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

番外(恋爱综艺(一)...)

    时栀跟程遇谈恋爱谈得很顺利, 舒服又顺心,事业爱情两开花,说的就是时栀。

    虽然时栀私下哔哔程遇把她养废了, 不过她本身的工作也并没有耽搁, 工作室运转也一切良好。

    不过时栀还是隐约窥探到了一些别的东西――

    程遇他可能有点小情绪。

    ……

    小情绪什么的好像不会出现在程遇身上,一直以来程遇在时栀面前展现出来的就是温和体贴,传说中的田螺小伙子。

    直到时栀有事儿到处找不到手机,借了程遇的, 不小心点开微博, 上面搜索痕迹一排全部都是她的名字。

    这很正常,如果是以前时栀会悄悄地装作没看到,若无其事的关掉, 维护这个脱粉没脱干净的男朋友的那点小天地。

    但还夹杂着另外一行字。

    。

    时栀扬了扬眉。

    这特么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程遇跟时栀买衣服照片被拍到, 程遇的身份也被神通广大的网友当场给扒出来,摘掉了程遇小白脸的帽子, 不过另外一种声音也重新翻涌了上来。

    时栀顺着话题点进去,全部充斥着想这样的话。

    “时栀跟程遇家境都这么好,是豪门联姻吧。”

    “你们真的相信这些有钱人之间存在真正的感情吗, 越是有钱人越是看重家庭出身,这绝对跟利益有关,你们知道些什么!”

    当事人时栀:确实不知道,她都不知道她跟程遇这是豪门联姻。

    时栀记下这件事儿,思考要不要跟程遇聊一聊, 她也没想到在她不知道的时候程遇居然还有关注这样的话题, 说明他应该还是在意的。

    时栀抬头看了一眼程遇, 男人沐浴在阳光下,穿着西装看起来精英范儿十足, 他正在处理公务,察觉到时栀的视线,程遇还询问,“是手机有问题吗?”

    他以为时栀没弄明白他的手机,时栀摇了摇头,悄悄地退出了微博。

    只是时栀还没想好怎么开这个口,工作室猫猫叶子文就找到了时栀,身后还跟着泉哥。

    叶子文作为时栀工作室推出艺人目前来说发展最好的那个,拥有众多妈妈粉,红大概真的能养人,叶子文气质形象也提高了不少。

    他找时栀是询问她要不要参加团综。

    “时总,我们现在不是在录制团综吗,导演让我来问问你,感不感兴趣。”

    叶子文还在限定团里,他们的团是大家真金白银投出来的,实力跟路人缘都不错,团综也安排上了,收视率很高。

    如果时栀能上团综,对节目组,对时栀,都是双赢。

    泉哥的意思也是劝时栀可以上一下团综。

    叶子文接上话茬,“时总,我们需要你,我太想跟你一起上节目了!”队友做饭贼难吃,还不可以点外卖,叶子文都不知道录制团综这几天是怎么过来的。

    他需要时总。

    本来在看到泉哥跟叶子文进屋跟时栀讲正事儿的时候,程遇打算把空间交给他们,已经告诉时栀他先出去一下,在关门的时候刚好听到叶子文说的话。

    程遇,“……”

    他转过身来,喊了叶子文一声,脸上挂着招牌温和笑容。

    “要喝点什么,咖啡还是红茶?”

    叶子文摆手,“不用不用,程总不用管我,我要喝的话自己来就行。”

    程遇语气依旧温和,却不容置疑,“你是客人,招呼你是应该的,而且你也不一定能找到地方。”

    叶子文迟疑,“那红茶?”

    程遇很快就端着红茶,还有泉哥要的咖啡进来了,时栀手边的菊花茶也已经续上,完全是主人的架势。

    叶子文觉得气氛有点怪。

    他怎么可能找不到茶水室在哪儿,这可是工作室啊。

    说句实话,他在这边待得比程总还要早。

    当然叶子文忍住没有说,隐约觉得程总好像对他有点敌意。

    叶子文很茫然:他没得罪程总吧?

    ……

    时栀没有跟泉哥他们聊太长时间,溜达到休息室寻找程遇。

    她已经把整栋写字楼都买了下来,按照喜好开辟了一整层休息区域,一整层都是她的休息室。

    里面不光有卧室,客厅,专门的ktv房间,甚至还有小型滑冰场。

    她到的时候程遇果然也在。

    程遇把笔记本放在茶几上,朝着靠近沙发的时栀伸出了手,“谈完了?”神色如常。

    时栀顺势把手给了程遇,坐到他身边,告诉他,“我要出去一段时间。”

    她在观察程遇的表情。

    程遇已经有了准备,“团综?”

    “什么时候走,知道要去哪个地方吗,需不需要我给你准备行李?”

