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八章 痛快的撕呀

    顾夭夭语气轻快,听不出一丝不悦来。

    可饶是如此,顾大伯有些不悦的瞪了大伯母一眼。

    原本老太太还没病好,他是不同意把这事提出来的。可偏偏顾伯母说了,顾明慧已经耽搁了一年了,再加上顾夭夭这亲事黄了,万一以后回江南怎么办。

    女孩子成亲那便是重新投胎,这要是投好了也就罢了,也要是投错了,她毕竟不是生母少不得让别人说些闲言碎语。

    就算她不为自己考虑,可老太太毕竟见的人多,让她给长眼总归是没错的。

    老太太俩孙女,不能只疼一个。

    再则说了,这事避着顾夭夭就是了,起不得什么乱子。

    顾大伯没想到竟能这么巧给碰上了,心里多少有点慌,生怕顾夭夭一个激动在闹个死呀活呀的。

    “你姐挑完便到你了,一个也逃不掉。”老太太还想对小孩一样,刮了一下顾夭夭的鼻尖。

    “好了,你祖母也累了,都先回去吧。”顾大伯一看顾夭夭没闹,赶紧开口把人支开。

    顾夭夭原本就有这个意思,顺势跟着顾大伯出来。

    “夭夭跟我来,我有话与你说。”出了院子,顾大伯想了想还是想探探顾夭夭的口风,想瞧瞧她是真的想开了,还是憋的什么其他的招数。

    顾夭夭轻轻点头,“正好,我也事要禀报大伯父伯母。”

    说完,又转头看向顾明慧,“等一会儿出来,我再寻姐姐。”

    顾明慧不在意的点头,冲着父母福了福便退了下去。

    她的以后本就有些小,转身走的时候,一抬脚鞋棒子全在外面露着。

    就连顾大伯这个男人也觉得不妥来,而后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大伯母,便率先往前走。

    “夫人前两日吩咐加做的冬衣,昨个发放下去了,只是听那边的意思,想要加点赏银。”怀嬷嬷扶着顾伯母,想是怕人误会了,边走边禀报。

    顾伯母听后微微额首,“应该的,你瞧着加些不必禀我了。”

    这个时节各府都在做春衣,腾出时间做这复杂的冬衣,定然会耽误人家工时。

    顾夭夭微微的一转,像是好奇的凑到顾伯母的跟前,“大伯母,珍珠坊是做成衣的地方吗,可大,可好吗?”

    “自然,这可是京城数一数二的成衣坊,等你那日有空伯母带着去瞧瞧。”俩人说话的功夫,顾伯母又拉起了顾夭夭的手,亲昵的到想是母女一般。

    顾夭夭却连连摇头,“我瞧着算了吧,我见过明慧姐姐几次,那衣服华丽是华丽,可穿在身上一点灵气没有,我们江南随便一家铺子,也强的过个什么坊。”

    顾夭夭话音刚落,顾伯母的脸色随即僵在那里。

    偏偏顾伯父没察觉不对来,还在那点头,“夭夭说的还有些道理。”

    他犹记得顾明慧的生母模样生的俊俏,可这个女儿在印象里,终归是算不上好看。

    经顾夭夭这么一提,还真与衣服有关,他瞧着今穿的,小是小了可好像比以前顺眼。

    顾伯母缓缓的放开了顾夭夭的手,“夭夭慎言,这京城里商户背景与朝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话在府内说说便罢了,在外头可不能随性。”

    顾伯母自是厉害的,两句话便将矛头指向外头。

    顾夭夭沉默的点头,等跟着顾大伯跟大伯母进了堂屋坐定,抬头露出了坚定的神色。

    “刚才我也只是想想,如今更加确定了,我母亲的铺子我准备收回经营,既嫁不得叶家,终归还要寻其他人家,若是什么都不会定让人家瞧不起。”

    说着一顿,看着俩人的表情变的凝重,才又继续说道,“所以,我娘的嫁妆铺子,都还给我吧。”

    顾母走了以后,顾父常常不在家,顾老太太年岁也大了,这京城的营生自然就落到顾伯母身上。

    当时倒是有约定,每个铺子盈利的一半给江南,剩下的都归了大伯母,算是谢礼。

    顾夭夭这么一开口,别说大伯母了就连顾伯父也沉默了,谁也不想将嘴的肉分给旁人吃。

    顾夭夭也不着急,就静静的等待他们的回答。

    顾父就顾夭夭这么一个闺女,说句难听的家产都是顾夭夭的,有没有这些铺子顾夭夭其实并不在意。

    只是知道了顾伯母的真面目,她是一点便宜都不想让她占。

    “夭夭,你还小。”

    顾大伯刚开口便被顾夭夭打断了,“若非叶家出事,我最晚秋日便成了家,这京城里着实不熟悉,就连个成衣铺子都能让我暴露出见识浅薄来,想想便觉得后怕,日后我是要做当家主母掌家的,总不能还得让祖母跟过去指点我吧。”

    顾伯父被顾夭夭堵的不知说什么,只能看向顾伯母。

    顾伯母端着茶杯小口的品着,倒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这是什么大事,等明个我先让你瞧瞧账本,既是不会总得教教你,如若不然亏了银钱可就不值当的。”

    顾伯父跟着连连点头。

    顾夭夭却是扑哧笑出来,“大伯母愿意帮忙我自是感谢,至于亏银钱,倒不用伯母担心了,我终归这不差这些,若真亏了怕是我爹都会高兴,给我买了经验了。”

    说完不理会顾大伯大伯母,率先站了起来,“那明日伯母便将账本,以及官府的文书送过来吧。”

    哗啦!

    待人一走,顾伯母气的将手中的茶杯仍在了地上。

    “如今,便是什么人都可以阴阳怪调的讽刺我了?”

    顾大伯赶紧帮着顾伯母顺气,“一个丫头与她计较什么,我说你莫急着慧姐的事,怕是那丫头憋着气,等缓过劲来便好了。”

    听了这话,顾伯母似乎火气更大了,“如今倒是怪上我了,我又为了是为了谁?”

    “慧姐儿已经耽搁一年了,也不差这几日了。”顾大伯想也没想小声嘀咕了起来。

    顾伯母猛的起身,“如此竟是我多管闲事了,若她是我的亲生女儿,我自不怕旁人闲话,如今怪不得旁人,只能怪我肚子不争气。”

    每每顾伯母提起当年的孩子,顾伯父便一点脾气没有,只得小心的哄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