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394 又是把师父忽悠瘸的一天

    见师父幽暗的神色稍微有所缓和,王舒月继续说:“您看啊,学校得交学费住宿费吧,人多就要有食堂吧?医院建好了,就会有病人,看病要花钱的吧.....”

    “咱们这样一搞,这市场经济就能活起来,下一个天墉城就是咱们云鹤宗的了,师父您想想天墉城的税收,啧啧啧,那不香吗?”

    王舒月越说越上头,直接拍掌喝道:“咱们这就是房地产时代的初级阶段,到时候发展起来,咱们云鹤宗就是九州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哦,对了,丹霞宗那边的朱碧海长老您认识吧?人家可比咱们云鹤宗的长老们觉悟高多了,跨界域的进出口贸易搞得风生水起。”

    “可师父您看咱们云鹤宗,飞剑产量比不上器宗和瀛洲徐家,丹药阵盘,那就更凄惨了,丹霞宗已经默默准备弄流水线加大产量,咱们弟子各个沉迷练剑无法自拔。”

    “这正是需要我这样的人才,去为咱们云鹤宗搞创收啊!”王舒月一本正经的拍胸说道。

    清一道人面色已经好了许多,不过那双眼眸却愈发的困惑了。

    “云鹤宗乃是九州第一剑宗,实力高强,财力也不弱于其他九宗,何必如此钻营?”

    “哇!”王舒月大受震撼,“师父,还有人嫌钱太多的吗?”

    一开始她以为她够有钱了,可去了一趟瀛洲,她才知道,她连一碗九龙鲍鱼汤都不配喝,这就是世界残酷的参差!

    “师父,听徒弟一句劝,咱们云鹤宗就剩地盘大了,那地不能空着啊,这经济必须搞活,宗门弟子待遇必须提高,附属村民们生活水平必须是蒸蒸日上。”

    “只有这样,云鹤宗才永远不会被时代抛弃!”王舒月振振有词,说得那叫一个慷慨激昂。

    清一冷嗤一声,暗道自己这双眼早已经看透。

    “看来太上长老给你的零花钱还是太少了。”他轻叹道。

    王舒月歪了歪头,是她的错觉吗?感觉有被嘲讽到。

    算了,不管了,看师父这样子,似乎是被她说动了。

    天色也不早了,预防针已经打了,接下来就看后天龙若轩那边的3D版规划图,到底能不能把这个大饼给云鹤宗的人画上。

    王舒月:画饼,我是专业的!

    “师父,后天弟子再来,这两日您想一想,要是觉得可以,云鹤宗出地,我们出钱出力,咱们共创美好明天。”

    我们?清一眸色一暗,正欲问个清楚,面前的人已经不见了。

    清一心中微诧,他清楚知道,自家那个半桶水的徒弟根本做不到这般不动生息的消失。

    她身边那两只灵宠,果然不是什么简单货色。

    王舒月从正殿离开,回到紫竹院时,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

    院里静悄悄的,生儿已经睡下了,崖壁里的白虎和池水里的风兮,也都没有动静。

    感受着院里的静谧,王舒月长舒了一口气,期待后天的到来。

    推开房门,走进屋内,一炉清香,两碟温热的糕点,还有一杯温茶。

    室内似乎还有少年身上残留下来的淡淡茶香,王舒月一愣,又不自觉勾起了嘴角。

    来到桌前坐下,还别说,三省的厨艺长进了很多,两碟糕点色香味俱全,是她喜欢的味道。

    吃掉半碟糕点,又喝完那杯温茶,王舒月舒服的发出一声叹息,脱掉鞋子,上床盘膝修炼。

    一缕缕混元之气逸散出来,平静的池水泛起涟漪,脱去锁灵珠,恢复灵力的鲛人浮出水面,白皙的肌肤有了血色,看起来比之前更加明丽动人。

    ......

    “我的小红!”

    清晨,王舒月是被白虎悲愤的吼叫声惊醒的,要不是她反应迅速,被这一吓,运功差点走岔道。

    深吸了一口气,王舒月收功下床来到屋外,疑惑问:“怎么了?”

    只见白虎化成少年模样,蹲在浅水池旁,巴巴看着水面上翻着肚皮的红鱼,虎目中泛起点点泪光。

    他委屈巴巴的扭过头来,极伤心的说:“我的小红死了,昨夜还好端端的,晚上睡前我还给它喂了鱼食,可今早一醒来,它就飘起来了。”

    说着,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愤怒起身,朝深水池边冲去。

    “风兮,是不是你干的?肯定是你干的,你赔我小红鱼!”白虎气冲冲的质问道。

    王舒月拍拍肩头的玉麒麟,让它看看白虎,又挥手把钻出脑袋好奇探望的生儿推进屋里,示意他别过来,这才抬步来到池水边。

    风兮从水中浮了起来,波光粼粼的水柱洒在他的脸颊上,动人心魄。

    哪怕是看了那么多天,王舒月还是忍不住被惊艳到。

    不过,瞥见旁边浅水池里的小红鱼,眸色当即一沉。

    “你和小鱼都待在水池里,那小鱼到底是怎么死的,你知道吗?”王舒月尽量用平淡的声音去问,免得冤枉了人。

    风兮那双墨绿清瞳看看怒气冲冲的白虎,又看看神色平淡的王舒月,最后才看向那条漂浮起来的小红鱼,无辜的摇了摇头。

    “主人,我一晚上都在修行,并未注意到。”

    解释完,又投给白虎一个怜悯的目光,“白虎兄,会不会是你夜里投食,把小红鱼给撑死了?”

    “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撑死我的小红鱼!”白虎愤怒反驳,阴翳的盯着无辜的风兮。

    直觉告诉他,面前这个鲛人就是罪魁祸首!

    “风兮,这池子里就你和我的小红鱼,你别装了,一定是你掐死了它,你好狠毒的心肠,我的小红鱼招你惹你了?”

    越说越气,又见风兮那无辜的样子,白虎简直忍无可忍,当即怒吼一声,虎啸如雷炸响,就要化出原形朝风兮扑咬而去。

    “小白!”玉麒麟一声冷喝,一巴掌下去,就把即将要化成原形的白虎给拍会人形。

    “大哥,你干嘛拦我?”白虎委屈问道。

    想起自己辛辛苦苦养得白胖胖的宠物被人给弄死了,白虎难过得差点哭出来。

    玉麒麟安抚的拍拍小弟的肩膀,“事情还没查清楚,你不能这样冲动,要是真是他弄的,大哥一定帮你收拾它。”

    听见这话,白虎心里终于好受了点,点点头,他会尽量控制好自己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