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开会破羊水(1更)

    秦甄也赞同地点着头,“他们是很好,大学就在一起的恋人,已经很久了。”

    闵泽有些羡慕,微微颔首。

    秦甄把放在手边的袋子拎出来递给闵泽,“上次你借给我的衣服,我已经洗干净了,谢谢。”

    “举手之劳而已。”闵泽把衣服结果,透过敞开的纸袋,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

    很好闻的味道,他笑了笑。

    许意章看闵泽的样子,好像对秦甄也有点意思,就试探着问:“闵先生是做什么的?”

    许意章总是下意识把秦甄当成妹妹,每当秦甄想要恋爱,她就会自然而然帮她把关,而且这些话当事人确实不好问。

    闵泽笑道:“我是牙医。”

    许意章点点头,“医生啊,在哪个医院?”

    “不是医院的,我自己开了家诊所。”闵泽待人很有礼貌,吃东西时也懂礼仪,许意章断定这人家世不错,修养也极好。

    对这个男的,许意章可比对孟程满意多了,孟程只是有个好看的皮囊,实际就是个下三滥瘪三。

    闵泽则是一眼就让人知道是有涵养的人,言行举止优雅从容。

    这顿下午茶他们相处得不错,闵泽走后,许意章对秦甄说:“这个不错。”

    难得有人得到了许意章的肯定,秦甄有些意外,心花怒放地说:“你觉得闵泽好?”

    “优质。”许意章判断。

    韩深瞥了她一眼,有警告的意味。

    意思她夸别的男人,他有点不高兴。

    许意章便摸摸他的脸,安抚他,“行了,你也很优秀。”

    秦甄看着两人的相处,顿时又羡慕,又向往,“不过他是本地人,也不知道他家里,会不会嫌弃我不是本地的?”

    许意章沉吟,“这个……就得相处之后才知道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言说着话,直到韩深把秦甄送回了家才分开。

    之后韩深到家里,韩深把婴儿用品的包装全拆开了,衣服一件件剪掉商标,在剪掉衣标,拿去献宝给许意章看。

    许意章没想到他这么细心和耐心,居然花了一个小时去做这件事,顿时有些感动,摸了摸他柔软的短发,“行啊,做得不错。”

    他凑过来,到了她跟前,“那有奖励吗?”

    “你要什么奖励?”

    韩深目光向下,落在某一个点上。

    许意章立刻如临大敌,“不行,我现在肚子太大了,承受不住。”

    韩深双手放在她肩上,轻轻压了压,“别怕,我不是说现在,可以先欠着,等你生完孩子之后。”

    “……”靠!怪不得献殷勤,心怀鬼胎啊。

    许意章捡了捋头发在手指上绕了绕,“再说吧。”

    *

    七月底,许意章肚子37周了,在过一周就38周,进入随时可生产的状态。

    她依然坚持上班。

    公司接了一个大项目,策划部里每个人都忙得团团转。

    许意章同样忙疯了,一天开好几次会,就为了商议出一个最佳方案去参加竞投。

    夜晚九点,部门的人还在加班,大家吃着晚饭,喝着咖啡,讨论方案。

    许意章已经很乏了,坐在转椅上,整个人精疲力尽。

    秦甄有些担心她,“章儿,要是很累,就先回去吧,明天在忙。”

    许意章用笔撑着头,摇了摇头,“吃完饭在商量一下吧,这个方案就快弄好了。”

    秦甄便没说什么了,大家吃完饭,活动一下身体,继续在会议室里开会。

    许意章喝了点果汁,站起来想说点什么,就感觉下面一热,哗啦地好像涌出了什么。

    她愣了愣,整个人都呆住了。

    于是屏息着,一动不动,想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结果,又感觉不到什么了,她心有余悸的想了想,走了两步。

    然后又“哗啦”的感觉。

    别人都听不到,但她能感觉到,她呆了半天,说:“我先去下厕所。”

    她想去厕所看看是不是羊水破了,一路小心翼翼走去女厕,结果还没进去,裙底下的裤子全湿了。

    糟了!

