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

番外(恋爱综艺(二)全文完...)

    程遇:?

    契约新郎是谁?

    契约新郎, 当然是程遇本遇。

    瞬间从清新风变成了古早风。

    起名鬼才时栀还在跃跃欲试,并且发散思维,“还可以是《恶魔总裁契约娇郎》……”偏执, 独宠, 绝爱……像这样的词汇都可以往里面加。

    霸总文的精髓被时栀掌握的明明白白,节目组编导觉得时栀可以直接去无线小说网站入职运营主编。

    不过节目组编导还是注意到了一个情况。

    “时总,方便问一下,为什么是契约?”

    不管时栀前缀怎么变化, 里面都带着一个契约。

    程遇也好奇。

    时栀看向编导, 开门见山,“这不是你们跟一部分网友的想法吗?”

    “豪门联姻什么的。”

    节目组编导:!!!

    被看穿了。

    节目组跟部分网友也一样,多少觉得时栀跟程遇这一对有些不真实, 身价过高, 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朝着利益方面去想。

    只是没想到时栀居然会直接说了出来。

    时栀整个人都很坦荡,程遇心情却有些复杂。

    原来时栀也看到了那些评论, 时栀的性格他明白,不可能是她本人受到了困扰,所以这次旅行, 是为了打破这些传闻……为了他吗?

    程遇专门离摄像远了点儿,低声询问时栀,“娇郎是什么品种。”

    只听说过郊狼。

    时栀觉得程遇应该不会看霸总文,她还给程遇科普,“一般都叫娇娘, 你是男的, 那就是娇郎……”

    她刚科普到了一半, 声音戛然而止,目光注视着程遇, “你刚才戳我了。”用的是陈述句。

    犯罪的那只手程遇还没来得及伸回去。

    程遇在心里确定时栀就是为了他才专门参加了这档综艺节目,内心一片柔软,娇郎不娇郎什么的程遇压根没有过多关注,只是随口一提,注意力其实全部都在时栀身上。

    看着她随着说话,白皙的脸颊动了动,感觉应该很好捏,很好戳的样子。

    手比脑子反应还要快,程遇已经上手了。

    面对时栀的注释,程遇有些许心虚,他自己可以肯定应该没用多少力气,不过既然时栀注视着他。

    程遇主动跟时栀打商量,“……你要不要戳回去?”

    却听到时栀张口就是,“男人,你知道你刚才的行为是什么吗?”

    程遇:?

    行为是什么,不是戳脸?

    时栀高深莫测的摇了摇手指,“你在惹火!”

    男人,你在惹火。

    程遇,“……”

    时栀评价,“你这要是真的放在霸总小说里,是要被小黑屋这样那样的。”

    程遇看了时栀两秒,又继续伸出了手,这次是直接捏了捏。

    嗯,手感是真的好。

    惹火真好玩,他也被时栀给同化了。

    他温和的告诉这位陷入霸总情节的女朋友。

    “违法乱纪要不得,不符合社会主义,不利于社会和谐。”

    “时总,您的冰糖葫芦到了,您吃吗?”学着助理的模样,也喊时栀时总。

    程总已下线,程特助上线,程遇想要转移时栀的注意力,让忘记他刚才的捏脸。

    时栀本身也没打算做违法乱纪的事儿,“吃!”

    在离开住处的时候时栀成功的吃上了冰糖葫芦,拿着糖葫芦挺满足,程遇觉得就算她是霸总,也是史上最幼稚的霸总。

    “会不会紧张?”

    时栀走了两步,突然倒回来,跟程遇肩并肩。

    程遇,“嗯?”

    时栀另外一只手还拿着冰糖葫芦,另外一只手却悄悄地伸向程遇,说话带着冰糖葫芦的气息,酸酸甜甜。

    “紧张的话,牵着我的手。”

    程遇在刚开始录制综艺的时候还会紧张,担心会不会让栀子花不满意,不过很快他就放松了下来,只要忘记镜头,目光追随着时栀就好。

    现在程遇:……紧张。

    果断紧张。

    他把手搭在了时栀手上,并且反客为主,握住了她。

    两个人直视着前面,脸上带着一样的笑。

    ……

    录制的地点在一座南方城市,时栀到了地方之后觉得这边还挺眼熟。

    程遇给时栀解答了疑惑,“离你拍《远山的野草》小镇还挺近。”

