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退婚

    黑暗中,只有许意章一人。

    她慢慢走着,掌心握着只手电筒,有种全世界暗无天日的孤寂感。

    忽然身边穿过一个人,很高,戴着黑色的渔夫帽,纯黑卫衣,纯黑工装裤……

    他很快就离许意章远去,只留下她一个人。

    许是心里害怕,许意章对着他大喊:“喂,你等一下。”

    那人顿了一下,没有停下来,但缓了脚步。

    下一秒,一只手电筒亮起。

    来自男人掌心的手电筒,照在前方,他没有说话,但他回头了。

    黑暗中,男人静静凝视着她。

    其实,是看不清脸的。

    但许意章笑了。

    因为她知道男人停下来是为了等她。

    她也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B大的法律系男神——

    韩深。

    无言的温暖从心底里漫起。

    许意章追上去,唇角漾着灿烂笑容,“我知道你是谁,法律系的高材生韩深是不是?你好,师哥,我叫许意章……”

    *

    “刷——!”地一声,窗帘被拉开了。

    阳光刺眼。

    楚慧心一边把窗帘拢好一边说:“意章,大伯母送了项链过来,说是给你跟韩深当结婚礼物的,你快起来过个眼。”

    许意章睁了睁眼,想继续睡,又倏地坐起来了。

    头有点疼。

    她用手按着,去寻找那个每日叽里呱啦的粘人小作精,她的女儿小星星。

    “小星星呢?”许意章有些缓不过来,半眯着眼睛,很懵。

    她女儿哪去了?

    平时睡醒都要第一时间赖她的。

    “什么小星星?”楚慧心的表情比她还懵,“是新买的首饰吗?”

    “不是,是我女儿啊。”许意章披头散发就想起来找,忽然,她呆住了,因为她发现,满头白发的楚慧心变成了满头黑发,还年轻了很多……

    “妈,你染头发了?”她很吃惊,扭头,撇到旁边的镜子,自己竟然也变成了长头发。

    明明生小星星时,为了方便照顾小孩,她把一头秀发给剪了啊……

    她低头看向自己的手。

    无名指上出现了一枚铂金戒。

    这枚戒指是韩深婚前送她的求婚戒,后来出去玩被弄丢了……大概从很早开始,就预示着这是一段失败的婚姻吧?

    她忽然就缓过神来了。

    原来她已经死了。

    韩深跟她提出离婚的时候,她回顾这些年的付出,失魂落魄离开宅子,然后,就被车撞死了。

    死前她回忆起跟韩深的第一次见面。

    就是那一次。

    造就了这一场孽缘。

    然后,她就重生了……

    摸了摸自己的脸,她看着镜子,从镜中看到无名指上的铂金戒,眼神中的愤怒渐渐汹涌……

    是啊,这个男人耽误了她半生,本以为是她的港湾,却没想到,她人生中所有的风雨,都是他带来的……

    要是没跟他结婚,她现在不知过得多潇洒……

    *

    早上九点半。

    “呐,这就是你大伯母拿过来的项链,看看。”楚慧心把一条纤细的项链拿给许意章掌眼。

    许意章咬着叉烧包,淡淡看了一眼,“您先收着吧。”

    脸上一点多余的情绪都没有。

    楚慧心戴着老花镜,一听这话就觉得有蹊跷,“怎么了?昨晚跟韩深拌嘴了?”

    “没有啊。”许意章内心平静,同时另一只手在手机上戳着,找韩深的名字。

    楚慧心担忧地说:“昨晚试婚纱,他没来是他的不对,但上级非要见他他也是没办法的嘛……”

    楚慧心的性格就是这样,宽容随和,永远的和事佬。

    许意章瞅了她一眼,“没呐,我真没生气,您别担心,吃饭吧。”

    “那这项链?”

