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8章 刁难

    苏夏听了很感动,想要扯动唇角说些什么,最后却只点了点头,选择了默认。

    她总不能说,她是和赫湛北做了交易,才能得进赫氏上班的吧?

    “我自己的儿子,我最了解,夏夏,你一定要相信,湛北他心里,是有你的,只不过……”

    赫连城说着,语气一顿,那落在苏夏身上的目光,透着深深地疼惜与坚定。

    “只不过,他还过不了自己心里那道坎儿罢了!”

    赫连城轻叹一声,似是无奈万分。

    苏夏闻言,也配合一笑,心中却只当这些话是赫连城对她的宽慰,让她心里好过一点罢了。

    毕竟如果赫湛北心里真有她,他们又怎会走到如今这个连陌生人都不如的地步呢?

    长夜冗长。

    次日,在闹钟的不停催鸣下,苏夏准时起床洗漱。

    八点整,秘书部经理办公室内,却早早有了窃窃私语声。

    此时,距离上班报道的时间还有足足一个小时。

    “方经理,您也别太放在心上了,苏夏她就是个性格,我以为过了这么些年,她也该成熟了,只是没想到,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只顾着自己的心意说话做事,完全不考虑别人!都怪我,不该多嘴,将她是靠关系被派进我们秘书部的消息透露给你,凭白给您添了这么多麻烦。”

    站在办公桌前,柳茵茵满脸的内疚。

    仿佛真的十分懊恼,让事情变得现今这般复杂难解。

    一旁的方琼见此,自是语气稍缓道:“这怎么是你的错呢?你也是为了我们秘书部好,想让我好好引导那个苏夏,别让她破坏了我们秘书部一向优良上进的工作氛围,只是没想到那个苏夏会那么有恃无恐,完全不把我这个上级放在眼里!”

    说着,方琼眼底便又聚集起了一股怒气。

    她只要一想到昨天在苏夏那吃的败仗,心里就直窝火!

    原本她不过是打算略微敲打一下这个走后门进来的实习生,让她以后在秘书部别起什么幺蛾子,安分工作,却没想到,对方行事竟蛮横的很,头天上班就跟她这个上司干了起来,当真好极了!

    越想,方琼的脸色就越难看:“可见你以前在她身边得受了多少委屈!”

    柳茵茵告诉她,苏夏是被人事部特别招进来的员工,并未参加正式的员工甄选,还说她们曾是校友和朋友,说苏夏性格乖戾不羁,所以想拜托她这个主管好好教导,别让苏夏惹出什么麻烦,给秘书部引来什么祸事……

    可在她看来,苏夏不仅是性格乖戾,更是目中无人!

    “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我和她都是朋友,也不会计较这么多……”

    见成功挑起了方琼内心的怒火,柳茵茵出口的语气便越发透着忍耐与退步。

    她顿了顿,而后话头一转,故意愁眉深锁道:“只是,虽然我没关系,但我就怕会给别人、甚至公司造成什么困扰。”

    一个叹气声响起,充满了担忧的意味。

    方琼听见后,面上却是一片冷峭之色:“哼,她以为这是哪里,轮得到她嚣张!”

    “我方琼在这工作这么多年,难道还收拾不了一个小丫头不成?这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我就不信,她苏夏还真能在这翻了天不成!”

    ……

    从方琼办公室出来之后,柳茵茵脸上的伪装便一寸寸卸了下来。

    她抬眸看着空荡无人的四周,游移的视线却定格在了那方堆着厚厚文件的工位上。

    苏夏,这是你自找的!

    好好的千金的大小姐不当,跑来这和她们这些普通人来抢饭碗,当真以为,世事都会如你所愿么?

    勾唇嗤笑了声,柳茵茵眼中恨意深刻。

    既如此,那也就怪不得她了!

    过去她是没办法,才只能仰人鼻息,不敢争取想要的,可现在不同了,无论是工作,还是喜欢的男人,她都会竭尽全力,不会再让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抢走!

    ……

    九点,整个秘书部便已全员到齐。

    “苏夏,这份文件你翻译一下,晚点开会时,赫总要用的!”

    这屁股下的椅子还没坐热,一份文件便又甩到了苏夏面前。

    苏夏伸手翻开桌上的文件,却在看到里面内容时,不禁蹙起了眉头:“这份文件……”

    “怎么,有问题?”

    听出苏夏话中的犹疑,方琼便很快出声打断道。

    她轻咳一声,故意扬声说明道:“有问题你就早说,免得到时候完不成,又把责任推到别人的头上!”

    苏夏:“……”

    片刻之后,苏夏抬眸一笑道:“没什么问题,方经理,你放心,我会按时完成的。”

    合上文件,苏夏应得果断。

    桌前的方琼闻言,眼底瞬间掠过一片得逞的讥笑。

    她就是故意在用激将法!

    逼得的苏夏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只能开口应下这件事!

    可殊不知,这事,并不是谁都能做的!

    若只是把文件简单英译中,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可偏偏,这份文件是用稀有语言撰写的,整个公司,会翻译这类文件的人,寥寥无几。

    这么想着,方琼便再次开口道:“记住你说的,如果出什么纰漏,后果自负!”

    她倒要看看,苏夏是怎么作茧自缚的!

    ……

    不远处,柳茵茵看着方琼扬长而去的身影,平日温婉和善的脸上,也渐渐龟裂出一丝阴冷之意来。

    好戏,就要登场了。

    方琼走后,秘书部内虽有人想关照一下苏夏,可到底碍于方琼这个经理的身份,没敢出声帮扶……

    一个小时眨眼而过,苏夏带着文件出现在了会议室内。

    赫湛北坐在主位,其左右手边的长桌两侧,各坐了一些部门领导,而方琼,则坐在最靠近赫湛北的那个位置,方便她做一些会议记录等文职工作。

    “进来吧,文件都翻译好了?”

    瞧见苏夏终于现身,方琼便立马坐直了身子,出声唤道。

    “是的方经理。”

    苏夏说着,就将手中译好的文件交了出去。

    会议室内,人头攒动。

    方琼接过文件,却并未就此打开阅览。

    她用食指轻叩着文件夹表面,本就尖细的语调越发拉长:“苏秘书,这份文件对此次会议很重要,我知道你是新人,所以在交托这份工作之前,特意问过你是否能胜任,如果有什么问题,一定要提前跟我说,毕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