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富婆她说钱不重要

    “赵律师,我能信任你吗?父亲让我遇到问题且难以抉择的时候,可以请教你。”

    赵律师起身,显得格外郑重其事。

    “文小姐,请相信令尊的眼光。我值得你父亲的托付和信任。”

    文斯莉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她浅浅一笑。

    紧接着提出要求,“我需要万顺集团两年前的人事名单,以及现在人事名单。还有,不要惊动任何人。”

    “包括顾佳豪先生在内?”赵律师严肃问道。

    她重重点头,“包括他在内。你能办到吗?”

    “没有问题。两日后,我会将人事名单,包括背景调查报告放在你的面前。”

    她满意地点点头。

    这么看来,这位赵律师能量很大。

    两天时间,就能搞到人事名单以及背景调查,难怪父亲生前选择他作为遗嘱执行人。

    她翻着桌上的法律文件,一份一份签字。

    当笔落下那一刻,意味着她正式继承父亲的百亿遗产。

    赵律师在一旁说道,“从今日起,文小姐将成为本城女首富。即便是放眼全国,也不输任何人。”

    “钱对我不重要,我只想让爸爸死而复生。”

    赵律师:“……”

    他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他能说什么?

    只能说有钱人的想法,嗯,可以理解。

    他可是有职业操守的律师,绝对不会腹诽自己的客户。

    即便客户说出的话让他想打人,他也会坚守自己的职业操守。

    所有文件签署完毕。

    她翻阅着父亲留给她的亲笔书信,心情起伏不定。

    “我父亲的死,警察那边调查清楚了吗?真的没有问题?这一切都是沈莲一人所为?”

    “文小姐是对令尊的死,有很多疑问。”

    文斯莉抬起头,郑重问道:“如果我没有醒来,我父亲的遗产,会怎么处理?”

    赵律师严肃道:“如果文小姐不曾醒来,并病亡,那么按照规定,你的先生顾佳豪将成为遗产继承人。文氏家族的人,也可以主张继承一部分遗产。”

    “也就是说,如果我死了,顾佳豪会是最大的受益者。”

    赵律师点头道:“是的!因为你没有立下遗嘱,你们又是合法夫妻。你亡故后,顾佳豪先生将名正言顺继承遗产,成为城中新贵。

    难道,文小姐是在怀疑令尊的死,同顾先生有牵连?

    说的也是,按照谁最终受益谁最有嫌疑的理论,顾先生的确有理由杀害令尊。”

    文斯莉抬头望着对方,“我陷入昏迷,紧接着我父亲过世,赵律师也怀疑过顾佳豪,对吧。按照你们这行的做法,肯定有派人暗中调查。我想知道你们的调查结果,他,到底有没有问题?”

    赵律师打量她,用极其严肃认真的目光打量她。

    “你父亲说你从小在温室长大,没有见识过人间险恶,太天真,最大的毛病就是容易轻信别人。如今看来,你父亲对你不够了解。”

    文斯莉眼中闪过痛苦之色,“谁都有长大的一天。爸爸不在了,我当然不能再继续天真下去。”

    她偷偷扭头,假装抚脸,实际上是偷偷擦掉眼角的泪水。

    赵律师点点头,认可她的说法。

    “来之前,我很担心你的状况,担心你能不能守住这份家业,担心令尊的一番苦心被辜负。现在,我终于可以放心,对令尊也有一个满意的交代。”

    “谢谢赵律师。请告诉我调查结果,我想知道真相。”

    文斯莉固执地等着答案,没有人能阻止她了解父亲死亡真相。

    赵律师迟疑了一下,“自从你们父女出事后,顾佳豪俨然成为城中炙手可热的人物。他辞去了大学的工作,顺理成章进入了万顺集团,代表你管理公司。

    你父亲不仅是我的客户,我们私交也不错。于情于理,我都要派人调查所有可疑人员。

    据我们调查,顾佳豪和沈莲之间,应该没有联系。

    不过,有个人不知道你是否认识,他是你父亲智囊团首席智囊,很多事情你父亲都会和他商量。出事前,他们有通过几次电话。”

    “你是说卫柏夫。”

    “你认识他就好。卫柏夫也是律师出身,后来犯了事被取消执照,成为你父亲的智囊。这个人行事喜欢剑走偏锋,踩钢丝,很容易出事,同你父亲行事风格有很大区别。

    但他的确有奇才,万顺集团好几次重大决策,背后都有他的身影。

    他和你先生顾佳豪私下里有联系,我们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更令人疑惑的是,顾佳豪入主万顺集团后,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公司法务起诉卫柏夫。”

    “什么罪名起诉他?”

    “非法侵占公司资产,挪用公款,收受贿赂……好几条罪名。”

    文斯莉充满了好奇,“官司打完了吗?卫柏夫判了几年。”

    赵律师感叹道:“整件事最令人感到诧异的就是这桩官司。持续一年半的官司,最后因为关键证据丢失,关键证人失踪,卫柏夫当庭无罪释放。

    他这个人喜欢兵行险着,这场官司,恐怕他暗中动用了非常手段。否则,他少说要吃好几年牢饭。”

    文斯莉拿着手机,搜索这场官司的相关资料。

    她说道:“说起来,卫柏夫才是最了解我爸爸的人。我爸爸的死,他有没有可能知道内情?”

    “你可以当面问他。”

    “他人在哪里?能不能请他来见我。”

    “这个很难说。官司结束后,卫柏夫就去了国外,说是要环游全球,去去晦气。不过,我可以尝试联系他。”

    “联系上他之后,你告诉我,我有重要事情请教他。请他回来一叙。若是不方便回来,可以电话联络。”

    “好的!你不好奇,顾佳豪先生同卫柏夫私下里为什么会有联系,之后又反目成仇?”

    文斯莉轻声说道:“我当然好奇。但我更想听到卫柏夫的答案。”

    “我争取尽快联系上卫柏夫,请他回来一叙。”

    “谢谢赵律师!是不是我有任何要求,赵合律师事务所都能帮我处理?”

    “当然!”

    文斯莉当即笑了起来。

    “我吃惯了陈妈做的饭菜,麻烦你帮我将她请回来。司机老徐,你替我查一查他,没问题的话,也将他请回来。另外,我需要一个生活秘书,还需要安保。”

    “不惊动万顺集团,以及顾先生?”赵律师问道。

    文斯莉点头,“最好不要惊动他们。这点小事,我不希望有人跑到我面前问东问西。”

    “还有别的要求吗?”

    文斯莉咬了咬嘴唇,似乎是下不定决心。

    但……

    最终,她还是说道:“帮我查一查这两年顾家的收入开支,金钱来往。”

    “重点顾佳豪先生?”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