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

不想爆红第十天

    高逼格的书友会此时此刻飘荡着食物的芬芳——

    虽然是大家脑补出来的。

    时栀这次读的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词汇,完全是大白话,台下的观众精神抖擞的入戏了,入戏之后的结果就是满脑子都是莲藕排骨汤,烤五花肉,灌汤小笼包,牛肉面……

    她还念了灌汤小笼包以及牛肉面的做法。

    刚出炉还冒着气的小笼包,咬一口薄的剔透的皮,立刻有鲜香的汤汁迸溅出来,充盈整个味蕾;牛肉面的面条爽滑劲道,被煮的软烂入味的大块牛肉窝在面条上。

    更饿了。

    “……”

    别念了别念了师父,师父别念了!

    观众们表面上稳得一批,但实际上内心里仿佛住了一个猴子,在那里上蹿下跳的哀求时栀,你可停停吧。

    等时栀终于合上书本,台下的观众松了口气的同时找到自己的小伙伴,大家对上彼此的眼神。

    ——等会儿吃什么?

    ——莲藕排骨汤,烤五花肉……

    反正时栀刚才说到的都想吃!

    即使没有语言交流,但大家都已经了解了对方的想法,双双露出赞同的笑容。

    时栀以一出跟其余人画风不一样的读书,给观众留下了午餐参考菜单,饶是专业素质贼强,见多识广的主持人这次表情都有点微妙,不过还是引导着时栀去采访区进行采访。

    泉哥不能过去跟时栀对接,在那边站着干着急,朝着她用力挥了挥手。

    意思是这次可千万别乱来了,注意点。

    时栀也看到了泉哥,毕竟他动作幅度不小,于是时栀想了想也学着他的样子挥了挥手,像极了大明星走红毯跟粉丝打招呼。

    “哇,时姐真的好有范儿啊!”

    泉哥身边的助理感慨道。

    泉哥,“……”这一个个都在干什么,时栀不在这里就算拍马屁她也听不到啊!

    自从时栀主动包揽了团队几个人的工资之后,时栀就俨然成为了金主爸爸,团队的人拍时栀马屁拍的他都没眼看。

    而且,泉哥严重怀疑时栀并不知道他的意思。

    ……

    时栀来到采访区的时候采访还没有轮到她,于是她就先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听别人侃侃而谈。

    现在接受采访的就是在时栀前面那个分享书籍的男演员,正跟记者聊到兴趣爱好上。

    男演员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一副妥妥的霸总谈判姿态。

    “我本人特别喜欢阅读,不应该说喜欢,准确的应该是痴迷,因为本来就是出身书香世家。”

    “曾经看书看得太入迷整整三天没有睡,等我终于看完那本书之后睡了三天,当时一度身边的助理以为我人没了。”

    记者配合的做出了吃惊的表情,“睡了三天没有醒过来吗?”

    “对。”

    记者,“那方便聊一下到底什么书这么好看,能让您做到三天三夜都不睡呢?”

    时栀也竖起耳朵:来,让她听听到底是什么绝世好书!

    令人尴尬的是,男演员卡壳了,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说不出个书名来,最后还是记者给男演员台阶下,“是不是时间太久忘记了啊,正常的。”

    男演员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对。”

    时栀垂下耳朵:哦,原来是个装逼贩子。

    “那说说最近读的书吧,除了刚才在台上分享的以外,还有什么喜欢的吗?”

    男演员回答,“《时间简史》。”

    这点不出记者意料,在他之前已经有三个说最喜欢的书是《!看书-就去醋溜文学网!时间简史》了。

    男演员或许也觉得自己没有发挥好,重新找回主场,什么“我最近对宇宙探索很有兴趣,你了解黑洞吗?”什么“前段时间我有幸跟诺贝尔艺术学奖获得者近距离接触,收获匪浅。”

    他重新重新找回了自信,最后还是记者表示可以了,轮到时栀了,他才恋恋不舍的站了起来。

    看向走过来接档的时栀,他带着文化人的自傲,从表情到四肢都仿佛在说“不要崇拜哥,哥只是个传说。”

    时栀笑得很礼貌,提醒,“诺贝尔,没有艺术奖。”

    然后在对方露出晴天霹雳一般的表情下,施施然的绕开他,像只白蝴蝶坐在记者面前。

    记者像导师问你有什么理想一样的语气问时栀,“你平日里有什么兴趣爱好。”

    对于这个问题记者问的已经快麻木了,答案无非就是那几样,也不知道是跳舞得一票,还是唱歌得一票,或者时栀看起来像是学过舞的样子,那就双担?