    羊水破了!

    还是严重的那种。

    她凭着自己的医学常识,立刻平躺到地上,拿手机通知秦甄过来。

    片刻后,一群人从会议室里冲出来,如临大敌一样。

    *

    韩深此刻也在公司加班,律所一行,996是常态。

    他们团队的人都围在会议室里。

    韩深坐在会议桌中央,看着荧幕上的案件,条理清晰地做债务分析。

    忽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

    韩深的助理小张慌慌张张地说:“韩律,一位秦小姐来电,说您太太现在马上要生产了。”

    孟晚星坐在会议室里,闻言整个人都怔住了。

    要生了?

    这不就是许意章吗?

    还您太太?

    难道许意章肚子里的孩子是韩深的?

    孟晚星顿时觉得手脚冰凉,转头去看韩深。

    韩深的一只手还放在桌上的文件上,整个人像没有知觉,空气宛如凝固。

    下一秒,他猛地起身,脸色冷凝,“我太太现在在哪个医院?”

    “第一院。”

    韩深冲到地下库,钻进自己车里,却发现自己握方向盘的手一直在抖。

    幸好小张跟了下来,说了一句:“韩律,我来开车吧。”

    韩深勉强爬到副驾驶,仓皇地说:“开车。”

    “是。”小张启动汽车,看了眼韩深的脸,这是第一次,他在韩律脸上看见慌张,以前不管项目多么难辨,他从来都是面不改色。

    *

    医院里。

    许意章躺在床上,痛得死去活来的。

    护士给她搭上胎监的机器,一直喊着:“不要动,不要动……”

    许意章也想不动,可是好疼啊,肚子里的胎儿好像在往外挤出来,疼得她翻来覆去,“好疼!”

    护士帮她内检了一下,“才一指,早着呢。”

    “一指就这么疼了?”许意章要疯掉了,凭意志拉住一丝理智,对秦甄说:“让韩……韩深回去把我的东西拿来。”

    她穿来的衣服全湿透了,马上就要生产,医院里是一点东西都没有。

    秦甄赶紧去联系。

    *

    韩深的手机响了很久。

    小张说:“韩律,你电话响了。”

    韩深顿时回神,三魂七魄涌回体内,他接通了电话,“喂。”

    “韩深,我是秦甄啊,章儿现在在待产房,她让你先回家把孩子的东西拿过来。”

    “她现在人怎么样?”

    秦甄看了眼旁边的许意章,胎动似乎暂时停了,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气若游丝的休息。

    秦甄说:“目前都还好,护士说没那么快生,你先回去拿东西。”

    韩深不愿回去,觉得回去拿完东西在去耽误时间,可宝宝马上要出来了,到时候生完没用的东西也麻烦。

    他看了眼车窗外,不知何时起下起了雨,他刚才一点知觉都没有。

    他转头看向开车的小张,稳了稳心神,“小张,你现在在路边停车,然后打车去我家一趟,把我太太生产要用的东西拿到医院来。”

    小张一脸懵逼,“生产要用的东西?韩律,你都放在哪里?”

    韩深说:“都收拾好在一个行李箱了,放在主卧里,你进去看见拿过来就行了。”

    “好的好的。”小张把车停在马路边,冒着雨,下去拦计程车。

    韩深钻到驾驶位,告诉自己要冷静,然后揣着一颗冰冷的心开车去医院。

    *

    待产房里。

    许意章又疼了起来,一阵比一阵强烈,疼得她下意识蜷缩住身子。

    旁边几个护士同时按着她,护士长看着胎监仪说:“女士,你别乱动,你孩子的胎监不是很好,我们要看一下结果。”

    许意章顿时不敢乱动了,可是又疼得不行,她痛苦的皱着眉,护士在一边说:“深呼吸,深呼吸就好……”

    许意章痛苦地闭着眼睛深呼吸。

    秦甄在边上看着,心疼她又无能为力,她只能拿着手机一直走来走去。

    片刻后,许意章用力摇着头,“好疼,我要打无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