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韩深找来

    许意章太明白秦甄的感受了,她父母望女成凤,她却远远达不到父亲心中的期望,所以,秦甄在她父母眼里就被视作一个“不争气的小孩”一个无法做领头羊的“长女”。

    因为平凡,她承受了太多压力。

    许意章从包里掏了一张纸巾递给秦甄,秦甄低着头,没接,不想让人看见她的眼泪。

    傅祁然见状,也感觉到自己过分了,跟许意章对视了一眼。

    许意章目露责备。

    虽然跟他不熟,但教训就不能私底再下说吗?非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尽管那些人可能听不见,可大家看这阵势,也知道秦甄是被傅祁然训了。

    他一个当老板的,气度情商就这么低?

    傅祁然事后也觉得这么做不妥当,但当时他确实挺生气的,他的公司刚刚成立几个月,正是培养人的要紧时刻,本来看在她是亲戚的份上,在加上傅祁然小时候跟这个表妹挺亲近的,把她当亲妹妹,就有意扶她上位,可这段时间观察下来,他觉得秦甄真的不适合做管理者,其一没有尖锐的察觉力,其二没有信服力,更不会安排工作,属于那种只能做浅显工作的办公室小妹。

    他自己也感到挺惋惜的。

    *

    六点钟。

    公司准时打卡下班。

    秦甄已经整理好自己的桌子,也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又跟着没事人一样,背了包对许意章说:“好了,走吧。”

    许意章不知道怎么安慰,就往前走两步挽住了她的手臂,紧紧搂着。

    她可是她最好的朋友啊,她怎么舍得她难过。

    秦甄的视线往下,看到她的手,轻轻笑了一下,“没事呢。”

    许意章眉目里有些担忧,“真没事?”

    秦甄轻轻摇头,“习惯了。”

    “你表哥是不是很凶?”许意章只是认识傅祁然,也曾在学校听过他的名号,但并不了解他。

    “还好,他平时不怎么生气的,就是工作的时候比较暴躁一点。”

    “也是个工作狂?”

    “也是个?”秦甄的表情很疑惑,“还有谁是?你家那位?”

    “没有。”许意章拒绝谈论韩深,她已经跟过去不一样了,不再时时把韩深挂在嘴上夸奖着,笑着说:“想吃什么?”

    秦甄想了一下,情绪并不高涨,“有点不想去外面吃了,感觉没啥胃口。”

    “那回家叫外卖吧?”

    “行。”

    *

    夜里八点。

    两人在秦甄布置得挺温馨的小房里嗦着螺蛳粉,久违的酸爽感觉让许意章觉得很爽,也不顾烫热的往嘴里狂吸了两口。

    跟韩深结婚后,因为韩深讨厌这股味道,许意章没在吃过这玩意,后来有了小星星,许意章自发的为了孩子不吃,只能说女人都是伟大的。慢慢的,她就长成了一个叫“妈妈”的工具人,为了孩子,舍弃了自我,爱好,时间,全部……

    所以,重生的感觉太好了!

    尽管想念的小星星不在了,但许意章想,人生总有遗憾嘛,就算她按着之前的剧本去跟韩深结婚,也会走到离婚然后死亡的。

    而离婚,对孩子的伤害是多么大啊,许意章宁愿小星星不再经历这抹伤痛。

    况且,她已经死过一次了。

    老天让她重生,大抵是为了让她填补上一世的遗憾吧,上一世,兴许是为了爱情,为了父母,她选择了一条普通人的规规矩矩必经路,长大,恋爱,结婚,生子……

    社会核心价值和父母期待的,她完成了百分之90,唯一遗憾的,是没有为自己活过。

    还好,她可以重来一次。

    而且还见到了无忧无虑的秦甄呢,婚后的秦甄,重度抑郁症,死气沉沉,许意章不想在见到那样的秦甄了。

    她那时太心疼她了,可她没有能力去救她出来。

    “在点两杯奶茶来喝喝吧。”想到这,许意章拿起手机。

    人生得意须尽欢,能狂欢的时候就应该狂欢。

    “够啦!你不减肥啦?吃螺蛳粉就算了,还敢喝奶茶?也不怕到时候婚礼肿得像头猪啊?”秦甄抢走她的手机,不让她点,“再过一个月就是婚礼了,你克制着点,到时候拍婚礼记录片才好看!”

    许意章很无所谓地挑了下眼角,“没事,我不减了,婚礼到时也不可能进行了。”

    “为什么?!”秦甄大大的吃惊。

    许意章咬着筷子,“不是说了吗?我们分手了,而且,是不可能再和好的那种。”

    秦甄愣了愣,“你说什么傻话呢?你那么喜欢他,追了那么久,现在能跟他结婚,你怎么突然又翻脸?”

    许意章嗦了口粉,刚想说话,手机就响了。

    她低头瞥了一眼。

    居然是韩深。

    这棒槌,分都分了,还打电话来干嘛。

    “喂。”许意章懒洋洋接起。

    “下来一下。”电话彼端的声音很是低沉。

    许意章立刻就意识到韩深去了她家,瞪了瞪眼珠说:“你在我们家楼下?”

    “不然?”

    他们平时约会的地点就是许家楼下的商场或咖啡厅,一直没什么新意。

    许意章冷下脸说:“我不在家里,你找我什么事?”

    照以前,她早乐颠颠跑下来冲到他怀里撒娇了。

    所以她今天的反应韩深很是不理解,哑着嗓音淡淡开口,“今天怎么忽然走了?”

    许意章忽然就有些想笑,“大哥,我今天跟你讲的你都没仔细听?”

    “为什么要分手?”韩深握着手里的订婚戒,这是她下午走后,他才发现的。

    “为什么?”许意章的声音里带了一丝愤怒和气闷,“因为我想了想,觉得我们实在不适合,无论是从哪一个方面,我们都不登对,所以我不想结婚了,免得婚后跟着你受苦。”

    “这是你的真心想法?”也许是许意章的话过分了,他的音色逐渐冰冷。

    还真心想法?

    许意章听了想大笑。

    不是真心想法还能是口是心非?您老也真够自信的。

    “对。”许意章的声音透着嘲弄,“非常的真心,认真思考过,就觉得,我这么天生丽质的人,怎能找你这种什么都没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