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0章 冰箱

    听见姜导的夸奖,韩非有些不好意思,他没办法告诉姜导自己是真的亲身经历过。

    “我算是捡到宝了,这剧有你压阵,开头的几场戏稳了。”姜导看着韩非,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我就说你小子演技那么好,怎么可能一直不火,现在看你应该是找错方向了,你以后可以多试试惊悚类的片子。”

    “我的梦想还是成为喜剧演员,我喜欢看大家露出笑容,我很享受那种感觉。”

    “人总是要吃饭的嘛,你可以靠恐怖片打出名气,然后再去演喜剧。”姜导对韩非很满意:“你试镜通过了,今天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正式进组。”

    “我……”韩非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过今晚,按照那个游戏的规定,他每天都必须要登陆游戏才行。

    “片酬我会尽量帮你多争取一些,放心吧。”姜导脾气很直,所有情绪都表现在脸上,当然这可能也是他直到现在都没有成为大导演的原因。

    从试镜开始到通过一共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韩非蹭了顿剧组盒饭后正要离开,手机又震动了起来,这次给他打来电话的是厉雪。

    “你查到什么东西了吗?”

    “老城区北街21号院,我在这里等你,我找到孟诗了。”

    “好!我马上到!”

    恶之花剧组是在北街15号院,距离21号院并不是太远,韩非直接根据手机导航跑了过去。

    穿过一栋栋老楼,韩非最后停在了一个有些年头的家属院门口。

    “这边!”厉雪的声音在家属院里响起,她还是早上那副打扮,只不过身边停着一辆幻影系列的摩托车。

    “孟诗就住在北街的家属院里?”

    “全市叫孟诗的有十二个,我全部筛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和你描述一致的人。你给我的感觉不像是在说谎,所以我扩大了筛查范围,终于找到了孟诗。”厉雪说到这里,盯着韩非的脸,看了很久。

    “你往下说啊,看我干什么?”

    “跟我来。”厉雪领着韩非进入四单元,他们一起来到三楼。

    三楼最右边那户门口摆着一个火盆,里面是烧了一半的纸钱,往屋内看去,漆黑的供桌上摆着一张黑白色的照片。

    “你在传唤室给我说你昨晚遇见了孟诗,但实际上符合你描述的那个孟诗在十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去世了?”韩非站在原地,连门都没敢进。

    店长老板是几天前去世的,孟诗也在十年前去世,韩非发现所有和那个游戏有关的人,除了自己好像都已经死了。

    “不对,还有一个人。”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韩非看向厉雪,他还没开口,厉雪似乎就知道他想要问什么。

    “晨晨是孟诗的孙子,原名孟晨,死亡时间也是在十年前。”

    “都是死人吗?”韩非后背感到一阵阵冷意,他根本没想到游戏里的NPC竟然是现实里十年前去世的人。

    一想起自己昨晚还和他们坐在一起吃饺子,甚至还感到很温馨,韩非就觉得头皮发麻。

    这是什么阴间游戏?

    “两位,如果你们没什么事情的话就走吧,我不想再被打扰了。”略显拥挤的屋子里走出一位白发苍苍的中年男人,他看着也就四五十岁,但是头发全白了,身体也不是太好。

    “叔,我们不是有意打扰您的,这个案子疑点很多,现在科技比以前发达,很多悬案都有了突破性进展,您应该也想早日把凶手绳之以法吧?”平时给人感觉天不怕地不怕的厉雪,在受害人家属面前却前所未有的温柔,语气轻缓,表现的十分有耐心。

    “十年了,凶手还是没有找到。我身体越来越差,抗不住了。”中年男人走进厨房,将一碗刚做好的饺子放在了供桌上,然后又点了一根香,朝着那张黑白相片拜了三拜。

    “阿婆生前是不是每逢元旦、除夕都要包饺子?”韩非看着供桌上老人的照片,不知不觉就走进了屋内:“我记得她说饺子有更岁交子、团圆福禄的寓意,吃饺子可以除掉一年的晦气。”

    韩非的话似乎触动了男人心底的回忆,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韩非,似乎老人生前确实说过类似的话。

    “阿婆很会做菜,她炖的鱼汤很鲜,奶白色的,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香味……”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中年男人主动走向了韩非:“你见过我母亲?十年前你应该也就十几岁吧?”

    “我确实见过她,她还请我吃了顿饺子。”韩非不知道该怎么去说,他也不想被人当成精神病,所以很理智的更换了话题:“大叔,你能给我讲讲阿婆的事情吗?”

    有些回忆是十分痛苦的,中年男人犹豫了好一会才让厉雪和韩非进屋。

    “我妈是个好人,是个非常好的人。她一生没有结婚,收养了三个孤儿,她把自己辛辛苦苦攒下的钱都用来供养这三个孩子。”中年男人坐在了沙发另一边:“我是老大,从小身体不好,我妈给我取名孟长寿,我是哥仨里最没出息的。”

    “老二叫做孟长喜,是弃婴,脸有些畸形,但人很聪明,从小品学兼优。不过可能是因为那张脸的原因,他有些自卑,性格内向阴沉。”

    “老三叫孟长安,他是我们兄弟三个里最厉害的,学习成绩最好,朋友最多,他获得过的奖状一面墙都贴不下。他现在还进了大公司永生制药,据说已经是部门高管了。”

    提起老三孟长安,中年男人眼中总算是有了些色彩,不过那抹色彩很快就又暗淡了下去:“老三每个月都给我寄钱,但自从妈出事后,他就再没回来过。”

    “十年前阿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韩非更想知道的是这个。

    “其实这事我一开始都不知道,直到老二失踪,警察上门后我才意识到不对。”中年男人眼中满是自责和痛苦:“我妈退休后,自己经营了一家冷饮店,警察在她店的冰柜里发现了很多动物的尸体,还有一个死人。”

    “冰柜藏尸?”

    “法医推断的死亡时间是在一个星期前,这一个星期的时间内我妈肯定知道冰柜里藏有尸体,但她没有报警。”中年男人的双手攥在了一起。

    “难道那人是阿婆杀的?”弄清楚老太太是个好人还是坏人,对韩非来说非常重要,这是他在游戏里求生的重要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