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韩深来访

    十几分钟后。

    三人围坐在傅祈然办公室里的茶几上吃饭。

    许意章把买来的水果茶分给两人。

    傅祈然看了一眼,抬眸,“你买的?”

    “嗯。”许意章应了一声,帮秦甄把酸菜鱼的包装拆开,又去掀饭盒盖子。

    傅祈然随手想把盖子扔了,许意章拦住他,“别扔,用来吐骨头。”

    傅祈然疑惑看了秦甄一眼,“这不是巴沙鱼么?”

    巴沙鱼是没有刺的。

    “是啊。”秦甄应了一声,又去看许意章,“巴沙鱼没有刺的。”

    许意章:“……”

    氛围尴尬得很。

    她决定不说了,认真吃饭。

    傅祈然翻着手机,就开始一边吃饭一边问秦甄工作上的事情,秦甄战战兢兢回答,傅祈然一边指导。

    这顿饭吃得不太轻松。

    末了,傅祈然转头问许意章,“还适应吗?”

    “挺好的。”许意章吞下鱼肉回答。

    “资料看得怎么样了?”

    “差不多都记住了。”

    傅祈然有些诧异,“就都记住了?”记性这么好?

    许意章点头,“我记性比较好。”这是真话,她看过一眼就能记得很深。

    但跟老板这样说话,大有装逼的嫌疑。

    秦甄听得那是一个害怕,就怕她表哥一个抽风就开始为难许意章。

    但傅祈然还算有点人道主义,只是点点头,就放下筷子走了,然后吩咐秦甄,“把那个水果茶也报销吧。”

    许意章咬着鱼肉愣了愣,赶紧说:“不用。”

    他请他们吃酸菜鱼,她才点的水果茶。

    傅祈然淡淡道:“照你这请法,一个月还能剩什么钱?”说完,拿着手机出去了。

    秦甄说:“报销挺好的,你别拦他,3杯水果茶七十五块钱呢。”

    许意章无奈地说:“本来就说好是我请啊。”

    “没关系的,表哥家里很有钱的,他不缺这个。”

    许意章心想,不缺是一回事,但她说了请,回头又报了账,等于她又喝了傅祈然一杯水果茶,脸皮再厚也实属有些不好意思了。

    *

    下午依然是看资料。

    晚间六点,同事们陆陆续续下班,许意章收拾好东西,对秦甄说:“狗子,我今晚要回我家,就不去你那了。”

    “好。”秦甄应了一声,又似想到了什么,扭头小声问她,“是要回去坦白吗?”

    “嗯。”许意章眉目间藏着点点焦虑,“总是要面对的。”

    “怕不怕他们受不住?”秦甄想劝点什么的,“你,要不要在考虑一下?”

    在她眼里,韩深很优秀啊,B大法律系高材生,长得一表人才,完全是女人梦寐以求的理想对象啊,她实在想不通许意章为什么要分手?

    可能是想到了父母,许意章心不在焉地说:“明天我在跟你说吧。”

    现下这个心情,她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转身出了公司,她上了一趟公车。

    大概要坐七八站才到家里。

    她随便选了一个位置,望着窗边,目光渐渐变得涣散。

    许是人发呆,就会有记忆涌现,她望着窗外风景,记忆宛如齿轮般转动起来,过去的一幕幕走马观灯般在眼前重现,等到了家里,她已是泪流满脸。

    用指尖擦掉眼泪,她双手插在兜里,从车上下来。

    路两旁熙熙攘攘,她有种宿命即将要终结的感觉,深叹一口气。

    只要过了父母这一关,这段孽缘,就会真正成为过去。

    只是望着头顶的大厦,她还是有些怯弱。

    害怕,焦虑,无助,未知的迷茫……

    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她的手脚都是冰冷的。

    终于,电梯停在了16层。

    许意章从电梯里走出来,只是幻想了一下那个交代的画面,她的眼圈就不由自主地红了。

    她不敢想象父母听到那些话会是什么反应。

    拧门把的时候,她甚至觉得自己是没有力气的。

    她想象着,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

    然后,她就看到了在玄关处换鞋的楚慧心,那个背影,如此单薄。

    她觉得自己很不孝。

    不受控制咬住嘴唇,声音就鲠了,“妈……”

    她想问:爸爸在不在?

    可楚慧心已经先她一步开口,“回来了?家里没香菜了,妈正要出去买点。”

    许意章偏头平息了一下情绪,压着嗓子问:“买香菜干嘛?”

    “熬了鸡汤啊,煮完才发现没有香菜。”楚慧心一脸欢喜笑意,“韩深过来了,正跟你爸和你大伯他们说话呢。”

    许意章愣了一下,悲伤情绪忽然转怒,“他来干嘛?!”

    都说要分手了,还来凑什么热闹?

    “嘘!你小声点。”楚慧心瞪她,“你堂哥跟他老婆闹不和,现在要离婚争孩子的抚养权呢,韩深他不是律师嘛?你爸就让他过来跟你大伯讲讲这方面的事情。”

    “噢。”原来是许爸让他来的,许意章有些尴尬,摸着鼻子,“那现在在里面吗?”

    “几人就在客厅谈呢。”

    许意章点点头,没在说什么,换鞋进去了。

    不过没想到,她昨晚对韩深说了那么过分的话,今天他还肯来。

    而且居然没跟她父母透露什么。

    说实话,这让许意章的心情更复杂了。

    穿着室内鞋进去,客厅里确实坐了几个人,大伯,大伯母,堂哥都来了,许爸爸坐在边上,骄傲地看着韩深给堂哥他们讲解法律知识。

    桌上还放了些礼盒跟茶叶,大抵是堂哥他们要用来感谢韩深的。

    许意章见此,喊了声“爸,大伯,大伯母,堂哥”就进自己房间去了。

    可能因为划清界限了,她不想去客厅呆着,以免更加尴尬。

    *

    晚饭时间。

    大伯和大伯母他们都回去了,楚慧心把鸡汤端到桌上,喊许意章出来吃饭,“意章,吃饭了。”

    “来了。”许意章应了一声,出来就看到许爸跟韩深站在门口说话。

    许爸那意思就是挽留韩深吃晚饭,特别的热情。

    韩深抿着下嘴唇,眼神意味不明。

    看反应似乎有些纠结,不会是在考虑说出他们分手的事情吧?

    许意章顿时变得很心虚,这会是吃饭时间,她可不想她父母因为这事没胃口了这一桌子美食。

    要说,也等吃完在坦白吧。

    “意章,阿深怎么回事啊?叫他留下来吃顿饭都这么拘谨,都是要结婚的人了。”许父一脸慈祥笑意,还叫许意章去帮忙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