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恋爱是奢侈品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182章 大结局

    第二天一大早,萧岩敲响宋遇的门,邀请她去酒店的餐厅吃早餐。

    用餐的时候,他望向对面坐着的宋遇,她正津津有味地吸溜着湘省有名的米粉,但可能湘省的辣椒对她来说还是有些辣,所以她眉头轻微蹙着。

    他不由得会心一笑,然后讲道:“等吃完早餐后我就给轮滑协会的人打电话,看他们还能不能弄到门票。”

    毕竟先前预留给她的票因为她说来不了看比赛,已经给了他舅舅。

    这场赛事的票在很早以前就卖了出去,到了今天,就算是有本事弄到门票的人,手里的票应该都已经有了着落。

    这件事,还真有些不好办。

    但即便如此,萧岩还是努力地在找票。

    宋遇听他提起门票的事,连忙抬起头来,有些着急地把筷子上的粉条吸溜进去。

    “你别急,我一定会想办法弄到的。”萧岩以为她是为这个着急。

    “咳咳!”宋遇吃得太急,差点儿呛到,她连忙放下筷子,喝了两口水,这才从兜里掏出了一张门票,“不是,我是想说我有票。”

    萧岩看着她手里的票,愣了愣,有些许错愕。

    这个时候按理说已经买不到票了,她怎么……

    宋遇一脸求夸奖的骄傲神色,她晃了晃手里的票,笑着扬起了下巴,“我既然要给你惊喜,那肯定要把工作做全啊,肯定不能因小失大忘记门票,错失去看你比赛的机会啊。”

    “那你是怎么拿到的?”

    “这说起来还要感谢一下我们的大明星方琦,我给她送了一些‘遇见’的水果,她也投桃报李顺便积德行善,撮合我们俩咯!”

    “这么好心?”

    宋遇一本正经地“嗯”了一声。

    事实上,方琦的确没这么好心。

    只是先前她试图离间宋遇与萧岩之间的信任与感情,恰好被宋遇录音,既然她已经妥协,决定为了更大的利益化干戈为玉帛,那么顺手帮个小忙,也没什么问题,要求就是宋遇删了她的录音。

    宋遇也乐得删除,反正录音留着还占她内存。

    不过这种小事就没必要在萧岩面前提起了,毕竟那个女人还觊觎他呢,她才不要给这个女人任何刷存在感的机会,哪怕是一个名字都不行。

    哼,她就是这么小心眼儿。

    “行吧,你有票就行,小骗子。”萧岩忍不住摇了摇头。

    不过想到昨晚开门见到她那一瞬时的惊喜和感动,他还是觉得心里热热的,十分幸福。

    吃完早餐后,萧岩就要出发前往体育馆了,此次五省联赛,他作为湘省的代表队员,自然要跟着队员一起在酒店门口乘大巴车共同行动。

    宋遇瞧见他一脸不放心的样子,连忙推他。

    “哎呀你都给我订车了,再说我一个成年人,难不成还能丢?你快走吧,快去吧啊!”

    两人来到酒店大门口,不远处的露天停车场已经聚集了不少运动员,大巴车刚巧停稳。

    萧岩扫了眼大巴车,对她讲道:“那我走了。”

    “走吧走吧。”宋遇再次摆手。

    萧岩只得拎起运动包向前,只是刚走了两步,他突然转身回来拽住宋遇的手,猛地将她抱进怀里。

    “宋遇,等比赛完了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说。”他开口讲道,身上浓烈的男性气息在这一刻将宋遇完全包裹,带给她极大的安全感,也撩拨得她心湖震荡。

    她忍不住抬头“吧唧”一下亲在他脸颊上,“我也是,等你比完赛我也有事情要告诉你!”

