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375 大结局一

    是的,自打秦一一和商靖珩两人准备跟着江鱼来江家那会儿起。

    不能说秦一一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了江鱼身上。

    最起码也是百分之五十,一半一半!

    江家老爷子体内那个不知道是谁的人不是好东西,一门心思的打她的主意。

    江鱼在秦一一眼里头也并非真的就是个没有半点心思的。

    毕竟,江鱼在秦一一眼里头的破绽可是多的很!

    此刻。

    秦一一和商靖珩两人漫步走进院子。

    有管家以及洒扫的人远远看到恭敬的打着招呼走过去。

    商靖珩侧眸看一眼秦一一,“准备好了?”

    “嗯。”

    秦一一点点头,声音平静,“早点结束早点回去。”

    她有点想外公外婆了!

    还有,她看向商靖珩,“学校要参加比赛。”

    商靖珩,“……”他都快要忘了自家小丫头还没大学毕业!

    “你说,她现在在做什么?”

    商靖珩正在想回头要不要和教授说一下,让秦一一提前毕业的事儿。

    耳侧蓦的响起秦一一这么一句话。

    他一时间都没有没反应过来,

    她?

    谁?!

    下一刻他抬头就看到门口一脸惊喜冲着他们打招呼的江鱼。

    眉头拧了下。

    他淡淡的视线在对方脸上扫过。

    侧眸看向秦一一,“问题很大?”

    这话指的是不远处的江鱼。

    两人刚才可是说的明白,就是这个江鱼有问题!

    但是商靖珩并没有太放到心上,

    有他在。

    有一一这丫头一身神出鬼没的本事。

    他们两个还能怕一个黄毛丫头不成?

    当然,这不是轻敌。

    是自信!

    只是,随着秦一一刚才的话,以及一瞥过后秦一一脸上闪过的凝重。

    商靖珩也跟着拧了下眉。

    他索性停了脚,看向身侧的秦一一,“问题很大?”

    如果对方真的很有问题。

    甚至,大到让身边的小丫头都觉得棘手……

    那么他会直接把她给送走。

    有他在。

    她不用经受半点的惊吓和危险!

    他,舍不得!

    秦一一笑着看他一眼,眉眼弯弯的,“可以应付。”

    下一刻她主动伸手牵了商靖珩的大手,

    “商大哥你走累了吧,走,咱们去房间,我给你泡茶喝好不好?”

    商靖珩很想说不好,别岔开话题!

    可事实上……

    他嘴唇掀了掀,点头,“好!”

    低头。

    看着两人相握的手,眼底笑意一点点的涌起来,

    小丫头主牵了他的手!

    小丫头还说,要给他泡茶喝!

    嗯,他今天真幸福!

    至于别的那些什么乱七八遭的问题……

    他统统都想不到想不到!

    “秦小姐商先生,你们两人的感情真好。”

    门口,江鱼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嫉妒,却是笑着打趣道,

    “看的我都要羡慕了呢。”

    秦一一歪头看她一眼,笑了笑,“商大哥只有一个,你就是羡慕也羡慕不来的。”

    商靖珩听了这话嘴角都要咧开到耳朵根了。

    用力的点头,附和秦一一的话,

    对对。

    商靖珩只有一个。

    是小丫头的!

    谁也别想把他从小丫头身边抢走!

    “你们走累了吧,我给你们泡好了茶。”

    江鱼有些小心冀冀的看一眼秦一一,把她提前泡好的茶端给了两人,

    “我也不知道秦小姐和商先生喜欢什么茶,就擅自做主泡了碧螺春,要是你们不喜欢……”

    她看一眼坐在那里没动,由着她把茶杯放到桌子上的商靖珩两人。

    脸色有些不好看,“秦小姐商先生,是口味不合吗,我……”

    “不用,我喝什么都行。”

    秦一一这话是真的。

    她对这些身外之物不甚讲究。

    当然,她要是真的讲究起来,嗯,没人能讲究的过她!

    以前生生死死那么多次,裹腹解渴已经很好。

    到了后来她有了条件,自然是想着让自己过的好一些。

    却并没有非得坚持要什么不要什么……

    端起手边的茶杯抿了一口。

    她没回头就能感受到身侧商靖珩双眸灼灼的盯着她,盯着她……

    那视线好像是两道火烧在她身上。

    这让秦一一有些诧异,挑了下眉,她以眼神示意,

    怎么了?

    难道是担心这茶有什么问题吗?