    “知道去哪儿我才能判断气候,看你要用到的东西。”

    还是田螺小伙子的模样,一大串的话已经抛向了时栀,不过下一秒,程遇没忍住,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我今天……怎么样?”

    时栀,“嗯?”

    程遇面向时栀,“帅吗?”

    时栀觉得这个不需要论证,“当然帅。”

    程遇心情好上了不少,他还想问,那跟叶子文比起来怎么样。

    程遇知道自己的心态不是很好,他知道时栀跟叶子文,以及工作室所有艺人都没有别的情感,也在心里劝告自己,这是时栀的正常工作,但看到叶子文就是有些碍眼。

    特别是叶子文还会跟时栀一起上节目。

    程遇换了个说法,“你喜欢深色衣服,还是浅色衣服。”

    时栀瞥了一眼程遇,他穿的是深色,于是时栀脱口而出,“深色。”

    程遇已经迅速的自己抠出了糖。

    叶子文今天穿浅色衣服,时栀喜欢深色,等于时栀喜欢他。

    程遇暗搓搓的满血复活表示可以打包行李了,时栀告诉程遇,“你还得给自己准备一份。”

    程遇:?

    ……

    时栀跟程遇商量,“恋爱综艺了解一下?”

    “或许你愿意露脸上节目吗,如果你方便的话……”

    “方便。”

    通常情况程遇都会耐心的听时栀把话说完,这次罕见的中途就打断了时栀,他觉得自己好像回答的有些着急,还放缓语调补充,“我都听你的安排。”喜悦这次再也藏不住了。

    时栀没有去叶子文男团的团综,她要带着程遇上恋爱综艺。

    程遇要准备两个人的行李,这次准备起来也格外有动力,时栀也加入了这项工作当中,两个人快乐的就像是一对要去郊游的小学生。

    她的定位也很明确,在一边儿旁观的。

    有一个动手能力强的男朋友就是这么舒坦,

    时栀经过程遇同意,蹲在程遇的行李箱旁边,研究他带了些什么。

    “你怎么还带着医药箱。”

    程遇是给时栀准备的,解释,“万一磕到摔到可以及时处理,感冒发烧的药也有。”

    时栀还翻到了太阳伞。

    程遇,“太阳大的话,会晒伤。”还是给时栀准备的,时栀是黑的,还是白的,程遇都喜欢,他是怕晒伤。

    时栀,“……”放下太阳伞有点心虚,她连防晒都没带。

    医药箱跟太阳伞时栀都可以理解,“但是你拿着做钓鱼竿的工具干什么,不累吗?”

    时栀手上拿着各种工具,她看到过程遇用这个来做的钓鱼竿,都还挺沉的。

    程遇也没想到时栀连这个都能翻出来,他明明已经放在了比较隐秘的位置,“……我怕那边没有钓鱼竿,没有的话可以现做。”

    “能拎动。”程遇一直有锻炼。

    时栀点头,赞同程遇想的比较多,根据她的经验,“节目组导演一般都不做人。”

    正得知时栀有意来参加恋爱综艺,高兴地不得了的节目导演猛地打了一个喷嚏。

    时栀通过翻看程遇行李箱总得发现是――

    程遇的行李箱好像也是给她准备的,里面大部分都是她的东西。

    对此程遇表示,“我准备点儿换洗衣服就够了。”

    ……

    时栀跟程遇这一对从公开以来就热度居高不下。

    一个是当红女演员,影后兼首富;另外一个也是青年才俊,IT公司老总。

    这对高颜值,又高财力,多少节目打他们两个的主意,不过时栀那边从来没松口,恋爱综艺导演怎么都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幸运。

    时栀居然要来上恋爱综艺了?

    对此泉哥还产生了误会:抠还是时栀抠。

    不光钓男人的糖是顺他的,就连旅游还是公费。

    时栀压根懒得跟泉哥解释,“单身狗,你不懂。”

    她是为了旅游吗,她这是为了带着程遇大大方方的秀恩爱!

    录制节目的那天很快也到了,编导在跟时栀程遇一起聊流程,注意事项。

    刚开始比较乱糟糟,编导还不停的打电话确认其余嘉宾情况。

    “天空之恋那一组已经对接上了吗?”

    程遇听到天空之恋组,好奇的问了编导一嘴。

    得到了答案,转头就跟时栀分享。

    “天空之恋是一对跳伞情侣……”

    “也不知道节目组怎么称呼我们。”

    虽然程遇跟时栀同框照都已经被拍到了,但这算是程遇第一次以时栀的正式身份亮相,多少还是有些忐忑。

    他不知道栀子花会不会对他满意,又会不会因为他的缘故让时栀遭受攻击。

    时栀思考片刻,给出了一个答案。

    “《千亿首富的契约新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