    大巴车前,瞧见这一幕的运动员们立即兴奋地吹起了口哨。

    宋遇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冲动了。

    萧岩却很欢喜,他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俯身便在她震惊的眼神中啄了她一下,随即退开讲道:“我走了。”

    被他亲吻的宋遇一张脸彻底爆红。

    但哪怕不远处的运动员们都在起哄,酒店门口的侍者也含笑看着,她也没有退缩,因为她不舍得错过萧岩“出战”的背影。

    在她以前的人生中,她从未参与过这样的仪式,而她希望,从今以后她都不会缺席。

    就在萧岩即将跨上大巴车的那一刻,她不再顾忌任何人的目光,大声地朝他的背影喊道:“专心比赛,无论你取得什么样的成绩,我都为你骄傲!”

    然后她朝他比了个心——那是她炽热的、浓烈的、真诚的爱!

    萧岩自然收到了她的“心”。

    他偏头看向她,倏地笑了起来。

    晨光正好,暖风和煦,灌木丛的绿意依旧浓郁,笑容明朗的青年提着行囊,在大巴车的门框里,被框成了一副赏心悦目的画卷,那是爱人亲自描绘而成。

    送走萧岩,宋遇也赶紧带上提前订好的鲜花,随即出发。

    八点半,她在体育馆门口的检票处和萧大山碰了面。

    萧大山是临时决定要来看外甥比赛的,而萧岩怕自己训练顾不上他,所以特意给他订了体育馆附近的酒店,以方便他出行。

    如今宋遇来了,萧大山毕竟是长辈,萧岩便托了她帮忙照看一二。

    毕竟萧大山没什么文化,你让他种果树还行,让他在偌大的体育馆里找位置,他可能会有些蒙。

    “舅舅,我们进去吧。”宋遇领着萧大山往场馆内走。

    听到“舅舅”这个称呼,萧大山笑得眼角都起了褶子,忍不住讲道:“阿岩还真是个好福气的,能找到你这么能干的女朋友。”

    这直白的夸赞,一时间让宋遇有些没法接话。

    但她心里却松了口气,不管曾经萧大山和萧岩关系如何,至少如今缓和了,而且萧大山也能够接纳自己,这总归是件好事。

    “舅舅夸奖了,是萧岩能干,他一直都很优秀,是我的福气。”

    萧大山嘿嘿地笑了两声,看得出对宋遇十分满意。

    那可不是一般的满意!

    在他的认知里,宋遇可是改变他们太翁村甚至太平镇乃至锦陵县的大老板啊!

    两人没有再寒暄,萧大山紧跟在宋遇身后进了场馆,平日里在村里横行的大老粗,此刻紧跟在宋遇身后四处张望却又不敢远离、生怕自己跟丢了迷路的样子像极了第一次被领出家门的小朋友。

    宋遇不由得放慢了脚步,顺便给他讲解怎么看指示牌。

    萧大山挠了挠脑袋,嘿嘿地笑了一声,不好意思地讲道:“让宋老板看笑话了。”

    “舅舅以后叫我名字就好了。”

    老是这样叫她老板,她也挺不自在的。

    “行。”萧大山又挠了挠头。

    两人的票是问不同的人拿的,自然没有挨着,宋遇先替萧大山找到了他的座位,安排他坐下,然后再去到自己的座位落座。

    萧岩这次参加的是成年男子组的速度过桩比赛。

    速度过桩,简而言之就是运动员穿轮滑鞋在固定数量的标准桩距间用最快速度以单脚的方式绕过一排桩。

    短短28米的距离,是力量、速度、爆发力和心态等的综合考校。

    说实话,宋遇都替萧岩捏了一把汗的。

    以他的实力去参加花式绕桩和花式刹停夺冠都应该没有问题,毕竟他极具经验和技巧,可要说速度过桩,他的年龄毕竟摆在这里了,身体机能早已过了最巅峰的时期。

    而且速度过桩太考验人了,枪一响,人就如离弦之箭射出,不过短短几秒就能决定生死。

    任何一个环节稍微差那么一点儿,就有可能与冠军失之交臂,甚至排名直接落到最后垫底都有可能,毕竟它的排名是以0.001秒来展开的。

    比赛还未开始,宋遇已经紧张起来。

    她也曾问过萧岩为什么偏偏选择这项比赛,当时萧岩是怎么回答她的?