    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又喝了一口来告诉商靖珩,

    茶里头没有被动手脚,完全可以喝!

    秦一一放下茶杯,然后一抬头,看到身侧的人眼望着她的视线愈发的幽幽起来。

    甚至,还带了浓浓的委屈。

    秦一一,“……”委屈个毛啊。她……

    拍了下脑袋,她猛不丁的想起自己刚才在院子里头说的话,

    她好像说,回家后帮商靖珩泡茶来的?

    难道,这家伙就是想说这个,甚至是,指责自己说话不算数?

    秦一一这会的脑子总算是转了起来。

    眨眨眼,她又眨眨,

    “商大哥想喝什么茶,我帮你去泡?”

    “都行。”只要是你泡的!

    某人双眼放光,声音都跟着响亮了几分!

    看,一一没忘她对自己说过的话!

    刚才她肯定是只能先应付那个讨厌的坏人,然后才回头认真和自己说话的……

    一定是这样没错了。

    他这么想着的时侯愈发的洋洋自得起来,

    一一心里头他还是很重要的啊。

    秦一一,“……”脑补是一种病,得治!

    江鱼看着秦一一主动起身去重新泡茶,脸色有些难看想来。

    她轻轻咬了下唇,声音里头带了几分委屈和哭腔,“秦,秦先生,您想喝什么茶只管说,我我能泡好的,您……”

    “你别在我面前出现就很好了,而且……”

    商靖珩一脸认真的对着她看过去,

    “我从不喝陌生人泡的茶。”

    这么一句话让江鱼整张脸都涨的通红,又羞又气啊。

    可最后,她却还不能做什么,只能自嘲一笑垂下了眸子,

    “是我手笨,泡不好茶,不过商先生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练泡茶,下次再泡给您和秦小姐喝。”她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侯顿了下,颇有几分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眼神幽幽的瞥了眼商靖珩。

    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

    如同小钩子似的。

    江鱼心里头的得意一闪而过,男人嘛,都是这么个东西。

    对于投怀送抱的人,怎么可能会拒绝?

    她要是能把姓商的从秦一一手里头抢过来……

    可惜,商靖珩直接没理她。

    甚至是看都没看她一眼!

    好在,秦一一很快端着茶走了过来,“怎么了,你们在说什么呢?”

    商靖珩挑了下眉,“没什么,茶泡好了?渴。”

    “好了好了,都是给我喝的。”

    秦一一有些好笑的白他一眼,真渴还是假渴啊,刚才又不喝!

    商靖珩理直气壮的挺直身板回望过去,

    是你说要给我泡茶的!

    亲手!

    秦一一呵呵两声,她不和他一般计较!

    眼看着两人眉来眼去的,江鱼用力的咬了下唇,突然轻声道,

    “秦小姐,我可以叫你一一姐吗?”

    “可以呀。”名字只是一个称呼罢了,叫她什么都行!

    江鱼听了她痛快的应下,满脸的欢喜,

    “一一姐你人真好,我觉得我认识一一姐是最幸运的事情。”

    秦一一呵呵两声,希望你过了今天还能这样以为!

    “对了一一姐,你知道我爷爷到底是什么情况吗,你你之前说我爷爷他不是我爷爷,可他明明就是我爷爷啊。”怎么就不是她爷爷了呢。

    小姑娘一脸的疑惑和不解。

    端的是把个天真不知事给演了个十成十。

    只是,秦一一却是在心底一声轻呵,

    这是忘了她自己出身什么世家了吧?

    真的一点儿不知道她自家爷爷体内的情况?

    秦一一淡淡的笑了笑,“你好歹也是出身算门卦术之人,怎么连这般最基础的事情都忘了?你爷爷体内怕是有两个灵魂吧?至于对方只是暂时寄居还是准备夺合,得看对方以后的打算。”

    “啊,我我我……天呐,那我爷爷不会有事吧?”

    江鱼瞪圆了双眼,满脸的惊慌,“一一姐,你一定要救救我爷爷。”

    她捂了脸呜呜的哭,

    “我不能没有我爷爷的,呜呜……”

    “我和我爷爷打小感情极好,我爸妈都不管我的,都是我爷爷把我给带大……”

    她吧啦吧啦把江老爷子夸了一大通。

    煽情又温情。

    在江鱼心里头吧,她都说了这么多了,想来一定能以情动人的打动眼前的秦一一吧?

