后,感觉你跟他……都不怎么说话的?”

    墨唯一随口应了一声,“嗯,我不想理他。”

    墨耀雄:“……”

    “耶耶!”突然小孩子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穿着背带裤的小诺诺从外面哒哒哒的跑了进来,“狗狗啊!诺诺想带狗狗玩!”

    三岁多的拉布拉多已经可以算是巨犬了,小孩子的力气太小,怎么都拉不动,只能进来找帮手。

    墨耀雄忙笑着起身。

    见爷爷过来了,小诺诺立刻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喊:“小一啊!”

    听到这个名字,墨唯一整张脸都猝不及防的抽搐了下。

    该死的!

    这只白色的拉布拉多,本来名字叫“小白”的,她离开三年,居然被改成了“小一”,而且某人还训练有素,叫别的名字都不搭理的……

    听到声音的小一已经立刻跑了进来,“汪汪!汪汪汪!”

    小诺诺立刻用小手指着,“耶耶!小一!牵小一!”

    墨唯一再次:“…………”

    等墨耀雄一手牵着孙子的小手,一手拉着狗绳去了外面,她摇摇头,摒除杂念继续埋首工作。

    一个月前,墨耀雄终于从寺庙回来,墨唯一于是提出要带着诺诺搬回老宅来住。

    萧夜白心底显然是不乐意的。

    但因为墨唯一这阵子一直跟他“冷战”,与其说是提出,倒不如说只是告知……总之,他只能跟着老婆儿子一起搬回来。

    ------题外话------

    **

    明天大结局!

    所以今晚就一更啦~

    其实就等于直接开了一本新书继续写陆律师的番外,还可以让你们看10万字的免费,多好!(PS:我也可以顺便偷偷懒哈哈^_^)

    最后:

    平安夜快乐!

    祝我和看书的小可爱们都能平安健康,开心快乐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