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

不想爆红第二天

    开启剧情的重要工具鸡蛋,就这样被时栀投喂了肚子。

    吃着鸡蛋时栀还细品了一下,哇,这工具鸡蛋——

    果然跟普通鸡蛋没有任何区别。

    准确来说水煮鸡蛋不配点东西吃的话还有点噎,但介于条件不允许,时栀只能含泪就着白开水给吃完。

    退休养老第一餐,无比潦草,她安慰自己好歹吃了两枚鸡蛋不饿了。

    系统在给时栀介绍完情况之后就消失不见,时栀填饱肚子后试探的喊了两声得不到回应,就暂时放弃找它的想法。

    事到如今时栀已经心中有数,那边是铁了心的让她走什么逆风翻盘的爽文女主路线。

    时栀对什么翻红,什么成为顶流没有一点兴趣,自始至终她的目的都很明确,她是来享受退休福利的,到这个份上还想让她做任务,她图啥,这跟去位面做任务有什么区别?

    时栀压根就不想管原文剧情,不过跟系统争吵归争吵,她还是给记住了某些关键信息。

    成名之后就会被管家发现,继承遗产,成为首富。

    谁说一定要等成名,她不会自己找上门?

    系统大概为了稳住她,给她在这点上说的还是挺详细的,这也方便了时栀,互联网时代,基本上就没有什么秘密,即使有挖深一点也会发现点什么。

    时栀打开手机,进行排查,找准几个点,首富,去世了,没有继承人……再排除一下虚假首富。

    还真的被时栀给找到了!

    更快乐的是还是同城,打车不到两百就可以抵达!

    巨大的财产唾手可得,时栀本来展望的美好场景,什么沙滩什么别墅都可以实现了。

    然后时栀发现,原身连两百块都没有,支付软件余额两块五。

    “……”

    这明星,当了个寂寞?贫穷的超出想象。

    ……

    时栀自然不会放弃继承遗产,两百换首富,她肯定要干。

    最后滑到了微信页面,看着里面有不少微信好友,时栀寻思可以借一下钱。

    其实最好能找个熟人,不过她对原身的社交情况并不了解,翻了翻也没看到她跟别人有聊天消息,不知道原身是每次发完就删除,还是压根就不跟别人交流。

    不过好在她不多借,就两百,而且只要拿到了遗产就直接还清,一般人如果认识的话,借两百应该也不是难事儿。

    于是时栀挑选了几个对象,编辑消息。

    我,首富女儿,打钱,打两百,谢谢。

    时栀在耐心等待转账,与此同时在不同角落不同场景,被时栀的天选之子们同时收到了这一条消息。

    ???

    天选之子商务男A没有给时栀备注,不知道对方是谁,在盯了一会儿之后选择拉黑。

    天选之子B有备注,不过觉得时栀铁定是盗号了,对待骗子就不必客气,回复:

    时栀,“……”说实话怎么没有人信呢?

    大部分的天选之子觉得时栀被盗号了,或是拉黑,或是不回复,男艺人D在拉黑之后顺手报了个警,理由是诈骗。

    他不认为皮下的人是同行,像他这样机智的人肯定不会上当,这种低端骗术,但是万一其余人上当了呢?

    交给警察,也防止同行名誉受损。

    正道的光,照在了大地上!

    时栀没有借到钱,但是坐上了车,不过不是出租,而是坐上了警车。

    工作人员办事迅速,很快就确定了地点,只是他们本来以为会抓一个低端诈骗犯罪团伙,没想到抓到了明星时栀。

    工作人员:???

    时栀:???

    ……

    工作人员确定了,面前的女人就是明星时栀,既然这样的话就没有诈骗的可能性了,工作人员把这个归类成跟朋友开玩笑,没想到朋友误会了,只是通过这次他倒是知道原来明星也会口嗨做白日梦,原来这不是普通人的专属。

    当然批评教育还是有的,口头教育完,时栀就可以回家了。

    工作人员,“下次可不要乱开玩笑,防止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时栀:不,她回不去了。

    手机里的两块五不仅不能支撑她去继承遗产的路费,也支撑不了她回住所,于是时栀想了想往前倾了倾身子。

    “如果……这不是误会呢?”

    正准备说时栀可以离开的工作人员露出了迷茫的表情,“啊?”

