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白番外86:大结局【完】一眼万年,恋恋不灭

    墨唯一已经拿到了国内的驾驶证,自认车技也不错,但墨耀雄和萧夜白却都不同意她开车……

    所以最近即便是搬回来老宅住,每次去公司依然是萧夜白负责接送,不然就是容安。

    导致买来的那辆白色suv到现在都还停在车库里面……

    今天容安去接萧夜白了,她应该可以自己开车去法院了吧?

    墨唯一有点兴奋,迅速提着公文包来到车库,眼看着那辆小白正锃亮的停在那里,结果……

    “公主!”

    眼前突然闪过来一道黑影,刘叔穿着一身带有“墨”字标记的墨家服饰,笑呵呵的伸手示意,“墨先生说容安少爷今天去接萧少爷了,所以今天就让我负责送您去法庭,这边请。”

    墨唯一:“……”

    **

    黑色奥迪缓缓开出了墨家老宅。

    墨唯一坐在车后座上,拿出手机,刚要看。

    “公主。”前方驾驶座的刘叔问道,“听说今天是萧少爷的三十岁生日对吧?”

    墨唯一有点无语,虚虚“嗯”了一声。

    果然,刘叔打开了话匣子,“想当年我刚进墨家的时候,萧少爷还是一个高三学生呢,那年他好像也是刚进墨家吧,当时我还奇怪,怎么后院住的全都是十几岁的男孩子,而且那群人里面,就数他跟别人不一样,好像都从来不会笑一样,也不像其他的男孩子那样的活泼开朗,打打闹闹的。对了,我记得有一次萧少爷还跟他们起冲突了,十几个人打他一个,幸亏当时容安少爷在,不然啊……”

    “你说小白跟那些保镖打架?”墨唯一有些愣住。

    “是啊,当时除了容安,其他的那些男孩子都挺刺头的,不过那时候大家的岁数都小,可能是看你特别喜欢他,经常叫他去你的别墅,所以就排挤他吧。”

    墨唯一说,“我从来不知道这些事情。”

    “萧少爷就是这样的,什么事情都喜欢埋在心里,怎么可能告状?还好两年后,他不是搬到公主你住的别墅么,后来那些人就不敢再欺负他了。”

    墨唯一点点头。

    萧夜白刚进墨家那两年,她不过也就是个10岁的小姑娘,就算再喜欢萧夜白,心思也没有那么的细腻,甚至还因为他太冷漠了,所以经常利用墨老爷子对她的疼爱,强迫萧夜白每天去教她功课,陪她练琴甚至是玩耍。

    萧夜白那两年一定很烦她吧?

    他在墨家的处境那么不好,但她当时却根本没有意识到……

    怪不得后来萧夜白对她也越来越冷漠,性格也变得越来越极端……

    刘叔的声音再度响起,“其实萧少爷虽然看着冷冷的,私底下做了不少好事呢,两年前我妻子突然在医院查出白血病,当时治疗需要很多的钱,还需要找到配对的骨髓,都是萧少爷帮的忙,还有啊、”

    因为说话太多了,刘叔咳嗽两声,然后端起保温杯连喝好几口茶。

    墨唯一:“……”

    “这两年我一直给萧少爷做司机,每天送他去公司后,白天就待在助理办公室,那阵子没少听他们讨论萧少爷的事情呢,说他这么多年在公司做的很出色,对工作上面的要求也特别严格,但是员工遇到事情也是他帮忙最多。听说有个秘书是高龄产妇,因为身体不好,怕耽误工作就主动申请辞职,结果萧少爷直接给她放了一年的产假,后来还让人在公司里面给女员工专门设立了一间妇婴室,上班时间可以把孩子带去那里,里面有各种设施,还有专门负责带孩子的专业人员……这几年墨家公司发展的这么好,跟这些福利都是离不开的。”

    说完,刘叔看了看后视镜。

    后车坐上,墨唯一坐在那,双眼看着窗外,像是看入神了一样。

    “不好意思,公主,我是不是话有点太多了?”刘叔有些抱歉的说道。

    “……没有。”墨唯一笑了笑,“刘叔,你还知道哪些关于小白的事情,都讲给我听吧。”

    “好啊!”刘叔立刻笑了,“还有件事,是我听那个仲助理说的,好像是两年前吧,墨先生刚去寺庙那阵子,公司有个经理的母亲好像……”

