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你想让父母蒙羞吗?

    许意章想说什么的,可是她的喉咙像是被堵住了,开口了半天,只是哽咽。

    楚慧心满眼都是泪,转头就去喊许父,“老许,你出来,你女儿说她不跟韩深结婚了,你出来。”

    许爸爸在卧室看新闻,听到这话,披了见外套从床上起来,“怎么回事?”

    楚慧心走过去对着许爸爸说了一通,“你看看你女儿,前阵子闹着要结婚,我们不肯,她还威胁我们说,要是不给她结婚,她以后就都不结婚了,现在同意他们结婚了,把亲戚的礼都收了,她又说不结了,说不是结婚的时机,要先奋斗事业……”

    楚慧心长篇大论,许爸爸只是沉默着。

    楚慧心说完许爸爸,又过来拉许意章的手过去,“你过来,你自己跟你爸爸说,你到底要怎么样?”

    许意章被拉着上前,许爸爸望了她一眼,平时总是很严厉的男子,这会却只是冷凝地望着她。

    许意章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委屈得不行,低下脑袋说:“我不能跟他结婚,亲戚们的礼,你们还回去吧,酒店的婚庆,我会自己打电话去取消的,至于爸你给我的十万块钱,我会全部转还给你的……”

    许爸爸盯了她一阵子后,才抽了口烟说:“为什么忽然又说不结婚了?”

    他的眼神很深,像是在探究许意章眼里的真正原因。

    许意章摇着头说:“不会幸福的,爸,妈,你们相信我,我跟韩深在一起的话,一定不会幸福的。”

    楚慧心满眼都是泪,她抽了张纸一边擦一边抱怨,“当初你说你要韩深在一起,我就告诉你,不适合,他家境普通,又刚刚毕业,有实习期,哪有经济能撑起这场婚姻,但你就偏鬼迷心窍,说他优秀有能力,以后一定会给你幸福的,我们都是因为相信你才给他机会,可这婚刚订没多久,你就告诉我们你不结婚了,你这不是头脑发热闹小孩脾性吗?”

    许意章咬着唇,哽咽着。

    许爸爸看了楚慧心一眼,“好了,你先别说那么多了。”

    楚慧心瞪着许爸爸,“我说得没错吗?当初是她非要跟韩深在一起,我们现在接纳了,她又搞出分手这一招……”

    许爸爸似受不了一样,深叹了一口气,转眸看许意章,“你没有任何原因,就要跟他分手吗?”

    许意章不知道该怎么告诉父母未来的事情,只是闭紧嘴巴沉默着。

    许爸爸说:“阿深这孩子我跟你妈接触后都觉得他不错,专业能力有的,又是名校毕业出来的高材生,将来肯定不会被埋没的……”

    许意章依然摇头,他是什么都会有的,可是,他最后不爱你们的女儿了。

    如果爸妈知道是这样的结局,还会坚持让她嫁给他吗?

    兴许两老如果知道了,肯定就会释怀的吧。

    想到这里,许意章眼里的坚定又亮了起来,看着许爸爸,虽然眼里都是泪,虽然声音哽咽得厉害,但她还是要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爸,我以后一个人会过得很好,我希望你们能相信我。”

    闻言,楚慧心呆坐在沙发上,整个人的神情就是魂不守舍,“你说说你到底要干什么啊?都这个地步了,你说你要一个人过,你让我跟你爸爸怎么跟亲戚们交代啊?话都说出去了,礼也都收了……”

    许爸爸抽着烟,整个人也是乌云密布的样子,像是在忧愁,沉默了半响,才又扭头问她:“现在爸爸反过来问你,这事现在亲戚们都知道了,喜帖也下了,你说这事怎么善后吧?”

    对许意章来说,这个问题是解决不了的,但是这些代价她必须受着,因为这是她重生的劫数。

    她说:“我知道我这样做对不起你们,以后我不会在这么任性了,任何事情,我都会考虑到清清楚楚……”

    “我现在不想听你保证什么,我就想问你,这些事情怎么解决?”楚慧心感觉天要塌下来一样,她不敢去联系亲戚们,再告诉他们,她女儿不结婚了,临结婚前,半只脚踏进去,又说不结了,这是想逼父母蒙羞去死?

    许意章回答不上。

    许父的眼神也很黯淡,像是很失望,“闺女,我希望你想清楚,如果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做,爸妈是可以把礼都帮你退回去,可从此以后,你在亲戚们眼里就是个笑话了,连带着你爸妈,都成了大家眼里的笑柄,我跟你妈都到这个岁数了,你忍心让我们两每次去参加亲戚的聚会都被大家指指点点?”

    许父打心眼里还是希望许意章能结婚的。

    毕竟韩深除了家境普通一点,人真的不错。

    他认为韩深这样的人才,还是属于优秀女婿那一挂的,令很多人羡慕。

    可闺女就是鬼迷心窍了一样。

    听到他这句话,竟然来了一句,“那要是离婚,应该会更蒙羞吧?”

    楚慧心闻言不可置信地看着许意章,“你要做什么?我们不同意你退婚,你就要离婚是不是?”

    “那不然我有什么办法?”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许意章也感觉自己很痛苦,她按着脑袋,满眼是泪,“我已经说了,我今后一个人会过得很好,如果你们不愿意,那我可以结婚,可是有些话我会说在前面,我跟韩深一定不会幸福,届时我们离婚了,我希望你们都能平静接受。”

    “你真是胡来!”楚慧心声音都尖利了,“你这是在威胁我跟你爸爸吗?”

    “我没有威胁你们!”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许意章不如实话实说,“我只是把实话说出来,你们非让我跟他结婚,我们也不会有好结果的?”

    楚慧心说:“当初我不让你们在一起,你也是威胁我们,不答应你们你就孤独终老,你现在又威胁我们?!”

    过去许意章是任性荒唐。

    可今天的许意章,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天真叛逆的女孩了,她对楚慧心说:“当初你说得都对,是我脑子自己糊涂非要跟你们杠,但现在我自己想清楚了,没有经济的婚姻就是一地鸡毛,我们未来还要生活,养孩子,以我们现在的能力,哪里负担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