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9章 他演的就跟亲身经历过一样

    走到那栋阴森的公寓前面,韩非轻敲房门,不一会就有名工作人员走了出来。

    “姜义导演让我来试镜的,但是我最近遇到了一些麻烦,可能……”韩非还没说完,就被对方热情的拽进了公寓内部。

    “你可算是来了,姜导正在发火呢,现在的新人越来越不像话,根本演不出他想要的那种感觉,姜导已经连续否了好几个人。”

    “我也没演过鬼片,另外我晚上还有很重要的事情……”

    “姜导!新演员来了!”那名工作人员直接把剧本塞到了韩非手里:“正常试镜会有专门的地方,但我们是个小成本的惊悚悬疑电影,所以也就不讲究那么多了,你快点过去吧,姜导他们已经等急了。”

    拿着剧本复印件,韩非被推进了一个房间,六个年纪各不相同的演员正靠墙站着,大家谁也不敢说话。

    “你们这是在演戏吗?你们有真正尊重过这个职业吗?简直是胡闹!”房子正中央,一个中年男人指着那几个演员,非常严厉的说道。

    他声音很大,把其中一个年轻小姑娘都给吓哭了。

    “还哭?为什么你的血浆只粘在了衣服上?脸上和手上都没有?凶手砍你的时候难道还会特意防止弄脏你的脸吗?”

    “我告诉你们,嫌脏嫌累就不要来当演员!我不管你们是不是投资人安排的,你们既然来参演我的剧,那就要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姜导是个暴脾气,以前还做过新沪影视学院的老师,曾经带过韩非所在的班级。

    训了好一会,姜导这才看向韩非:“你的事我听说了,我这里有个角色你可以试试。”

    韩非看了一下这个气氛,他也不好直接拒绝参演,所以很委婉的说道:“姜导,我没演过惊悚片。”

    “观众可以给演员定位,但演员不要给自己定位,你是一个演员,明白吗?”姜导拿着剧本走到了韩非身边:“我们这个剧是根据前几年的真实案子——人体拼图改编的,凶手现在还没抓到,为了更容易带入人物,我建议你可以多看看当时的新闻报导,多揣摩一下人物内心。”

    “那我演谁?”

    “人体拼图这个案子里警方公布了七位受害者,实际上凶手还用死者身体拼出了第八位受害者,你演其中的第二位受害者——魏有福。”姜导语速非常快,不断翻动着剧本:“我来给你简单说一下戏,魏有福是个普通白领,他加班到深夜才回家,结果发现妻子并不在屋里。他给妻子发送了几条信息,妻子回信说自己回娘家了。劳累过度的他也没有多想,直接进入了卧室。重点来了,其实妻子并没有回娘家,魏有福的妻子这时候已经死了,凶手正躲在卫生间里处理妻子的尸体,刚才的信息也是凶手回的。”

    “我想问一下,魏有福的性格是什么样的?”

    “你先听我说,这场戏最难的是后半段,魏有福在半睡半醒的时候听见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他妻子的头颅被人放在了门口。在他恐惧瞬间被点燃的时候,更大的恐惧袭来!凶手走出了卫生间,把他当做了第二个猎杀的目标。”姜导把剧本上的几个重点画了下来:“我们不可能把处理尸体这样的场景搬上大荧幕,所以只能通过你的表情变化来让观众感受到那份残忍,你要用你的恐惧去带动观众的恐惧!能做到吗?”

    “我试试吧,毕竟我之前从没接触过惊悚类型的电影。”韩非的梦想是成为喜剧演员,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开始试镜恐怖电影了。

    “行!我们去现场找下感觉。”姜导招了招手,叫上几位摄像师一起来到了二楼:“这里就是我们看中的拍摄场地,本来我们想要去案发现场拍摄的,但那个凶宅的主人我们联系不上。”

    房间已经提前做过遮光处理,拉上窗帘后,显得昏暗阴沉。

    “大家准备好!都配合一下!男反派还没到场,场务你戴上面具去卫生间演一下杀人犯,你要卡着时间开门放人头,然后推开卫生间门冲出来。”

    五分钟后,所有人各就各位,屋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看到姜导的手势,韩非也逐渐进入状态。

    躺在昏暗的卧室里,身体慢慢被黑暗淹没,韩非闭上了眼睛。

    根本不用去演,昨晚恐怖的记忆就浮现在脑海当中。

    阴森、冰冷、彻骨的寒意,无法摆脱的绝望。

    “呯!”

    安静的房间里忽然传出一声轻响,韩非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他的目光在客厅扫视,最后盯上了卫生间的门锁。

    一切都好像预演过很多遍似得,那游离的目光逐渐有了焦点,在韩非还未完全清醒的时候,卫生间的门把手自己转动了起来。

    光线被扭曲,卫生间的门被推开了一条缝隙。

    阴冷的风吹过脸颊,那漆黑的门后仿佛隐藏着一个死者的世界。

    瞳孔缩小,心脏咚咚直跳,当五根手指从门缝伸出的时候,韩非记忆当中的恐惧被引动!

    血液加速,心跳骤然加快,肾上腺素升高,韩非的脸瞬间变得惨白,他的身体产生了自我保护机制,心理上的恐惧甚至直接引发了生理上的反应。

    妻子的头颅顺着门缝滚出,那张熟悉的脸在客厅地板上的滚动,她好像是在笑,又好像是在追赶自己,更像是在质问自己为什么不去陪着她。

    掩藏在韩非意识深处的恐惧被激活,这时候卫生间的门彻底被打开,滴血的刀子映入眼中,杀人凶手在黑暗中冲来!

    熟悉的黑暗,熟悉的恐惧感,只是这一次他无处可逃!

    脑海中那张隐藏在灯台下方的苍白人脸和面前的凶手重叠,韩非内心深处的恐惧被引爆,真实的死亡威胁让他做出了最惊恐的表情!

    那种眼神无法形容,甚至就连跑向韩非的杀人凶手也停下了脚步,然后扭头朝自己身后看了一眼。

    “CUT!”

    拿着剧本的姜导直接冲了过来,怒气冲冲对着扮演凶手的场务吼道:“你回什么头!你是杀人凶手啊!你回头看什么!”

    “不是,姜哥。”场务把面具取下,他脸上也满是冷汗:“我刚看见韩非那个表情,还真以为身后有什么东西,所以头不自觉就转过去看了一眼。”

    “你特么是杀人凶手,你怕啥啊!这么完美的镜头浪费了,气死我了!”姜导说完又跑进卧室,他亲自把韩非扶起:“韩非,你这演技进步太大了!你有演惊悚片的天赋!我感觉你就是为了演惊悚片而生的!”

    “我演技真有那么好?”韩非现在心情才平复下来,他表情恢复正常。

    “当然啊!你这演的就跟亲身经历过一样,太牛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