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五百九十七章 新的家园

    清晨,天刚蒙蒙亮,太阳尚未从海平面升起,客船的甲板上一片寂静。

    整个大海,也似乎依旧沉浸在酣睡之中,一派静谧。

    但是在甲板上,已经有一个人影在活动。

    刘青山先慢跑一阵,然后瞧瞧身后并肩站立的乐队四人组:

    “我之所以气息悠长强大,并非是在声乐上进行过专门的训练,而是因为前几年开始,一直随师父习武。”

    “只是不得师父同意,不能私下传授武艺,只能把桩功教给你们,这个主要联系呼吸吐纳,想必对你们还是有些帮助的。”

    “谢谢刘总!”

    那四人齐齐点头,他们在昨天已经见识过,当然心中拜服。

    刘青山跟着又勉励道:“站桩之法,贵在坚持,需每日清晨练习,不可一日懈怠,天长日久,功效才会显现出来,切记切记。”

    他担心年轻人没有耐性,总想着一蹴而就,所以先提醒一下。

    以他自己来说,也是坚持了将近四年的时间,这才小有所成。

    “刘总放心,我们必持之以恒。”

    黄主唱一脸坚毅,他心里明白,如果他的声音能像刘总那般,再增加穿透力,那在演唱方面,必将到达一个新的高度。

    刘青山点点,也就不再多说,开始教导四人组站桩。

    先教姿势,再讲呼吸之法,而后者才是关键,没有这套呼吸法门,站也白站。

    等到几个人领悟之后,剩下的就是水磨工夫,全靠个人的努力和天赋了。

    因为只站桩,不习武,所以也就没有什么童子功那些规矩。

    刘青山观察一下,四人之中,以家驹的悟性最佳,而且意志力也最为强大。

    另外那三个站了一会,就瘫在甲板上,只有他,依旧在苦苦支撑。

    成功果然没有侥幸,一分汗水,一分收获。

    等到晨练完毕,东方的红日这才跃出海面,刹那间,直觉金光灿灿,铺满海面,无比壮阔。

    “人生当如是,每个人,都应绽放自己生命中的光芒!”

    刘青山吐出心中的感慨,便去餐厅。

    客轮每一层都有专用的餐厅,早餐还算不错,有面包牛奶,也有馒头稀粥,菜肴也多是鱼虾之类。

    吃过早饭,刘青山就会房间看书自习,下午和大伙聊聊天,晚上继续看书学习,在船上的生活,竟然很有规律。

    他在和这些退伍兵以及民兵交流的时候,彼此间增进了解,也发现了不少有特殊才能的人。

    就这样,日复一日,客轮在经过半个多月的漫长航行之后,终于到达亚丁湾。

    想当年,远在明朝的时候,三宝太监下西洋的船队,就曾经到达过这里。

    最远甚至还去过非洲的东海岸,在航海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远远的,望见了南边若隐若现的陆地,船上的人们都不由得长出一口气:总算到啦!

    长时间的海上航行,绝对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海岸那边,也不知道有没有合适的深水码头,大船根本就无法靠岸,只能先放下几艘小船,派人去岸上送信。

    小船刚放下,海面上就有几艘快艇,乘风破浪而来,原来是把海盗给招来啦。

    “噢噢噢!”

    快艇上的海盗,举着手里的步枪,发出阵阵欢呼。

    他们已经看到甲板上密密麻麻的人群,足有数千,这下可发了,来了一笔大生意。

    就算一个人的赎金是五百美金,那就能值多少钱,可得好好算算。

    “china……china!”

    马老三站在船上,手里还拿个扩音的大喇叭,用英语使劲吆喝:“自己人,都是自己人,达鲁德,我们是达鲁德部族阿杜酋长的客人!”

    达鲁德是萨马莱族系的一个部族,那位阿杜酋长的部落,就属于这个部族的一支,所以马老三报出他们的名号。

    里兰这边的官方语言并非英语,而是本民族的语言和阿拉伯语,不过倒是大多能人,都会讲英语。

    大船下面飞驰着的快艇渐渐停了下来,看样子是有点失望,虽然他们不属于阿杜酋长的部落,但大家都是一个部族的。

    而且他们也去阿杜酋长那边换过一些日用品,知道那帮华夏人的存在。

    “叫他们帮忙带路过去,最好能找一个可以停船的港口。”刘青山向马老三吩咐。

    客轮上面可不仅仅装人,也有一些必备的生活物资,都需要运过去。

    马老三派几名退役的海军下到小船上,接近一艘快艇,先送上两卷子棉布,和一箱子紫罗兰香皂,那群海盗,就乐呵呵地在前面开始带路。

    快艇跑不远,很快就被收到一艘大帆船上,然后,帆船慢悠悠地在前面乘风破浪,大客轮也只能龟速地跟在后面。

    “别说,能让海盗船开路,好像挺威风的。”

    大伙嘴里也都饶有兴致地议论着。

    “海盗船上,不应该都挂着骷髅旗吗,还有三条腿的和独眼的海盗,肩膀上还架着一只会骂人的大鹦鹉,怎么都看不到影儿?”