    “你不是最喜欢这个项目吗?”

    因为她喜欢,他便去了。

    后来见她担心,他又补充道:“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在这个项目上拿到冠军,我想让你看见。”

    宋遇无法形容自己当时那一刻的心情,她只能定定地看着台下,屏住呼吸。

    手中的鲜花已经被她暂时放到了脚边,因为她害怕自己一紧张把花给捏变形了。

    首先进行的是预赛,也就是个人计时赛。

    因为只是省级联赛,所以采取了抽签出场的方式,32名选手按照顺序两两出场进行计时。

    计时赛会进行两轮,取最好成绩作为运动员的最终成绩,预赛成绩排名靠前的运动员将获得淘汰赛资格。

    广播里已经响起了播报的声音,宋遇全神贯注,认真细听。

    因为是临场抽签,所以她并不知道萧岩会什么时候出场,每次广播响起她都一个激灵。

    她想,就她这心态,看比赛都这么紧张了,更别说比赛了,也不知道运动员们都是怎么扛住这种高压的。

    手心里浸出细汗,宋遇脑海里全是广播里机械的起跑命令。

    “On your marks.“

    “Set.“

    尤其是起跑命令响起的那一下,她更是浑身绷紧。

    这几秒之内就结束的比赛,即便加上广播播报和准备,感觉也十分紧凑,不过几分钟就已经比完了八位选手。

    到了第五组的时候,第九号和第十号运动员得到指令,正要起跑,广播里却突然发出短暂的警报声,显示计时的大屏幕右侧也亮起了红色。

    是违规警告。

    原来第九号选手太过紧张,在起点的时候身体还在晃动,未能保持静止,所以得到一次起跑违规警告。

    三秒静止时间,宋遇觉得,她要是保持这样的高强度专注力,肌肉估计会颤抖吧?

    不,她连忙摇了摇头,她可能连起跑姿势都做不好。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宋遇默默地用手机备忘录记录每一位参赛选手的成绩,然后发现大部分选手用时都在4.9秒到5.1秒的这个区间。

    她曾经很遗憾没有看过萧岩的现场,尤其是速度过桩的现场,她清晰地记得,上一次萧岩创下的记录是4.714秒。

    想到这里,她突然多了一层底气。

    正想着,她就在大屏幕的一栏看到了萧岩的名字!

    马上到他了!

    宋遇激动不已,抬眸望去,就瞧见萧岩和第十一号选手一起走了出来,两人在准备区活动身体。

    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眸光,在上场的时候,他朝她的方向看了过来。

    宋遇两个拳头捏了起来,无声地给朝他呐喊“加油”!

    这一场比赛同时采取网络直播的方式进行,宋遇并不知道,镜头在萧岩看过来的时候立即切换到了观众席上,并精准地捕捉到了她。

    萧岩最开始的粉丝就是轮滑粉,后来又陆续有许多颜粉加入,所以得知萧岩要参与这次比赛,这场直播的关注度也空前的高。

    导播很会蹭热度,这镜头一切,瞬间让满屏冒起了粉红泡泡。

    “好羡慕宋遇,可以坐在最前排看男神比赛!”

    “我也想给男神献花!冠军,我们来了!”

    粉丝们在屏幕上疯狂地呐喊着,可惜宋遇和萧岩看不到。

    此刻,宋遇的目光里只有萧岩。

    她牢牢地盯着正前方,连呼吸都放慢了。

    “嘟!”

    电子哨声响起,萧岩全身的力量在顷刻爆发,如同敏捷的豹子,迅速滑进加速区。

    他穿着黑色的运动衫和短裤,奔跑间,胳膊、小腿和膝盖上方的肌肉紧绷蓄力,勾勒出完美的线形,下一秒,他抬起右腿,蛇形飞速地绕桩。

    肉眼可见他比旁边的运动员要快。

    不过眨眼间,他就冲向了终点!

