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396 轰隆一下糖没了

    “嗯?”

    王舒月垂眸疑惑的看着他,举了举手里的七彩泡泡。

    风兮轻声解释道:“这是避水珠,价值千万。”

    “啊?”王舒月傻眼,看看手里的泡泡,又看看风兮,“我看起来像是很好骗的样子?这不知道从哪来的泡泡价值千万灵石?”

    风兮颔首,但看王舒月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也放不下自尊,给王舒月解释什么是鲛人泪。

    便胡乱搪塞道:“我离家之前带出来的,刚刚不小心掉出来了。”

    王舒月哦了一声,把泡泡递过去,“原来是你的东西,你早说啊,刚刚问你你都不吱声,我差点给扔了,还给你吧。”

    风兮眼角轻轻抽了一下,给王舒月整不会了。

    “主人收着吧,免得我又掉了。”他把泡泡推回去,就埋入水中,不再出来。

    王舒月拿着避水珠,一头雾水,啥玩意儿啊!给她也整不会了。

    这么贵重的东西说送就送,钱多烧得慌?

    不过,白给的不要白不要,王舒月挑了挑眉,将这个奇怪的小泡泡收了起来。

    这时,一直躲在门后偷看的生儿跑了出来,极其兴奋的冲王舒月喊:

    “师父,我知道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

    王舒月扭头朝他看去,小家伙跑了过来,小脸红扑扑的仰着头告诉她:

    “师父,避水珠就是鲛人的眼泪,有鲛人泪就可以在大海里自由呼吸走动,可厉害了。”

    嗯?

    王舒月往水里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某条鲛人僵在水中,脑子一转,忽然想到,风兮赤条条的被买回来,身上连个储物袋都没有。

    所以,她手里的鲛人泪,是新鲜热乎现产的?

    哇哦,感觉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眼看生儿无知无畏还要继续拆台,王舒月一把捂住了小徒弟的嘴,“嘘~,别说了。”

    把茫然的小家伙拉回屋,好奇问:“你怎么知道避水珠是鲛人的眼泪啊?”

    虽然不想承认,但王舒月不得不承认,她是个不靠谱的师父,只管收徒不管教,孩子放养到现在,她似乎、好像......一个法术都没传授过。

    所以,生儿不可能知道鲛人泪这种她都不知道的知识点。

    “是师公教我的。”生儿自豪的答道。

    王舒月一怔,“三省教你的?”

    生儿点头,“嗯呐,师公不但跟我说了好多奇闻异事,还教我写字,教我法术,对了!师公还说等我把基本功打好,他还要教我剑法呢~”

    想起自己以后也能和师公一样厉害,生儿就激动得小脸通红,那师公师公叫喊的热乎劲,让王舒月不禁怀疑,这徒弟到底是谁家的。

    不过,她好像光收了个徒弟,却啥也没教他,得亏生儿这孩子心大,不然换个孩子过来,心里不知怎么埋怨她呢。

    “咳咳!”意识到自己疏忽的王舒月尴尬的轻咳两声,把徒弟带到身前站好,给孩子画个大饼。

    “最近师父比较忙,可能不太能顾得上你,不过等师父忙完这阵,就亲自传授你功法,教你许多厉害的法术,将为师毕生所学,全部传授与你!”

    生儿眼睛一亮,惊喜的看着自家师父,激动应道:“多谢师父,生儿一定会好好学的!”

    “嗯,学习态度不错,继续发扬。”王舒月拍拍孩子的小肩膀,拿了一盒彩虹糖给他,

    “那现在师父要忙了,你去找风兮玩去吧。”

    生儿受宠若惊的接过那个红色的精致糖盒子,有点忐忑的看着王舒月,不懂她是什么意思。

    “给你吃着玩的,吃不够告诉师父,别的没有,零食师父多的是,管够啊。”

    王舒月拍拍孩子的小脑袋,往门口那笑着抬了抬下巴。

    生儿捧着彩虹糖,快乐离开。

    慈爱的目送孩子离开,王舒月挥手将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发电柴油机一起取了出来。

    生儿乖巧的坐在石桌前,一边对水里的风兮说话,一边琢磨彩虹堂盖子,研究了小一会儿,才知道撕开拉条,成功打开糖盖子。

    一股甜香味儿扑鼻而来,生儿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抬眼往盒子里看去,五颜六色的糖果安静的躺在糖盒子里,好看极了。

    “有好多种颜色,风兮你要吃什么颜色的?”生儿轻声问,乌溜溜的大眼看着盒子都挪不开眼。

    风兮翻着尾巴晒晒冬日里难得出来的太阳,随口假装温柔敷衍问道:

    “都有什么颜色的?”

    童音认真的数道:“有红的、黄的、绿的、黑的、白的。”

    “那就白的吧。”风兮看着自己银白的尾巴,悠悠回道。

    生儿点点头,手掌摊开,小心翼翼的把糖豆子倒在掌心里,甜味太馋人,实在是忍不住,伸出舌头准备自己先尝一颗。

    却没想到,舌头刚沾到糖壳上,尝出一点点甜味儿,耳边就传来“轰隆隆!”一阵巨响,吓得孩子浑身一激灵,手一颤,掌心里的糖豆子全撒了下去。

    生儿惊慌抬头,就见到一个四四方方的铁盒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露台上,“突突突”的持续发出骇人响声。

    孩子看看地上滚到石缝里去的糖豆子,又看看站在奇怪机器前,拍手笑说:“可算是让我发动起来了。”的师父,小嘴一憋,实在是忍不住内心的悲伤和委屈,“哇”一声哭得撕心裂肺!

    刚刚启动柴油发电机的王舒月冷不丁听见这震天的哭声,心里一惊,急忙朝院子里看去,就见生儿坐在石凳上,哭得鼻涕眼泪全混在了一起,好不凄惨。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哭起来了?”

    王舒月吓得一个闪身就来到小徒弟身边,上下检查他的身体,是否受伤。

    好在孩子衣裳完整,身上并没有伤痕,把脉探了也是正常脉象。

    “怎么哭了?”王舒月温柔的问。

    生儿一边哭着一边指着地上掉落的糖豆子,抽抽噎噎的说:

    “糖没、没了,轰隆一下,糖就全没了,呜呜呜......我还没吃到,才刚舔了一小口它就撒了,呜呜呜,师父我才舔了一口......”

    越说越委屈,小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把王舒月心疼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