    时栀恍然大悟,拍摄《远山的野草》估计经过过这边,说不定还待过,而且在语言方面,地区村与村之间虽然也会有差异,总体还是互通,调调在那边儿。

    参加这档综艺的一共有四组嘉宾,除了天空之恋,时栀跟程遇这对“亿万首富的契约新郎”,还有一对歌手情侣,以及一对已经结婚多年的演员。

    跟时栀猜测的一模一样,节目组确实不做人,不光上来就没收钱财,还刚开始就把男女嘉宾跟分隔开。

    导演表示男嘉宾这边也有任务。

    程遇社交能力不错,已经从周围工作人员跟导演的交谈当中提取出关键信息。

    需要玩小游戏,考验平衡力,大概是赢的人专门赔女朋友逛街一天,属于两个人的单独行程。

    旁边的男嘉宾,男演员询问程遇,“程遇,你平衡力好吗?”

    程遇点了点头,“还可以。”

    口吻比较谦虚,程遇其实对这个游戏志在必得,他已经盘算好了,可以跟时栀一整天待在一起,属于两个人的单独行程。

    他要赢,拿第一。

    却听到那边男演员叹了口气,“那完了,估计是我要输,陪我老婆逛街了,我年纪大了,平衡力不行啊。”

    程遇望向男演员,“……不是赢的人陪女朋友去逛街?”

    男演员吃惊,“你怎么会这么想,肯定是输的人去逛街啊。”

    程遇也是震惊。

    陪女朋友逛街,跟女朋友独享时光,居然是惩罚?!

    “你是不是没有陪女朋友逛街过。”男演员用一幅过来人的姿态,带着满肚子的苦水,“陪女人逛街真的太累了,不停地走来走去,还要跟她一起看样式,问好不好看。”

    其余男嘉宾也加入群聊,基本上都在偷偷吐槽陪女朋友逛街这一项多么魔鬼。

    关键是,男演员,“节目组连钱都收了,逛街估计也不会给多少经费。”

    那就更加地狱了。

    程遇:他觉得那些吐槽,都特别甜蜜。

    年纪最大的男演员觉得这次惩罚要落在他身上,没想到程遇开头就“失误”,刚上平衡木就掉了下来,于是程遇在嘉宾们同情的注视下,面上镇定,内心喜悦的认领了这个惩罚。

    ……

    跟嘉宾们预想的一样,导演交给了时栀跟程遇十块钱作为逛街经费。

    导演其实还有点忐忑,害怕时栀的发难,时栀佛系归佛系,怼人揭短还是厉害的,不过时栀这次居然什么都没说,攥着十块钱,就跟男朋友程遇手牵着手一起快乐散步。

    时栀没打算买什么东西,夸奖程遇。

    “好样的,净赚十块,还可以溜出来玩,这十块钱留着,节目组不安排吃的,就用这个来买菜。”

    “一天伙食费都够了。”

    薅到节目组羊毛,可还行?

    这边城市不大,物价比较低,特别是如果买街边自家种菜,更是划算到不行。

    节目组导演:原来,我居然是羊?!

    从来都是看嘉宾在规则下愁眉苦脸,没想到居然被时栀反薅了一把。

    时栀更是已经把下一个环节都已经想好了。

    节目组导演询问时栀,“出都出来了,不买点礼物?”

    怎么这么抠呢。

    时栀反驳,她这么抠还不是节目组的锅?

    “你让我去十元店买水晶球?”

    那她还是选择买菜。

    “谁说逛街一定要消费,我就喜欢白piao!”论白piao,时栀是专业的,毕竟是带着粉丝白piao自己的女人。

    “跟喜欢的人一起走走路,就可以了。”

    不过时栀最终还是没有实现白piao,因为程遇朝着娃娃机瞥了一眼,时栀就兴高采烈的要去抓娃娃送给他。

    一反刚才精打细算的模样,冲冠一怒为蓝颜,手持兑换过来的两枚硬币巨款,对程遇打包票。

    “看我给你把那个娃娃夹出来。”

    架势很唬人,再加上大家对时栀学什么都会,动手能力超强的惯有认知,都觉得那只娃娃百分之百会夹住。

    失败了。

    时栀,“……”

    程遇默不作声的给时栀投入两枚硬币。

    给时栀找场子,“刚才是失误。”

    时栀第二次抓娃娃也以失败告终。

    程遇还想继续投,被时栀给拦住了,时栀觉得不能那么败家,她接受自己的菜,程遇冷静评价,“这个娃娃机,坏了。”

    他不管是不是真的坏掉了,反正时栀抓不上来,在他心中这个娃娃机就坏了。

    摄像师:所以……爱是盲目的吗?

