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4 林美依篇17

    龙老头好奇的同小孩们要了一张宣传单,见到什么送货上门、量身定制、远程选料看衣、新品八折之类的内容,不禁有点佩服小姑娘这灵活的脑瓜子。

    这么好的法子,他怎么就没想到呢?

    龙老头拿着传单来找林美依取经。

    林美依神秘一笑,“只要营销做到位,外加货真价实,就没有做不起来的生意。”

    龙老头眼前一亮,他悟了!

    当下便照着传单上的内容,换汤不换药,把自家的灵兽广告打出去,没想到效果特别好,生意突然就火爆起来。

    有一就有二,马上有人有样学样,整个暗巷不知不觉间,在紫琼城里火了一把。

    有名就能吸引流量,哪怕有些人只是抱着过来看看的心思,但只要他过来,暗巷里有的是想让他花钱的东西。

    这里的东西物美价廉,除了运气不好的爱被人打劫、欺诈之外,几乎称得上是完美体验。

    见此状况,林美依只是倚在柜台前,笑了一笑,转头就去招呼客人去了。

    她相信以后会更好的。

    自由市场竞争,会渐渐形成一套独有的体系,一旦商家竞争起来,她只要暗中做点引导,让他们向着良性竞争去做,暗巷就会越来越好。

    紫华宗,主峰。

    新来的弟子们正在年长师兄师姐的指导下,修习基础功法。

    不过主峰今年就进来了三个弟子,师兄师姐们指导起来很轻松。

    时间已到中午,今日是弟子们下山的日子,师兄师姐看着眼前这三个小不点,并没有让他们下山的意思。

    向阳师兄说“收工吃饭去吧,今日下午不修炼了,你们自己玩去。”

    说着,又补充一句“但是不能离开宗门。”

    “啊?”念尘傻眼了,他心心念念就盼着今天下山,怎么会这样?

    小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师兄,不确定的问“师兄,我们不能下山吗?”

    向阳师兄笑着上前,拍了拍小师弟的脑袋,“你们还小,怎么下山?山下很危险的,等你长大些,师兄再带你们下去。”

    “不要!”念尘生气了,脸颊气鼓鼓的。

    师姐紫嫣诧异的挑了挑眉,见师弟拿这小娃娃没办法,上前冷声道

    “莫要耍小孩子脾气,山下危险,我们不可能放你私自下山的。”

    念尘小嘴一瘪,眼眶刷的就红了,巴巴望着向阳师兄

    “我想姑姑~”

    说这话,眼泪大颗大颗滚落下来,另外两个年长他两三岁的小师兄见状,想到各自的家人,眼眶顿时也红了。

    向阳何时见过这场面?

    这三个小师弟心性极佳,年纪虽小,但说得通道理,也不像其他新入门的弟子们,因为与家人分别就哭哭啼啼。

    这三个自从来到主峰就不曾哭过,眼下看着全部要被念尘带得哇哇大哭,向阳和紫嫣对视一眼,两人都慌了。

    “你、你哭什么!”紫嫣无奈凶道。

    她和向阳,一直都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哪怕心里已经慌了,还是冷着脸呵斥三人,企图把三人吓住。

    然而,这样的效果只会适得其反。

    原本还只是抽噎的另外两个小师弟被这一吼,立马跟着念尘加入了“哭唧唧”大军。

    三人声音小小的,一面流着泪一面努力坚强,抬手擦泪,看起来好不可怜。

    向阳和紫嫣懵了,正不知如何是好,大师兄清风御剑而来,停在众人面前。

    一身紫衫,飘逸出尘,墨发张扬的在风中飞舞,俊美星目,薄唇含笑,瞧着一点都不似其他峰的大师兄那般稳重,看起来有点不着调。

    不过,这可是出了名的笑面虎,向阳和紫嫣见大师兄来了,急忙将情况说明,而后就退到了后面。

    清风轻轻掸了掸自己托人买的新法衣,这才问眼前这三个小不点,想去哪儿?

    “啊?”三人齐齐一愣,顿时忘了哭。

    向阳和紫嫣见状,上前两步,欲言又止。

    清风像是知道他们要说什么,微微侧身,轻笑道

    “好不容易盼着能玩半天,你俩尚且急着下山去逛集市,你们当这些小娃娃不懂?”

    “别瞧着人小就欺负人,不就是怕带着他们麻烦吗?你们俩自己逛去吧,三个小娃娃的带走了。”

    说罢,启动灵剑,只见那剑飞入半空,越变越大,最后变成一把可容四人的巨剑。

    清风广袖一挥,还在哭哭啼啼的三个小子全部被他带上了巨剑,在向阳和紫嫣震惊的目光下,剑尾一晃,人就不见了。

    “这、这”紫嫣着急的看着向阳,“要不要阻拦?”

    向阳嘿笑一声,“拦个屁,同师父留个信咱们也下山去吧,师姐不是说要买两盒胭脂吗?”

    紫嫣见状,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不用管小孩,她们自由了!

    而飞剑上的三个小娃娃,此刻抱做一团,看着高耸入于的山峰从身下掠过,吓得脸色惨白,动都不敢动,生怕掉下去。

    清风一心二用,盘膝坐在剑上,一边控制飞剑一边打量这三个新来的小师弟。

    一个五六岁模样,皮肤稍黑,一脸憨厚,家境普通,自小只有诨名,师父赐了一个惊雷的道号。

    一个年纪更大些,七岁左右,小小年纪一脸冷色,浑身傲气,家世显赫,名唤宫羽凡。

    还有一个,年纪最小的一个,才四岁,长得唇红齿白,活泼调皮,不似惊雷那般过于直,也不似宫羽凡那般过于高贵冷艳,是最像孩子的小孩。

    难怪掌门师父念念不忘,看起来的确有点意思。

    “干嘛哭鼻子?”清风笑着问。

    另外两个年级稍大的已经有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的意识,当即不自在的偏过头,没有回答问题。

    唯有念尘,睁着带泪的大眼理直气壮的说

    “我是小孩子啊,我想姑姑了,但向阳师兄和紫嫣师姐都不让我去见姑姑,我难过,小孩子难过就想哭呀。”

    这番话,听得清风一愣一愣的,惊雷也转过头来,佩服的看着小师弟。

    宫羽凡也忍不住瞅了他一眼,不屑的翻了个白眼,“果然是小孩子,就爱哭鼻子。”

    这话说得,好像刚刚哭唧唧的不是他似的。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就能进入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