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3章 药方

    “放手。”

    “除非你答应不打我。”

    “行,我答应你。”

    “你要打我,你就是哼哼猪。”

    “……行。”

    简母捏紧了棍子,咬牙切齿地应了下来,胖梨这才放下心,将胳膊松开。

    不料刚一松开,就挨了打。

    她凭本事吃得这么肥的屁股,连挨了好几棍子。

    “阿娘你说话不算数。”胖梨摸着屁股嗷嗷叫着。

    “呵,老娘就是当哼哼猪,也得把你收拾了。”简母一脸冷笑,不客气地又打了几下。

    胖梨:……

    好吧,你老赢了。

    挨了这十几下,大概半天也坐不下去了。

    没好气地踢了丢在地上的网几脚,都是因为这捆东西她才挨了打。

    “不折腾了,回头珠米地让鸟兽祸祸了,就祸祸了。”胖梨气量不大,还有点小心眼。

    这次挨了打,是真上火。

    简母不惯着她,淡定道:“那你就别惦记着吃珠米,咱们家没有这玩意。霍霍了这老些东西,喔喔蛋也没收了。”

    胖梨:……

    好像更心塞了。

    她似乎终于明白,为何原主觉得她是极品了。

    嗝~

    本来胖梨也没想霍霍这么多东西的,可自打她连吃了两天肉以后,看到肉就有点腻歪。

    也终于理解,为何珠米比肉贵。

    再好吃的东西,天天吃也会腻的。

    现在她就挺腻歪的,想来几碗珠米饭,而不是抠抠索索数着米粒吃。

    朝外面的天瞅了眼,该干的活还是得干。

    等雨停了的。

    盛献实在不能相信,翻遍了整个南城,竟然找不出来个胖子。

    南城是四大王城之一,下面还有名为风、花、雪、月四小城,连带着所有村镇都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那520出来。

    难不成是他迷糊,真把哼哼猪看成了人?

    盛献:……

    绝不可能!

    盛献将下面呈上来的资料,又很仔细地看了个遍,视线落在了凉村的那个250上面。

    “如果我没有记错,这条凉河与赤幽岭那条河相通?”盛献指着地图上凉村所在的地方。

    钟历伸长脖子瞅了眼,点头说道:“凉河的源头有个出水口,据说是连通赤幽河。往赤幽河丢下的,可漂浮之物,一般都能从那个出水口冒出来。但活物下去,又或者是巨兽尸体丢进去,向来连骨头都不剩。

    几百年来,一直有人探寻那截暗河的秘密,但进去的人都没有出来,恐怕里面有很厉害的水兽。你若是怀疑那胖子是从暗河逃走的,大可不必,活人进去绝无逃生的可能。”

    盛献指尖敲着桌面,唇角微勾,却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眼底下冒着火,随时能炸。

    “钟飞将,我倒是不想怀疑,但有本事你给本神将把人找出来啊。”盛献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钟历。

    钟历…

    讲真的,那胖子究竟对神将大人做了什么?

    以前神将大人虽然爱炸毛,可一连炸好几天,随时都有可能炸翻天的样子却是没见过。

    “要不再去凉村查查?”钟历说道。

    一旁坐着配药的兰玄纵忽然抬头:“我去吧,正好我缺一味药。这味药得新鲜的,只有凉山才有。”

    盛献一脸阴森森的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说道:“等找到人,确实是她无误,不用杀。”

    钟历闻言有点意外,抬头朝盛献看过去。

    却听盛献补充道:“把她衣服扒干净,抹上蜜,丢到红火蚁巢穴就行。”

    钟历:……

    是他太单纯了。

    “恩将仇报,小心遭报应。”兰玄纵神色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盛献嗤了一声,不以为然。

    “我又没叫你把她绑了。”不是挺能跑的吗?有本事跑啊,没本事就喂红火蚁。

    “这种缺德的事情,我不会做。”兰玄纵一脸淡然。

    钟历又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觉得这兰医师也是个厚脸皮的,要说缺德的事情,这兰医师可没少干。

    他们神将大人坏,那是坏在明面上。

    这兰医师却惯会使阴,得罪过他的人,就没一个有好下场的。

    兰玄纵似乎是无意般,朝钟历扫了一眼。

    把钟历给吓得,背都挺直了,满身冒着冷汗。

    生怕自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就被下了药,步那些倒霉鬼的后尘。

    以防万一,他决定先告辞。

    “我想起还有别的事情,先走了。”钟历尬笑一声,连忙转身出去。

    兰玄纵唇角微勾,仿若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继续低头研磨着药。

    钟历前脚刚踏出门口,后脚还没抬起来,就扑通倒在地上,摔了个结实的狗啃泥。

    钟历:……

    就知道兰医师是个阴鸷鬼。

    偏偏他被阴了也不敢吭声,否则会被阴得更惨。

    钟历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迈着颤抖着的双腿继续离开。

    他是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中的药,又是什么样的药,但腿软了半会才好。

    在心头已经将兰医师骂了个半死。

    却不知在他离开后,兰医师在自言自语:“看来又失败了,连个飞将都毒不翻,又何况是九级巨兽。”

    “你够了啊,拿别人试药就罢了,别老对我手下的人出手。”盛献没好气地朝他翻白眼。

    兰玄纵神色淡淡:“一天到晚睡冷床的人,没资格反对。”

    盛献:……

    “姓兰的,老子是不是惯着你了?”盛献坐了起来,一脸不痛快地说道。

    “给你开的药方,你什么时候用?”兰玄纵问。

    “……”

    盛献想到那张所谓的药方,面容扭曲了,恶狠狠道:“不可能用,一辈子都不可能。”

    兰玄纵冷嗤:“既然如此,随时都可能把自己炸了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

    盛献立马冒了火气,蹭一下坐了起来,可还不等他做点什么。

    看到兰玄纵夹在手指间的丸子,立马就僵在了原地。

    他忽然就,就挺想那520的。

    尽管记不起那520的模样,但对方在他心目中突然就变得眉清目秀,好看了好几分。

    毕竟他是遇到那个520,才将病情压下去,并且修为也往上窜了一截。

    更为重要的是,他可以偶而下床走走,没必要整天躺在冰床上。

    只是这520,究竟死哪去了?

    呃,不会真死了吧?

    阿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