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小商

第一章 潇洒离开

    “你听老师一句劝……行不行?”葛功明拿起办公桌上的茶杯,仰头喝了一大口,除了一片茶叶残渣,什么也没有喝到嘴里。

    吐回茶叶,盖上杯盖,假装杯子里面还有很多水。

    葛功明很少有这么力不从心的时候。

    “签了吧,葛妈。”潮长长把退学申请,往葛功明的面前推了推,“我哪只眼睛长得像能听人劝的?我现在就闭上还不行吗?”

    潮长长的脸上挂着别具一格的笑意。

    痞里痞气的。

    帅气之中,带着贱兮兮的肆意。

    肆意里面,又带着点孩子气的俏皮。

    葛功明一直都很喜欢潮长长身上这种超越同龄人的气质。

    但现在,这个拿着退学申请“逼”他签字的冲动少年,却让葛功明怎么都欢喜不起来。

    葛功明指了指自己办公桌对面的椅子,示意潮长长坐下。

    被示意的那个痞帅的少年,却一点挪动的意思都没有。

    葛功明没再勉强。

    毕竟,站也好,坐也好,和交到他手上的这份退学申请一比,压根就算不上什么事儿。

    “YC国际学校从建校以来,就只有十个人敢叫我葛妈。陆陆续续已经走了四个,老师……,”葛功明说到这儿,给自己换了一个称呼,“葛妈不想你成为第五个。”

    【建校以来】这四个字,听起来,很是有些年代感,实际上,校史馆的档案统统加到一块儿,也不过十一年半。

    葛功明是YC国际学校的“元老级”人物,工龄即校史,现任YC国际高中部的政教处主任。

    三十二岁的年纪,一米八二的大高个,标准的体型,阳刚的长相,极具磁性的嗓音。

    葛功明身上的每一个特质,都和“妈”这个字相距十万八千里。

    敢对着一个阳刚型男叫葛妈。

    敢直接忽略【政教处主任】这自带气场的五个字。

    想来也不可能是一般的师生交情。

    潮长长看向葛功明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的停滞。

    说不上来什么感觉。

    眼睛也酸鼻子也酸。

    一点都不符合潮长长维持了很多年的——【全世界都不在我眼里】的人设。

    但也就那么短短的一个瞬间的停滞。

    短暂到除了潮长长自己,再不会有第二个人感觉出他眼底的异样。

    潮长长用淡定到俯瞰整个世界的语调调侃:“我这个敢叫葛妈的学生走了,还有一个敢叫自己葛妈的政教处主任,-1过后再+1,这不还是保持了人量守恒吗?”

    “你已经在YC念了十一年半了,刚出的A-LEVEL成绩又这么好,现在退学,你不觉得太可惜了吗?”葛功明拿着潮长长退学申请的手都是抖的。

    有愤怒,有惋惜,更多的还是不愿意接受。

    YC国际学校是十二年一贯制的寄宿学校,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寄宿,一直到高中念完。

    十一年半之前,葛功明大专毕业,因为“性别优势”,击败了一众本科女老师,成为YC国际学校的第一个男的生活老师。

    负责照顾当时刚满七岁的潮长长和另外九个同学的起居饮食。

    YC国际学校刚刚创建的时候,只有两个特点。

    第一是学费特别昂贵。

    第二是从实验学校挖来的校长特别厉害。

    教育局审批手续下来已经八月底,匆匆忙忙,没赶上招生的时间,也没来得及宣传,一年级一共就收了十个学生。“史称”【一年级十大神兽】。

    在被“丢弃”到YC国际之前,潮长长上的是实验小学。

    家大业大,爸妈都没有时间管他。一天天的早出晚归。

    家里换了六个保姆,七个家庭教师,都没有一个能让他按时完成家庭作业或者不在学校打架。

    潮长长那时候太小太傻太天真,以为把这些人闹走了,爸爸妈妈就会全天候24小时地陪着他。

    哪曾想,在知道实小的校长被YC国际给挖走之后,潮长长的父母就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沉痛心情,把他送去了寄宿。