    屏幕上的秒数飞快增加,然后定格在4.773上。

    “耶!”宋遇兴奋不已。

    要知道从刚才到现在,最好的成绩都只是4.816秒,暂时还没有人进入4.8秒内,萧岩真的是秒杀!

    但警报声很快跟着响了起来,然后广播里对萧岩进行了判罚。

    原来他刚才速度太快,踢到了一个轮滑桩,虽然轮滑桩只是移位,但露出了中间的圆心,所以还是判罚加了0.2秒,这样萧岩的最终成绩就变成了4.973秒。

    屏幕里放着判罚的放大镜头,萧岩在滑行的时候脚轻微带了一下轮滑桩。

    宋遇立即变得紧张起来。

    这0.2秒的判罚,立即让萧岩能否进入淘汰赛都变得不确定起来,她不免替他惋惜,也因此变得更加紧张。

    因为能否进淘汰赛的机会完全取决于他第二轮的表现!

    很快,第二轮比赛开始。

    宋遇看到萧岩回到起点。

    他摆好了起跑的姿势,双腿交叉分立,整个人如同蛰伏的豹子,浑身蓄满了力量,只要哨声一响,就能立即俯冲出去。

    噗通,噗通。

    宋遇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世界仿佛都安静了下来。

    她双手交握放到自己唇边,而那一双明丽的眸子紧紧地盯着赛场,明明只是预赛,她的神经却绷紧了,浑身都在不自觉地用力。

    “嘟!”

    哨声吹响。

    她正对着赛场,仿佛看到萧岩朝她冲来。

    视线里,萧岩的每一个动作都被放大,然后他越来越近!

    屏幕上跳跃的数字骤然停住——4.651!

    “啊啊啊啊!”宋遇发出了一串尖叫,激动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和她一样,旁边的观众们都站了起来,赛场上一片欢呼!

    因为——萧岩破纪录了!

    要知道目前的世界记录也不过才停留在4.699,萧岩竟然打破了世界记录!

    他不仅做到了比第一次快,更做到了比第一次稳!还做到了超越!

    他真的做到了!

    尖叫过后的宋遇激动地捂住嘴巴,眼里甚至涌出了泪花。

    哪怕不拿冠军,就这个记录,也能让萧岩成为今天赛场上的无冕之王!

    宋遇非常庆幸自己亲眼见证了这一时刻!

    她甚至有种冲到他面前抱住他的冲动!

    她很想告诉他:你是我的骄傲!

    但她还不能,比赛还在继续,她要遵守观看比赛的秩序。

    预赛结束后,16名选手进入了下一轮。

    即便萧岩打破了记录,宋遇也没有放松,因为接下来是淘汰赛。

    两人一组,萧岩作为第一名,和最后一名一组。

    虽然看似胜负已定,但比赛是残酷的,而且淘汰赛只有一次机会,容不得任何失误,所以萧岩依旧严阵以待。

    同样屏息凝神的还有宋遇,她目光热烈地盯着赛场。

    屏幕前的观众忍不住调侃她比萧岩还紧张。

    哨声吹响,萧岩如离弦之箭冲出。

    即便对手是最后一名他也没有松懈,依旧全力以赴,最终发挥稳定,成功将对手淘汰。

    整个赛程当真是紧张又刺激,最后,只剩下四人。

    萧岩不出所料地再次获得胜利,步入决赛,而失败的两名选手则自动进入争夺三四名的排名赛。

    排名赛先于决赛举行,很精彩,但对于宋遇的吸引力却远没有在准备区热身的萧岩强。

    那一刻宋遇有些走神了,她突然想起了那场尴尬的初遇,她这个人菜瘾大的轮滑萌新在校园下坡道上失控滑行撞到他身上的场景。

    那一撞,谁能想到往后多年纠缠的人生呢?

