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父母撮合

    许意章看着微博上的搜索热点。

    韩深的名字出现在第二,因为他成为了城市的法律宣传人,真是黄袍加身了。

    而且此次热搜,还有一个叫孟晚星的女孩,她跟韩深参加了同一档节目,两人金童玉女,一个是法律高材精英,一个是法律俏佳人,站在一起,如此的登对,都成为了这次节目的爆点。

    但许意章不感到可惜。

    反正最后他们都不可能在一起的,倒不如祝韩深,前程似锦,美人在怀。

    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许爸爸跟楚慧心都接受了她跟韩深退婚的事实。

    虽然当时的情况非常痛苦丢脸,但许爸爸作为父亲,还是替许意章顶去了所有责任。

    是他亲自提出,要为许意章去打退婚庆的电话。

    许意章一面对家人感到愧疚,一面又对此感到感激,她的父母,最终还是最爱她的。

    虽然痛苦和不舍,还是选择了尊重她的决定。

    只是之后,许爸爸就不怎么出去下棋了,楚慧心也不怎么约亲戚来喝茶了,因为在他们眼里,他们是蒙羞的,不敢出去面对外人,两人经常结伴喝茶,叹气,但到底没在生许意章的气了。

    他们甚至还怕许意章会想不开,尽量当做这件事没有发生。

    这件事终于全部落寞。

    许意章略有忧愁地度过了这段时间,努力的工作着。

    只是今晚回家,一切都有些异常。

    许意章才到家门口,就听到了楚慧心多日不曾出现的开怀笑声。

    仔细辨认,其中还有许爸爸的声音。

    许意章觉得父母能这么开心,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好事,连走进家门的脚步,都轻松了很多。

    结果进了家门,她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韩深,在他们家里。

    不知道他说了什么,让两老很高兴,还一个劲的夸他,“现在,真是一表人才了,不错不错……”

    这是许爸爸夸的。

    “难得你还有心来,以前是我们两老误会你了……”这是楚慧心的声音。

    许意章奇怪,他到底说了什么,让两老对他解除了误会。

    没等许意章走进去。

    楚慧心就又说:“晚上就留在这里吃饭吧,意章应该快回来了。”

    “那就谢叔跟姨的款待了。”韩深风度翩翩地说。

    许意章蹙眉。

    完了,怎么觉得这气氛很不对劲?

    她慢腾腾走进去,声音又不敢大了。

    客厅里的许爸爸看到她,连忙和事佬一样地咳了几声,“意章回来啦~”

    许意章表情有些僵硬,扭头。

    韩深还是过去里眼神深深的模样,俊脸笼罩在灯光里,让人觉得他眼里似乎有笑意淌过。

    许意章有点无语,韩深却冲着她点了点头。

    如此,她就不好摆架子了,也点了下头,进房间去了。

    没多久,韩深就进她房间来了。

    她的房间他以前也来过很多次,但分手后,是第一次。

    许意章坐在电脑前,表情有些不解,“来做什么?”

    韩深在她屋里转了一圈,整个过程都带着意气风发,好像在炫耀他现在的成功,半响,眼含笑意地说:“你的房间还是老样子。”

    许意章歪过脑袋,有些防备地瞅他,“你刚才跟我爸妈说了什么?”

    两老为什么那么高兴。

    “也没说什么。”韩深看着她电脑桌前的相框,里面的人物正是她跟他,他瞥了一眼,眼底便有了些笑意,“阿姨刚才问我,我们为什么分手……”

    他的话故意不说完。

    但却一下子吊起了许意章的好奇,她瞪着眼睛问:“你怎么回答的?”

    “我也不知道原因。”他的音调忽然降低,看着她,“所以我跟叔和阿姨说,可能是你觉得我们事业还没有成功,想缓一缓在说。”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许意章呆了,这个男人竟然就凭自己之见这么说了,这下,许父许母肯定又有期待了。

    “之前不是你说的么?”韩深走近她,眼神倾过来,似乎带着逼厌,“你说你是温室里的小公主,过惯了好日子,我却什么都没有,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

    许意章愣了愣,回过神来,“我没说错啊。”

    “现在,都有了。”他的目光锁定在她身上,似乎带着一丝期待,“你想要的,我都有。”

    许意章心里有些酸楚。

    为什么呢?

    上一世他成功了,却对她说:我们离婚吧。

    这一世他成功了,却对她说:你想要的,我都有。

    难道是因为“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因为她拒绝了韩深,才成为了他心里的白月光?

    许意章真的想不透韩深心里在想什么。

    他们生活了这么多年,她却从来没有懂过他。

    半响,她摇摇头,只是低声说:“抱歉,已经不行了。”

    韩深眉心蹙了一下,“为什么?”

    他都做到这个地步了,为什么还是不行?

    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狠心?

    许意章说:“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不要在坚持了,这一切已经没有意义了。”

    迟来的深情,一文不值。

    没有任何意义。

    她已经决定将过去的一切锁在暗房里,永远不会在打开。

    现在她的事业在上升期,她更加不会去参合什么爱情和婚姻,都是虚的东西。

    韩深简直无法置信,差点就失态质问她到底为什么。

    但刚好楚慧心叫两人吃饭,就打断了这场对话。

    整顿饭吃得很不是滋味。

    不是滋味是因为,许父许母在一个劲撮合他们,韩深又没有拒绝,因此就显得许意章很尴尬烦躁。

    她整个人都很郁闷。

    吃完饭韩深告辞,楚慧心还沉浸在刚才的欢喜里,对许意章笑吟吟地说:“你之前跟阿深分手,无非就是气他对婚礼不上心呗,现在他既然肯回来求和,你就别跟他犟着了。”

    在楚慧心心里,她觉得女儿深爱着韩深,不然以前也不会义无反顾要跟他了。

    许意章回头,“没有的事情,我跟他分手的原因很复杂,你们别再猜也别再撮合了。”

    楚慧心不以为然,兀自倚着门开心地说:“我看得出阿深这孩子是真心喜欢你的,这不,一从S市回来,就来探望我们两老了,我觉得之前退婚的事情还是草率了点,应该在好好考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