    就这样,一路上,刘叔一边开着车,一边滔滔不绝的讲述着某人的那些丰功伟绩。

    墨唯一一直安静的听着,精致的脸上渐渐有些恍惚。

    萧夜白这个男人向来沉默寡言,哪怕回来后的这两个月,他话最多的……恐怕也就是第一次去皇庭别墅找她的那天。

    现在听到这么多事情,说实话,墨唯一真的有些被触动到了。

    在她眼里的萧夜白,真的不像是能做这些事情的人。

    因为他真的太冷漠了,以前对她这个妻子都很少表现出温柔,对别人更是很少有什么共情,所以她一直觉得他的性格极端又自我,甚至可以说是自私,根本不会考虑到别人的感受……

    “其实萧少爷还是挺细心的,那天送他去机场的路上还嘱咐我,说这几天如果容安忙的话,让我每天去律师所接你。”

    听到这些,墨唯一终于说话,“刘叔,其实我知道,小白他真的对我很好,但我介意的是他什么事情都不喜欢告诉我。当然我也知道,他这样做都是为了保护我,他确实也可以将所有事情都做的妥善完美,但你不觉得……这样会显得我很没用吗?”

    “公主啊。”刘叔语重心长,“你和萧少爷是夫妻,夫妻之间没有必要证明这些吧?”

    “我知道啊。”墨唯一皱皱小鼻子,“但我就是不想让他觉得我跟三年前没什么变化,我现在不是以前单纯天真的小姑娘了,我现在可以靠自己的能力赚钱,出现事情我也可以和他一起商量解决……”

    顿了一秒后。

    “算了。”墨唯一叹了口气,“可能是我太矫情了吧,而且他这性格是改不了的。”

    刘叔发出呵呵的笑声,“性格是可以慢慢转变的,就好像以前,萧少爷坐我车的时候从来不会说话,但现在呢,他都会主动跟我聊两句了,所以啊,只要公主喜欢萧少爷就行了,其他的,慢慢来吧,你们有几十年的时间,不用着急。”

    墨唯一点头,“嗯。”

    是。

    她喜欢萧夜白。

    所以哪怕他的性格再极端,再自私,再冷漠……她还是喜欢!

    从十几年前,他第一次进入墨家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

    这场官司的对家律师是何博文。

    墨唯一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跟他杠上了,因为最近这已经是第三个案子和他对打了。

    但今天这是第一次两人面对面的对簿公堂。

    原因当然是离婚的双方当事人都不肯退让,尤其在前几天还发生了肢体冲突,送进医院,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最后不得不走到庭审这一步。

    何博文言辞犀利,甚至还找了很多关于许女士情绪管理方面的问题。

    但墨唯一也有备而来,她这两周都在为这个官司绞尽脑汁。

    最终,因为孩子选择跟着母亲,这场官司也以墨唯一的胜利画下了帷幕。

    一走出法院,许女士带着儿子,不停的道谢,“墨律师,今天真的是多谢你了,汤汤,快谢谢阿姨。”

    六岁的汤汤立刻乖巧的道谢,“谢谢墨阿姨。”

    墨唯一冲小男孩笑了笑,“以后要好好学习,乖乖听妈妈的话,知道吗?”

    “知道了!”

    “墨律师!”突然旁边传来一阵脚步声。

    紧跟着,好几个记者举着话筒,手机,摄像机瞬间狂奔而来。

    “请问墨律师,今天赢了何大状开心吗?”

    “何大状这一年好像都没有输过离婚官司,墨律师你创造了新纪录!”

    “听说墨律师今天是第一次开庭对吗?”