    生活老师是比较优雅的说法,更为通俗的称谓是男阿姨和男保姆。

    这也是为什么一个堂堂的国际学校,会要一个大专毕业的老师。

    这些个在家里养尊处优惯了的大少爷和大小姐,冷不丁一下被扔到了寄宿学校,有一多半,连衣服都没办法自己好好穿。

    睡觉踢被子,和同学打架,在宿舍抢东西一类的事情,更是不胜枚举。

    为了解决家长的后顾之忧,学校专门给一年级新生,配备了一个生活老师。

    一开始,以潮长长为首的,不愿意归笼的【一年级十大神兽】,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捉弄生活老师。

    怎么捣蛋怎么来。

    小孩子的思维方式,经常会简单到可爱。

    就想着只要赶走了葛功明,他们就可以告别寄宿学校,回到原来的生活环境,继续作威作福。

    【十大神兽】团结一致,用自己能想到的一切方式“欺负”葛功明。

    但葛功明硬是坚持了下来,花了整整两年的时间,和【十大神兽】打成了一片,被亲切地称为葛妈。

    最初叫葛功明葛妈,绝对不是源自【十大神兽】对生活老师的尊敬。

    但十一年半下来,所有的戏谑早就变成了沉甸甸的感情。

    十一年半的时间,YC国际学校从藉藉无名的小学校,一跃成为全省排名第一的私立学校。

    通过“美国高考”ACT和“英国高考”A-LEVEL考上国外名校的暂且不说,光高考直接被清华北大录取的学生人数,都直接吊打省内所有重点高中。

    大专生葛功明能进YC国际学校,算是捡了创办之初,学校还完全没有名气的便宜。

    现在的YC国际,连生活老师,都至少是北京师范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这样的师范殿堂毕业的。

    十一年半的时间,葛功明从大专一路进修到了教育硕士。

    从小学部的生活老师一路上升到了高中部的政教处主任。

    算得上是YC国际学校的一个励志典范。

    葛功明不是一般的老师,更不是一般的政教处主任。

    他重视这个学校里的每一个学生,他能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字,他会帮每一个制定最合适的升学计划。

    但要说感情最深的,始终是在YC国际学校还无人问津的那个年代,临时被家长从别的小学“丢”到YC寄宿的【一年级十大神兽】。

    从葛功明还是生活老师的时候就开始带的这十个学生。

    有两个,在小学毕业就到国外念书了。

    有两个,因为家里出了一些问题,没有办法再负担学校逐年增长的学费,而转去了普通的学校。

    剩下六个,每一个都是葛功明心尖上的肉。

    100%的。

    如假包换的。

    看着长大的。

    一声葛妈,代表了葛功明全情投入的一整个职业生涯。

    虽然没有结婚,也没有生过小孩,但【十大神兽之首】潮长长在葛功明心目中的分量,绝对不比未来可能会有的小孩低。

    “叫你一声葛妈,也不能真就这么婆婆妈妈上了。”潮长长左手把退学申请从葛功明手上抽出来,放回到办公桌上,右手给他递了一支笔过去,“赶紧把字签了,别磨磨唧唧的。”

    葛功明盯着潮长长,想要从他的眼睛里面,找到些许犹豫,哪怕一星半点也好。

    可惜潮长长并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

    要退学的这个少年,脸上挂着肆意而又平静的笑容,没有不舍,没有挣扎。

    一个连一整个世界都不放在眼里的人,没有理由会在乎一份退学申请。

    想骂,骂不下嘴。

    想劝,劝不出口。

    葛功明只能迅速切换了一个角度,拿自己说事,“你也知道,这些年,葛妈一直被名校毕业的那些老师们排挤,一个一个的,都说葛妈只知道和学生搞好关系,根本就没有把心思放到升学率上。你这一退学,葛妈不就罪加一等了吗?”

