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期待和落寞

    “这么勤劳?”他现在对她挺欣赏的,学历有,能力有,就不知道爆发力怎么样了。

    秦甄说:“听说她早上是七点钟来的。”

    傅祈然没说话,再看眼她的背影,就去做事了。

    上午傅祈然要开例会。

    许意章首次被叫进去旁听。

    对此有些人就酸了,跟康德琳关系较好的苏丹说:“才上三天班就能旁听了,特殊待遇啊。”

    康德琳对着镜子抹口红,笑着说:“你怎么看?”

    “能怎么看?人家有能力呗。”苏丹嘴上这么说,但看许意章眼神是不屑的。

    是啊,她凭什么刚来就得到重视啊?

    她干了一年多还没被老板夸奖过呢,更何况那张狐狸精妖媚脸,看着就讨厌。

    苏丹说:“不就是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老在老板跟前晃呗。”

    康德琳仍笑着,“可能人家志愿跟我们不一样,想当咱们的老板娘吧。”

    苏丹冷笑,“就她?”

    其实老板嘛,有能力就算了,还长得年轻帅气,典型高品格人群,自然而然就成了众未婚女员工心目中的理想型。

    反之,未婚没对象的要是不对他心动,才叫格格不入。

    办公室内。

    傅祈然宣布已经接到了风驰公司的授权,要为他们公司量身定做一个策划案。

    策划案分为两小组,一组以康德琳为首,另一组以秦甄为首。

    顿时有人欢喜有人忧。

    跟康德琳一组的都很兴奋,和秦甄一组的都很沮丧。

    众所周知,秦甄就是公司里的“皇亲国戚”,只不过是老板强行扶持她,事实上她根本没什么能力。

    看到秦甄唉声叹气的,许意章主动过去请战,“狗子,你这个策划案我能不能也一起参加啊?”

    “你想一起做?”秦甄问她。

    许意章点头,“是啊。”想掌握什么,就要主动去争取。

    秦甄看了眼办公室里的傅祈然,“不知道表哥肯不肯。”

    许意章跟着她的视线瞥了傅祈然一眼,小声道:“别让他知道不就好了?”

    因此,两人就私下打成协议了。

    下午,许意章除了偶尔去帮傅祈然找资料外,其他时间都在帮助秦甄这边寻找策划案相关资料。

    这方面她并不擅长,这也是她想加入策划小组学习的原因。

    不过她始终是实习生,所以做的都是些助辅工作,比如翻查资料什么的。

    但她依然乐此不疲,整个下午到晚上,都在查阅资料表格,很快,时间就到了夜间十点半。

    公司该走的人基本都走光了。

    秦甄早已困得不得了,抱着背枕趴在桌上睡觉。

    许意章叫醒她,“狗子,回家啦。”

    “你弄好了吗?”秦甄醒来,双目朦胧,“好冷啊。”

    刚醒来的人被冻得鼻涕直流。

    许意章把围巾给她,“给你围着,回家吧。”

    “今晚你回家吗?”

    “嗯。”总是有自己的家,不能老无偿到在闺蜜家寄宿啊。

    *

    十一月底的风已经很凉了。

    许意章赶上末班车地铁,地铁上全是人,都是赶着末班车回家的城市打工人。

    地铁上的人或坐或站,都在看手机。

    都是低头族。

    许意章左右看着,觉得重活一世,真是不一样。

    以前她哪知道上班的疾苦?

    毕业后就结婚变成全职太太了,没机会体验到上班为自己而奋斗的乐趣。

    出了地铁,在走几十米就到家里了。

    其实她家条件算挺好的,在大城市有房,还是地铁口的房,算是小资家庭了。

    路过一家便利店,她进去要了一份鱼蛋,挤了很多甜辣酱,拿在手里一边吃一边往家走。

    然后,她就见到了坐在她家大厦门口的韩深。

    不知道在那干嘛,黑色书包放在边上,微微仰着头,俊美非凡的脸庞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在这做什么?”许意章问他。

    韩深闻言,像是蓦地就怔在那里,好久,才扭过头来。

    看见她的着装以及手里一沓文件,有些反应过来,“找工作了?”

    从说退婚到真正的结束,不过几天时间,她怎能如此轻松的就恢复过来?

    而他,却时常感到不适应。

    坐在这个位置,眼前浮现的都是她的巧笑倩兮,过去他们总这样约会,许意章叽叽喳喳说话,他静静聆听。

    也许,这次不舍的人是他吧。

    “嗯。”许意章没有瞒什么,“毕业了嘛,总是要为未来奋斗的。”

    他没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盯着她,眼神令人捉摸不透。

    许意章能感觉他眼里有微微热光。

    似乎在期待什么。

    是吧,她突然提出分手,然后就不在联系了,对尚在热恋里的人可能很不适应吧。

    尽管韩深是内敛不善言辞的人,也很难一下子接受。

    “很晚了,回去吧。”许意章低头从包里掏出门禁卡,这时候她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简单问候就好,不要过多的关心,否则很容易引起对方的误会。

    韩深眼底闪现一抹失落,自嘲笑笑,拿起包,转身就走。

    许意章开了铁门,却停住脚步,没有走。

    回头。

    韩深行走的背影挺拔却落寞。

    其实何止他呢?

    看着楼下这些熟悉的风景,她也有些回到过去了。

    上大学时,韩深是住校的,许意章是住家的,他们每次约会都在周日,在许意章家楼下。

    每个周六许意章就会满怀期待的给韩深打电话,催他快点来见她。

    如果他迟到了,就会叫许意章先去哈根达斯吃点冰淇淋。

    许意章是生气又觉得他体贴。

    他赶到了,她就嘟着小嘴开始叨念,但韩深摸摸她的头,她又好了。

    两人的约会总是很简单,喝下午茶,看电影,吃晚饭,散散步就回家了。

    有时许意章不舍得他回去,就老赖着他到公园亲亲抱抱。

    韩深比她还含蓄,要亲密总要等到了公园深处才敢,不肯在路上就随意搂抱。

    时常是抓住她作乱的小手,眼神深黯地望她,“别在折腾我了。”

    许意章笑得像朵花一样,“你别走,别回去,我舍不得你。”

    “舍不得也别乱摸。”韩深阻止她。

    她还是要乱来,在他身上乱扑腾,“我看看,我看看。”

    ------题外话------

    因为怕记忆太多,我都写得比较简单,尽量别让记忆占太多字数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