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10 哄她,要不要来我家看猫

    陆时渊离开办公室,肖冬忆正自顾自嘀咕某人不要脸,听到敲门声,循声看去,是刚才与他们同乘电梯的女医生。

    “晓楠,有事?”

    “陆医生……”祝晓楠看了眼办公室,“他已经走了吗?”

    “刚走,你找他有事?”

    “之前开会时讨论的一些病历资料,他好像很有兴趣,我这里刚好有,想拿给他看一下,他既然刚走,那我还追得上,肖医生,明天见。”

    祝晓楠说完就匆匆往外走,倒是肖冬忆直摇头。

    都说现如今国内男女比例失衡,如果按照一男一女搭配,也会有几千万男人打光棍,可现实更骨感,他这么优秀无人问津,反观陆时渊……

    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

    另一边

    苏羡意排队拿完药,朝着医院南门走时,手机震动,一则陌生来电,她犹豫片刻,接通喂了声。

    “是苏羡意?”

    “我是,您是哪位?”

    “我是魏屿安。”

    苏羡意心底略略诧异,那天发生的事,他没给自己留面子,她自然也不想搭理他,更没想到他会主动联系自己,“你有事吗?”

    “就是上次的事,我做得确实不对,这么多年不见,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就……”魏屿安笑着,“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请你吃饭,给你正式道歉。”

    “你的歉意我收到了,吃饭就不必了。”

    “一定要的,时间地点你来定,我随时都可以,我妈最近天天骂我,我也知道那天确实对不住你,你要是不愿出来,肯定是心里还有气,我能理解。”

    苏羡意并不在乎魏屿安怎么样,只是陆瑞琴待她确实不错。

    这些年她与母亲离开康城,逢年过节,还能收到她寄来的一些礼物。

    魏屿安为什么要道歉,原因可能很多,不过他愿意道歉示好,苏羡意看在长辈面子上,也不会把事情搞得太僵。

    “我最近有些不舒服,不想出门,要不吃饭的事改天再说吧。”

    “哪里不舒服?看医生了吗?”

    忽然的热情,苏羡意觉得浑身不自在,“不用,就是小病。”

    挂了电话,魏屿安开始分析苏羡意的想法。

    她并没把话说死,说明还是会接受他的邀请出来吃饭,只是推说生病缓几天,只怕是还在气头上,想故意晾自己几天。

    这都是在情理之中,他能理解,既然要道歉,还是要有诚意。

    魏屿安叫来助理,“去帮我选几件礼物,要送人的。”

    “您是要送给谁?”助理要问清楚才方便工作。

    “就女生会喜欢的。”

    “送给丁小姐?”

    魏屿安皱眉,这件事关系到陆时渊对自己的看法,事关前途,担心助理选得东西不好,“算了,还是我自己去选吧。”

    自从上次魏屿安和丁佳琪去医院被捏造成怀孕后,为了避风头,两人有段时间没见了,助理听到这话,自然以为他选礼物是送女友的。

    亲自挑选,足见用心。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丁佳琪那里,她满心欢喜,特意约闺蜜上街买了几套新衣服,等着赴约。

    **

    苏羡意自然不知这些,打发了魏屿安就拎着药朝医院南门走去,还没到门口,就看到陆时渊正和之前碰见的女医生在一起。

    他手中拿着资料,两人站在车边在说什么,离得远,听不清。

    陆时渊长得优越,女医生虽不算绝美,却很有气质,一袭温柔的长裙,站在他身边,知性优雅。

    “你外甥女来了,那我先走了,明天上班见。”祝晓楠笑着,声音温柔,路过苏羡意身边时,颔首打招呼,“你好。”

    “您好。”苏羡意攥紧手中装药的塑料袋。

    擦肩而过,虽然只短暂打了声招呼,可女生之间的危机感,大抵只需要一句语气,一个眼神。

    “上车吧。”陆时渊很自然地替她拉开了副驾车门。

    苏羡意道谢上车,心底却始终不自在,再也没有第一次坐他车的喜悦。

    同事,朝夕相对,又有共同话题。

    自己即便住他对门,见面次数也屈指可数,怎么比啊。

    她的闷闷不乐,陆时渊看在眼里,并未作声,小姑娘好像不大高兴?

    因为祝晓楠?

    对于哄小姑娘他没经验,手指轻叩着方向盘,若有所思……

    ——

    帝景苑离医院很近,车子很快停在了单元楼下,进了电梯,苏羡意又偏头看了他一眼,“今天又麻烦您了。”

    她还戴着口罩,说话有些闷闷的。

    “不客气。”他语气一直很淡,没什么情绪,“近期出门要注意,做好防护,如果觉得严重了随时联系我,我手机24小时开机。”

    苏羡意闷声点头,抿了抿唇,“对了,小猫最近怎么样?封窗后应该没乱跑吧,不过它想跑也跑不出去。”

    “它这两天很乖。”

    “那就好,高层养猫还是要多注意点的。”

    高层养猫应该多注意,只是苏羡意有私心,她原本还想着,这只猫若是常来,自己也能借此多和陆时渊接触,结果……

    他把窗户封了,彻底绝了自己的念想。

    陆时渊点头:“你喜欢猫吗?”

    “挺喜欢的,以前养过一只,后来跑丢了,我妈就不让我再养。”苏羡意说道。

    “待会儿有其他安排?”

    “没什么事。”

    苏羡意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据实相告。

    “小胆儿最近总在窗边转悠,看样子还想翻窗去找你,它似乎挺喜欢你的。”

    陆时渊偏头,金丝眼镜下的黑眸盯着她,他微微俯低身子,靠得近些,又刻意压低了声音,“既然你也这么喜欢猫,待会儿又没事,要不要……”

    “来我家看猫?”

    嗓音温吞嘶哑,寸寸厮磨,好似在诱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