    没看出来程总这么一本正经的人,都跟着时栀还是胡说八道,你居然是这样的程总。

    时栀倒也没有自信心受挫,被程遇给逗笑了,机器应该是没坏的,她盯着娃娃机,“我要把这个娃娃机买下来。”

    节目组导演在一边儿毫不留情的嘲笑,“你没有钱。”

    钱被没收了。

    时栀猛地捕捉到了什么。

    “我不用付钱就可以搬走,你相信吗?”

    “要不要跟我打个赌?”

    笑容纯良,导演却退缩了,临门一脚谨慎摇头,“我不打这个赌,我又得不到什么。”

    真相揭晓,时栀真的可以不花钱的把娃娃机给带走,因为整个商场都是时栀旗下的。

    首富的快乐。

    节目组导演:前脚还在嘲笑时栀没钱,后脚就有了这个深刻的发现,小丑竟是我自己!

    他还听到时栀跟程遇在旁边交流。

    时栀有些失落,拉着程遇吐槽,“这个导演还挺谨慎,没坑到他。”没薅到羊毛。

    不然的话时栀就可以争取优质的食宿条件。

    程遇安慰时栀,“没关系,录制节目时间还长。”羊还在,那就有机会慢慢薅。

    节目组导演突然觉得浑身发凉。

    他这是请了一对什么情侣?

    而且两个人是不是过于嚣张了些,声音一点都没小,能听见呢。

    时栀:能听见?

    “哦,听见就听见。”无所畏惧。

    ……

    程遇牵着时栀,询问她,“还喜欢哪个娃娃?”

    放弃时栀刚才夹的那台娃娃机,在时栀两次都失败后,它在程遇心中必须是坏的。

    “吃饭不用担心,冬哥说了,节目组有其余安排。”程遇指的是时栀剩下的钱本来打算买菜。

    时栀:看来程遇跟其余嘉宾关系处的非常不错,居然还有前线情报。

    时栀确实有更喜欢的,不过难度看起来也大不少,她也没不舍得花钱,反正她跟程遇怎么开心怎么来,大不了提前进入互养环节。

    指了指一边儿的鸭子玩偶,嫩黄嫩黄,毛茸茸。

    程遇把硬币投了进去,他跟时栀还是有区别,第一次就抓了上来,送给了她。

    薅节目组羊毛来得比想象中要快,两个人愉快的结束一日约会,神采奕奕的回到了住处,特别是程遇,完全没有一点男嘉宾们预想中的疲惫。

    程遇在逛街的时候已经得到了情报,现在人齐了,节目组导演也揭晓了安排。

    情侣默契考验。

    “你们对自己另外一半又了解多少呢,是真的了解,还是假的了解,今天就可以揭晓答案。”

    “答对三道题,就可以选择一样食材。”

    时栀跟程遇对视一眼,程遇已经开始跟导演确认。

    “答对三道题就可以选择一样食材,上不封顶吗?”

    他还表现的比较含蓄,时栀干脆利落。

    “食材准备够了是吧?”

    可别到时候没东西了。

    如果食材准备够了,时栀再换个说法,“那题准备够没?”

    导演:???

    时栀:今天,就由她跟程遇,携手给节目组上一课!

    ……

    默契考验什么的在时栀跟程遇这边就是个弟弟。

    太简单了。

    先不说时栀,程遇在跟时栀确认关系之前,就观察入微,了解时栀所有的喜好……换口味的豌豆不算。

    时栀也有观察程遇。

    两个人答题势如破竹,几乎把节目组的食物给掏空,真实的给节目组上了一课。

    薅羊毛成功。√

    时栀跟程遇足足吃了三天,最后还是给其余嘉宾匀了点儿才把食材给吃完,节目组没有给配带冰箱。

    时栀:什么没人性的节目组。

    导演:幸亏没配冰箱,要不然是真的在线看时栀跟程遇蹲在房间吃东西吃到全集结束。

    虽然两个人待在屋子里,感觉也挺甜。

    节目组导演告诉几位嘉宾,“接下来食材不会再提供,你们需要自己寻找食材了,可以发挥技能,卖艺什么的,都不会拦着你们。”

    节目组之前就准备了菜园,果园,以及鱼塘,嘉宾可以自己动手。

    在一片哀嚎当中,导演瞥到时栀跟程遇再次相视一笑。

    “……”他简直怕了这个相视一笑!