    只要她相信了自己,不再对她持有怀疑之心。

    届时就是自己出手之际!

    可惜,她捂了脸坐在那里嘤嘤嘤半天,心里头还疑惑呢,怎么秦一一他们都不劝自己两声的?

    最终有些哭不下去的江鱼抬头一看。

    不禁小脸上闪过一抹怒气,

    那两个人,竟然悄悄的离开了!

    让她一个人坐在这里哭!

    坐在沙发上的江鱼把手放下来,眼神闪了闪不知想到了什么,最终她一声冷笑,

    果然还是瞧不起自己的性子,是吧?!

    书房中。

    商靖珩看向站在一侧拿了朱砂画符的秦一一,有些好奇,

    “你这是画的什么?”

    “拘魂阵,锁魂阵。”

    到时侯要是可以,她就直接把那老东西和这个江鱼体内的魂都给拘出来好好的看看她他们到底是谁!然后锁起来再仔细的慢慢的审问,对方这样无所不用其极的针对自己,目的到底是什么!

    “需要我帮忙吗?”

    商靖珩站在一侧半响,觉得他那么大一个人什么忙都帮不上挺不好意思的啊。

    秦一一笔尖一颤差点画错。

    她抬头瞪了眼商靖珩,“你帮我订外卖,我要吃小蛋糕,我要喝奶茶。”

    商靖珩想都没想的应下来,“好,你最爱喝的口味,我让人去买。”

    外卖什么的送过来肯定很迟。

    商靖珩转身出了书房,吩咐管家去买吃食,还特别的叮嘱,

    “奶茶要七分糖。”

    等到管家重复一遍离开。

    他一转身对上神色怯怯如同一只小白兔般的江鱼。

    商靖珩只是看了眼对方便欲抬脚离开。

    江鱼却是站在他面前拦下他,

    “商先生,我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您,您……”

    商靖珩连没空或者是让开之类的字眼都没给她两个。

    转身绕到一侧扬长而去。

    看着他一身凌厉背影走远,江鱼眼底闪过一抹羞恼,

    他竟然这样无视自己!

    不过,没关系,很快的……

    书房里头秦一一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是把她想要的几个阵符给画完。

    伸个懒腰一抬头。

    商靖珩已经把还少冰多糖的奶茶递到了她跟前,

    “不知道这家的合不合你口味,你先尝尝看……”

    不好喝回头让管家再多去买几家!

    秦一一只喝了两口就眯起了眼,一脸的惬意,

    好喝!

    看到她的样子,鼓了腮帮子似个小松鼠一般。

    商靖珩眼底全是笑意,“好喝就行,这个小蛋糕给你买了两个口味的,不过一会就要吃午饭,你只能吃……”他话还没说完呢,就看到原本抱着奶茶吸啊吸的秦一一蓦的伸手把两块蛋糕碟子伸手拽了过去,速度快的他还没看清呢,一块小蛋糕已经入了她的嘴。

    然后,就看到秦一一下一刻张嘴啊呜一口。

    又把另一块小蛋糕咬了一大口。

    商靖珩抽了下嘴角,这是几岁?!

    秦.三岁.一一小姑娘得意洋洋的看着他,黑葡萄般的大眼咕噜噜的转着。

    分明写满了一行字,

    我吃了,我的,我吃了的,是我的!

    他揉了下眉头,“对对,你的,都是你的!”

    吃吧。

    左右他之前早算好了她这坏习惯,就没让管家把大份的拿过来!

    午饭是管家做的。

    色香味儿俱全。

    应该是得了商靖珩的叮嘱,满满一桌子几乎都是秦一一爱吃的菜。

    秦一一吃的停不下手。

    整个人快乐的很,天大地大,吃东西最大啊。

    一顿饭吃完。

    秦一一回头看了眼有些心不在焉的江鱼,想了想她把一枚玉符递过去,

    “这是我偶然得到的一枚护身符,先给你用,不过是卖给你的,你得给钱。”

    话罢她看向江鱼,“你现在手里还有钱吧?”可别一分没有让她做赔本买卖!

    江鱼心里头恼的不行,可脸上却是一脸的感激,

    “我只有十万块钱了,都给一一姐你行吗?”

    秦一一唔了一声,十万就十万吧。

    少总比没有强!

    回到自己房间的江鱼直接把护身符给丢到了一边,

    这东西里头肯定有古怪!

    她才不会傻的戴在身上呢。

    秦一一,呵呵,有你后悔的时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