    这些估计是小说看多了,自己脑补的画面感……

    前进了好几个小时,前面的海盗船这才停下,因为前方又出现两条快艇,这里,也就到了阿杜酋长的地盘。

    双方交流一下,快艇就向着客轮驶来,马老三趴着船舷往下望望,立刻使劲挥舞手臂:

    “埃弗亚,是我,是我回来啦!”

    快艇前面的年轻人也向上挥挥手:“马,我还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呢。”

    马老三大笑:“怎么会,我还答应给你带足球和蓝球呢!”

    这货一边说,一边飞起一脚,直接将一个足球踢过去,就是脚法有点臭,落到距离快艇几十米外的海面上,随着波浪起伏。

    快艇很快就追过去,埃弗亚俯身把足球从水里捞出来,然后抱在怀里,用袍子的前襟使劲擦抹着上面的海水,黝黑的脸膛,笑得十分灿烂。

    “你确定他是海盗?”

    王工有点难以置信向马老三问道。

    “海盗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这里的普通人,还是很规矩的。”马老三嘴里解释着,然后就招呼埃弗亚在前面带路。

    在距离岸边几海里的地方,大客轮就不敢前行,只能停下来。

    好在,埃弗亚很快就召集来一些渔船和其它杂七杂八的小船,开始把大船上面的乘客,运到岸上。

    重新脚踏实地,冷不丁的还有点不大适应,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

    “我感觉自己都有点不会走路了。”梁队长在沙滩上小跑几步,然后一个趔趄,扑进沙子里。

    等他爬起来的时候,手里捏着一个鲜艳的贝壳,嘴里大呼小叫:“太漂亮啦,我还是第一次捡到贝壳!”

    对于一个一直生活在陆地上的人来说,除了买回来擦手的蛤蜊油的外壳,还真没见过贝壳之类的东西。

    不过那个贝壳还是活的,两扇壳贝一开一合,直接将他的手指头给夹住,甩都甩不掉。

    气得梁队长嘴里大骂:“一会儿就把你当下酒菜!”

    一旁的马老三连忙提醒:“这边的人都不喝酒,咱们偷摸喝就成,千万别邀请当地人一起喝。”

    “整队,整队!”

    不远处传来老班长的吆喝声,于是下船的人们,就按照自己班组,快速集合。

    虽然脸上都带着几分疲惫,但是更多的则是兴奋。

    张龙便开始分派任务:“前三个队在岸边接货,后三个队上小船运货,先把物资都倒腾下来。”

    于是,大伙一起动手,开始忙碌起来。

    刘青山也下船来到岸上,不远处的海岸,立着几排椰子树,一派热带海岛风情的景象。

    不远处忽然尘土飞扬,却是十几辆驴车,哒哒哒的飞奔而来。

    没等驴车停稳,就看到一个人从车上跳下来,然后向这边狂奔,赫然正是小五。

    “谢天谢地,青山,你们终于来啦!”

    小五挨个和大伙拥抱,这小子好像有点晒黑了,肤色有点小麦色,显得更加健康。

    身上也穿了一件宽松的袍子,倒是和当地人的打扮差不多。

    “呦,你这家伙也入乡随俗了,不会还想找个当地妹子吧?”刘青山打量一下这家伙,没少胳膊没少腿儿,反倒比以前精神不少。

    小五嘴里嘻嘻哈哈地笑着:“我都想加入这边的国籍了,可以娶好几个老婆呢。”

    打闹亲近一阵,小五看着岸边堆积如山的东西,连忙又派人回去,多叫些牛车驴车过来。

    至于机动车辆,那是别想了,除了军方之外。

    于是,所有人都化身成小蚂蚁,开始辛勤地搬运货物:粮食,药品,生活用具,包括锅碗瓢盆之类的,基本就相当于大搬家。

    还有埃弗亚领着那些海盗,也跟着一起帮忙倒腾。

    刘青山注意了一下,这些人的手脚还都挺规矩的,像那些香皂木梳和塑料缸子之类的小东西,没有一个偷摸往怀里藏的。

    这本身与他们的教义不符,不仅禁制饮酒,还禁制偷盗。

    至于当海盗抢劫,那可是明抢,不是偷,海盗干的事儿,怎么能说偷呢?

