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戴绿帽???

    傅祈然拿完东西回来。

    许意章启动汽车。

    然后傅祈然吩咐了一句,“不要回过头来。”

    许意章刚想回头,就见他脱下了上衣,然后换上了运动服。

    许意章:“……”

    卧槽!

    不会在家里换完在出来吗?

    而且,不会还要在车上换裤子吧?

    但幸好没有,他换完上衣就算好了,然后继续看资料。

    许意章安静开车,等快到目的地了,主动问他:“中午需要帮你准备午饭吗?”

    傅祈然没想到她这么体贴,望了她一眼,“可以。”

    “想吃什么?”

    “辣的。”他只给了这么一句话。

    结合之前的酸菜鱼,让许意章判断出,傅祈然是个爱吃辣的。

    中午,傅祈然从高尔夫场出来,就看到自己的车停在门口。

    车窗降着,许意章盘着腿,抱着笔记本,正对着电脑做浏览表,长发静静垂着,在微风中,感觉每一丝都那么柔软。

    他看了一会,走过去,拉开车门,“一直在这里等着?”

    “没,你给我消息时我才过来的。”

    “嗯,那你挺准时。”傅祈然把安全带扣好。

    许意章笑笑,“我最注重时间观念,坐好了吗?我带你去吃饭?”

    “带我去吃饭?”傅祈然一脸奇怪。

    “你不是说你中午想吃辣的吗?我为你找了一家,刚才已经交代好了,现在过去估计刚好可以吃。”

    大概是不知道说什么,傅祈然翻开文件,“嗯”了一声。

    许意章带他去的店,就在半路上,是一家简陋普通的湘菜馆。

    进去的时候傅祈然还有几分犹豫。

    许意章笑着:“店面虽然普通,但菜很地道,你不是喜欢吃辣吗?可以试试阿姨做的湘菜。”

    她以前跟韩深的家,就在这儿附近。

    她经常跟韩深来这儿吃饭。

    韩深也喜欢辣,许意章经常迁就他,不过她也不讨厌辣,就是辣和不辣都能吃而已。

    两人进去,许意章热络地跟老板娘打招呼,然后上了二楼,选了个窗口的位置,“阿姨,刚才打电话叫你准备的那些菜,现在都弄好了吧?”

    “刚弄好呢,现在正出锅,都是热的,你们等着哈,我去帮你们端上来。”老板娘很热情,跟许意章拉了几句家常才离开。

    许意章娴熟给傅祈然洗杯子。

    过去,她也很爱喜欢这样照顾韩深。

    也许是因为楚慧心吧,从小耳濡目染,就很喜欢主动关心照顾别人。

    傅祈然接过她递来的茶,笑了笑,“谢谢,这儿都有什么好吃的?”

    “剁椒鱼头跟辣子鸡肯定就是最经典的啦,我就点了这两个菜,不然怕吃不完。”

    这两道菜,许意章印象非常深刻。

    许是来到了熟悉的环境,有些记忆又开始涌现……

    记得她跟韩深结婚时,因为韩家父母没有来,所以习俗都是按着许家这边来的。

    那天早晨三四点,造型师就来家里给许意章做造型。

    楚慧心在一旁一边哭一边笑。

    然后摸她的头发,给她戴上首饰,接着韩深就来了,许父在外面跟韩深说话。

    许意章想跑出去,楚慧心叫她在等等,打扮好了再去。

    客厅里。

    许父许母坐在沙发上。

    韩深西装革履,许意章洁白婚纱,两人跪在地上,给许父许母两人敬茶,然后两老给他们发红包。

    接着就去礼堂,交换结婚戒指,然后先回家,因为晚宴在晚上,所以两人可以先回去休息一下。

    那一天,许意章真正意义上成为韩深的妻子,他家里的女主人。

    到了家中却怎么都睡不着,她就开始扑腾韩深,然后就被反扑,折腾好几个小时,两人都饿得肚子咕咕叫。

    然后就出来找东西吃,不想走远,就手拉手到了这家湘菜馆。

    可以说,他们那天结婚,真正记住的味道,就是这个湘菜馆的菜。

    婚庆上因为太忙太紧张了,根本就没吃什么……

    新婚的时候,两人还是幸福的啊。

    为什么到了最后,两人就相对无言了呢?

    其实这个问题,她到死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明明她那么爱韩深,却又走到了恨他入骨的地步?

    “真的挺好吃的。”尝了一口鱼头的傅祈然说,拉回了她的思绪。

    许意章回神,眼神中似有莹莹泪光。

    人偶尔就是会矫情的吧。

    她把眼泪眨回去,“嗯”了一声,“辣子鸡也很正宗。”

    傅祈然吃了一块,“你怎么知道味道正宗?你不是B市人吗?”

    许意章愣了一下,笑了,“老板娘告诉我的。”

    其实,是韩深告诉她的。

    虽然早已决定摒弃他重头来过,可是有些时候,就是会被潜移默化的影响。

    “今天怎么想起来这吃饭了?”阿姨似乎在招呼着谁,声音越来越近,好像是往楼上来了。

    “带朋友过来聚聚。”随着这抹熟悉的声音,几个身影从楼下走上来。

    现时二楼只有四五桌客人在吃饭,因此空旷,一目了然。

    许意章扭头,就看到了韩深以及他身后两对男女,两个男的是他以前的舍友,两个女的,是许意章以前的同学。

    因为大学时,两人在一起,因此身边的朋友也玩到了一起。

    现下见面,场面就有点奇怪了。

    毕竟,大家都以为许意章马上跟韩深结婚了。

    可,现在的许意章,坐在另一张桌子,跟一个陌生男子一起吃午饭。

    “意章。”女同学宋灵灵叫她一声,眼睛左右看着她和傅祈然,“你来这里吃饭?”

    “嗯。”对待这群同学,许意章早已没了以前的热情,大概是毕业后大家渐渐来往少了,现在见到,就有种熟悉陌生人的感觉,她笑了笑,“跟我老板,这位。”

    许意章主动介绍了傅祈然。

    宋灵灵看了傅祈然一眼,“你好。”

    傅祈然礼貌点头,“你好。”

    宋灵灵看完傅祈然,又去看韩深,他们都没透露过分手的事情,因此大家觉得气氛怪怪的。

    许意章这……该不会是在给韩深戴绿帽吧?

    韩深的注意力却是桌上那两道菜,剁椒鱼头和辣子鸡。

    他整个人的气息甚至是滞住的。

    每次他们来这吃饭,必点的两道菜。

    她说分手,并且决绝,都没有这两道菜给他的冲击力大。

    你可以分手。

    可如果你把另一个男人带到这里,品尝他们曾经一起经历过的甜蜜,那么,他的五脏六腑就要炸了。

    尖锐的嫉妒,让他呼出的气,都彷如带着烧心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