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7章 真是不要脸

    陈阿婆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轻轻的拍着苏软软的后背,就像是在哄小孩子一般。

    听见陈阿婆慈爱的声音,苏软软睫毛微颤,眼中的泪珠再也控制不住,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奶!”

    苏软软扑进陈阿婆的怀里,双手紧紧的环着陈阿婆。

    这辈子,谁也别想伤害她的奶奶!

    站在外头的萧程锦听到屋里的动静,快步走了近来,看到这情形,萧程锦立马道,“你是不是因为被她们欺负了才哭的?你你别哭,我不会让王爱娟抢走你的工作的。”

    陈阿婆原本还不知道苏软软为什么哭,听到萧程锦的话,顿时就明白了,赶忙安慰苏软软,“软软不哭,奶奶在这儿呢,工作是软软的,谁也别想抢走,你放心!放心啊!”

    苏软软心中又是感动又是委屈,还有自责和悔恨,多种情绪夹杂在一起,哭声怎么也止不住。

    等她好不容易哭累了,头又晕乎了起来,被陈阿婆扶着躺在了炕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陈阿婆给苏软软整理头发的时候,摸到了苏软软脑袋后面的疙瘩,一张脸瞬间愣冷的吓人。

    “程锦啊,你都知道啥,跟奶奶说说!”

    萧程锦点点头,把自己过来之后听到的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陈奶奶。

    闻言,陈奶奶脸色越发难看。

    她想着王家人毕竟是苏软软的骨肉亲人,这才不拦着他们和苏软软接触。

    苏软软性子单纯,对人都是一片赤诚,没成想却被王家人的连哄带骗。

    真是不要脸!

    她豁出面皮去给软软找的工作,王家人也有脸过来抢!

    “程锦啊,天都快黑了,你赶紧回家去吧!今天你在这儿看着软软,奶奶谢谢你了!”

    萧程锦闻言,笑着挠了挠头,“不用谢,陈奶奶,我先走了。”

    说着,萧程锦又看了一眼炕上熟睡的苏软软,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这小丫头睡着的时候,更像个小孩子了!

    苏软软是被热醒的。

    睁开眼睛,苏软软就发现自己身上盖着薄被。

    被子虽然薄,可现在已经是六月里了,一大早阳光就猛烈而刺眼,再盖着被子,身上不出汗才怪。

    即便如此,苏软软依旧笑的开心。

    她知道,被子是陈阿婆给她盖的,老人家总是怕孩子会着凉。

    苏软软叠好被子放进炕柜里,穿上鞋往外屋走。

    外屋里,陈阿婆正在做早饭,见苏软软出来,顿时笑了,“软软起来了?去洗洗脸,一会儿能吃饭了!”

    苏软软点点头,“奶,我知道了。”

    她走到墙边的柜子前,伸手从上面拿了一个写着劳动最光荣的搪瓷缸子。

    搪瓷缸子里放着她的牙刷和牙膏,是陈阿婆特意去镇上的供销社给她买的。

    村子里的人大多都是用柳条蘸着粗盐擦擦牙,牙还没刷干净,嘴里都要被柳条磨破一层皮了。

    不说别人,就是王爱娟都眼馋她的牙膏牙刷许久了。

    要不是陈阿婆看的紧,她现在也没这些用。

    等苏软软洗漱干净回来,陈阿婆刚好做好了早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