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659 审问前:大佬带着苏姐姐跑路了?(2更)

    这事儿,众人表现各异。

    震惊、诧异,也有像周小楼一样,特别高兴的,她与苏琳同住过一个屋檐,很清楚她不似外表冷冽,骨子里温柔,厉成苍又无可挑剔。

    两人很般配。

    就好似自己亲姐姐找了个好男友一般,就开始满世界宣传。

    发了条朋友圈:

    李思和郭可可都发了恭喜。

    郭可可回复:

    李思:

    周小楼:

    秦纵此时还病着,裹着毯子,面前放着电脑,正在做音乐和声。

    刷到这则消息愣了下,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然后扭头看向大哥:“哥,我们回家吧。”

    “理由。”

    “我想爸妈了。”

    “编个我能信的理由。”

    “厉大哥挖了二堂哥墙角,把堂嫂的姐姐拐走了。”

    “恭喜。”

    “我早就知道了,却没告诉他,你觉得堂哥会不会把我弄死?”

    “我会给你收尸的。”

    “那我可真要好好谢谢你。”

    “现在墓地寸土寸金,不知道要不要提前预定。”

    “……”

    秦纵越想越焦虑,也没心思创作音乐,开始满屋子乱转。

    ——

    消息传回大院,正在泡脚的陆老先是一愣,倒是没说什么,陆定北夫妻俩更是淡定,虽说孩子们的终生大事,似乎都内部解决了,这也没什么不好。

    知根知底,都是好孩子。

    现如今,许多年轻人都不爱出去社交,能接触的人都在小圈子里。

    想来,内部消化也正常。

    对于长辈来说,亲上加亲还挺好。

    厉成苍那性子,他们多少有些担心苏琳hold不住他。

    只是此时作为长辈的苏永诚。

    刚吃了药平复呼吸,又瞥见两人握在一起的手,只觉得心脏突得狠狠一颤。

    今晚,究竟是要给他来多少刺激。

    他即便再震惊、诧异,这也是家里的事,此时此刻,他深吸一口气,还得端着笑脸,拉着陆时渊,送宾客们离场。

    “小舅,那、那我先走了……”魏屿安想跑。

    “别急着走,婚宴让你费心了,我得好好感谢你。”陆时渊笑着看他。

    “今天太晚了,您和小舅妈也累了,改天吧。”

    “我不累,我现在特别精神,比喝了咖啡和红牛还提神。”

    “……”

    “既然小舅有话要跟你说,你就留下,我跟你爸先回家。”陆瑞琴本就希望魏屿安与他处好关系,既然陆时渊主动开口,她就把儿子给扔下了。

    康城市一院的同事们也陆续离开。

    拍着陆时渊的肩膀,“恭喜啊,新婚快乐。”

    “谢谢。”

    “一个姐夫会打拳做生意,一个姐夫当警察,小伙子,可以啊,简直是人生赢家啊。”

    陆时渊被一噎,就好似回到了谢驭公开表白姐姐的时候。

    一圈人,来给他道贺。

    这事儿……

    有什么值得恭喜的!

    他还只能赔着笑脸,说一声,“谢谢。”

    殊不知,每次恭喜,都像是在他心上狠狠扎一刀。

    扎得直冒血珠子那种。

    自己的婚宴,他还不能颓丧着脸,就算戳心流血,面子上也得稳着。

    陆时渊此时想着:

    厉成苍,等客人送完,你给我等着。

    结果,宾客即将散完的时候,厉成苍忽然看向苏永诚,“叔叔,我有话想和你说。”

    “我现在并不想跟你说话。”

    苏永诚觉得,自己和他说话前,得再吃点降压药。

    况且,他还没做好准备。

    “关于苏琳的。”

    “你说。”

    “我想带她先走。”

    “……”

    苏永诚瞳孔震颤,目光呆滞,紧盯着他。

    这小子,

    是在挑战他的底线吗?

    刚公开,就直接告诉他,要带他女儿跑路?

    何其大胆!

    谁给你的熊心豹子胆啊。

    “是这样的,汤显坤的事,警局那边还有点事情需要她配合调查,做个简单的笔录,不会耽误太久。”

    “为什么要你陪着她去?”

    “流程我最熟。”

    这话说得苏永诚无法反驳,这么些人里,厉成苍的确对流程最熟,由他陪着最为合适,况且宾客还没散尽,苏永诚等人也不便离场。

    “结束后,你送她回来,我在家等你们。”苏永诚冷哼道。

    “好。”厉成苍点头,看向苏琳,“琳琳,我们先走。”

    琳琳?

    这两人何时这么熟了?

    苏永诚觉得,这小子是想气死他。

    然后,

    陆时渊就看到罪魁祸首跑了。

    厉成苍,你丫要脸吗?

    ——

    厉成苍牵着苏琳,走到酒店大堂时,他偏头说道:“外面冷,把羽绒服拉链系上。”

    苏琳点头,刚准备弯腰时,厉成苍已经俯下身,帮她系好拉链,及膝的长款羽绒衣,随着拉链合上,热气聚拢在身体内,便觉得浑身都暖。

    “我觉得我爸跟陆医生好像不高兴。”苏琳看着他,“我们现在离开,合适吗?”

    “我知道他们心里有气。”

    陆时渊虽然不惊不动,但他的眼神:

    似能吃人。

    “那你还非要此时拉我走?”

    “他们只是一时难以接受我们间的关系,给他们一点时间冷静消化,等他们气头过去了,我们再回去面对他们。”

    对此,厉成苍是有打算的。

    需要给他们一点时间平复心绪。

    这个时间段内,需要远离刺激源。

    而他们就是刺激的源头。

    “有人说过,你很腹黑吗?”

    “很多人说过。”

    苏琳低笑出声,羽绒服系好后,他就正大光明牵着她的手离开酒店,前往派出所。