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们分居吧!

    顾佳豪终于打完了电话。

    电话内容似乎令他的心情有些沉重,本想抽一根烟缓缓神,烟盒都拿了出来才意识到整座医院都是无烟区。

    他有些郁闷地将烟盒放回裤袋,然后提起精神回到文斯莉身边。

    三个人,三个位置,犹如三足鼎立。

    他望着她,她也望着他,谁都没有说话。

    气氛一下子变得很诡异。

    纵然反应慢一拍的莎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好尴尬,她就像是个多余的人。

    她慌忙站起来,“我突然想起来,我和同学约好一起逛街。文小姐,祝你早日康复,我先走了。”

    她像是逃跑似得,急匆匆离开。

    终于……

    文斯莉打破了沉默,“莎莎说你上了最新一期的《财经》杂志,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看得出来她是个合格的助理,随时都想着为老板宣传积极的一面。”

    顾佳豪表情有些懊恼,“莎莎果然是个大嘴巴,什么都往外说。《财经》杂志采访我,那都是一个多月前的事情,我早就忘了。这些都不重要。”

    文斯莉抿唇一笑,“难怪你会破格聘请莎莎做你的助理,她很合格。有些事情,你说出来,会显得张扬,虚伪,不符合身份。由莎莎说出来,就完全没问题。你也很欣赏她偶尔的‘大嘴巴’行为。”

    “你误会了。”

    顾佳豪缓缓蹲下,紧握住她的双手。

    他抬头望着她,“斯莉,你误会了。我和莎莎之间什么都没有,因为她是你的朋友我才破格聘用她。”

    “我的朋友?”

    “你昏迷那阵子,我在医院碰见她。得知她临近毕业还没找到工作,她又是你的朋友。如果你醒着你肯定也会推荐她去万顺工作,对不对?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文斯莉笑了起来,笑容意味深长。

    她调侃道:“她称呼我做文小姐,称呼你为顾大哥。无论是谁看见,都会认为你和莎莎才是真正的朋友,我和她只是泛泛之交。佳豪,你请莎莎到公司,并安排她做你的助理,我没生气。你为什么这么紧张?”

    “我紧张吗?”顾佳豪反问道。

    他猛地站起来,有些烦躁。

    就像是正在承受着不堪重负的精神折磨。

    “斯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自从你醒来后,似乎一切都变了。你变得咄咄逼人,你不信任我。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没有保护好你,没有保护好爸爸?”

    “那是我爸爸。死的是我爸爸,不是你爸爸。”

    “你别激动,别生气。”

    “我没激动。”

    顾佳豪再次蹲下来,握着她的手。

    “斯莉,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是不是有人在你耳边胡说八道。你有任何疑问,有任何问题,你来问我啊!我们是夫妻,本该坦诚。为什么我们不能像过去一样,默契,心有灵犀,彼此关心,无话不说……”

    文斯莉一把抽离自己的手,狠狠拍打着不能动弹的双腿。

    她愤怒,痛心,“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就是个残废。一切都变了,早在我苏醒之前就变了,你却要求我像过去一样,是不是有些残忍。

    我爸爸没了,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我现在甚至不能去祭拜他。你却因为我的态度,指责我……

    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有没有想过,当我醒来面对这么多的变故,我该如何煎熬度过?

    你不该在这个时候对我提出过分的要求。你说我们之间有误会,没错,我们之间的确有误会。

    最大的问题,不在我,而是你不够坦诚。顾佳豪,你看着我,你保证对我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没有欺骗吗?”

    顾佳豪郑重说道:“我保证!自始至终我都没有欺骗。爸爸过世,我知道你难以接受,难以释怀,觉得每个人都不可信。但是,我没变,我一直都在你身边。我们是夫妻啊,我们不要彼此折磨了好不好?”

    她看着他,眼神满是伤心。

    “佳豪,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我听莎莎说,你正在忙一个大项目,常常忙到忘了吃饭。如果实在太忙,你没必要天天来医院。”

    “你放心,无论多忙,我都会来医院守着你。你是我老婆,这是我的责任。”

    仅仅只是责任吗?

    “小姐,小姐!总算找到你了。”

    陈妈提着饭盒,兴致冲冲找了过来。

    “姑爷也在啊!哎呀,只准备了小姐的饭菜,怎么办才好。”

    “我一会去外面用餐。”

    顾佳豪看见陈妈出现的一瞬间,表情明显很错愕。

    显然,他没收到任何有关陈妈回来的消息。

    文斯莉同他解释:“是我做主让陈妈回来。你也知道,我吃惯了陈妈做的饭菜,外面买的不太合胃口。你没意见吧!”

    他摇头,故作轻松地说道:“没!当然没意见。一切以你为重。”

    文斯莉抿唇一笑,接着又说道:“我让人在医院附近置办了一套房产。出院后,我就搬进去住。离着医院近,方便以后复健。”

    顾佳豪愣住。

    “你不回家住?我已经让人将家里收拾出来,都是按照你的喜好布置。”

    文斯莉摇头,“我不回老宅住,那是个伤心地。”

    顾佳豪改口道:“那我回去就收拾行李,新买的房子在哪里,我把行李搬过去。这可是一个不小的工程。”

    “过去的东西我都不要了,全都置办新的。那些衣服鞋帽放着也是占地方,你替我都扔了吧。”

    顾佳豪蹙眉。

    他还没想好接下来该如何做,文斯莉的下一句又给了他这致命一击。

    “出院后,我想暂时我们还是分开住。这两年发生了太多时间,我需要时间疗伤。你不反对,对吧!”

    顾佳豪脸色僵硬,他想笑,却笑得比哭还难看。

    失控了!

    斯莉不仅瞒着他做决定,还要和他分居。

    为什么?

    到底哪里出了差错。

    他紧握住她的手,“或许在你眼里,我们还是‘新婚’。但在我心目中,我们是结婚两年多的老夫老妻。

    这两年,我等得很辛苦,也很煎熬,时时刻刻都盼着你能醒来。

    老天没有辜负有心人,你终于醒来,过去两年的煎熬是值得的。

    可是,为什么你醒来后,我们却要分开?我不想分开!有任何困难我们一起面对,让我照顾你好不好?”

    文斯莉很冷静,也很坚定,“我们不是分开,我只是需要一个独立的空间。佳豪,这些天我想了很多,爸爸的死,让我难以释怀。

    每次见到你,我就会想,如果那天我们没去领证,没发生意外,我没有昏迷,爸爸是不是不用死?

    我情愿我去死,去替爸爸挡子弹,而不是在我昏迷的时候,爸爸孤独地离开这个世界。

    梁医生说,我需要长时间地复健,很辛苦,很考验人的意志。我不想让你看见我狼狈不堪的一面。”

    顾佳豪摇头,他不同意。

    “不!你的问题就是我的问题,让我留在身边照顾你。我们不要分开。”

    文斯莉说道:“只是不住在一起,我们还是可以每天见面,我们始终是夫妻。佳豪,给我点信心,好不好?让我独自舔砥伤口,熬过这段时间。我真的不想任何人,看见我脆弱的一面。你爱不爱我,爱我就成全我。”

    希望落空!

    顾佳豪感觉瞬间跌落十八层地狱。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他还能说“不”吗?

    他满脸苦涩,“我答应你,暂时分开住。过去的,你不稀罕,我稀罕。我会留着所有东西,等着你回心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