    “朋友,这个小镜子,可以当做酬劳送给我吗?”

    一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黑小子跑过来,手里拿着一面掌心大小的镜子。

    “当然可以。”

    刘青山想伸手拍拍他的脑袋,不过也不知道会不会犯忌讳,所以又把手缩了回来。

    那黑小子立刻眉开眼笑的,又跑去干活了。

    有他这个先例,陆陆续续的,又有一些人拿着自己心仪的东西跑过来询问。

    刘青山干脆叫马老三宣布一下:等干完活,每人可以选一件自己喜欢的东西。

    正忙活着呢,远处又是沙尘飞扬,足有几十辆牛车和驴车驶来,后面还跟着上百头的大骆驼,可谓是浩浩荡荡。

    也不知道埃弗亚他们,跟后来的这些同族说了些什么,这帮家伙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然后就争先恐后的,往车上搬运东西。

    还有那些骆驼,也不愧是沙漠之舟,驮得东西,一点不比车少。

    “他们不会把东西都拉到自己家里吧?”梁队长有点担心。

    小五摆摆手:“放心吧,人家很守规矩,不过埃弗亚他们刚才说了,每人要送一件东西,希望他们别挑选那些大件儿才好。”

    直到傍晚时候,客轮上面的货物这才搬运一空,大部分还都堆在沙滩上,估计得运两天。

    留下一队人在这边负责看守着货物,剩下的大部队,前往十几里外的临时驻地。

    “这边好像有点旱啊。”大伙一边走,一边好奇得打量着周围的景物。

    对他们来说,这个陌生的地方,满是新奇。

    尤其是脚下踩着的沙土,叫大家很不习惯,这么干旱的土地,好像不大容易种植庄稼。

    “看看能不能打机井吧,要是不能灌溉的话,这边肯定种不了庄稼。”

    王工和几名工程师商议一下,得出这个结论。

    大家初来的兴奋,立刻被忧虑所取代:他们在老家那边,都是务农的,没有土地,就失去了根基,也失去了来这的意义。

    “这里的地下水,应该还是很丰富的。”刘青山有过一些了解,连忙安抚人心,否则的话,也不会转移这么多的人口过来。

    而且当初在采购的时候,他已经弄了一套钻井设备。

    众人这才稍稍安心,队伍的气氛,又变得轻松愉快起来。

    “哇,那是什么鸟,个头真大!”有人开始大呼小叫。

    “那是鸵鸟,下得鸟蛋有这么大,我一顿都吃不了一个。”小五对这边比较熟,还带着几分得意和夸耀。

    远处,正有几只鸵鸟,悠闲地在沙地上踱步,大长脖子不时好奇地向这边张望。

    大伙也多开始兴奋得议论:“这么大个儿,逮住一个,够好几个人吃的啦。”

    “鸟都会飞的,哪有那么好抓?”

    “鸵鸟好像不会飞吧?”

    还真有人不信邪,朝那边飞跑过去,只见那几只鸵鸟迈开大长腿,轻轻松松,就将人远远甩在后边。

    人家虽然不会飞,但是跑得快啊。

    追鸵鸟的人垂头丧气跑回来,大伙都忍不住哄笑,刘青山也笑着说道:

    “到时候告诉大伙一声,不能随便捕杀当地的这些野生动物,咱们不是来这边搞破坏的。”

    走了十多里之后,前面的队伍停下来,这里就是马老三叫当地人帮着选择的临时驻地。

    放眼望去,一片荒凉,只有地上生长着稀疏的草木,还都是比较耐旱的品种。

    “这方圆一百多里,都是咱们的地盘,今天就先在这里安营扎寨,要是不合适,以后再找地方。”

    小五吆喝一声,大伙就纷纷动手,开始卸货。

    天也快要黑了,海边的货物,只能明天再运,那些当地的土著,各自挑选一件自己中意的小玩意,肥皂牙膏牙刷之类的,喜滋滋地离去。

    小五都跟他们说好了,明天再过来帮忙,还有礼物赠送。

    新来的移民都四下张望:这里以后就是咱们的家园了!

    不过这个开局好像难度有点大,一穷二白,要啥没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