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长孙

    “我要见我儿媳妇,你们凭什么拦着我?什么时候见儿媳妇还要预约,全世界都没这道理。”

    顾父,顾母,外加顾佳美来到医院院贵宾楼顶楼,刚出电梯就被几个凶神恶煞的保镖拦住。

    说他们事先没有预约,不让他们进病房。

    顾母当场就炸了。

    预约不预约都是小事,关键是当着医生护士的面,她被几个保镖公然落面子,孰可忍孰不可忍。

    面子比天大。

    这几个保镖是文斯莉请来的人,那就是打工人。

    她是文斯莉的婆婆,保镖但凡有点眼力见,就该对他们一家三口客客气气,招呼周到。

    结果倒好,保镖根本没将他们一家人放在眼里。

    即便她表明身份,说明来意,保镖依旧铁面无情,没有半点松动。

    岂有此理!

    无论如何,这个场子必须找回来。

    她要是就这么灰溜溜地走了,她以后还怎么在街坊邻居里面混?

    出门的时候,她可是和街坊们显摆过,要来医院来豪门儿媳妇。

    人人都说她福气好,个个都奉承她。

    要是知道她连病房门都没能进去,岂不是会被人笑话一辈子。

    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绝对不能怂。

    于是乎……

    顾母发挥市井撒泼劲,大闹起来。

    偌大的一层楼,她的声音愣是从这头穿越到那头。

    满层楼都响彻着她的回声。

    病房内……

    文斯莉放下杂志,微微蹙眉。

    她问道:“谁在外面吵吵闹闹?”

    “小姐,是顾家父母,还有顾家小女儿来看望你。保镖拦着不让进,就吵了起来。这事你看怎么处理?”

    生活秘书韩敏芝,四十出头的年纪,稳重可靠做事麻利。

    曾有多年秘书助理经验,职业素养很高,口风严实。

    最重要的是,身家清白,本人和亲友都没有不良嗜好,安全放心。

    文斯莉说道:“迟早都要见面,既然来了,就请他们进来吧。”

    “好的!”

    韩敏芝出了病房,很快外面安静下来。

    接着……

    顾家三口被请进犹如总统套房似的病房。

    “哇,我第一次见到病房里面还带书房,会议室,更衣室。以前大嫂住在下面一层楼,我以为那已经是最豪华的病房,没想到……”

    顾佳美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连声惊叹。

    “嘘!小姐怕吵!”韩敏芝含笑提醒,她面目慈和,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顾佳美不好意思地笑笑。

    顾母瞪了眼女儿:瞧你一副没出息的样子。

    不就是VVIP病房,哪天她生病住院,也要求住进这样的病房,享受顶级服务。

    她可是文斯莉的婆婆,大儿子是万顺集团的CEO,这点要求不过分吧。

    床头摇起来,文斯莉靠坐在床背上。

    见到顾家三口进来,她脸上挂着笑。

    “爸,妈,佳美,你们都来了。快坐下吧!”

    “小文啊,你身体好些了吗?听说你醒来,我们全家都替你高兴,我还去庙里烧香还愿。原本早该来看望你,佳豪说你刚醒来身体虚,不能受打扰。今天,可算是见到人了。身体怎么样?医生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出院?这是我炖的乌鸡汤,最补身体。”

    顾母又热情又兴奋。

    重点推荐自己煲的乌鸡汤,介绍如何如何补身体。

    文斯莉含笑听着,时不时点点头。

    顾父见她啰嗦,轻咳一声,“光听你说,也得听听小文怎么说。”

    顾母扭头一哼,“我关心儿媳妇,不行吗?”

    文斯莉打圆场,“爸,妈,你们别吵了。乌鸡汤我一会再喝,你们都坐下说话吧。家里离着医院有段距离,辛苦你们跑一趟。”

    “不辛苦,不辛苦。”

    顾母连连摆手,“你的身体医生怎么说?有没有说那个……”

    她欲言又止,眉头微动,反复对文斯莉使眼色。

    仿佛是在说,你懂的!

    文斯莉:“……”

    她懵逼。

    她不懂!

    真不懂!

    那个是哪个?

    话能不能说得直白些。

    顾母见她没领会自己的意思,有些懊恼。也不顾面子不面子,干脆凑到文斯莉耳边,悄声问道:

    “你昏迷两年,医生有没有说那个……就是对生育有没有影响?”

    文斯莉:“……”

    她无语!

    她是不尴尬,她只是不想回应这个问题。

    “妈,你和大嫂说什么悄悄话,我也要听。”

    “姑娘家家,凑什么热闹。”顾母一秒变脸,冲闺女怒斥。

    顾佳美觉着自己就是后妈生的,一点家庭温暖都没有。

    她委屈巴巴,只能可怜兮兮看着顾父。

    顾父一声重重咳嗽,“小文,你和佳豪都还好吧?”

    文斯莉点头,“挺好的。”

    顾父“哦”了一声,“我听佳豪说,你快出院了。还在医院附近买了一套房,出院后就住进去。”

    “是有这么回事。住医院附近,主要是方便以后复健。”

    “听说复健很辛苦,让佳豪陪着你吧。你们是夫妻,这是他的责任。”

    “佳豪很忙,手上最近有个新项目,听说天天忙得饭都顾不上吃。他专心事业,我当然不能拖她后腿。有敏芝姐照顾我,我很放心。”

    顾父微微蹙眉。

    他正式打脸韩敏芝,“还没请教这位是?”

    韩敏芝微微一笑,“顾先生,我是文小姐的生活秘书,负责照顾文小姐一切生活琐事。你们放心,我会将文小姐照顾得很好,不让顾总分心,可以专心公司的业务。”

    “业务哪有小文的身体重要。夫妻就该互相扶持。再说了,万顺那么大个公司,人才济济,难不成离了佳豪,公司就转不动了吗?”

    很显然,顾父不赞同文斯莉的决定。

    他隐晦提醒对方,他已经知道小两口之间的矛盾,他做长辈的希望夫妻双方能和睦相处,有什么问题好好商量着解决。

    顾母小声嘀咕了一句,同顾父唱反调,“公司业务也很重要。”

    顾父火冒三丈,“你懂什么。不懂就不要乱说。小文,佳豪是个老实孩子,从小读书一直品学兼优,老师同学都对他赞不绝口。

    他要是做错了什么事,或是说错了话,那肯定是无心的,只是偶尔昏了头。

    只要你狠狠骂他一顿,给他一个机会,他保证不会再犯。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告诉我,我来收拾他。”

    文斯莉故作糊涂。

    她“啊”了一声,“佳豪出什么事了吗?难道他在公司惹了什么麻烦?难怪这几天看见他,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们可别瞒着我。”

    顾父顾母都很诧异,都被弄懵逼了。

    顾父小心翼翼问道:“你们没吵架?”

    “我和佳豪怎么可能吵架,我们从来不吵架。”

    是的!

    她和顾佳豪没有吵架,她只是单方面宣布分居。

    分居嘛,哪能算是吵架,只能说夫妻之间有点小矛盾。

    顾父呵呵两声,笑得很尴尬。

    “看来是我误会了,你们没吵架就好。”

    顾母插嘴说一句,“小文,你别误会,我们也是担心你。佳豪情绪不好,我们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又不肯说实话,我们难免会胡思乱想。

    我们呢,没别的想法,只希望你们小夫妻和睦相处,你早点恢复健康,早日生个大胖小子。顾家的长孙可就指望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