    墨唯一咳咳两声,刚要说话。

    “何大状出来了!”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于是瞬间,原本围绕着墨唯一的记者瞬间调转方向,汹涌的朝着身后的何博文冲了过去。

    墨唯一:“……”

    好吧。

    虽然赢了官司,但是自己毕竟还是一个新人,就算是输了官司,而某人依然是这个领域的第一号金牌律师。

    她转身,提着公文包离开。

    只是好景不长。

    刚到停车场。

    “墨律师。”

    墨唯一停下脚步,回身看着某人,“何律师。”

    “恭喜。”何博文微笑着说道,“已经一年了,你是第一个在庭审上赢了我的律师。”

    “很荣幸。”墨唯一也微笑,“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是要回禹锐吗?”何博文问,“刚好顺路,我送你一程。”

    “不用了。”墨唯一说,“今天是我老公生日,家里在酒店定了包厢,得过去吃饭。”

    “原来今天是萧董事长的生日么?”何博文笑容不减,“早知如此,今天我应该备一份生日礼物才是。”

    一个月前经历过连番两次的震撼后,何博文已经稍微调查了一下墨唯一的身份,现在自然知道她的丈夫就是南城大名鼎鼎的投资界大佬萧夜白。

    “不用了。”墨唯一扬起下巴,“他老婆今天官司赢了你,就是你送他最好的礼物。”

    听到这话,何博文直接笑出了声,“那好,那就祝萧董事长生日快乐。”

    “多谢。”

    刚好电话响了,墨唯一拿出手机,“不好意思。”

    何博文挥了挥手,“墨律师再见。”

    “再见。”

    等何博文离开,墨唯一边走边接通电话,“爸。”

    “唯一,容安给你打电话了吗?”

    “没有啊。”

    “我看这都十二点了,应该已经接到夜白了吧?”电话那头隐约传来小诺诺的叫声。

    想必是去酒店有点兴奋,叫的特别大声。

    墨耀雄哄了哄小孙子,才说道,“唯一,你给容安打电话问下,对了,我把包厢的名字告诉你……”

    “知道了。”墨唯一有点无奈。

    墨耀雄以前也是一皱眉就能让人闻风丧胆的人物,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寺庙待久了,人也变得越来越变和蔼,甚至越来越啰嗦……

    记下包厢名后,墨唯一已经来到车旁。

    很快刘叔过来,开着车离开法院。

    后车坐上,墨唯一看了看时间,拨通了容安的手机号码。

    谁知响了很久却一直没有人接。

    怎么回事?

    墨唯一想了想,转为拨通了萧夜白的电话,谁知——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墨唯一:“……”

    不是十二点到南城吗?

    这都快十二点半了,怎么还手机关机?

    车子就在这时突然停下。

    因为惯性,墨唯一整个人都往前倒了一下。

    “不好意思公主。”刘叔忙道歉,“这都绿灯了,刚才还有个小孩子冲过来,真的太危险了……公主你没事吧?”

    “我没事。”墨唯一稳住身子。

    她看着窗外。

    路边那个小孩子正被妈妈拉着不停的数落。

    刘叔擦了擦汗,慢慢地将车开了出去。

    可墨唯一心里却怎么都静不下来。

    不知怎的,她隐约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直到墨耀雄的电话又打过来了。

    墨唯一忙接通,“爸。”

    “唯一,你给容安打电话了吗?我刚给他打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夜白的电话也提示关机,怎么回事?”

    墨唯一说,“我不知道,我也联系不上他们两人。”

    “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墨唯一本来就隐约心里不安,此刻听到这话,小脸瞬间惨白一片,“爸,你的意思是……”

    “没事没事。”墨耀雄忙安抚她,“我估计夜白是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看手机,你先别着急,现在过来了没有?”

    墨唯一深吸口气,“我现在路上了,诺诺他还好吧?”

    “诺诺好着呢,能出来玩特别的开心,刚才还跟好几个服务生合了影,都夸我孙子长得可爱!”墨耀雄笑呵呵的,“对了,你外婆今天也过来了。”

    墨唯一一愣,“外婆也来了?”

    前阵子她和徐老太太联系过,想着既然一家人都搬回老宅子住了,徐老太太孤身居住城南,不如搬过来和他们一起住,人多也热闹一些。

    徐娴徐静纷纷出事,老人家一个人生活太不让人放心了。

    结果徐老太太怎么都不乐意,开始说是因为自己一个人住习惯了,后来急了,就说因为徐静的事情,她现在对墨家情绪复杂……

    墨唯一也能理解,就没有再勉强她,怎么现在?

    墨耀雄解释道,“我也是刚问了才知道,夜白昨晚在海城给老太太打了电话,说今天是自己生日,邀请她过来才答应的。”

    “……这样啊。”

    “其实夜白就是想让老太太来陪陪你,顺便也可以帮你带带诺诺,他私底下为你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你这个做妻子的,别总是对他冷冰冰的,知道吗?”