    时栀寻思,来都来了,这未尝不是一个寻求帮助的方法。

    警局这边还真的有首富,准确的来说是前首富管家的联系方式。

    前首富膝下一直无儿无女,直到快去世前,才被人知晓原来前首富跟妻子有过一个女儿,不过因为意外走失。

    面对巨额遗产,吸引了不少心怀不轨,想要走捷径的人,警局就处理过好几起这类案件,自然跟现在巨大遗产的管理者,前首富管家打过交道。

    近两年想要冒领的人少了,或者即使要冒领,也是漏洞百出,连最起码的年龄都对不上。

    现在面前的女明星一口咬定,自己没有说谎,而且身份证年龄也对上了,工作人员就没有不管的道理,跟前首富管家进行了通话。

    前首富管家来的很快,时栀刚喝完一杯热水,就跟匆匆赶来的前首富管家对了照面。

    管家年纪不算小了,毕竟跟随了前首富大半辈子,不过依旧收拾的很好,他穿着燕尾服,头发板板整整,眼中透漏着精明,现在正用不善的目光审视着时栀。

    工作人员先上前跟管家交代情况,他知道管家对冒认的人深恶痛绝,害怕对方情绪过于激动,对时栀造成伤害。

    “这位就是……”

    话音未落管家就从工作人员身边冲了过去,工作人员没有拦住,他人已经径直的冲到时栀的面前。

    “大小姐!”

    “大小姐,我终于找到您啦。”

    眼中含泪。

    ……

    哎?

    时栀对自己的身份并不存疑,毕竟事先已经从系统那边得知,不过在她看来应该需要进行很复杂的流程,没想到管家一看到她就叫她大小姐。

    顺利的有些草率。

    时栀面对这样激动地老者给他塞了一张纸巾才开了口,“是不是验一下DNA再说?”好歹走个流程。

    算是道出了其余工作人员的想法。

    管家用欣慰的眼神凝视着时栀,“不需要那个都足够了,我一眼就看出了您,您一定是大小姐。”

    “您简直跟主人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带着怀念的语调。

    时栀,“真的吗?”

    时栀觉得原女主在这儿铁定也得哭,哭得也许比管家还大声。

    毕竟,一眼就能认出来,也是个明星,最起码从大家的反应能看出来,原身知名度也不小,为什么一定得爆红成为顶流才能被发现呢?

    这真的是个爽文,不是个虐文?

    ……

    考虑小说逻辑什么的在这个时候也不重要,时栀能去掉过程,直接达成目标就满意了,撕逼拉踩什么的,光是听听就折腾,就累,打车钱看样子也省了。

    倒是管家在认定时栀就是自己主人女儿的时候,一反精明的形象,拉着时栀聊个不停。

    “大小姐要不要看看主人的照片?”

    也就是原身父亲,前首富的照片。

    时栀点了点头,看看吧,毕竟她继承了遗产,而且她也对跟这个身体长得一模一样的前首富很好奇。

    管家居然随身带着照片,时栀凑了过去。

    “是不是一模一样?”管家热切的询问。

    时栀望着照片中,圆脸,小眼,矮鼻,挺胖的和蔼男人,再想想自己的长相。

    ……不能说一模一样,至少可以说毫不相干。

    她现在理解为什么原著过了那么久才被家里找回了,如果是按照这个一模一样的标准的话,倒也是很有逻辑了。

    以为的开玩笑,没想到成了真的,明星时栀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就变成了前首富的遗孤,也就是财产继承人,在工作人员眼中也戏剧感十足。

    管家感谢了警方,并且送了一面锦旗作为谢礼。

    时栀是坐着加长豪车回豪宅的,在寸金寸土的地方居然可以占据这么大的面积,院子里有喷泉,绿化极好,不时可以看到园丁忙碌的身影。

    是金钱的味道。

    “这就是您的家了,这些年您受苦了。”

    时栀,“还好还好。”

    管家,“有什么想要的尽管提。”

    时栀想了想试探问道,“三百平方的大床?”在她沉迷玛丽苏的时候,她对这个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跟印象。

    管家面色不变,宠溺的表示安排。

    时栀有些兴奋了,“我有很多钱吗?”

    “很多很多钱,主人留下的都是您的。”

    “那我可不可以多给我几张卡,就黑卡什么的,我觉得不真实,想放在床边。”感受一下钱钱的芬芳。

    “可以。”大小姐真的受苦了。

    时栀对管家怜爱的目光接受良好:当她看玛丽苏小说的时候觉得离谱,不过成为玛丽苏的时候只有一个念头。

    真爽!

    DNA当然还是要检验的,毕竟是基本流程,时栀也不带慌得,很快就出了结果。

    尘埃落定,她的身份没有任何问题。

    时栀越过了那些奋斗路线,直捣黄龙继承遗产,美滋滋的过了两天退休生活,到了中午掉线已久的系统声音响起。

    [你是不是以为我已经死了?]

    时栀睁开眼,有些遗憾,叹气,“居然还没有吗?”

    她现在还没躺在三百平方的大床上,毕竟那么大的床不日常,需要定制,得过段时间,不过现在的床也又软又大。

    时栀抬手撕掉胳膊上的卡,抱着卡睡觉睡得很香,如果不那么容易黏在身上,就更完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