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五章按泰山之意办事

    张拐子自从被一群人喊老太爷之后,就不太喜欢听人喊老拐子了。

    不过,都是老邻居,当初堡堡小时候王大妈也照顾不少,张拐子纵然不喜欢,倒也没有表现出来,他小声的说道:“我家胡管家回来和我说的,这张氏国皇室三代无女,不管是皇后娘娘,还是贵妃,哪怕是宫女,只要在皇宫怀孕,生下来都是男孩。听说二王爷的女儿是救命恩人的女儿,不是二王爷亲生的,管家还听说这个亲生的在草垛内被人捡了.......”去。

    草垛?

    张拐子反应过来,堡堡不是草垛内捡的么?

    张拐子愣了。

    十八年前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的涌来。

    他答应第二天为别人做老衣。也许是天意,那天本来早早回家,不想路上被封,不给走,他等到午夜才得以通过,听到草垛内的哭声,抱出小婴儿的堡堡。

    孩子身上留有血书一封银票一千两,一瓶药粉。

    好心人捡到这个孩子就是你的,一定要给她学琴棋书画,将来她家人前来,定会厚报。以免仇人寻来,此药每日抹在孩子鼻孔旁边,她便不会啼哭,隐藏半月之后方可安全。

    孩儿娘跪拜恩人!

    当时他就将药抹在堡堡的鼻子上,带回家偷偷养了半个月,才抱出来,说捡了一个弃婴回来养的。

    一个娶不上媳妇的穷光棍,带孩子是不会带的,因此王大妈的帮助下,孩子养大了。索性,孩子从小聪慧,凡是不用他操心的。

    只是,她是公主么?

    如果是,皇帝怎么会让自己的女儿喊自己爹?他有什么资格做公主的父亲?

    张拐子的心此刻剧烈的痛起来,这是他的女儿。

    “爹,这真的公主说不定都已经死了。你想想,皇室三单独女,何等的尊贵的身份,如果将她杀死代替去了皇家,一辈子荣华富贵。如果真的公主就是没死,她但凡有些头脑,也会懂得隐藏自己身份,不然等不到她见皇帝,就会被人杀了取而代之。一个民间的公主,有什么自保的能力?这公主的身份,不单单是公主,牵扯的利益太多了。爹,王大妈,你们说是不是?”张堡堡搂着张拐子的胳膊,脑袋靠在张拐子的胳膊上:“爹,以后不要议论皇家的事情,要是被有心人惦记,您和王大妈都要倒霉的。皇家如何,岂是我等小百姓能置喙的?”

    张拐子听到张堡堡的话,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笑呵呵说道:“堡堡说的对!她大妈也不可能乱说,否则招来祸事就麻烦了。”

    王大妈也是知道皇家的事情不可乱说,于是点头说道:“咱们出了这个门儿就忘了,以后再也不提。”

    就算不提,那些孩子是捡来的,还是被有心人说了出去。

    官差来敲开张府的门。

    胡管家推着张拐子见到了官差,看着官差手中的画像张拐子摇头:“我家堡堡当初捡回来第二天就去登记的,时间和你那个也对不上啊,在说了,我家堡堡不是草垛里面捡的,是人家放在我家家门口,知晓我老汉光棍儿没媳妇,送来一个孩子给我养老的。再说了,我姑娘都已经成家了,是断然不可能跟随你们去府衙的。”

    “张老爷,这事儿我们也是公事公办,还是让张小姐随在下等人去了宫中给验看验看是吧。”差役是看着张堡堡的画像和官府送来仁德皇后画像非常的像,所以才会决定来带走张堡堡。

    胡管家岂能让夫人被人带走,当即拿出杜将军的令牌:“我家将军和夫人成亲的时候,皇帝和二王爷亲自主婚,如果是公主,皇帝岂会不知道?还有,将军不日就要回京城,只会带着夫人进京面圣。你们还是多方寻找吧,我家夫人的主意还是不要打了!”

    看到将军府的令牌,衙役走了,杜将军成亲没有听说,皇帝主婚也没有听说,不知道事情真假也不敢随便得罪,衙役干净的回去请示。

    衙役一走,张拐子就问胡管家:“那个大黄伯伯和二黄伯伯其实是皇帝二王爷?”

    “回老爷,是的!将军怕吓着老爷和夫人,因此没有公布皇上和二王爷的身份。将军的父母已经不在了,老夫人年岁已高,不便奔波,将军为了不委屈夫人,请来皇上和二王爷。”胡管家如实回答。

    张拐子半天没有说出话来,最终摸摸下巴说道:“现在也吓了老子一跳。你去做一个事情,就是杜清文成亲是皇帝和二王爷亲自主婚的消息散播出去,包括京城都要人知道!”

    他要让全世界都知道,特别是那些瞧不起他女儿的人,还有那些说让他将女儿送去给人做妾的人,他的女儿是皇上亲自主婚的,嫁的是张氏国最厉害的战神杜清文。

    卑微了一辈子的张拐子,这一刻,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胡管家一愣继而说道:“是,属下这就去办!”

    将军让隐瞒成亲的消息,又让自己什么都听老丈人的,现在可难办了。

    胡管家快速飞鸽传书给杜清文。第三天就收到回信:按泰山之意办事。

    这就是准了。

    很快,京城,个地方,都知道战神将军杜清文成亲了,还是皇帝和二王爷主婚的,至于是谁家的姑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皇帝居然亲自去主婚。

    张堡堡每天都很忙,知道皇帝满世界的找女儿。但是她并不想认这个父亲,张拐子将她抚养大,她只要有一个父亲就好。

    为了躲避人,她原本白天守店,后来干脆改为下午四点之后到第二天凌晨四点,整个作息都倒过来了。

    白天早上到下午都是张拐子带着人在店里守着。

    完全隔绝外面的纷扰。

    转眼到了冬至。

    冬至给坟头添土,等于给底下的亲人添被子。

    张堡堡想到千雅在皇陵,填土那是不可能的。作为张氏皇族的血脉,她去祭拜,起码底下的皇室先祖也会对千雅多多照顾。

    张堡堡告诉张拐子,自己要出门几天。

    “听说还有半月,清文就要回来了,你在家天天忙这里忙哪里,天气转凉,你这个妻子难道就不知道为夫君做一些冬天的衣裳么?”张拐子有些不高兴。

    “还有几天是冬至!”张堡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