    墨唯一咬咬唇瓣,“知道啦。”

    突然听筒提示有电话打进来,她忙说道,“爸,先挂了,可能小白给我打电话了。”

    “好好,让老刘慢点开车,注意安全。”

    “嗯,爸爸再见。”

    墨唯一迅速挂断电话,一看屏幕显示是容安打过来的,她立刻接通,“容安。”

    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请问您认识容安先生吗?”

    墨唯一惊讶,“请问你是?”

    “这个手机的主人刚在机场高速上发生了严重车祸,现在第一人民医院这里抢救,我刚才看到手机上有你的来电所以就打给你了,麻烦你尽快来一趟吧……”

    墨唯一的脑子有着瞬间的迟钝,“你说什么?”

    “容安先生行驶的黑色奥迪在机场高速遭遇严重车祸……”

    “车上的人呢?”墨唯一打断他,声音颤抖的几乎无法控制,“我问你,除了容安,车上的人怎么样了……”

    “都在抢救之中,具体情况不太清楚,你赶紧过来一趟吧。”

    “好。”墨唯一挂断电话,拼了命一般的喊道,“去医院!快点去医院!”

    **

    刘叔一路加快车速,终于来到医院,也是半个小时后了。

    下车的时候,因为太紧张可,居然被长及脚踝的大衣下摆绊住,墨唯一整个人猛地往前倒去。

    “没事吧公主?”刘叔眼疾手快的扶住她的胳膊。

    墨唯一脸色惨白,借着他的力度稳住自己的身子,“我没事……”

    小脸发白,眼睛惶然,怎么看都不是没事的样子。

    刘叔安慰她,“公主你先别紧张,萧少爷和容安少爷肯定会没事的,放心吧,我刚才也给先生打电话了,他们应该马上就会过来的……”

    墨唯一点头,“对,一定是假的。”

    刘叔不放心的扶着她,“公主……”

    “小白最会骗我了,他知道我心软,所以每次都故意用苦肉计,这次应该也是……而且容安车技那么好,怎么会出车祸呢,对吧?”

    “……”刘叔说不出话。

    不过……

    “公主,我们先进去吧,放心,刘叔会陪着你的。”

    “好。”墨唯一点点头,终于迈着虚浮的脚步往里走去。

    **

    急救室里人满为患。

    墨唯一好不容易挤到手术室的外面,几个穿制服的交警正站在那里,旁边站了好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

    她想冲过去,很快就被交警拦下了,“你是谁的家属?”

    墨唯一刚要说话……

    “谁是容安的额家属?”

    刘叔忙举手。

    手术室的房门被推开了,几个医生护士簇拥着手术床出来,容安躺在上面,闭着眼睛,身上的衣服还有着明显的血渍。

    墨唯一一看到他,原本就惨白的脸瞬间更是不见一丝血色。

    “容先生伤势不算重,左手肘有轻微擦伤,右手臂的小臂骨折,胸骨断裂一根,有轻微的脑震荡,其他的全都是外伤。现在手术已经做完了,人已经脱离了危险,等醒来就醒了。”

    听到这些话,墨唯一忙点头,“还有一个呢,还有一个人怎么样了?”

    医生眉头紧皱,“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在送来的途中,患者因为失血过多,刚才已经死亡……”

    “咚”的一声,墨唯一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已经倒了下去。

    “公主!”刘叔急的大喊。

    见有人晕倒,医生护士也忙冲了过来。

    现场一时乱作一团。

    ……

    不知道过去多久,墨唯一猛地睁开眼睛。

    “公主,你醒了!”

    “公主,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公主……”

    墨唯一睁大眼睛,几乎是无法控制的,还没说话,眼泪已经“唰唰”的掉了下来。

    “公主?”刘叔的声音再度响起。

    墨唯一没有说话,只是转脸看向旁边,然后又扭过头,看向另一边。

    当发现病房里面,只有刘叔一个人……

    她抬起双手,捂住眼睛,再也忍不住的哭出了声。

    “公主,你先别哭啊!”刘叔赶紧劝,“其实萧少爷……”

    后面的话,突然停止。

    墨唯一哭得有些崩溃,根本没听到两人的声音,也没听到开门声,然后是一阵脚步声……

    直到她的手腕被男人的手掌握住,然后想要拉开。

    墨唯一整个人都有些反应迟钝……

    而那两只手稍稍使劲,就将她的手腕拉开了。

    紧跟着。

    “唯一。”

    熟悉的低沉嗓音,让墨唯一瞬间停止哭泣。

    她睁着眼睛,透过迷蒙的视线,等终于看清楚眼前那张俊美立体的男人的脸。

    “小白?”

