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568 牵手官宣?引爆了整个京圈

    燕京会所内

    厉成苍与苏琳的事,尚未传及这里。

    作为吃瓜主力军的肖冬忆,正和周小楼聊着厉家父母的事。

    因为她没见过,有些好奇。

    “……两家祖辈关系好,就连陆叔和厉家叔叔的名字都是一块儿取的,成苍和姐出生时,还曾想过亲上加亲,如果真是这样,就没谢哥儿什么事了。”

    肖冬忆说话时,谢驭一记冷眼射过来,他便悻悻然摸了下鼻子。

    “厉大哥性格是遗传了谁?随父亲?”周小楼询问。

    “不是,叔叔阿姨包括厉爷爷,性格都好,可能偶尔会严肃些,不至于像他那样。”陆识微解释着。

    “我觉得,厉家的整体氛围,他如果不是这么闷,就极有可能很活泼。”

    “会走向两个极端。”

    周小楼点头,“极端活泼?像小呈?”

    一瞬间,

    众人目光全都看向苏呈。

    而他正抱着手机,那表情:

    就好似看到世界末日。

    脸色苍白,嘴唇哆嗦,紧盯着手机屏幕,平素一副阳光小奶狗的模样,如今龇牙咧嘴,面白唇青,像是要去吃人。

    “弟弟,怎么啦?”

    许阳州刚被酒呛了,如今换了杯温水润喉。

    “阳哥,你听到了吗?”

    “嗯?”

    一听这话,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整个包厢陷入一片诡异的死寂。

    众人想着:

    也没听到什么声音啊。

    “小呈,”许阳州还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半天,“哪里有动静?”

    “是我心碎的声音。”

    所有人:“……”

    众人长舒了一口气,以为这小子又开始犯什么浑了,结果苏呈却仰天长啸,“老天爷啊,苍天呐——”

    “你到底怎么了?”许阳州喝着水。

    “厉成苍跟我姐在一起了,还特么在我姐和姐夫的婚宴上牵手官宣了。”

    “噗——”

    许阳州觉得自己今天连杯水都不该喝。

    这个包厢内,不知情的,有白楮墨、周小楼,包括素来话少的池烈,面面相觑,皆面露诧异之色。

    陆识微吃着虾,将所有人的反应尽收眼底。

    真没想到,除了她,还有别人知道。

    这可真好……

    就算弟弟回京要找人算账泄火,自己也还有两个垫背的。

    “小呈,你在开玩笑?”周小楼蹙眉。

    “我在康城那些朋友都这么说,朋友圈都被这则消息刷爆了。”

    苏呈也希望这个消息是假的。

    抱大腿,和把大腿抱到自己家,这是两个概念,厉成苍这个性子吧,偶尔接触也没什么,真要把这尊煞神摆在家里面,天天看着,多吓人啊。

    只怕他天热了,都不敢穿着海绵宝宝裤衩到处乱跑。

    “你看看那些八卦群啊,有没有消息。”周小楼抵了低身侧的肖冬忆。

    果然,

    各种八卦吃瓜群里,已经在讨论了。

    厉成苍与苏琳的事,不会像陆时渊、苏羡意那样,引爆热搜,却炸了整个京圈。

    平地一声雷,惊得所有人都外焦里嫩。

    众人还没从汤显坤的直播中走出来,都在讨论苏琳,觉得她摊上这么个父亲,十分可怜,现如今,又有些羡慕嫉妒恨了……

    ……

    可能是经历过人生的大喜大悲,陆时渊现在面若寒潭,心如止水。

    苏羡意观察他:

    总觉得,他像是老僧入定般冷静。

    ——

    消息也传到了康城的派出所内

    汤显坤一路上都在叫嚣,说苏琳如何虐待他,怎么不孝顺,其实警察心里都有数。

    他出狱时间不久,在这期间,与苏琳见面前后不过两次,谈不上虐待。

    “哎呦,我肚子疼,是被刚才那位警察踹疼的,我要去医院。”汤显坤到了派出所,见情况不妙,就开始撒泼耍浑,打滚哀嚎。

    “我跟你们说,那个警察是碰瓷的,我没袭警。”

    “我要报案,你们警局受不受理?”

    “你和他现在的关系,可能有些复杂。”民警看着他。

    “我和他?”汤显坤揉着肚子,“我根本不认识他,我们之间,能有什么关系。”

    “他是你女儿的男朋友。”

    “……”

    “放心,等婚宴结束,他会陪着苏小姐来录笔录,到时候你们会遇到的,我们会先给你们进行调解,如果你想继续报警或者告他,到时候再说。”

    汤显坤的事,苏琳是受害者,自然要配合调查。

    只是苏家在办喜事,厉成苍送同事离开酒店时,也和他们协调,婚宴结束会亲自带她来派出所。

    汤显坤一听这话,嘴角狠狠抽搐两下。

    干笑着:“男朋友?不可能。”

    “现如今,整个康城都知道了,厉警官可是个厉害人物,全家都牛逼,有百度百科那种。”

    汤显坤傻了。

    他就是个下九流的货色,抽烟喝酒赌博,狠角色见过不少。

    厉成苍、陆时渊那种却是第一次接触。

    他们就属于,想碾死你,谈笑间,就能把你悄无声息抹了那类,汤显坤哪儿还敢撒泼。

    开始配合调查。

    他原本还想着,出去后寻机找苏琳算账,可她若嫁到厉家,他哪儿还敢啊。

    在这件风波平息后,

    苏琳就再也没见过汤显坤。

    他曾上诉要过赡养费,在律师的见证下,一次性给了他一点钱,顺带断绝了父女关系。

    据说,

    他后来赌博又欠了不少钱,背井离乡跑路了。

    和她却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题外话------

    我来啦,大家周末快乐呀~

    今天一共五更,一起发哈,各种欢乐,

    **

    昨天奖励晚些下发,还没有留言的,抓紧时间呀

    最后,求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