    她忽地笑了,记忆里那个在林荫道上拎着外卖袋疾速滑行、衣袂翻飞的青年与台下帅气成熟、沉稳干练的青年融为一体,无论是哪一个,都能让她不由自主地崇拜呢。

    她想,他永远是她的偶像,她心目中那个踏着祥云而来的英雄。

    然后她就看见他的英雄用那令她心跳加速、心动不已的速度朝她奔来,如同那阵刮过她青春岁月的风一样。

    比赛在他冲过终点的那一刻结束,赛场欢呼起来,然后宋遇听到了广播里的声音——

    “gratulations,the champion is number 12 XiaoYan.“

    他的名字从广播里传出来原来是这样的声调。

    宋遇止不住想。

    她终于看了一场完整的比赛,也终于如他所说,亲眼见证了他的荣耀。

    那一刻,心里满是说不出的感动,而这份感动在看到他登上领奖台的那一刻达到顶峰。

    可即便泪眼模糊,她也没有忘记给他拍照。

    “咔擦。”

    “咔擦。”

    无数连拍,就算技术再烂,她相信也能挑出一张好的照片。

    比赛到此结束。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宋遇扭头就看到了萧大山。

    “我们下去吗?”他朝她问道,那张脸上也满是瞧见萧岩夺冠后的喜悦红色。

    宋遇点头,立即抱起地上的花束,跟随观众离场,去了台下。

    萧岩正在接受媒体采访,瞧见她和舅舅被拦在外面,他连忙结束话题,朝他们的方向滑了过来。

    他速度很快,衣角掠起了帅气的风。

    未曾离场的观众忍不住失声尖叫,更有人和宋遇一样等在一旁,拿着纸笔或者手机,看样子不是等签名就是等合照。

    “萧岩萧岩!”见他靠近,大家激动地喊道。

    萧岩朝他们笑了笑,然后冲正中间的宋遇讲道:“等我一会儿,我把鞋换了就出来。”

    “行,那花我先拿着,先祝你夺冠哦!”

    宋遇笑着讲道。

    萧岩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好。”

    “啊!”旁边的人被这一记摸头杀撩得发出了土拨鼠叫。

    萧岩也笑了一下,却是对着宋遇的,然后转身往后台滑去。

    等萧岩走了,尖叫的众人才反应过来——忘记要签名和合影了!

    等他们再回头,才发现宋遇也溜了!

    宋遇当然要溜了,不然她这老脸还要不要?

    她和萧大山在场馆侧门外等了大约十分钟,终于看到萧岩从里面走了出来。

    宋遇立即迎了上去,将花献给了他。

    “萧冠军,恭喜啊!”她笑着讲道。

    萧岩望向怀里的花束,白色的玫瑰和紫色的勿忘我,柔软的花瓣上还有露水,美丽得就像眼前人的笑容。

    他的唇角不由自主地跟着弯了起来,忍不住反问:“怎么,如果我今天拿不到冠军,就没有花了?”

    “当然不是。”宋遇连忙否定,“这又不是特意祝贺你夺冠的。”

    萧岩会心一笑。

    他就知道,无论他是否夺冠,她都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他。

    只是——

    下一瞬他却听宋遇补充道:“这是我求婚用的。”

    求婚?

    萧岩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谁知就看到宋遇单膝跪了下去,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户口簿。

    萧岩只觉得血液直冲脑门,他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求婚。

    下意识地,他伸手想要拉她,谁知宋遇却一动不动。

    她目光灼灼地看向他,眼神诚挚而坚定,大方地表白道:“萧岩,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很久了。既然是我开始追的你,那就由我来开启下一段新的旅程。”

    顿了顿,她郑重地询问:“萧岩,你愿意和我一起走进婚姻吗?”

    她的眼里似乎有细碎的阳光闪烁,照亮了萧岩幽邃的瞳孔。

    他一下子定在原地,竟被她打了个措手不及。

    见他不说话,宋遇有些急了,连忙讲道:“户口簿我都带来了,你就说吧,要不要娶我?”

