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趋利避害

    许意章独自走了一段路,唇角的弧度,从刚才的喜悦中慢慢淡了下来。

    刚才的一切是场劫难,她勇敢走出来了,但下面,还有一场更深重的劫难——来自父母的关卡。

    她分手了。

    是的,在重生的第一时间里,选择了跟那个曾认为会相濡以沫的男人分了手。

    但婚礼的酒席已订,婚纱照已拍,亲朋好友们已悉知,这时候来选择退婚,无疑是骑虎难下。

    可……既然都知道几年后的遭遇了,如果还一头扎进去,只能说明她懦弱不敢面对。

    嗯,几年后这段婚姻会失败的。

    她不过是提前做了结束,好过每日沉浮在那些绝望压抑的日子里。

    只要勇敢走出来,未来的空气都是新鲜自由滴。

    她吸着气,就看到一块大广告牌。

    “生活坏到一定程度就会好起来,因为它无法更坏。努力过后,才知道许多事情,坚持坚持,就过来了。”

    这句话,特别符合她现在的心性呢。

    许意章静默了许久,似乎是被这句话安慰了,笑了笑,掏出包里的手机。

    开机,给自己的好朋友秦甄拨号。

    几年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拨通,她心里有点紧张。

    “狗子,啥事?”电话那边,传来了秦臻鲜活清脆的声音。

    许意章眼眶一热,差点就哭出来了,“狗子,我能去你家住一段时间吗?”

    秦甄的声音有些变调,“怎么了?你家那么大,还不够你住啊?”

    “唔……”她拉长尾音,“我和韩深分手了。”暂时不知道怎么跟父母说,打算回避一下。

    父母这一关,她还是不敢立刻直面的,尤其许父的性格,她怕会被骂到狗血淋头。

    或许,人下意识是会趋利避害的。

    “怎么回事?”秦甄一脸迷茫,“你们不是要结婚了吗?怎么忽然要分手?”许意章爱惨了韩深,怎么会和他分手?

    “这个我回头在跟你说吧。”许意章叹了一口气,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说起。

    “那……好吧,只是你什么时候过来?我现在还在上班呢,要不你过来我公司等我吧,等晚上下班了我们再一起回去啊?”秦甄的语气,有些小心翼翼,大概是怕她会想不开吧。

    许意章笑了笑,秦甄还是对她这么好,不枉她们是最聊得来的好闺蜜。

    只是,秦甄未来的婚姻更加糟糕。

    许意章的眼睛暗了暗,决意要一同更改她的人生。

    她拦了一辆计程车,直接去了秦甄的公司。

    秦甄的公司在陆华大厦第27楼,是她表哥傅祁然的公司,目前属于创业阶段。

    刚刚毕业的年纪,正都是奋斗的年纪。

    许意章从电梯出来,按了按2703号公司的门铃。

    门口的玻璃门没员工卡是开不了门禁的,她只能站在这里等人来。

    很快,就有一个小姐姐开了门,“请问,你找谁?”

    “我找秦甄。”许意章报了名字。

    “你找秦甄啊,她现在在里面开会呢,你先进来吧。”

    “好,谢谢。”许意章进来,略有些拘谨。

    可能公司成立不久,并没有太大,大约五六百平,有七八十个员工。

    此时,全公司的员工都坐在会议室里开会。

    大面玻璃窗内,一个带着薄片眼镜的高大男人在讲话,其他人都静静坐着,似乎在认真聆听他讲的内容。

    这个讲话的男人,就是这家公司的老板傅祁然,他穿着白色的衬衣,修长的手里握着只马克笔,正在白板上写下一堆英文术词。

    秦甄坐在桌尾,许意章跟她对视的时候,她已经眼尖地发现她了,隔着玻璃用手小幅度地用手跟她打招呼。

    许意章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时候,傅祁然好像发现了秦甄的走神,视线往玻璃外望过来,就看到高挑动人的许意章。

    她背着一个挺淑女的粉色包,身上是今年流行的深棕色大摆裙。

    及腰长发是自然的黑色,垂在两肩,没有烫染,也没有做造型,但意外的适合她的气质,很恬淡好看。

    而且,她扬唇冲他笑了笑。

    傅祁然愣了愣,回她一个浅淡的点头。

    他们两也算是校友,只是傅祁然高他们两届,是前年的毕业生,实习后就出来自己创业单干了。

    一般有野心的,都不会长期打工,尤其是傅祁然这种家境比较好的,累积了一定经验就会厚积薄发,这不,公司才成立两年就请了七八十个员工,很精干了。

    *

    会议结束,一行人往外走。

    秦甄也出来了,还有几个留在会议室里,继续跟傅祁然交流。

    “狗子,你来得真是不巧,我们刚刚在开会,耽误了一些时间。”秦甄捧着一沓资料,把她带到了自己的办公位,拉了张椅子让她坐,“你先坐在这里,还有半个小时就下班了,等我一会儿,等下下班了我们一起去吃饭。”

    “好。”许意章连人带包坐下,拿出手机消遣时间。

    秦甄在电脑前忙碌,下班前的半个小时,通常都是忙碌的。

    没多久,傅祁然走到秦甄身边来,修长的腿就立在许意章眼下,好像没有注意到许意章,停下的时候还碰了她的大腿一下。

    许意章反射弧度收回腿,从手机抬头望了傅祁然一眼。

    傅祁然似乎没有注意到她,手里拿着一份文件,低声在跟秦甄说话,“谁叫你私下跟德琳换工作的?”

    秦甄愣了一下,解释说:“德琳说那个项目比较有挑战性,她想试试自己的潜能。”

    傅祁然蹙眉,有些不悦的气息在身周缭绕,声音压得很低沉,“秦甄,你要明白,我让你在公司里,是想培养你做管理者,这是舅妈给我的指令,也是她对你的期待。但要是你总这么迷迷糊糊的,连我给你指定的工作都分不清重要和不重要,随便跟人交换,那以后在公司,我就不会再给你指派重要的工作了。”

    秦甄被傅祁然训了几句,眼圈有些发红。

    是的,她是个爱哭的女孩,同时,她也是个没什么野心没什么心机只想安安分分过好每一天,简简单单的女孩。

    这样的性子,确实不适合做管理者,担不起这份责任,若强行塞到她手里,只会让她被压得透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