    潮长长抬了抬眼皮没有接话。

    葛功明没有在潮长长的沉默中停下劝说的进程,“葛妈一直都想拿你打个样,让他们看看,我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带的小孩,牛津和剑桥的Offer随便拿,想去哪个还得看我教的小孩乐意不乐意。”

    潮长长继续保持沉默。

    葛功明把这种沉默解读成了犹豫,把犹豫解读成了希望,开始更加卖力地劝说:“你就当是为了葛妈,你先别急着退学,把牛津和剑桥的申请先交了,行不行?”

    潮长长“啧”了一声,“你一大龄未婚男青年,叫自己葛妈还叫上瘾了?”

    “你要是愿意申请,别说是葛妈,我给你做一辈子葛奶奶都行。”葛功明一点都不在意潮长长眼神里面的嫌弃。

    做了十一年半学生工作,一路从小学部生活老师做到高中部政教处主任,葛功明原本就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人。

    “我都不出国了,申请那些有的没的学校干什么?你有时间管我,不如先给自己找个老婆。”潮长长在退学申请签名的地方点了点,催促葛功明赶紧把字给签了。

    “上个学期,你ACT拿了35分,哈佛和耶鲁你可以躺着申请。那时候说我要拿你宣扬我的战绩,你不同意。”葛功明直接跳过了潮长长跨辈分的催婚,把重点拉回到他此刻关注的文艺重点,“你那时候说要谈恋爱,说你女朋友要去英国,你放弃ACT考A-LEVEL。当时里里外外那么大的阻力,葛妈是不是二话没说就帮你兜着了?”

    潮长长隔了好长时间才又“啧”了一声,“咱能不能不和个老妈子似的!老提那点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有意思吗?”

    “你都叫我了我十一年葛妈了,我还不能老妈子一回吗?”葛功明摆出了一副要和潮长长算总账的架势,“你当时怎么说来的?你说只要我不把ACT35分意味着什么告诉你爸妈,你考完A-LEVEL就把牛津和剑桥的Offer都给我拿来当封口费。我就问,这话是不是你说的?”

    潮长长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最后就只叹了个气,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感觉到潮长长有松动的迹象,葛功明激动得眼眶都有些发红:“你那时候怎么和我保证的?你说牛津和剑桥这俩牛吹出去,不比哈佛和耶鲁差。这话是不是你说的?”

    笃笃笃笃……

    葛功明的食指用力地点着退学申请,力气大到好像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手指似的,“现在,你A-LEVEL考完了,牛津和剑桥也妥妥地可以申请了,都到这时候了,你来找我退学,你让我怎么办?我要怎么向你爸你妈交代?”

    潮长长在葛功明手指戳骨折之前,把自己的手垫在了下面,“行啦,葛妈,你一大老爷们,别一说话就泪眼汪汪的行不行?让人看到了,还以为我嚣张起来连老师都打。”

    “你别在这儿给我嬉皮笑脸的。”葛功明就差直接被潮长长给气笑了。

    “答应葛妈的事情,没有做到,是我言而无信。退学的事情,我爸妈都知道,他们连问都没有再问一句,葛主任就放心大胆地把字给签了。”潮长长一个反手,把葛功明的手从退学申请上提了起来,顺带着把申请拿回了自己的手上,“你要真不想签也没事,我直接走人,也是一样的结果。”

    潮长长没办法直面被自己气地眼眶发红的葛功明,喃喃自语似的给自己:“我这人就是太重感情,想着咱俩十几年的交情,怎么都应该过来和你道个别。”

    “我要个道别有什么用?”葛功明摊了摊双手,侧头直接对上了一脸的无奈。

    “怎么没用?祸祸了葛妈十几年,害得你连交个女朋友的时间都没有,我这成天惹是生非的问题学生一退学,你下班起码提前两小时。”潮长长对着葛功明抬了一下下巴,“结婚勿忘发请帖。”

    完美地转身。

    肆意而率性。

    风萧萧兮易水寒,学生一去兮不复还。

    就这样吧,赶在下课铃响之前。

    就这样吧,让关于YC国际的记忆,停留在潇洒离开的这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