    女孩子清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萧岩的眼里只有那张昳丽的容颜。

    下一秒,他接过她手里的户口簿,一把将她拉了起来,反问道:“你说呢?”

    宋遇正准备讨要一个确切的答案,谁知道就被他以吻封缄。

    他揽着她的纤腰,将她牢牢地扣进怀里,用行动告知她答案。

    已经有人围了过来,宋遇和萧岩的眼里却只有彼此。

    天是晴的,风是暖的,花是香的,而怀里的人,是滚烫炽热的。

    有口哨声和尖叫声响了起来。

    萧岩怕她害羞,这才舍得放开了她。

    然后他牵着她的手跪了下去。

    “萧岩?”她拽他。

    他却笑着讲道:“本来是我准备向你求婚的,结果被你抢先了。”

    随后,他掌心里突然多了一个小礼盒,打开后,那里面是一枚非常漂亮的钻戒。

    “记不记得我说过,比完赛了我有话和你说。”

    宋遇捂着嘴巴,点了点头。

    萧岩眸光深沉而温柔,紧紧地锁着她,然后问道:“宋遇,你愿意嫁给我吗?”

    “嫁给他!”

    “嫁给他!”

    宋遇的视线再一次模糊了。

    原来他早就有行动了。

    原来他们想到一起了。

    她含泪的眼里迸发出笑意,然后将手从他的掌心里抽出来,朝他伸了过去,手指微微翘着。

    萧岩的眼里也盛开了笑意,他立即将戒指套到了她纤细的中指上,然后连忙站起,再次亲吻了她。

    那一刻,他再也想不到还能用其他的语言或行动来表达他内心的激动。

    吻了好一会儿,两人终于在周围人的起哄声中分开。

    宋遇羞得想钻地洞,内心却迸发处巨大的喜悦,萧岩亦然,冷峻的眉目都变得温软,所有的眸光都落到了宋遇身上。

    “怎么办?”宋遇低着头,小声问道,露出了红红的耳尖。

    不想在赛场结束后马上求婚就是为了防止被围观,谁知道还是……

    萧岩牵起她的手,扫了一眼围观的人群,随后突然喊道:“跑!”

    然后他拉着宋遇拔腿就跑!

    奔涌的风带着秋天的热浪拍打在宋遇脸上,望着急速后退的景物,再看向身旁拉着她往前奔跑的萧岩,宋遇不禁握住了他的手,笑容绽放,一如他捧着的花那般娇艳美丽。

    终于,两人摆脱了人群,然后气虚喘喘地在路边停下。

    相视一眼,两人彼此笑了起来,竟然有几分傻气。

    “现在去哪儿?”萧岩问她。

    宋遇想到什么,脸色一变,连忙直起身来,“糟糕,你舅舅!”

    他们把舅舅忘了!

    宋遇连忙掏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而就在她解锁完毕准备拨号的时候手机就响了起来,正好有人打电话给她。

    “你先接电话,我来联系舅舅。”萧岩讲道。

    宋遇立即接起电话。

    “嗯,再等等,萧岩舅舅和我们跑丢了……什么?和你在一起?哦,好,那你们开过来,我们这里是……”

    与此同时,萧岩那边也打完了电话。

    他狐疑地看向宋遇,问道:“我舅舅和刘经理在一起?”

    刘经理,正是宋遇在锦陵县黄桃罐头厂的得力干将,他怎么突然来省会了?

    宋遇挠了挠头,脸色有些羞红,但她还是鼓起勇气,用极快地语速讲道:“我让舅舅把你的户口簿也带了上来,所以如果你没有别的安排,你看我们俩今天去领证怎么样?”

    加快语速能够让她最大限度地克制自己的害羞情绪。

    说完,她一双大眼睛紧紧地盯着萧岩。

    萧岩哪里受得了,伸手将她往前一拽,就在她唇上咬了一口。

    “嗷,痛!”宋遇连忙捶他的胸膛,却听到了他的笑声在胸膛里震荡。

    “所以你早有预谋,舅舅你是喊来的对不对?”

