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8章 软软长大了

    厨房的方桌上,摆着两碗大米加玉米碴子煮的粥,一碗炒土豆丝,旁边还有刚蒸好的二合面馒头,以及两个水煮蛋。

    二合面的馒头就是白面参了红薯面,或者是白面参了玉米面,蒸出来的馒头。

    单吃大米白面吃不起,陈阿婆就会在粗粮里加些大米白面进去,既能丰富口感也能保证营养。

    好在开春的时候,公社食堂就解散了,不然陈阿婆就算能买到粮食,也没办法开火给苏软软做好吃的。

    祖孙两个坐下吃饭,苏软软一边吃一边想,怎么才能把空间里的东西拿出来给陈阿婆吃。

    办法还没想到,王爱娟倒是先上门来了。

    苏软软和王爱娟都是刚刚初中毕业,在家还没待几天。

    王家的王婆子和陈阿婆不一样,王婆子向来看不上孙女,王爱娟虽然没在家里闲几天,她就已经嫌弃上了,整天催着王爱娟下地干活挣工分。

    他们隶属于红旗公社第三生产大队,队上没上初中,和王爱娟一样大的姑娘们,现在都已经能拿八个工分了。

    就算有那不能干的,一天也能拿六个工分。

    老老实实干几个月,到了秋收分粮的时候,也能多分不少粮食。

    王婆子眼馋这一份粮食,怎么会愿意王爱娟整天在家里闲着。

    要不是王爱娟信誓旦旦的跟王婆子保证,她一定能去县里纺织厂当临时工,王婆子早就揪着王爱娟的耳朵下地干活去了。

    为了不做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乡下泥腿子,王爱娟不得不一大早的来找苏软软。

    听着外头王爱娟的喊声,苏软软依旧老神在在的吃着早饭,丝毫没有往日一听见王爱娟的喊声,就屁股扎钉似的样子。

    见她这样,陈阿婆也笑了。

    “咱们软软长大了。”

    苏软软闻言脸上一红,“奶!”

    这是在说她以前又小又傻,所以才被王爱娟骗吗?

    “好好,奶奶不说了。”陈阿婆笑眯了双眼,“软软既然长大了,以后奶奶也就不用担心了。外面那人——”

    “奶你不用管,一会儿我自己解决。”

    苏软软说的坚定,脸上满是信心,陈阿婆见状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孩子大了总要自己飞,她只需要在一旁看着就行了。

    陈阿婆年岁还不大,也是需要干活儿的,不过她的活儿轻省,是给生产大队放羊。

    第三生产大队一共养了三头羊,没办法,多了也养不起,这年头,有的人都要挖草根吃树皮了,哪里还有草来喂羊。

    也就是陈阿婆领着抚恤金,每个月还有粮票,这才能托苏爱民在县里的战友买粮食。

    不然单靠放羊得来的那六个工分,祖孙两个早就饿死了。

    饭后,苏软软和陈阿婆一起把碗筷桌椅收拾干净,这才一起往大门口走。

    在外面喊了半天的王爱娟,嗓子都要冒烟儿了。

    见门终于开了,王爱娟张口便骂,“苏软软你这个死——”

    话还没骂完,王爱娟就看到了阴沉着一张脸的陈阿婆,剩下的话怎么也不敢继续说了,愣是把一张黄巴巴的脸憋的通红。

    “陈……陈奶奶。”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