    ……

    时栀跟程遇倒不是想继续给节目组上课,主要是这个环节到了他们的主场。

    时栀选择去鱼塘钓鱼,钓鱼大爷重出江湖。

    算是重拾老本行,时栀钓鱼的时候程遇就在旁边给她打遮阳伞。

    时栀说出了宁嘉池梦寐以求的话。

    “这片鱼塘,我给你承包了。”

    程遇,“喜欢这块鱼塘吗?”那等节目结束之后,他可以买下来。

    时栀钓鱼,节目组跟嘉宾都能理解,毕竟之前已经见识过钓鱼王者的水平了,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程遇居然会去卖煎饼果子。

    程遇摊煎饼果子之路还是稍微有点坎坷,坎坷的点儿在于没地方支摊儿。

    支摊儿也需要位置,别人都是交了摊位费的。

    程遇给了时栀明确的回答,他以前确实交了摊位费。

    时栀:难道事业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

    时栀沉思片刻,“你说把煎饼果子摊儿推进优品商场是不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优品商场是她家的,不会拒绝她,不过里面都是一些奢侈品牌子,在里面猛地出现一个煎饼果子摊儿……导演想了想,感觉那个画面不是一般的诡异。

    时栀都已经决定要利用自身资源了,程遇也顺着时栀的思维发散开。

    “我有家分公司就在附近,比商场还近。”

    眼看着两个人即将达成煎饼果子摊儿进大商场or煎饼果子摊儿进科技公司,二选一。

    最后是张明霞拯救了他们。

    “栀栀?”在时栀跟程遇讨论去商场还是科技公司的时候,身后响起一道诧异的喊声。

    时栀也记得张明霞,准确的喊出了她的名字。

    “你怎么在这儿?”

    张明霞已经不是以前的张明霞了,穿着上的改变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浑身那股精气神儿。

    从前暗淡的漂亮眼睛,现在重新恢复明亮,跟时栀想象中的一样好看。

    不过时栀记得,张明霞不在这个城市,难道出来旅游?

    张明霞有些羞涩的告诉时栀,“我做麻花,做大了,开了分店,搞连锁加盟。”

    “看过远山,我一直想来这边开个店……没想到今天遇到了你。”

    张明霞的人生可以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离开了没有一点爱的家,因为时栀的夸奖,靠着一门手艺,卖麻花卖得红红火火,没想到给搞大了,最后直接开起了连锁店。

    张明霞不忘补充。

    “连锁店每一家我都在把关,品质绝对要过关。”跟时栀学的,不丢栀子花的脸。

    时栀很高兴张明霞能够过得这么好,小插曲也让这一天都变得美好起来,张明霞把店前的空位置让给了时栀,煎饼摊儿可以继续搞下去。

    张明霞还给时栀准备了椅子,以及小喇叭。

    ……

    节目录制还要继续,节目组其实好奇程总真的会做煎饼果子吗?

    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做煎饼果子的人。

    没想到程遇不仅会做,手法还特别熟练,本来路人是冲着程遇的颜值,以及时栀这个招牌跟过来的,没想到煎饼果子味道也特别棒,忍不住吃完又带走了一个。

    摄像师被香味吸引,“真的有这么好吃?”

    他也想要一个。

    时栀,“要一个可以,得给钱。”

    以为一起录节目就可以吃白食?越是节目组越是要花钱。

    摄像师最后还是乖乖的掏出了钱,谁吃谁不说一声,真香。

    不含任何表演,就是实打实的味道好,节目组其余工作人员也纷纷臣服在煎饼果子的you惑下主动地拿出钱包。

    程遇摆摊做煎饼果子,时栀就在一边儿收钱,她感觉拿着几块,十块,二十块的钱,比知道首富每天的进账还要开心,踏实。

    导演还是忍不住发出疑问,“程总煎饼果子怎么做的这么专业,卖的这么熟练?”至于时栀钓鱼,他就不进行采访了。

    时栀给程遇当发言人,抹掉曾经真的用这个谋生,时栀说,“因为私底下一直有练习,万一下岗破产,可以第一时间就业。”

    导演:???

    有钱人都是这么居安思危吗?原来因为他没有这个意识,所以才没有成为有钱人?