    他就说,萧大山怎么突然说要来看他比赛,原来都是她的安排啊。

    “是又怎么样?你……你不愿意吗?”她突然多了两分不确定。

    萧岩忍不住将她抱得更紧了一些,回道:“愿意,怎么会不愿意。”

    宋遇这才满意地笑了起来,“那我让刘经理送我们去锦陵。”

    萧岩捏紧手中的户口簿,跟着笑了起来,然后吻了吻她头顶的发丝,“我也等不及了。”

    等不及和你待在一个户口簿上,组建属于我们的新家庭。

    几分钟后,两人等到了刘经理的车,然后驶上了前往锦陵县的路。

    一路上,两人坐在后排卿卿我我、黏黏糊糊,弄得刘经理只好把后视镜抬上去。

    至于萧大山,一上车就犯困,把户口簿交给萧岩后就开始呼呼大睡,直到车子在锦陵县城里停下,他才幽幽醒转。

    “刘经理你送完舅舅就回厂里吧,我一会儿自己打车回来。”宋遇朝刘经理讲道。

    “行。”刘经理随后离开。

    宋遇和萧岩两人按捺不住激动的情绪,立即打车直奔锦陵县民政局。

    到了民政局,两人被岗亭里的保安拦住,问他们:“你们去哪儿啊?”

    萧岩立即回道:“我们来领结婚证。”

    “领结婚证?早就不在这里了,去政务大厅的民政窗口。”

    “好的,谢谢师傅啊!”两人转身就走,宋遇连忙喊住了刚刚送他们的那辆出租车。

    保安师傅望着两人的背影,突然想到什么,连忙喊道:“哎,年轻人!你们今天扯什么证啊,今天——”

    只是他话还没喊完,出租车就已经扬长而去。

    萧岩偏头望向窗外,不禁疑惑:“保安大叔好像要和我们说什么?”

    宋遇也跟着扭转头去,随后不确定地回道:“可能想给我们详细地址?我听说现在的政务服务都做得特别贴心。”

    萧岩点了点头。

    出租车司机很健谈,见两人手牵着手,又听到宋遇说普通话,于是笑着问道:“你们俩是外地来的吧?来我们锦陵旅游吗?”

    “我外地的,他本地的。”宋遇答完后忍不住在萧岩耳边嘀咕,“看来司机不认识你哟。”

    “也不认识你哟,宋总。”他模仿她的语调。

    宋遇被逗乐,忍不住伸手掐他。

    司机又问:“小伙子本地人啊?这是带女朋友回家玩吗?”

    “嗯,带回来领证。”

    “哟,要结婚了?恭喜恭喜!不过这领证是要回家领,什么时候办喜酒啊?”

    “看她的意思。”萧岩看向宋遇,眼里盛满了笑意,“我们家都听她的。”

    “哟,小伙子有前途啊!”

    宋遇再次伸手轻轻地拧了萧岩一把,“油嘴滑舌。”

    萧岩辩解:“都是真话。”

    “感情真好。”司机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不一会儿,车子抵达目的地。

    等付了钱后,司机师傅看着两人朝政务大厅走去,正要发动车子,突然想到什么,一拍大腿!

    “哎呀,忘了!”

    随后他又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不怕,这两个年轻人还要回来的。”

    同一时刻,宋遇和萧岩沿着步道来到政务大厅门口,却发现大门紧锁。

    “怎么关门的啊?”宋遇疑惑。

    萧岩也皱起眉头,朝周围看去,随后就看到了门口的楼层索引牌,最下角还有上班时间公示。

    电光火石间,两人反应过来,异口同声地喊道:“今天周六!”

    是的,今天是周末,所以政务大厅不上班。

    两人面面相觑。

    宋遇突然想到刚才萧岩提到的保安大叔。

    “所以,保安大叔也有可能只是想提醒我们……今天不能领证。”她露出了一个哭笑不得的笑容。

    萧岩也没想到竟然会吃闭门羹,而且还是他们自己闹了乌龙,表情不禁有些僵硬。

    “噗嗤”一声,宋遇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她指着萧岩说道:“我是因为天天都在上班,没有周末之分,你呢?你怎么也忘了?哈哈哈哈!”