    声音细细软软,还带着明显的哽咽。

    白净的脸蛋几乎被泪水覆盖,秀致的黛眉紧紧的皱在一起,睫毛湿濡,眼睛更是红彤彤的……

    萧夜白看着这张可怜兮兮的漂亮脸蛋,内心叹了口气,“我没……”

    眼前一阵阴影袭来。

    下一秒,墨唯一已经直接起身,双手死死的搂住他的脖子,“你没死……吓死我了我还意思你死了呜呜呜呜……”

    后方的刘叔笑了笑,转身悄无声息的离开房间。

    ……

    病房里面,萧夜白搂住怀里柔软的身子,“乖,不哭了,我没事……”

    “你吓死我了……”墨唯一紧紧的搂着他,闻着那再熟悉不过的清冽气息,还有手心温热的触感,不由自主的,她使劲的抓着他后背的西服布料,“我刚才还以为你死了……”

    “傻瓜。”萧夜白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乌龙,他低声说道,“我没事,容安的车是在去机场路上出的车祸,我的飞机晚点了半个小时,等开机后,接到电话就立刻过来了……”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墨唯一立刻推开他,手指用力的抹了抹眼泪,开始指责。

    萧夜白低眸看着她的眼睛,“我以为你不想理我。”

    “我哪有!”墨唯一立刻反驳。

    “这一个月不是你没有理我?而且那天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也没接。”

    墨唯一:“……”

    她弱弱的解释,“那天我在开会啊,后来看到你发来了微信消息,我不是给你回了吗?”

    “是吗?”萧夜白声音有些哑,“我还以为唯一不爱我了,所以不想接我的电话,在家也不怎么理我……”

    “你是不是傻啊!”墨唯一委屈,“我就是生气,想让你受点教训!谁让你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再说我什么时候不喜欢你了?我最近那个官司太棘手了,每天忙的不行……”

    “知道了。”萧夜白打断她,伸手再次将她抱在怀里,“只要唯一还爱我就行。”

    墨唯一服帖的趴在他怀里,吸吸鼻子,忍不住还是有些委屈,“我刚才真的被你吓到了……”

    一想到刚才那些医生和交警说的话,她还有些心有余悸,“我以为你死了,诺诺还那么小,就没了爸爸……”

    萧夜白有些忍俊不禁,“我不会有事,我会跟你一起看着诺诺长大。”

    墨唯一皮肤嫩,刚才哭了一通,现在整个眼睛,包括眼角周围,还有鼻头,都红红的,看着可怜兮兮的。

    忍不住的,他低下头,薄唇在她的眼皮子上亲了亲,“我知道错了,以后我做什么什么事情都事先跟你商量好不好?”

    墨唯一点头,“我也有错。”

    “嗯?”萧夜白挑眉,“你哪里错了?”

    墨唯一说,“我不应该跟你怄气。”

    幸亏小白今天没事,不然她真的要后悔死了……

    她很快又说道,“刚才过来的路上,刘叔给我讲了很多的事情。”

    “他说什么了?”萧夜白问。

    “他说……”墨唯一抿了抿唇,“我爱你。”

    萧夜白的眼睛动了动,然后弯下腰,刚要亲她……

    “对了。”墨唯一突然问,“那刚才那个死去的人是谁?”

    萧夜白只能解释道,“我刚才已经问过交警,死的那人是权暮泽的手下,当时抓人的时候有漏网之鱼,他就是其中之一。除了他,权暮泽还有个女手下叫阿桂,当时也不在别墅,这一个月一直找机会动手,今天以为我坐了容安的车,所以就想要制造一场车祸……”

    “那现在人都抓到了吗?”

