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11惊艳

    润萍望着那云锦都舍不得移开眼,心里的酸水冒得都快能泡酸萝卜了。

    向海棠看了一眼云锦,心中一声冷笑,也没说什么,只吩咐润萍去膳房再拿些糕点来。

    润云收了云锦,很是奇怪道:“好好的,瑶华阁怎么会送云锦来?”

    说着,端到向海棠面前笑道,“不过这料子真是好看,奴婢从前竟未见过,若裁成衣裳给主子穿了,一定艳压群芳。”

    钱格格放下棋子,转头看了一眼,微微蹙眉道:“这花倒好看,瞧着竟有些熟悉。”

    “昙花。”向海棠冷冷的笑了一声,“昙花一现,”

    同样的赏赐,只是前世她并不识得昙花,还单纯的以为年福晋是向她示好。

    她无意留在府内,又怕被四爷拘着,见府里突然来了一个艳光四射的美人,心里竟然还有一丝庆幸之感。

    她想,有了年福晋,四爷就不会再在意她了,她很快就能出府和圆儿团聚。

    她以为年福晋就是上天派来赐她自由的,所以,布料一送来,她就命人裁成衣裳穿上了身,结果一出去就被李福晋和宋格格好好嘲笑了一番。

    说山鸡就是山鸡,哪能变成凤凰,见识浅薄,为人轻浮,竟将如此薄命的花朵当宝贝似的穿在身上。

    当时,年福晋也一旁接着嘲讽:“贱坯子和薄命花很配呢,只是可惜了这一匹难得的金陵云锦,生生被贱坯子和薄命花糟贱了。”

    钱格格重新拿了一枚黑棋,指尖微微用力:“我说呢,刚刚还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怎突然这般好心了。”

    润云气道:“这年福晋不是在埋汰人嘛,奴婢这就将这云锦撕了。”

    “你这丫头,又性急了。”向海棠笑着看她,“赶紧命人裁了做身衣裳。”

    润云不解道:“怎么还要做成衣裳,难道主子真要穿上身不成?”

    向海棠眉色凝了凝,若有深思道:“这么好的料子,若不穿给爷看看,岂非可惜了。”

    钱格格心有灵犀的明白了她话中之意,伸手亲昵的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嘴角噙笑道:“你这小妮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

    向海棠笑道:“还不是姐姐教导有方。”

    润云还是不解,一脸懵的看着二人。

    钱格格见还愣在那里,转头笑看着她:“你这丫头还愣着作甚,还不赶紧去。”

    润云端着布料,茫然而去,走到屋外,忽然一拍脑依,明白过来了。

    一晃五日过去了。

    四爷镇日忙于事务,压根就没踏进过后院,搞得王府里的女人都快望眼欲穿了。

    到了第六天,衣裳终于做好了,四爷也得空踏入了秀水阁。

    向海棠知道他要来,今晚特意收拾打扮了一番,四爷一见到她,顿觉眼前一亮。

    一身灿灿云锦旗装,恰到好处的勾出她近乎完美的身体曲线,映得她雪白的面孔娇艳欲滴,就像一朵水中盛开的绝艳红莲,于娇艳中又带着纯洁,美的不可方物。

    他忍不住赞美道:“从未见你打扮的如此娇艳,真是好看。”

    “这是年福晋赏赐给妾身的,妾身瞧着很是喜欢,就即刻命人裁了一身衣裳。”

    四爷似笑非笑道:“她真是有心了。”

    “对了,刚刚四爷说从未见过妾身打扮的如此娇艳,难道妾身从前不娇艳,不好看?”

    她的声音又娇女软,撒娇一般。

    四爷也不明白她是真想通了,还是假想通了,不过此刻他心情甚为愉悦,冷峻的面容添上几分温和,牵过她温软如玉的手笑道:“爷的海棠什么时候都娇艳,都好看。”

    说着,两人携手进了屋。

    四爷见到如此可心的美人,突然来了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