    萧岩也跟着笑了起来,颇有些无奈。

    是啊,他怎么也忘了?

    不过是因为太急切,太想要让她成为自己的妻子而已。

    “看来要等两天了,好吧,我们现在去哪儿?”宋遇朝他问道。

    没办法,赶上周末,不等也得等。

    萧岩朝她伸出了手,宋遇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却还是把手递了过去。

    “走走吧。”他说,“今天天气挺好的。”

    宋遇抬头,就看到西天云霞灿烂,瑰丽烂漫。

    “嗯,挺好的。”她赞同道,眸子都笑成了弯月亮。

    两人手牵着手,沿着步道漫步向前,有和煦的暖风吹来,带来不知道是谁家饭菜可口的香味。

    萧岩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

    “我们俩还是太冲动了。”

    宋遇一顿,偏头看向他。

    萧岩瞧见她那警惕的小模样,连忙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尖,声音温暖而动听。

    “我不是后悔,我恨不得现在就和你领证。只是这么大的事,我们应该和家里长辈说一声的,尤其是你妈妈,我想我应该和你一起去探望她,不然我这个小辈太无礼了。”

    宋遇心头一暖,原来他说的是这个意思。

    她连忙握紧了萧岩的手,回道:“你不用担心,我妈那边已经点头了。对于当初和你说的那些话,以及插手我们俩的事,我妈特意说了,她很后悔,她希望我能够得到幸福,而你就是我的幸福,所以她不会再反对了。不过你说得对,应该带你去见见她的。”

    萧岩的笑容变得轻快了几分,“那我们回去就见吧。”

    “嗯。”宋遇吐了口气,又讲道,“你这么一说呢,我好像也没有正儿八经地见过你的家长,对吧?还有,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外婆啊,我要给她老人家磕三个头。”

    感谢她老人家把萧岩拉扯长大,让她拥有了这全天下最好的男朋友……嗯,两天后的老公。

    萧岩拉住了她的手,偏头笑道:“已经见过了。”

    “见过了?”宋遇惊讶。

    “嗯,上次带你去水库,外婆就在对面那座山上长眠。”

    宋遇的表情定住了,她有些难以置信,眼里闪烁着泪光。

    原来那时候萧岩带她去水库,除了圆她刷街的梦,还有这一层深刻的含义。

    她忍不住伸手环抱住他,哽咽地喊道:“师父。”

    心里的感动难以言喻,只觉得一颗心涨得满满的,被爱包裹着。

    萧岩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随后也张开手臂将她抱住。

    夕阳的光洒在两人身上,在路面拉出长长的影子,而那两道影子重叠在一起,刻画出幸福的模样。

    暮光中,相拥的人儿终于舍得分开,只是那手却一直牵着,摇晃出欢喜和缠绵的弧度。

    “师父,我想这样一直走下去。”

    “好。”

    暖风送来温柔的声音,夕阳为携手的背影镀上永恒的光芒,在这个秋天里最普通的一天,有着最平凡的温情,以及,最动人的时光。

    ——全文完——

    ------题外话------

    再次敲下“全文完”三字,一晃这竟然是我在潇湘的第七本书。说起来,这本书是我战线拉得最长的,50万字不到,竟然写了半年,真是辛苦一直追更的朋友了。我也是看连载的人,所以懂得这份煎熬,也愈发知晓这份坚守与陪伴的难能可贵。感谢一直以来不离不弃、默默支持的小可爱们。下一本书,不知何年何月。长歌兜兜转转,最终还是选择做个搬砖的干饭人,时间有限、精力有限,所以如果有灵感,或许某天突然上线;如果没有,那我或许与你一样,追逐每一天的风和阳光,努力地生长。愿我们,都越来越好。朋友们,江湖再见咯~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