    萧夜白声音温和,“都抓到了。”

    听到这些,墨唯一终于松了口气,“那就好。”

    “唯一……”萧夜白看着她略显红肿的唇瓣,眸色略显黯沉,谁知……

    “几点钟了?”墨唯一再次打断他。

    萧夜白看了看时间,“下午两点。”

    “我晕了多久?”墨唯一完全不记得了。

    “没多久,10分钟就醒了。”

    墨唯一点头,“诺诺呢?对了,刚才刘叔不是在这边的吗?他人呢?对了容安!容安醒了没有?”

    萧夜白:“……”

    **

    墨唯一很快下床,和萧夜白一起来到外面。

    这里是急诊科,此时还有些人满为患……

    萧夜白握着她的手来到前台。

    护士低头,查了一下资料,说道,“容安先生的病房号是1906,不过他现在还没有醒过来,请问你们是……”

    “萧董?”

    不知道旁边谁喊了一声。

    墨唯一一愣。

    转过脸,就看到从电梯里出来一个拿着话筒的记者。

    “真的是萧董!”记者已经冲了过来,“您好,我是南城电视台的记者,请问萧董您是来探病的吗?”

    萧夜白看着记者,“有事吗?”

    男人身上自带某种生人勿近的气场,那记者也慌了一下,然后忙将话筒冲向墨唯一,“这位小姐,请问您是萧董的……”

    “她是我的妻子。”萧夜白这话说的很快,完事后,直接带着墨唯一就离开了。

    ……

    墨唯一整个人轻飘飘的,都不知道自己是到车上的。

    直到身前的安全带被系上,男人的唇角亲吻在她的唇瓣上……

    墨唯一回过神,忙推开他,“你怎么带我来这里了,不是说要看容安的吗?”

    听到这话,萧夜白挑了下眉,“护士说了,他没什么大碍,而且还没有醒。”

    “但是我们这样走了不行。”墨唯一说完,立刻拿出手机,“我给石伯打个电话,让他找几个人来医院照顾他。”

    刚要打电话,手被拉住了。

    “怎么了?”墨唯一看着男人。

    萧夜白说,“你不是说,希望容安早点找个女朋友。”

    墨唯一眨巴眨巴眼,“可现在他都受伤了,找什么女朋友?”

    “夏初云是不是喜欢他?”

    墨唯一:“……”

    几秒钟后,她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趁这个机会,让云云去照顾他?给他们制造机会?”

    萧夜白微微勾了下嘴角,“聪明。”

    “可是……”墨唯一有点犹豫,“容安好像不喜欢云云,其实在魁北克的时候,我也撮合过他们好几次了,但是容安一直没什么表现,上次更是直接说不喜欢云云,还被云云听到了,从那以后,云云跟容安连话都不说了,我估计现在她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去的。”

    “去不去,让她自己决定。”萧夜白这般说道。

    “那万一容安又怪我怎么办啊?”墨唯一又有了新的顾虑。

    毕竟上次因为她的无心之举,容安已经很生气了,居然还挂她的电话。

    这次如果她再这样的话……

    正犹豫的时候,手机响了。

    墨唯一看了一眼,立刻接通电话,“云云。”

    “唯一,我刚才看到抖音了。”

    “什么抖音?”

    “就是你和萧董在医院被一个记者拍到了抖音啊!”

    墨唯一:“……”

    不是吧,这么快的?

    而且夏初云怎么看到的?

    夏初云已经很快给了答案,“你还不知道吧,今天你第一场官司就赢了何大状,网上你已经火了,都说你是南城第一美女律师呢,所以刚才我就随便一看,就看到抖音上有人人肉你了,刚才你和萧董事长的亲密视频也很快被发出来了,不信的话你自己看!”

    墨唯一有点无语,“我刚才都晕倒了……”

    “不是吧?你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晕倒了?”夏初云忙问。

    墨唯一,“嗯,有点不舒服。”

    果然。

    “今天陆律师不在,我去医院看你吧,快,把病房号告诉我。”

    “1906……”

    根本不等墨唯一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墨唯一:“……”

    好吧,她已经给了机会,接下来,就看他们两人的缘分了……

    放下手机,才发现车子已经缓缓开出了医院。

    墨唯一说道,“对了,刚才刘叔说爸他们要过来……”

    “我已经打过电话了,知道我没事,他们就没有过来。”

    “这样啊。”墨唯一看了看时间,“那现在去酒店吃饭吗?”

    “不去。”

    墨唯一愣,“今天是你的生日,爸订了一个大包厢,还给你准备了很多礼物……”

    “包括你送我的礼物?”

