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006章 十年昭狱之苦

    “怎么?是对门客的身份不满意吗?我明白,这样确实委屈你了,但是你再忍一忍好不好”

    宋祁安打断了乔明锦的话“我问的是,这一世,你还是要与他成婚,是吗?”

    尽管已经知道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是义无反顾要嫁给他,是吗?

    乔明锦垂下眼眸,沉声道“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有分寸。”

    说罢,便站起身,披上外衫走出了大殿。

    她明白宋祁安在担心些什么。

    他怕她这一世会重蹈覆辙,再一次无可救药地爱上顾愠和那个混蛋。

    但她清楚自己不会了。

    十年诏狱之苦,她的心早已比寒冰还要凉了。

    她早就没有力气爱上任何一个人了。

    宋祁安确实是多虑了。

    青桑见乔明锦出了大殿,连忙放下手上的活跟了上去。

    “公主,方才魏贵妃传话,邀您到景阳宫中一叙。”

    乔明锦闻言顿住脚步,她沉思片刻,才缓缓开口“魏贵妃?她找我作甚?”

    青桑摇了摇头,“奴婢不知。”

    说着,她左右打量了一圈,四顾无人才敢上前一步,离乔明锦更近了一些,随后压低了声音道“但奴婢听闻今早魏家长女魏知鸢去过景阳宫。”

    “魏家的人。”乔明锦神色凝重,沉声重复一遍那个名字“魏知鸢。”

    上辈子,乔明锦在昭狱中待了整整十年。

    他与魏知鸢成婚的消息,是她在昭狱中听狱卒提起的。

    那是她在昭狱待着的第十年。

    她不信那些狱卒的话,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顾愠和不可能会娶别的女人。

    可当魏知鸢戴着凤冠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才明白自己是真的错了。

    十年了,她骗了自己十年。

    她在这满是血腥味阴冷潮湿的诏狱里待了十年。

    那个男人却在外怀拥软玉,与她人享琴瑟之好。

    十年诏狱之苦,她以为自己总会盼到他回头。

    她错了。

    她等到的,是魏知鸢的冷嘲热讽。

    “乔明锦,你还没死呢?

    真没想到啊,我们高高在上的锦公主,也能有今天。

    哦不,你早就已经不是公主了。

    你的父皇早就被杀死了,你早就什么都不是了。

    一条贱命而已,你何必如此撑着?

    难不成你还以为陛下会来见你?

    你在妄想什么呢?

    他如今流连于三宫六院,现在指不定在哪位贵人宫里呢。

    后宫美人多得都快数不过来了,你以为,他还会记得你?

    你还没死,只是因为他把你忘记了而已。”

    她那些话,刺在她的心上,比昭狱里的刀子还疼。

    十年了,昭狱里的狱卒从未对她手下留情,各种刑罚她都已经挨了个遍。

    她身上全是伤痕,除了脸。

    只要她还有半点意识,便会护住自己的脸。

    她要保护好她这张脸。

    她怕到时候顾愠和来接她的时候会认不出来她。

    魏知鸢怎会不知晓她的心思。

    她用刀子一刀一刀划花了乔明锦的脸。

    一共十二刀。

    乔明锦痛得晕过去了,魏知鸢便用冰水将她泼醒。

    冰水浇在身上,伤口处传来火辣辣的痛感。

    那是生不如死的感觉。

    魏知鸢将她踩在脚下,一遍又一遍地折磨着她。

    那样的痛苦印在了她的心底。

    乔明锦紧握双拳,指甲刺入掌心也浑然不知。

    青桑见她神色异常,没忍住唤了一句“公主?”

    这一声才把乔明锦从回忆中拽了出来。

    她缓了片刻,便问道“魏知鸢现在还在景阳宫?”

    青桑答“奴婢不清楚,但我们的人,确实没看到她出宫。”

    乔明锦眸子闪过一抹杀意,她沉声吩咐“准备一下,去景阳宫。”

    她要去会一会魏家这些人了。

    毕竟,前世是他们魏家的人,一步一步帮衬着他顾愠和篡位成功的。

    她倒要看看,顾愠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魏家有勾结的。

    —

    景阳宫内。

    魏知鸢心不在焉地陪着魏贵妃下棋,时不时地往殿门口那边瞧。

    魏贵妃将她这副模样尽收眼底,她笑了笑,手中黑子落于棋盘上之后才温声开口道

    “鸢儿,本宫记得,你与这位锦公主从前是不认识的,对吧?”

    魏知鸢点了点头,这才仔细瞧了一眼棋局,才知这棋局早已胜负分明。

    她有些懊悔地叹了一口气,道“又输给姑姑了。”

    贵妃笑了笑,温声道“你本就无心下棋,输了又有何妨。”

    魏知鸢忽然有一种被戳破心思的尴尬,她垂着头道“姑姑都看出来了。”

    贵妃点头,又问“你一直往殿门口那边瞧,是在瞧着锦公主何时来吧?你既是与她素不相识,又为何这般?”

    魏知鸢低着头,小声解释“姑姑不是想让鸢儿与她共同操持今年的春日酒宴嘛,鸢儿与她尚未接触过,又对她的名声略有耳闻鸢儿心底紧张,这才”

    她话还未说完,便被一阵高呼声打断

    “参见锦公主殿下—”

    贵妃闻声连忙站起身,准备起身相迎。

    魏知鸢愣了一下,来不及思索,连忙恭恭敬敬地站到了贵妃身后。

    乔明锦方迈入殿门,目光便扫到了站在贵妃身后的魏知鸢。

    她低着头,恭恭敬敬的站在那,看着倒像是乖顺的人儿。

    乔明锦也不压制自己对她的厌恶,冷冷地瞧了她一眼,旋即直接大步走到殿内,坐到了殿内最宽敞的椅子上。

    魏知鸢抬眸瞧了一眼她,连忙惊诧地在贵妃耳边低声道“姑姑,她坐了你的位置”

    贵妃瞪了魏知鸢一眼,魏知鸢立马闭上了嘴。

    “都愣着干什么,都没看见锦公主来了么?还不快给公主斟茶?”

    她边吩咐宫人,边语笑嫣然地朝着乔明锦走去。

    乔明锦抬眸,目光落到她身上,沉声问道“魏贵妃入宫有些时日了吧?”

    魏贵妃刚想坐到乔明锦旁边的椅子上,却听到她这般问,连忙站好回答道“是有些日子了。”

    这时恰逢宫人们端上来了刚沏好的茶,乔明锦等到宫人退下之后,忽地拿起盛满茶的杯子,朝着魏贵妃丢了过去。

    这喝茶的杯子摔在身上确实不痛,但这热茶溅到身上可是足够烫的。

    贵妃被她这忽如其来的动作吓得差点就要跌倒。

    好在身旁的魏知鸢眼疾手快,连忙扶住了她。

    乔明锦就在这时候站起身,一脚踢开了碎在地上的白玉杯,走向魏贵妃冷声道“是谁教你的,有事找本宫还要让本宫来你这景阳宫了?你懂不懂规矩?!什么时候本宫是你能唤来唤去的人了?!”(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就能进入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