    时栀回答的干脆利落,“钓鱼,下棋,种花。”

    记者整个人就是大写的迷茫,望向这漂亮的不像话的女明星。

    “蛤?”

    时栀肯定的点头。

    没有错。

    退休三宝,钓鱼下棋种花。

    时栀更喜欢花,有钱花。

    ……

    “采访完了?”

    泉哥已经带着人等在出口处,看着一脸轻松的时栀,眼皮跳了跳。

    她貌似出来的太快了些,让人都怀疑是不是真的采访过了。

    时栀点头,“完了。”

    “你说了什么?”

    时栀一五一十的把采访内容告诉了泉哥,当泉哥听到退休三宝的时候,他双目呆滞。

    “完了。”

    是真的完了,“这星途,怕是要走到尽头了。”

    泉哥本来还打算靠着时栀之前的彩虹屁精稍微拉回来的热度,好好运作一番,然后他本来不能再放心的时栀又是上台念吃的,又是采访说出那样的答案。

    钓鱼,下棋,种花……瞧瞧看!到底哪一样是女明星会有的兴趣爱好!

    公司对时栀处于半放弃的状态,前面给他们团队裁员就已经表明了公司态度,所以也不用指望他们会给时栀进行公关,买水军了。

    “走到尽头了?”

    时栀念着这几个字,嘴角开始上扬。

    咦?

    走到尽头好啊,走到尽头没有工作,等于不用当明星?

    那她就可以回家歇着过退休生活了。

    时栀现在完全是被无良系统逼迫,虽然这段日子过得也挺快乐,有免费演出可以看,团队的人也有趣,不过时栀初心不改,一心想着回别墅过退休生活。

    如果没有人找她,观众也不想看她,系统就算想让她走爽文女主路线,也走不了啊。

    那就怪不得她头上了。

    她三百平方的大床应该也制定的差不多了。

    泉哥:???

    本来他还急的不行,现在因为时栀这反常的举动注意力迅速转移了。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时栀这是在狂笑吧?

    时栀,“大家是不是也饿了?”

    已经下午两点钟了,她没有吃饭,团队的人也跟着她没吃上饭。

    其余人点头,时栀大手一挥,“走,我请大家吃火锅。”团建去,说不定这就是她们之间的最后一顿饭了。

    时栀唯一有点可惜的是直到活动结束都没有看到汤云灵,那个烤腰子算是吃不到了。

    泉哥:!!!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要请大家吃火锅!

    孩子可能被打击的太厉害了。

    她疯了!

    ……

    一旦带入时栀在低谷期太久,遭受网暴后心灵受创,疯了,破罐子破摔之后,泉哥就觉得时栀的所有行为都可以解释的清楚了。

    就算再铁石心肠的经纪人再也没办法苛责她,此时的时栀在泉哥的眼中就是美惨强的代表,他甚至跟她说话都小心翼翼起来。

    “没关系,阳光总在风雨后,请相信有彩虹。”

    “我们被黑是一时半会儿了吗,不,我们被黑了一年半载了,做什么都会被黑,喜欢钓鱼下棋也挺好的,我四舅姥爷也喜欢。”

    时栀从泉哥的那张脸上看出了慈祥。

    “有事儿吗?”

    “没有。”

    “那你让一让,挡着我调蘸碟了。”

    “……”

    泉哥给时栀让出了位置,时栀给放调料的碗里盛了满满的麻酱,再加上一小勺花生碎,她吃火锅喜欢蘸这个,特别香。

    ……

    泉哥不太想关注这次书友会网友的反应了,总归不会太好,大家能忽略都算他烧高香了。

    然而让泉哥做梦都没想到的是,时栀居然凭借着这次画风清奇的书友会讨论热度飙升,还火了一把。

    起先是有网友发了一条微博。

    “大家有看时栀的这个采访吗,我脑袋都快笑掉了!”

    时栀这个名字本身就很敏感,每次出来都伴随着腥风血雨,虽然现在很多人表示倦了,不想看到时栀了,但不管是“羽绒服走红毯”还是“彩虹屁精”,都让人重新激发了对她的兴趣。

    这次也是一样,带着视频的微博刚发出来,观看人数就瞬间激增,网友口嫌心正的点进了视频。

    让他们看看有多好笑,不好笑就去割博主的头,(不是)

    然后大家就真的笑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