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05 住在隔壁,那时那么喜欢他

    自从和陆时渊讨论过开车与车速问题后,苏羡意缩在副驾位置,再也没开口说过任何一句话。

    直至瞧见帝景苑的标志出现在眼前,才好似看到了救星,眼睛都亮了几分。

    “您把车停在门口就行,我自己走进去,您工作应该挺忙的,不能再耽误您时间了。”苏羡意语气温柔贴心。

    陆时渊直言:“已经耽误这么久,不在乎这一时半刻。”

    “……”

    “住几号楼?”

    “16号。”

    陆时渊握着方向盘的手再度收紧几分。

    车子进入帝景苑后,苏羡意还在留意各幢楼的楼号,房子是母亲找的,她是第一次来,根本不知16号楼在那里。

    可车子却径直停在了16号楼的单元门口。

    “你对这个小区很熟?”终于到了,苏羡意长舒一口气。

    陆时渊低声应了句。

    “经常来?”

    “不是。”

    “那是……”

    车子停好,苏羡意解开安全带,胸前束缚感消失,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不少。

    “我几乎天天来。”

    “嗯?”

    什么意思?天天来?

    “我也住这里。”

    “……”

    苏羡意刚觉得舒了口气,那股窒息鼓噪的感觉又回来了,似乎还有点小激动。

    妈妈呀,你怎么给我找了这么一处房子,你女儿要完了!

    苏羡意心脏狂跳,上学时,若是喜欢一个人,你恨不能连用的笔都想和他同一个牌子,况且现在是住同一个小区,在接近千万人口的康城,概率还是很小的。

    她压着狂乱的心跳,看了眼陆时渊,“就……就还挺巧的。”

    陆时渊只低低应了声。

    他的表现,用苏羡意的话来形容,只能是:

    淡定得一逼。

    果然,喜欢和没感觉,差别就是这么大。

    按捺着悸动乱蹦的小心脏,苏羡意准备下车,却看到陆时渊停好车后,居然直接熄火,解开安全带,“您不用下车,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不是送你,我也要回家。”

    “……”

    苏羡意此时还想着,可能他就住附近的哪栋楼吧,若是住太远,车子停在这里也不方便。

    下了车后,苏羡意冲他笑了笑,“那……再见。”

    陆时渊应了声,从后侧座位上取了包,约莫是装着电脑或者文件一类。

    苏羡意觉着自己再和他待下去,怕是真会疯掉,道别后,便快步走到了16号楼的单元楼门口,进入里面,需要输入大门密码,或者是刷卡。

    母亲说给她找到房子时,只告诉了房子的位置以及开门的密码锁,可没有单元楼的啊。

    她又不敢乱按,正准备给母亲打电话时,一只手从斜后侧伸过来……

    伴随着那股熟悉的消毒水味,混杂着一丝松木的清冽。

    “哔哔哔——”伴随着输入按键的声音,苏羡意的心脏突突直跳。

    他每按一下,都好似按压在她心口。

    “记住了,单元楼的密码是160257。”

    苏羡意呼吸一沉,原来他们……住在同一栋楼?

    春日的风灌满她的心口,将她裙摆吹得微微鼓起。

    一瞬间,四面来风……

    还是热的。

    ——

    单元楼门应声而开,苏羡意急忙道谢钻进去。

    走到了电梯口,按下上升按钮,便乖巧地站在一侧,看着电梯上不算缩小的数字,她又偷偷瞄了眼陆时渊。

    午后的阳光透过单元楼门的玻璃,充斥进来,灌满了这个小小的空间。

    陆时渊就站在那里,阳光倾泻而下,尽覆其身,如春日沐雨般,芝兰玉树,光华内敛。

    他是……

    真的好看。

    恍惚着,苏羡意想起以前自己总是看他,偷偷摸摸的,很少有这么近距离,而且……

    只有他们两个人。

    “叮——”电梯门应声朝着两侧缓缓打开。

    陆时渊绅士,自然是想等苏羡意先进去,可是等了半天,她却好似在木然发呆。

    出声提醒,“电梯到了。”

    苏羡意缓过神,慌张地往电梯里面钻,只是她发呆时间太长,一脚踏进电梯时,两侧电梯门已经缓缓朝内侧收紧……

    她心头一沉,莫不是要被夹一下了?

    难不成要在陆时渊面前这么丢人?

    简直要疯!

    就在她以为自己肯定会被夹一下时,有只手从后侧伸过来,替她挡住了关闭的电梯门,门得到感应,又朝两侧打开,而他的手……

    却还停留在她肩侧。

    微微扶住她肩头,隔着一层轻薄的衣服,被他触碰过的地方,如烧红的烙铁,滚烫滚烫。

    “注意安全。”

    他的声音,如常的温润,透着点嘶哑。

    苏羡意背对着他,看不到,可是透过声音,感觉他离自己很近,近到他的声音、呼吸,都在厮磨着她的耳朵。

    陆时渊略一垂头,便看到身下的小姑娘……

    耳尖染了红。

    “谢谢。”苏羡意觉得自己蠢透了,慌忙钻进电梯里,按下自己要去的楼层。

    陆时渊紧随进入,看到被她按亮的楼层,不动声色的站好。

    苏羡意被自己蠢到了,不敢看他,进电梯后,只将注意力集中在里面的内置广告上。

    本小区的宣传图。

    帝景苑位于市中心,周围有全市最好的小初高,康城最贵的学区房就在这里,又毗邻三甲医院,靠近地铁站,如此优越的位置,导致这里的房价居高不下。

    苏羡意抿了抿唇,正感慨如今的房价,电梯已经应声抵达了她所在的楼层。

    一共10楼,母亲给她找的是顶楼,此时电梯已经到了最顶层,而陆时渊居然……

    还没下去!

    难不成……

    不会这么巧吧?

    “你也住这一层?”

    陆时渊看向她,觉得她太后知后觉,点头应了声,在电梯门打开时,便径直走了出去。

    苏羡意是第一次过来,当她踏出电梯时,整个人都傻眼了!

    一层仅有两户,门对着门!

    陆时渊……

    就住在她隔壁。

    此时陆时渊已经打开门,关门前又看了她一眼,微微颔首,算是道别。

    门一关上,镜片后,漆黑的眼里却是始料未及的笑意。

    ……

    苏羡意则呆愣在原地,震惊于住在他隔壁的同时,莫名有些激动,心脏砰砰直跳,好似又回到了几年前,那时那么……

    那么喜欢他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