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小丫鬟

    凌沫沫吓得连忙闭嘴,一脸委屈的站了一会儿,想要再争取下,但又怕他真罚自己两百遍,最后耷拉着肩膀,乖乖的转过身,走到一旁的书桌前,抽出笔和纸,蔫巴巴的坐在椅子上,拿着笔,一笔一划的抄写着早已经烂记于心的曲谱。

    其实,凌沫沫心底是有些失望的。

    最开始Enson派李情深做她的老师,她是很高兴的,她以为她会从李情深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可她怎么也没想到一上来,李情深就让她抄名曲的曲谱。

    这分明是小学生才会做的事情。

    凌沫沫甩了甩抄到发疼的手腕,把写满的一张纸放在旁边,敢怒不敢言。

    且不说她现在指望着他给王一导演电影做的那首主题曲,就算是没那首歌,她也不太敢在他面前造次。

    照理说,她不欠他什么,她虽然喊他小叔叔,但又不是她真的小叔叔,可她就是很怕他。

    她没记错的话,她八岁那一年第一次见他,当时他妈妈带着他来看她外婆。

    之后再见面,就是六年后,她十四岁,他从国外回来过年,除夕之夜,她跟外婆被他妈妈请过去一起跨年,他们一块吃了一顿饭,他还给了她一份礼物,那是他给她的第一份礼物。

    后来,李情深陆陆续续回国很多次,他和她也见过几次面,都是长辈在场一块吃顿饭,他每次见她都不忘记给她一份礼物,偶尔也会像是长辈那样塞一些零花钱给她。

    按理说,他对她不算差,他还算是挺照顾她的,可她就是对他没什么好感。

    她的家庭条件并不好,父母很早就离世了,她跟着外婆长大的,外婆后来因为身体原因不做李家的管家了,但李情深每次跟着他妈妈来看她外婆,她外婆总是指挥着她忙前忙后的伺候李情深。

    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有些讨厌他的吧,明明比她大六岁,明明她不是他们家的佣人,她却要跟个小丫鬟一样给他端茶倒水。

    李情深这个人出身好,相貌好,学业有成,工作出色,不管哪方哪面都是挑不出瑕疵的那种,再加上他性格有点孤僻,看人的眼神也很冷漠,让人下意识地在他面前会产生一种低人一等的自卑感。

    或许,她是因为不喜欢那种感觉,却又无法反抗,久而久之,就对他有点排斥感。

    凌沫沫一边抄写着曲谱,一边胡思乱想着。

    想来想去,她也没弄明白自己到底是讨厌李情深哪里。

    如果不是李情深就是大名鼎鼎的神话,恐怕她这一辈子打死都不想要和这个孤傲的男人有过多的接触。

    确切的说,是没有胆量接触。

    如今想一想,她好像也没什么别的退路,唯一能走的,却是依附着李情深这个神话,让自己渐渐的站起来。

    凌沫沫想到这里,便微微的惆怅了起来,她到底要怎样才能拿到李情深这个神话最新曲子的演唱资格?

    她思来思去了大半天,却也没思出来一个好路子,只能沮丧的闷头继续抄抄写写。

    音乐是很安静,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凌沫沫在那边苦哈哈的抄写曲谱,李情深坐在这边悠闲的喝着茶。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在凌沫沫渐渐把思绪都放在曲谱上奋笔疾书无心顾及其他时,李情深这才抬起头,往她那边看去。

    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了良久,直到她抬头,他才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低垂着眼皮冷漠着一张脸泡茶。

    …

    凌沫沫抄写完莫扎特小夜曲一百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

    初夏的怀江城天气变幻莫测,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

    李情深的别墅在半山腰,这里根本叫不到车,凌沫沫根本走不了人,李情深便留了她一宿,安排她住在二层楼中间的卧室里。

    李情深喜欢独来独往,别墅没有佣人,凌沫沫想到两个人都还没吃晚饭,便寻思着去主动做个饭讨好讨好他。

    来到餐厅,打开冰箱,凌沫沫发现里面除了方便面,就只有矿泉水。

    凌沫沫皱了皱眉,难不成李情深每天都吃这些东西?

    外面电闪雷鸣,去超市是不可能了,凌沫沫只能就地取材,煮了一锅泡面。

    她刚关掉炉火,把泡面端到餐桌上,李情深从楼上走了下来。

    凌沫沫殷情的盛好面,放在桌前,绽放着满满的笑容,对着李情深乖巧的说:“老师,来吃饭吧。”

    李情深盯着热气腾腾的方便面,眼神微动了动,过了会儿,才走过来,拉开了餐桌前的椅子,坐在了凌沫沫的对面。

    李情深吃饭的过程很优雅,慢条斯理,慢嚼细咽。

    安静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连带着凌沫沫也跟着吃的很小心翼翼。

    吃过饭,李情深便径自的上了楼,凌沫沫把餐具洗干净,坐在客厅里随意的打开电视,胡乱的翻找着台看。

    楼上时不时的传来一阵一阵的音乐声,凌沫沫歪着脑袋听了听,像是在编新曲,悔悔改改,不断反复。

    想必,这新曲就是王一导演新片的主题曲吧。

    凌沫沫趴在沙发上,听了很久,一直到声音结束,她这才双手支着下巴,歪着脑袋想了一阵子,便站起身,走进了厨房,煮了开水,翻找出来红茶,泡了一杯,然后找了个托盘放上去,端着托盘上楼。

    李情深的卧室,门是虚掩的。

    凌沫沫小心翼翼的探了脑袋,透过门缝向着里面看去,发现男子站在桌前,微微低头,手里拿着一个相框,看的十分专注。

    他的睫毛很长,微微的垂下,眉眼安静,面上带着一抹温暖。

    凌沫沫忍不住的有些愣怔,这个孤傲的冰山男,居然也有这般生动温情的表情。

    那相框里的人会是谁呢?居然能让他看的这么投入?

    就在凌沫沫好奇之际,李情深已经感觉到了门外有人,突然间皱着眉看过来。

    他的发丝有些微乱,转首之间带着极端的美,视线带着几分冷硬直直的射向了她。

    凌沫沫缩了缩脖子,迅速的回过神,对着李情深软软一笑,推开门,端着热茶走了进去:“老师,我给你泡了杯茶。”

    李情深表情缓和了几分,将手中的相框扣放在了桌上。

    凌沫沫将热茶放在了桌上,看到地上散乱着很多揉过的纸团,她弯身捡起一个打开,看到上面是曲谱,就带着几分探究的认真的看了一会,然后分辨出来这就是刚才他修修改改的那一段音乐。

    凌沫沫轻轻的哼了两句曲调,然后侧头看着李情深明知故问:“老师,这是你的新曲子吗?听说,是要给王一的新片做主题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