    墨唯一又是一愣,“呃,我……”

    “你没有准备礼物?”

    墨唯一确实是没准备,但是眼下……

    “准备了。”

    “在哪?”

    墨唯一咳咳两声,“在……”

    刚好前方路口是红灯,萧夜白将车停下,狭长的黑眸缓缓看了过来,“嗯?”

    墨唯一立刻笑眯眯的说道,“礼物不就在你面前吗?”

    萧夜白瞬间撩起薄唇,“所以现在我可以拆吗?”

    “……”

    在车上呢,怎么拆?

    萧夜白原本放在方向盘上的右手却往下,最后放在了她的腿上。

    今天因为要上庭,墨唯一在大衣里面,穿了一身的裤装,整个人干练利落。

    可当那只大手慢条斯理的在她的腿上滑动着……

    明明隔着一层布料,并没有直接碰触到她的皮肤,还是让她整个人慢慢有些心跳加速,甚至还……

    加上那双眼睛炽烈直接的望着她,然后慢慢的,萧夜白将脸凑了过来。

    墨唯一实在脸红的要命,忍不住的,就闭上了眼睛。

    可是……

    想象中的亲吻并没有下来。

    墨唯一正有些惊讶,突然手里被塞了什么东西。

    她睁开眼睛。

    当看到手上一个长方形的精致礼盒。

    “这是什么?”

    萧夜白声音低低的说道,“我给你带的生日礼物。”

    墨唯一:“……”

    她说道,“我生日是五月份啊。”

    “嗯。”绿灯亮了,萧夜白目视前方,将车辆发动,同时低低的说道,“本来打算在海城给你这个惊喜的。”

    墨唯一眨巴眨巴眼,低头,将那个盒子打开。

    深蓝色的绒布上静静的躺着一条翡翠项链。

    她一眼就认出来了……

    “永恒的心!”

    是徐娴的遗物。

    也就是当年墨耀雄送给她的结婚礼物。

    墨唯一惊讶的问道,“这条项链……你从哪找回来的?”

    当初她离开的时候,什么首饰都没有带,就带上了这一条项链。

    但是在从M国去J国的路上,因为局势动荡,有几天说实话太不安全,路途上匆忙躲避,那条项链也在无意中丢失了。

    因为是她从墨家除了钱财,带走的唯一实物,说实话,墨唯一觉得特别遗憾,同时又觉得,可能这就是冥冥中注定好的。

    这是徐娴的东西……

    就算是她去世后,墨耀雄转而将项链传给她,但她并不是墨家的亲生女儿,所以这条项链终究也不属于她。

    “在黑市买到的,花了整整两年的时间。”萧夜白说着,看了眼前方的路标提示,打了左转灯。

    然后他继续说道,“以后就作为我们墨家的传家宝,等将来诺诺有了妻子,你把项链传给儿媳妇。”

    听到这话,墨唯一立刻弯起红唇。

    她合上礼盒,转过脸看着男人英俊流畅的侧脸线条。

    忍不住的,突然凑过去,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亲,“谢谢你,小白。”

    萧夜白直接反握住她的小手,十指相扣的按在腿上,“开心吗?”

    “嗯。”

    “等会,我让你更开心。”

    墨唯一小脸在他肩膀上蹭了蹭,就像是一只撒娇的小猫咪,“你还有惊喜要给我吗?”

    “嗯。”

    ……

    结果20分钟后,看着眼前熟悉的街景,“小白,你来这里做什么?”

    居然来到丽水湾别墅了。

    “拆礼物。”

    墨唯一:“……”

    等车子通过黑色铁门缓缓进入庭园,最后在车库停下。

    萧夜白伸手一按。

    墨唯一身后的椅背瞬间往下。

    她这才意识到他要来真的……

    “小白!”墨唯一尝试的开口,“爸爸他们是不是还在包厢等我们?”

