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我不想嫁给你了

    多年的孤寂和压抑,让她早就对他有了恨,这下话匣子打开,就停不住了。

    “我们谈恋爱的时候不说,但现在我们结婚,请问您老哪一点上心?你们家人又哪一点上心?韩深,我跟你在一起这么久,你带我见过你父母吗?结婚,我们家可以不要彩礼,也不要求你有房子,还陪嫁车给我们小两口用,可是,就从我们订婚开始,都是我父母在操办,你父母呢?露过面吗?你是孤儿吗?怎么就连你结婚他们都不出现?他们到底哪去了?还是说,他们就压根看不上我,觉得我配不起你,想玩眼不见为净那一套逼我自己长点自知之明吗?”她的声音夹杂着戾气穿过他的耳膜。

    确实,这股怨气许意章鲠了好久了。

    以前因为爱韩深,她把所有委屈都吞下了,只愿韩深余生好好待她。

    可是她们一家的真心换到了什么?

    她跟韩深结婚后就没见过公公婆婆,就连她怀孕婆婆也没有提出来要照顾她,假如他们是离世了,许意章可以原谅他们,但他们是真真实实活在人世间的,却从来没想过来B市见一见他们。

    这对公婆,怎么就能如此铁石心肠呢?

    要不是许意章顾忌着自己是重生的,真想质问韩深父母一句,儿媳妇不见,孙女也不要?她小星星那么可爱,不值得爷爷奶奶来看望一眼?

    以前楚慧心总劝她,公婆不来就算了,这样她跟韩深反而能亲近许家,过年过节都在许家,许家父母乐见于此,可事实却是,许意章像一个单亲的,常年自己带着孩子去娘家关心问候自己的父母,至于那个叫韩深的,天天忙,天天忙,她跟丧偶真是没什么区别。

    她以前单纯可以听自己父母的劝。

    但现在,她是个经历过几年婚姻的女人了,其中的心酸她全吞在肚子里,她不可能在欺骗自己,就像,你见过了太阳,就不能在说火把的光是最亮的,在怎么骗自己都虚假。

    只能说,她以为自己选到了一双最漂亮最理想的鞋子,穿进去,别人都夸她有品位有眼光。

    但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她被那双不适合的鞋子磨得满脚溃烂,却无法告诉世人,她的内心有多么的苦楚荒凉。

    “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想分手?”面对她的怒火,韩深总是平静而冷清的,“我一早就跟你说过,你们家的车我不要,我们还年轻,以后什么都会有的。”

    是的,以你的能力,当然什么都会有的。

    只是最后什么都有了,感情却消磨殆尽了。

    她承认,她有很多不甘,但比起不甘,她现在更想要的是远离。

    也许是因为伤得够深了,所以她坚信远离韩深就可以重新获得曙光,她淡淡一笑,只是叹息,“太多原因了,韩深,我真的不想嫁给你了。”

    那几年的时光,她真的不愿再去重游一遭。

    韩深终于没在说话了,电话彼端轻轻浅浅的呼吸着,许意章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心情,只是沉默地等着。

    或许,韩深也想要挽回一些尊严,他过去在她面前一直是冷漠矜骄,所以唇掀起,他只说了一句,“既然是你希望的,我会成全你。”

    许意章讽刺一笑,挂了电话。

    是的,目的完成就行了,不必在多说,毕竟韩深将来是明日之星,凡事留一线,日后好想见。

    *

    许家楼下。

    韩深在斜映的街灯里站了许久。

    电话挂了后,他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过了一会,他扭头往小区外走,上了一辆计程车,没有去做什么放纵自己的行为,而是拿出了包中的文件,双目认真的浏览着。

    也许,没有成功就没有爱情。

    成家立业这四个字,应该倒过来念一念——

    业立,家成。

    否则一败涂地。

    *

    挂了电话,秦甄一脸“缓不过劲”的表情,“你,真的跟韩深分手了?”

    许意章垂下眸,还是那副淡淡的样子,“我是认真的。”

    “可……你们不是马上就要结婚了?喜帖和婚庆都弄好了,这时候分手……”怎么收场啊?就连秦甄都不敢想象这个画面,“你父母知道了吗?”

    “到时候能退的就都退了吧。”许意章事不关己的口气,“找个时间,在跟我爸妈说。”

    反正都要结束,能退的就退,省点钱过日子吧。

    “你疯了!”秦甄不赞同,“这时候怎么能结束?你亲戚们都知道了,你父母肯定不会同意的。”

    “不同意我也没办法了。”许意章本来想继续吃,可粉到了嘴里好像怎么都咽不下去,她低低地说:“我打算找个工作,先奋斗几年,在考虑以后的事情。”

    也许她今后的人生里,不会再有“结婚”这项计划了。

    要提前存好钱,买好保险,施行独居养老计划。

    *

    夜里刚跟秦甄说到要找工作的事情,第二天,秦甄就给她打了个电话,“狗子,你真要找工作吗?”

    “找啊。”许意章躺在秦甄家的床上,抱着绵绵的被子,“有好推荐吗?”

    “我表哥的公司正在招人,你要来试试吗?”

    许意章垂眸想了想,傅祈然虽然是个年轻老板,但他看起来蛮有实力的,跟着他干估计可以学到挺多的吧?

    现在因为不打算结婚了,事业就成了许意章头号在意的事情,可能她已经过了天真烂漫的年纪,现在看事远比以前思虑周全,半响,说道:“什么时候面试?”

    能跟秦甄在一个公司,又能学到不少东西,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下午就可以,你今天要过来吗?”

    许意章看了眼时间,现在十一点半,她颔首,“估计可以去,下午几点?”

    “2-4点是面试时间。”

    “好。”许意章应了一声,起床到秦甄家的简陋卫生间,这都是打工人租住的简陋民房,当然好的房子也有,但租金可就不亲民了,秦甄已经算是热爱生活的一类了,家里布置得很温馨,还放了两盆绿植,简称房子是租的,但生活是自己的,很有仪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