    “您先帮我收着。”说这话时,许意章已经找到韩深的微信了,她把剩下的包子一鼓作气塞进嘴里,打开跟韩深的对话框。

    许意章:【中午见一面吧。】

    韩深过了大概半小时才回复:【中午只有半小时时间。】

    意思他很忙。

    但许意章不Care,慢悠悠戳着键盘:【半小时够了,你现在是在青科对吧?我中午过去找你。】

    要分就快刀斩乱麻。

    拖泥带水不是她的风格。

    *

    中午。

    推开星巴克的玻璃门,许意章一眼就看到那个坐在角落里的耀眼男人。

    跟记忆里一模一样,韩深穿着微旧的衬衣,袖子卷边,正对着笔记本做案件分析。

    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很静。

    眼神一如既往深黯,也预示着,他是个不苟言笑的男人。

    其实,他确实有能力,只是迫于那样的原生家庭要从低做起,没有资源的人生,在优秀都不可能一开场就满堂红的。

    她走过去,直接把戒指盒推到桌上。

    里面是那枚订婚戒。

    韩深送她这枚戒指的时候,没什么钱,不,他目前也没什么钱,刚毕业,进入清科律所实习,尽管清科大名鼎鼎,也不可能给一个实习生开天价薪酬,因此,他的生活忙碌而贫困。

    这大概是每个律师初期都要经历的窘境,前期就是无尽的加班学习+低廉薪酬。

    后期根据专业领域兼扎实功底才能厚积薄发。

    可那时,她爱他,就连收那枚戒指,都怕男孩会后悔,火急火燎抢了过来,爱不释手地戴在无名指上,然后傻傻地笑。

    那时爱情的甜蜜从她每一个毛孔里溢出来,让她忽略了真实婚姻生活背后的柴米油盐。

    那时她想,她要一辈子跟着韩深。

    后来她也确实嫁给韩深了,但没有一天是快乐的。

    “给你点了拿铁。”眼角余光瞥见她坐下,韩深翻着手里的资料,头也不抬。

    许意章拿起咖啡尝了一口,说道:“好久没喝了。”

    婚前的零花钱都是父母给的,许意章想花就花,嫁给韩深后,因为很快就有了小星星,她不再舍得花那些冤枉钱了,她怀孕时严重孕吐,因此没有工作过,孕期产检和补品,还有家中的日常开支都是韩深在付,所以许意章没有再喝过咖啡。

    其实她想过的。

    一开始,他们就不应该结婚,刚刚毕业,两人都没什么钱,就那么快投身到婚姻里,已至于一个忙碌不归家,另一个在家中品尝丧偶式育儿的孤独。

    这段婚姻从来不理想。

    或许,是聚少离多造成的。

    或许,是相对无言造成的。

    又或许,是经济拮据造成的。

    总之最后的最后,身成功就的韩深站在金字塔的尖端对她说:“许意章,我们离婚吧。”

    *

    从记忆里出来,许意章的目光寸寸梭巡过男人的五官,最后停留在那双黑漆漆总是没什么情绪的瞳仁上。

    这个男人,永远冷静,自律,分寸不乱,喜怒不形于色。

    她却爱惨了他。

    “我们分手吧。”许意章把杯子放下,挑明来意。

    与其几年后离婚收场,不如现在就分手。

    很庆幸,她重生在未婚未孕之时。

    一切都可以重头再来。

    韩深修长的指敲打在键盘上,也不知道听见了没有,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并没有抬头。

    就连她说分手,他都心不在焉,事业狂魔无疑了。

    许意章忽的就笑了,眸子晃了晃,竟有些悲伤,但这抹悲伤,并不是因为要分手,而是……她在这段感情里沉溺了这么久,到今天,才清醒地明白了自己在韩深心里地位,对于他来说,事业第一,孩子第二,父母第三,而她,仅仅排在第四位……

    她为了一个把她排在第四位的男人,放弃了二十几岁最美丽的青春年华,提前做起了全职太太,最终,相对无言,背道而驰,只换来满身伤痕……

    所以,既然老天让她重来一次,她决定,要重头开始,好好活自己的一生,过成,心目中理想的模样。

    也不管他听到了没有,许意章拉过包,站起来的瞬间,韩深的目光才跟着移动过来,漆黑的瞳孔望着她,深沉而莫测,“怎么要走了?刚说到哪里了?”

    许意章浅薄一笑,真奇怪,面向这么薄情的男人,她当初是怎么看上的?甚至迷恋到了无可自拔的地步?

    大概是小时候毒奶粉喝多了长成了恋爱脑吧?

    她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在韩深深邃的目光中,一字一顿地说:“我说,韩深,我们别结婚了,就此别过吧。”

    韩深微微错愕。

    许意章笑了起来,那是一个堪称完美的体面笑容,从前,她在他面前都是小心翼翼而珍视的,没有这么放纵而轻视过。

    “以后常联系,就这样,拜。”轻声说完,她转身出了星巴克。

    落地玻璃窗外,阳光充沛,她纤瘦的身影走入拥挤的人潮里,走得直直的,就这样消失了。

    韩深有些不明白许意章刚才的意思,认为她在闹小脾气,划开桌上黑色手机的界面,骨节分明的指徐徐拨通许意章的号码。

    然而——

    “你拨打的号码已经关机……”

    韩深皱了皱眉。

    她到底在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