    “等会我说一声就行。”萧夜白说着已经俯首靠了过来,大手直接放在她的腰间,动作利落的将她腰间的皮带解开,然后拉下长裤的拉链。

    墨唯一听着那拉链的声音,脸上忍不住开始发烫,“可是……现在是白天……”

    “放心,整个院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但是……唔。”

    萧夜白直接吻住了她嘴唇。

    他的吻几乎深入到口腔最里面,墨唯一很快就开始呼吸急促,心跳也紊乱起来。

    意乱情迷之际,她迷蒙着漂亮的猫眼说道,“你把帘子拉上……”

    外面阳光炽热。

    虽然说院子里没有别人,可是光天化日的,就这样在车里做这种事情,她还是觉得有些羞耻。

    萧夜白低笑着伸手去按开关。

    车窗的遮板缓缓升起,车厢内的光线顿时变得昏暗暧昧。

    **

    “久旱逢甘露”。

    尤其是萧夜白这样的男人,体力充沛,此时两人又没了最后的那点心理隔阂……

    到最后的时候,墨唯一只觉得全身酸疼,忍不住的伸手使劲推他,骂他,到最后连眼泪都掉下来了,呜呜呜的不停求饶,萧夜白才终于停止。

    中途手机还响了几次。

    等萧夜白终于接电话,墨唯一觉得紧张,结果某人一边继续,一边用极其冷静的声音对着电话那头说道,“唯一跟我在一起,她说要给我送生日礼物。”

    “……”

    墨唯一猛地用手指掐了一下他腰间的肌肉。

    臭流氓!

    而俨然电话那头,墨耀雄以为她真的在给萧夜白准备礼物,想着夫妻俩小别胜新婚,又刚刚经历了一场虚惊,也没有多说什么,嘱咐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萧夜白放下手机,直接再度倾身上来。

    咬住她的红唇,技巧高超娴熟……

    墨唯一跟本无法拒绝,双手无意识的圈着他的脖子,再闭上眼睛,一起沉浸在这绵长的感官亲昵之中。

    ……

    ……

    ……

    再度醒来,眼前一片漆黑。

    可能因为已近黄昏,窗帘密密的拉着,整个卧室里没有一丝的光亮。

    墨唯一只觉得心口一慌,下意识的喊道,“小白……”

    “醒了?”男人低沉性感的声音就贴在她的身边响起,紧接着,台灯被拧亮。

    房间里霎时明亮温暖。

    因为突然的刺眼光亮,墨唯一闭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下巴被男人的手指捏住,紧接着,清冽好闻的男性气息侵袭而下,将她整个人都笼罩住了,也让她原本还有些许茫然的心脏,突然就被填充的满满的。

    有一种……很踏实的满足感。

    足足过了好几分钟,萧夜白才离开。

    墨唯一缓缓睁开眼睛,撞入了一双再熟悉不过的深邃黑眸。

    男人没有说话,在安静的房间里,就这么安静的看着她。

    脑海中,却仿佛慢慢出现了另一幅场景。

    他仿佛突然回到了十五年前……

    那一天,盛夏光年,一身白色衬衫的清瘦少年慢慢走进复古华丽的古欧城堡别墅。

    当那双冰冷的黑眸从客厅那几人的脸上缓缓扫过。

    四目相对的一刹那,穿着一身红色公主裙的小女孩瞬间睁圆了她漂亮的猫眼……

    那一年,萧夜白15岁,墨唯一10岁。

    一眼万年,却至此恋恋不灭。

    ------题外话------

    **

    小白和唯一解除了心理隔阂,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啦~

    至于骑士容安,也会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然后:其实我生活中是一个特别懒散的人,这本小说被下架一年多,再上架后,多亏200个死忠读者每天订阅,送花,送钻石,送票,留言鼓励……这些是我最大的动力,让我将这本书终于写完!虽然笔力有限,很多地方写的不尽如人意,但我真的用心写了,除了生病那天,其他时间从没断更,随时随地构思情节……所以现在可以完结我也特别的开心^_^~

    墨白番外到此就结束啦,但后面应该会有几个零碎的小剧场番外,比如唯一怀二胎,小白当奶爸等~可能明天写了会发上来,也可能后面有灵感了再写,别取消收藏,随时过来看看说不定就有惊喜~当然,你们有想看的也可以评论哈!

    然后:顺利的话,这几天会紧跟着开一本短篇新文,傲娇体弱金牌律师VS深藏不露富家千金,轻松高甜陪你们过新年!不顺利的话,就……再说哈哈~

    最后:宣传一下本人的群号:906470202,围脖:潇湘苏子欢,微公众号:一只理智苏,都可以找到我,大家新书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