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06 他的猫:一声意意,心动窒息

    苏羡意还沉浸在与陆时渊当邻居的难以置信里,一进屋,又被室内极致奢华的装修震撼到了。

    东西几乎都是新的,这样的房子,怎么会有人出租?

    站在屋里,苏羡意给母亲打去电话,询问房子的具体情况。

    “房子不好吗?”徐婕反问

    “是装修得太好,而且东西都是全新的,我都不太敢用。”

    “其实这是你谢叔叔家的房子,一直空着没人住,他听说你想搬出去,又担心提前告诉你实情,你不好意思住,所以让我瞒着你……”

    谢叔就是母亲即将二婚的对象。

    徐婕二婚,她很支持。

    父母离婚这么多年,母亲独自抚养她长大,如今她大学都快毕业了,没理由阻止她追求自己的幸福。

    谢叔叔她也见过、接触了好几次,人不错。

    中年丧偶,带了个比她大两三岁的儿子。

    “原来是谢叔叔的房子,他怎么会在康城买房?”毕竟他常住燕京。

    “屋子是你谢哥哥,他可能是买来投资,一直空着,你谢叔叔就让我告诉你,不要有任何负担,想住多久都行,他让我问你,房子怎么样?还满意吗?”

    “满意。”

    她都快满意死了!

    恨不能激动地原地转圈圈。

    “妈,您帮我谢谢叔叔,也谢谢哥哥。”

    虽然只见过几次,但谢叔叔待她很好,不过他的儿子苏羡意并未见过。

    只听说因为打小没了母亲,全家宠着惯着,是个顶骄横的主,用谢叔叔本人的话来说,就是个典型的二世祖。

    不过看装修风格,品味倒是不错。

    能把房子买在这里,说明眼光也很好。

    挂了电话后,苏羡意又在公寓逛了一圈。

    房子是复式结构,四室两厅,面积很大,阳台是一大扇玻璃窗,阁楼顶部有一半采用了弧形的玻璃结构,若是晚上,躺着也能看星星。

    应该是谢叔叔提前让人来打扫布置过,屋内整洁干净。

    屋子装修好,大抵从未有人住过,没有一丝生活过得痕迹,锅碗瓢盆、油盐酱醋一样没有,许多东西都需要重新添置。

    苏羡意百度了一下附近超市的位置,把所有窗户打开通风后,便出了门。

    **

    苏羡意今天只买了急需的东西,回家后,刚坐到沙发上,只听到“喵——”一声,有只猫在她的窗边。

    窗户开着,却有层纱窗阻隔,它进不来。

    小猫不大,看着也就几个月的模样,通体白色,眼睛却是漆墨般的黑。

    这里是十楼,若是掉下去,后果不敢想……

    苏羡意走到窗边,小猫也注意到了她,眼神警觉,四只爪子紧扣着外面的一截横杆,身子弓起,尾巴翘得直挺挺的,从嗓子眼发出低鸣。

    似在警告她。

    “你别怕,我不伤害你。”苏羡意只小心打开了纱窗,然后往后退。

    小猫却没进来,仍旧是维持着那姿势,过了十几秒,似乎意识到了苏羡意没有恶意,方才纵身一跃,跳进了她的屋里。

    “小东西,你是从哪里过来的啊。”苏羡意看着它。

    小猫很干净,看得出来是有人精心养护的。

    “你要不要喝点水?”

    苏羡意这里没什么可以让它吃的,它模样太小,又不敢胡乱投喂,便拿了小碗,弄了点纯净水搁在地上。

    小猫很警惕,隔着一段距离观察,后来试探了几次,才放心大胆地跳过去,舔了两口。

    苏羡意这里没有吃的玩的,本想着它玩腻了,就该走了,所以窗户和纱窗一直没关。

    待她将购置回来的东西归置好,房间整理完已是天沉黄昏之色。

    鎏金色的天光透过窗户,将房间都笼上一层薄金色。

    黄昏吹着风的软,舒适又惬意。

    苏羡意伸了个懒腰,发现这只猫居然窝在她家阳台边的地毯上睡着了。

    直至晚上八九点,无人来找,这猫看样子……

    也没打算走!

    苏羡意正不知怎么办时,有人按响门铃,她透过猫眼观察,穿着制服,像是小区管理人员。

    “不好意思,打扰了,您是新搬来的吧?我是小区物业。”男人笑道。

    “您有事?”苏羡意询问。

    “我们要给你做个暂住人口登记,需要你配合填写资料,社区需要。”这里是双学区,住这里的几乎都是带孩子上学的,学生多,对暂住外来人员管得也严。

    “没问题,您请进。”

    所谓登记,就是填写个人信息,苏羡意填写好后,看了看物业,“有件事想请您帮忙。”

    “您说。”

    “有只猫跑到我们家了,可能是小区哪户人家的,你能不能帮忙找一下它的主人。”苏羡意指了指正低头舔爪子的小奶猫。

    “这个……”物业皱了皱眉,“如果真是我们小区的,我可以在业主群发个信息问问。”

    “那真是太谢谢了。”

    物业给小猫拍了张照,又在业主群发了信息,让猫的主人联系苏小姐,并留下了苏羡意的手机号

    **

    猫不走,苏羡意也一直在家等消息。

    时间已过晚上十点,此时的小猫和苏羡意关系已经处得不错了,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小猫就趴在她腿上。

    正当她有困意时,手机震动起来,来自陌生号码。

    她按下接听键,还没开口,听筒那头就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喂?是苏小姐吗?是您捡到了我的猫?”

    比起白天,男人此时的声音更加低沉,也许是透过电话听筒,那股子嘶哑感被无限放大……

    紧贴耳畔,近在咫尺的距离。

    苏羡意的心脏突突,狠狠跳动两下。

    她垂头看向睡在她腿上的猫,这是……

    他的猫?

    苏羡意曾经想过,这猫会不会是陆时渊的,毕竟他们房子的阳台只隔了一堵墙。

    可是转念一想,他似乎不是会养猫的那类人……

    “喂?”陆时渊久未得到回应,清了下嗓子,“苏小姐?”

    夜色昏沉,周围寂静无声,他的声音却越发清晰,字句砸在她心上……

    清晰地不真实。

    无人应答,正当陆时渊准备挂断电话时,对面的人开口了,“我、我是。”

    苏羡意刚说完,猝不及防的,电话那头,忽然传来低低的笑声。

    压在耳边,近得不真实,却又很轻,轻得像是在她心上挠痒痒。

    “你是……”他声音顿了一下。

    伴随着一丝沙沙的电流声,苏羡意听到陆时渊低低唤了声:

    “意意?”

    他这一声称呼,差点把苏羡意的魂儿给喊飞了。

    她对陆时渊的声音本就毫无抵抗力,恍惚间,她似乎听到了自己心跳声……

    那般剧烈,跳得她脑袋发昏,心动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