    他信了时栀的邪。

    时栀:她明明说了真话,但大家都以为她在胡说八道。

    程遇煎饼果子销量极好,程遇卖着卖着却表示收摊儿了,不卖了。

    摄像师,“不是还有食材吗?”还能做一个。

    时栀也看到了。

    程遇把最后一个煎饼果子做给了时栀,加蛋加肠无敌豪华版本。

    专属时栀的。

    程遇推着煎饼果子设备,时栀带着钱,两个人满载而归。

    ……

    节目组导演曾经听时栀跟程遇聊天提过度假的字眼。

    节目组导演:我找你们是来度假的吗?我找你们是来完任务,情侣之间闹矛盾的。

    没想到时栀跟程遇真的玩成了度假。

    这档综艺属于边拍边播形式,一播出大家就被《千亿首富契约新郎》这组深深吸引。

    不管别人怎么样,这边就是妥妥的种田流,时栀一个人在山上都能把vlog给拍成综艺,加上程遇后,快乐加倍。

    你钓鱼,我卖煎饼果子;你摘菜,我清洗;时栀打算在临时住处,前面一块已经荒废的地上种上花,程遇帮她提前挖好坑,每天按时浇水。

    播出后弹幕里全部都是这样的评论。

    “靠,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时栀跟程遇不太露脸了……大概也知道会甜死我们吧!”

    “呜呜呜,我就喜欢像时栀这样堂堂正正秀恩爱的,我嗜糖,我不介意来的更多一点。”

    “说豪门联姻的,出来挨打。”

    爱意是没有办法掺假的,大家还有了新发现。

    原来时栀对象需要会做煎饼果子那个梗,也是因为程总会做煎饼果子?

    在看完综艺后恍然大悟!

    还有更多新发现。

    “大家还记得时栀以前挑选男朋友的标准吗?”

    除了广为流传的帅,其实还有复杂版。

    要白,要高,最好185以上,会做饭,也会赚钱,身材好,能上天下海,跟时栀为社会添砖加瓦。

    其实当时时栀纯属胡诌。

    网友,“白跟高都不用说了,程总快一米九了,做饭跟赚钱,还用我展开讲吗?”

    不需要。

    在综艺里,程遇给大家展示出了不逊色时栀的厨艺。

    时栀全程没下几次厨。

    叶子文邀请时栀去参加他们男团的团建节目,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队友们都不会做饭,等待时栀的投喂。

    时栀:我傻了才会放着程遇做好吃的节目不去,去给叶子文做饭。

    赚钱在现实中程遇就已经很会赚了,就算下岗,还会做煎饼果子。

    网友,“主要是他真的能上天下海,还跟时栀为社会做贡献……”

    程遇透漏自己有飞行证跟潜水证,真上天下海;至于跟时栀为社会做贡献,还是因为提到《远山的野草》拍摄地,大家想起来的。

    那边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跟张明霞一样。

    从景色优美但交通闭塞的乡村,变成了有规划,基础设施完善的旅游村庄。

    承包商是程遇。

    !!!

    居然真的实现了!

    首富契约新郎组,就是坠吊的!

    程遇是给时栀量身制作的吗,再次忍不住发问,到底哪家神仙单位,也给分配一个行不行?

    ……

    时栀跟程遇两个人之间最突出的就是默契,栀子花里的妈妈粉也愣是挑不出来程遇的一点毛病。

    夕阳西下,大片的油菜花随着微风摇摆,空气中飘荡着饭菜的香味儿,妈妈在喊调皮的孩子回家吃饭。

    时栀钓完鱼,悠闲的走在田野小路。

    录制《我们的村庄》的时候也有类似的画面,不过这次时栀不是自己,她的身边多了一个人。

    程遇拿着鱼桶鱼竿,另外一只手牵着时栀。

    ……

    结束拍摄的时候时栀已经跟周围的乡里乡亲再次打成一片,大爷大妈跟时栀还有她的男朋友随便就能唠嗑几句。

    大爷大妈们对时栀不舍,鱼贩跟煎饼果子摊主却松了口气,差点喜极而泣。

    总算要走了!

    在时栀跟程遇待得这段是日子里,他们的生意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再不走他们可能要转行了。

    时栀坐上车,看着窗外对身边的程遇道,“还是有些不舍。”

    意犹未尽,这次度假是真的开心。

    时栀,“下次我们还来。”

    没有镜头,不带节目组,就他们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